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洛阳局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长东 书名:那一场烟雨
    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洛阳城城高沟深,坐断四方交通,乃关中第一咽喉要地。

    藏青色的条石堆垒起的城墙平地而起,高约百丈的城楼衬着蓝天白云。那份险峻与威武,有如一道壮丽的丰碑般不可动摇。

    楚曼君在部将宋忌等一干将领的陪同下登上城楼,凭高远望敌阵。自他进入洛阳城后,金陵王兵马犹如洪水般从南方封地源源不断地开至,安营扎寨,布下了重重防御的工事。

    楚曼君沉呤不语,如今洛阳城中兵马不足三万,且粮草军饷已被截断。而金陵王坐拥十万独立的封地兵马,尚有二十万新近招抚的兵马在训练中,不出一月便会开至洛阳城下。一旦秦牧十万大军与之汇合,完成对洛阳合围之势,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楚曼君道:“屯兵小湾地,分兵苗家寨、石桥镇,列营数十,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布防而来!看来谢海石的攻势,势在必行啊!

    一旁宋忌沉声道:“将军,我们已经对洛阳城池进行了彻底修葺,城墙足足增加了三尺,可是金陵王兵临洛阳,兵临城下,洛阳城孤,兵不过三万,又无粮无援,若不速战速决,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啊!”

    楚曼君点点头道:“粮无济则民生怨恨,军生哗变,到了那时可真不好控制啊!宋忌,如今仓中储粮可支几?”

    宋忌道:“可支一月而已!”

    楚曼君叹道:“省点吃吧!到候再想办法吧!”

    朗月之夜,关帝庙口。

    关老爷手持青龙刀威风凛凛,睥晲天下英豪。

    “我们何时动手?”金老二等待大哥的号令已不只是焦急。那是荒村小店失手后,急于想挽回颜面的他猛然问道。

    金彪脸色显得很难看,他一指东南,道:“那你就要问他呢!”金老二一愣:“怎么,大哥今天居然要等别人指令吗?以后,咱们三兄弟在洛阳还怎么混啊!”

    “等会看看老三从他那儿带来什么消息!”金彪的目光现在像一根针,一根可以刺进金老二口中所说的那人的心窝里。只听他道:“现在形不同了,楚曼君一入洛阳,就收了洛阳的军政大权,我们金家虽然算得上洛阳数一数二的人家了!但生死还得别人说了算!”

    “如今金陵王也下令,我们的一切行动都要受胡寄尘节制,难道我们真得听那鬼师爷的?”金老二探询地问道。

    金彪边走边道:“咱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忍辱负重时就得忍着!只要杀了楚曼君,洛阳就是我们的!我们就是将来的洛阳王!”

    远远的地方站着个人,这人中等材,很瘦,穿着极其考究,态度斯斯文文,年纪甚大,两斑已斑白,一张清癯瘦削的脸上,带着三分病容,却又七分威严,令人不敢轻视。

    他穿着件宝蓝色长袍,质地颜色高雅,一双非常秀气的保养也很好的手上,戴着枚价值连城的汉玉扳指,腰畔的丝绦上,挂着块古玉,上用篆书写着“琅玡”。

    此人看来应是朝中清贵,翰林苑中的学士,或陷退山林的名士。但此人却是胡寄尘!

    的确也如此,胡寄尘不但是满腹经纶的学士,还是名士,更是谋士。江湖四大名士:杜竹轩、王重、胡寄尘、公孙弘,他们在武帝时代纵横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坐论间,成败已定,江山已移!

    千金易得,国士难求!就算万人之上,持天下生杀之柄的武帝、纵横四海的扎尔密老汗王也不得不对他们刮目相看,笑脸相迎。尊称一声:“先生”

    他后就是他用心腹随从吴亮,他正静静地看着他的主人。主人正静静地在庙外等着,那份从容之态,看得他不由一阵佩服。

    胡寄尘清叹,毕竟为了这一天,他等到得太久,他已等了许多年,这些年风风雨雨,还能保持这一份镇定自若实在不多!

