正文 第十二章 行将大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长东 书名:那一场烟雨
    楚曼君、慕青青、海柔三人在洛阳城中闹市区巡走,正走之间,忽听得前面人声喧哗,仿佛是有人在高声争执,三人上前一瞧,只见那店子是家粮铺,一年老农人正在门前与店铺掌柜争吵。

    那掌柜手执一把油亮亮算盘,脸上沉又不动声色。任凭老农好话说尽,如何哀求,只是不理。过了一会,那老农声音嘶哑,只得歇口。

    那掌柜右手拨弄了几下算盘,阳怪气地道:“王老实,你吵也不用,却年你借了五两银子,十担粮食,如今整整一年,本息一共是四十六两三钱二分二。现在你又要借十担麦子,那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楚曼君向旁边望去,那店门口正停着一辆大驴车,上面空空如也!只听那老农哀求道:“李掌柜,求求你了!家里揭不开锅了,全家老少都等着我借粮回家活命呀!掌柜!不是我不还你银子,今年大旱,麦子欠收,我只好在外面给人做长工湊足了本金,本想还给您时,可天不遂人愿,朝庭下诏,说边境告急,胡骑来犯,要征加赋税,就这样那几两在本金全上缴了!我是实在没办法啊!”

    李掌柜白眼道:“我也没办法!我若借了,不好向金家交待啊!除非你把去年的银子还了!”

    楚曼君心中不忍,他实在想不到老百姓会过得这样苦。暗想:“自己真的是锦衣玉食过惯了。这些老百姓了真是没办法活啊!这诏书他知道,真实的目的是要修承天宫和金陵王府罢了!

    什么边境告急,只不过是隆佑帝巧立名目罢了!”

    李掌柜叹气道:“王老实,看你可怜,你还是走吧!再这样闹下去,金家帮会将你告到官府的!”

    王老实一听要报官,当下先惧了几分。很多买粮的人却议论开来。有人道:“这是什么世道!粮价一天一个价!”也有人埋怨道:“如今天下大旱,皇帝不但不下旨开仓赈灾,反而加赋,这是什么皇帝,称早让位才是!”

    哎!不说别的!还是武帝好!他老人家在位时赋税是最低的!几乎不用交什么!还可以天天吃白面,呀!那是可算得上是衣食无忧啊!可如今呢?一天一个价!”

    “那是!武帝是什么人物,大大的英雄!受四方朝贺,享四夷来贡!每年的朝贡都要不完,哪会加赋啊!当然,现在那龟孙子自然是没得比的啦!”

    有老者深有同感,道:“老夫我今年七十有余,历经高祖,静帝,武帝、和现在的安帝四朝了!我可以以我经历肯定的说,武帝是个好皇帝!他在位时,大荒大灾之年没有饿死人。凭这一点,他就是众多皇帝中最成功的一个!”

    是啊!听说,前几年,山东大灾,饿死了十几万,一些被上梁山的灾民,聚众闹事,被金陵调兵镇压,金陵王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气杀了好几万!他的凶名就是这么得来的。”

    正在议论间,有人然道:“王老实,快快还还银子来!不然利上加利,你这辈子可就还不清了!”那人说完抄起李掌柜的算盘,大声对众人道:“我们金家帮师爷说了,从现在开始,凡是欠金家帮银子者,不论多少,拖一天便加二两银子!”

    他一说完,不少欠金家帮银子的气愤不已。王老实可是越想越气,暴怒之下,哪里还控制不住,顺手抄起一条扁担,叫嚷道:“天啊!这是什么世道!还有王法吗?反正没粮食全家也活不了,我也不活了,和你们拼了!”

    那人不慌不忙,轻轻一拨,那老农就连人带扁担飞而起。众人均知这人是金家帮金老二的手下,是个会家子,得罪不得,敢怒不敢言啊!

    慕青青一怒,上前相助,却见海柔一怒而起,伸手将那老农拉住,冷眼道:“天威之地,王法之下,你敢逞凶!”

    韩一虎本来是金家帮的一个小头头,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吓唬别人不是靠得铁拳快腿,而是他是金家帮的人。

    韩一虎见海柔手不弱,暗暗吃惊,愣了半晌才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小丫头,不要命了!在金家帮头上动土!”

    海柔道:“是你姑,怎样?”说完伸手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抛给那掌柜道:“先还钱,剩下的买粮!”