    一生沉迷于帝王术的他,立一位新君,以偿他多年的夙愿。到那时,他一生所学,一生所为便有了一个真正的结果!他辛劳一生,便没有白费!

    胡寄尘冷眼看了看匆匆而来的金家三兄弟,目光交接处,却隐藏了各自的心绪。胡寄尘微笑道:“几位远道而来,未能远迎,失敬失敬!”金彪拱手还礼,寒喧道:“哪里哪里,大家同为金陵王效力,何拘小节!胡先生多礼了!”

    胡寄尘引着金家三兄弟向庙内走去,只见他手一挥,原来守卫在庙内的四五十名家仆模样手下瞬间走得干净。金彪看了几个家丁一眼,只见他们一个个神清气闲,中气十足,绝非等闲之辈,估计是九重城阙中的大内高手!金彪暗叹:“两家精锐齐出,洛阳一战,不可避免!

    几人分宾主坐下,几个家丁奉上茶水,悄声退下守院不提。金彪打量四周陈设后,微笑道:“胡先生驾幸洛阳,实金家上下之福啊!若不是先生份不便暴露,我们金家三兄弟定要为先生接风洗尘,大贺三天!”

    胡寄尘微微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笑容,道:“金兄言重了!大家同为王爷效力,自然就是是一家人,罢了罢了!何况现在也不是庆贺的时机啊!待到金陵王入继大统,金兄弟三人功封洛阳之时,再庆贺也不迟啊!”

    金家兄弟大笑,金彪起施礼,道:“正是正是,那金某就先行谢过胡先生了!“金彪满面堆笑,略一回头,对金虎使眼色,金老二立即会意,起询问道:”敢问先生,待到王爷大功告成,我们兄弟三人真得能够功封洛阳吗?”

    胡寄尘脸色一变,细啜一口茶,猛得又将手中茶杯往桌上一放,茶水飞溅而出,打湿了桌子胡寄尘冷道:“难道我胡寄尘的名号是骗来的?胡某说的话金陵王和皇上还是听得进去的”

    金家三兄弟一惊,吓得子微微一抖¬——金陵王的凶名,胡寄尘的心狠手辣,在朝野内外彰显已久。金彪常常出入官场,知道这明显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当下强作欢颜,打圆场道:“哈哈!胡先生言重了!我们家老二脑子笨,不明事理,还望胡先生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胡寄尘心中冷笑,脸色缓和,稳稳坐在太师椅上,拿眼看了看金氏兄弟三人,却一言不发。金彪心知肚明,表决心的时候到了,忙施礼道:“胡先生若有差遣,尽管吩咐,我们金家帮上下五千余人,上刀山,下火海无不听命!”金老二,金老三见状,亦附和着表决心!

    胡寄尘急起,搀扶住金彪,笑容满面地道:“让三位兄弟受惊了!在下只是试试三位罢了!”

    金彪心中暗恨之入骨,口中却说道:“哪里哪里,俗话说得好:兵不厌诈嘛!胡先生系天下安危,百姓福祉,小心一些是自然的!”

    一时间,宾主尽欢。胡寄尘欠了欠子,徐徐道:“胡某此来,是立下了军令状而来!不知金兄弟可备足了人手?”

    金彪干咳几声,清了清嗓子,方才说道:“这个自然!金家帮风雨几十年,不说别处,就说这洛阳城,区区二千帮众还是有的!”

    胡寄尘点点头,道:“好好好,得金家帮相助,何愁大业不成,大敌不败!我所虑者,多为洛阳城高城险,一时难以攻破,若是有人在城内作内应,那就好打得多了!“胡寄尘顿了一顿,又道:”到时候取得洛阳,金家兄弟当为首功!”

    金家三兄弟对视无言,眼中可见喜悦。三人立马施礼称谢,道:“金家帮上下愿为胡先生驱使,甘作内应。只要胡先生一声令下,我们兄弟三人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好”胡寄尘站起来,眼中更添几分冷静,道:“如今我王师兵临城下,兵锋直指洛阳。合围洛阳指可成,攻取洛阳亦在旬之间。洛阳虽险,粮道已断,城池虽固,而外援又绝,守孤城一座,楚曼君等人实难有作为矣!而三位所要做的是,将楚曼君意图拥兵叛乱,洛阳被围,粮道被断,而王师不将要攻城的消息散播出去,并乘机将物价抬高一点点就行了!”

    “没粮民心生变,没饷则军心不稳,没援而将领生变!嘿嘿!没粮没饷没援的洛阳城要可有好戏看了!”胡寄尘仰天大笑,金家三兄弟相视,亦附和大笑。

    金老二乘机进言,道:“那楚曼君咱们还动不动?”

    胡寄尘笑着摇摇头,道:“不急不急!动干戈,必须要一网打尽!咱们这只是抛砖引玉,待引得太子抚慰洛阳再动不迟!”

    金彪大吃一惊,道:“太子!太子会来吗?”

    胡寄尘振眉狠声道:“不错!楚曼君收洛阳军政大权,明不正,言不顺。而无粮无饷无援的洛阳更是举步维艰。更重要的一点是,洛阳是太子最后的立足之地了!失去了洛阳,他就完了!他不想来也得来!就算是死他也得来!因为他只有这一搏了!”

    “哈哈!我太子来洛阳时,我会及时告知你们的!哈哈!我希望听到金家帮几千手下在洛阳城外的好消息!胡寄尘冷笑着挥手,示意手下手下送客。

    金彪脸色大变,冷汗淋漓,他已知道结局了!

    没过多久时间,金家三兄弟已返回洛阳城中的家里,几个家仆奉上茶水,躬退了出去。金彪扫视四周,发现四周无人,当下大喝一声:“啊!”想我金家三兄弟在洛阳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太目中无人了!他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金陵王座下的一个奴才,走狗!”

    金老二好声相劝道:“算了!大哥!人在屋檐下,忍一忍吧!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楚曼君!”

    金彪复又叹道:“胡寄尘真是个人物啊!不简单啊!如今四大谋士他是惟一还活着的!咱们可得小心一点,可不能着了他的道儿!”

    金老三则低声相询:“那我们还干不干?”

    金彪一咬牙,道:“金陵王势大,又得胡寄尘相助,我估计楚曼君支持不了多久了!只不过…”他低呤道:“鱼,我所也;熊掌,我所也…”

    金老三不解地问老二金虎道:“二哥!大哥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干还是不干啊?”

    金虎见大哥神色,已知他心意,笑道:“大哥!若是在城外杀了太子,太后那边定不会罢休,而朝野上下也会有异议,隆佑帝父子为了平息非议而下旨追查,到时候我们可就成了杀太子的替罪羊,不但首异处,还会因谋杀储君之罪被诛灭九族!

    “啊!胡寄尘这么狠!那我们不干就是了!”老三金豹心有余悚。

    金彪摇摇头,背手在屋子里踱步,用抑扬顿挫地调子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想想!金陵王兵临城下,洛阳危城一座!一旦城破,我们不也是玩完!何况我们金家帮之所以独霸洛阳一带,这和金陵王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金陵王的凶名可是有名的!我们一旦惹火了他,他随时可要了我们的命!”

    金豹急得抓耳挠腮,道:“这…这…干也不行,不干也不行!这做人怎么这么难啊!”

    金彪眼中现出悲哀。

    做人难!难做人!双方都不好惹!

    太子一死,洛阳楚曼君,太后,还有朝野内外!最终会落下个诛灭九族的下场!