    李掌柜拿着银子端详了一会,又看了看韩一虎,嗫嚅着对海柔道:“五十两银子还了钱后,什么也买不到了。”

    海柔冷道:“牌子上不是写得很清楚,三两银子一斗吗?”

    李掌柜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道:“我也没办法,刚才这位韩爷来了,就把价涨了!现在是六两银子一石了!”

    闻听此言,前来买粮的人愤怒不已,叫骂不止,而且来买粮的人越来越多!

    慕青青海柔同时叫道:“简直没王法了!”正冲上前去教训他们一顿,楚曼君不能托大,怕局面失控,当下拉住了她们道:“算了!咱们走吧!再想想办法!洛阳是他们的地盘,强龙难压地头蛇啊!”

    正在这时,一阵叱喝,众人纷纷闪开,楚曼君三人回头,只见三十几个金家帮手下一边推掇众人,高声骂道:“滚!没钱还来买粮!不要命了!”一边对李掌柜叫道:“李掌柜,从现在起,金家粮店以十五两银子一斗的价格收够粮食,记住!我们老大说了,只进不出!不准卖一斗粮食!否则你小命难保!”李掌柜赔着笑,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并吩咐店内伙计干活。

    天已渐,买粮的人虽气愤,也只是叫骂了一阵,便纷纷离去了!

    楚曼君心道:“看来,金家帮全盘出手,抬高物价,定是受人指使而来!得考虑下对策,是出手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楚曼君拖着气愤不已的两位大小姐离去。

    事糟糕的还是后头,楚曼君正在将军府内思索对策,有小校慌里慌张的跑来,道:“将军,大事不好了!东城要出事了!”

    三人急忙来到城头,只见东城已是一片混乱,成群的百姓正在逃离。楚曼君急忙问守城门的士兵怎么回事,士兵答道:“将军,估计城中有细!如今洛阳城中人人相传,说您将拥兵叛乱,朝庭平叛大军已切断了洛阳的粮饷供应,并对洛阳形成合围之势,不即将攻城!”

    “更有人说,一旦打起仗来,缺粮缺饷的洛阳估计守不了三天,城一破,当兵就逃跑,平叛大军要靠抓俘虏取功劳,到时候抓不到人,一定会滥杀老百姓,更有人说还要屠城!”

    楚曼君摇头,心里陡然一凉,这些话会像瘟疫一样传播,会弄得洛阳城人人自危,不出三就要成空城了!

    楚曼君站在城头高处,茫然向下望去,城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个个神色慌乱,大包小包,拖儿带女,聚在城门口诉苦。一排兵士争走过去,将那些聚拢的民众驰散。有些不愿回去的,当场就被乱棍打倒在地,哀号不已。

    楚曼君猛然醒悟,对守城军士道:“打开城门,放这些人出去!”

    军士略有些犹豫道:“可放了这些人!到时候谁来协助守城!”

    楚曼君道“如今洛阳已经合围,城中粮草仅能撑一个月,一旦、打起仗来,想出去都不能了,到时候会饿死很多人的!我放这些人出去,给了他们一条生路!也给了我们生路!”

    军士领命,城门缓缓开启,逃难的人们竟然有些讷然地一顿住脚步,回头望了洛阳城一眼,随后摇着头,叹着气地走出城去。

    其实他们是不想离开的!他们不想离开自己温暖的家!若非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走的!

    一切都失去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一切,成为难民!

    楚曼君眼眶有些湿润,他不由仰天长啸,吐一口烦怒:“师父!你说得对,此时的我,不只是为慕雨晴讨一个公道,更是为天下千千万万个慕雨睛讨还公道!

    这时,城头有小校探头道:“将军,城下有车驾来也!”

    几后,洛阳合围,大战将即!

    高岗上,胡寄尘正在谢海石处布置合围,见东城有无数逃难的人群逃出城!顿时脸色沉道对谢海石道:“是谁放他们出去的!命令中军放箭,将他们乱箭回去!”

    谢海石犹豫不决,道:“他们只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越城而逃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何必这样滥杀!”

    胡寄尘怒道:“仁不治国,慈不带兵!为将者,就不能有半寸柔!这是楚曼君的计策也!你想想,缺粮缺援的洛阳能跑出去一千人,他就能省千人的粮食!他就能多守一天!”

    谢海石恍然大悟,立即吩咐手下传令。他笑道:“好啊!我们把这些人赶回城里去,就会多消耗楚曼君的库粮。等到到了没粮的那一天…这些饿疯了的人会吃了楚曼君的!“

重要声明:小说《那一场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