    不办吧!一句话不对!金陵王随时会要了他们命!前年,山东大乱,他一连杀了数百官员,上万乱民,眼睛都没眨一下!想到这里,金彪冷汗淋漓。

    金虎眼睛一眨,喜道:“大哥,咱们何不演一场戏中戏呢?”

    金彪恍然大悟,喜道:“二弟好主意!咱们金家有救了!”他说完一转,对老三金豹道:“到了那一天,我亲自带人去!老二、老三,你们要约束手下人,千万别伤了太子!但是,你又不能告诉他们!”

    金豹更是不解,基本上他已糊涂了!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胡寄尘是要害我们啊!”

    “笨家伙!真不开窍!”金彪怒道。

    老二金虎见状,忙解释道:“若我们告诉他们实,那就不叫演戏了!那就演假了!就骗不了胡寄尘了!”

    金豹越听越糊涂:“什么演戏?我听不明白!你们说些什么啊?”

    “好了”老二金虎再解释,金彪一下打断道:“老二,你知我心意!到时候人马由你指挥!我在暗处,老三在明处,我们两兄弟亲自负责保护太子!”他望了两兄弟一眼,沉声道:“此事绝不可大意!绝不能让太子有任何闪失!”

    金豹更不解,跳起来叫道:“保护!不会吧!怎么保护?”

    金彪瞪着金老三,一字一句道:“怎么保护!若要是有人要杀太子,你用刀挡住!若是刀挡不住!就用你的体去挡!”

    金豹如坠云里雾里,茫然道:“那我们是在杀人?是在救人?”

    “边杀人!边救人!”老二金虎道。

    老大金彪走近金豹,帮他理了理衣襟,右手拍了拍他肩膀,叹道:“老三,我知道你脑笨!一时想不过来,你就不要多想了!记着!大哥是不会害你的!我已把金家帮上上下下三千人的生死交给你了!记住!你一定不能大意,要好好保护好太子!”

    金豹眼睛有些湿润,他不再多想,努力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哥,你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太子!我绝不会让大哥失望地!”

    金彪又吩咐老二道:“金虎,到时候你要把我们伏击的消息透露出去,最好让楚曼君知道!”

    金虎沉思了半刻,迟疑道:“大哥,那我们这一场,岂不是要死很多人。”

    老大金彪黯然神伤,挥了挥手,叹道:“死一些总比全部死好吧!去吧去吧!”

    吴亮静静地站在胡寄尘后,静静地看着他的主人,胡寄尘下懒洋洋地半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那份从容之态,宛若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能保持这种潇洒从容的人,纵观天下也无几人!

    吴亮低声道:“先生,您真的认为金家三兄弟此次会真心出力?”

    胡寄尘微睁眼,手指轻叩八仙桌,一点一点跃动,颇有节奏感。只听他淡然道:“哼,金家帮风雨几十年,没有一点心思是不可能做到今天的地位的!金老大更是老巨滑之徒!此次行动,他定不会出全力!但在金陵王龙威之下,他又不得不干!我断定他这次只是演戏而已!”

    吴亮低声询问道:“先生,那我们该怎么办?”

    胡寄尘冷冷一笑,道:“我们只不过是借他们的名而已,杀太子另有安排!”胡寄尘一指门外道:“就是他们!我从京师带来的人!”

    吴亮闻言,惊讶不已,道:“那杀了太子后,我们该怎么办?”

    胡寄尘道:“杀太子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谁担得起啊!看来只有金家帮能担这份大罪了!”胡寄尘突然回转头,望着如神像般的吴亮,神秘一笑,而后又幽幽长叹道:“此役后,金家帮将彻底从洛阳消失!而到了那时候,你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洛阳王。独霸一方!”

    吴亮闻言,诚惶诚恐,慌忙下跪道:“谢先生赏识!卑职无能,恐难挡大任!”胡寄尘笑着扶起了他,叹道:“不要这样,我老了!不中用了,在我老之前,总得给你留条后路!唉!你跟我有十几年了,我也没有给你点什么。等打下了洛阳,就送给你吧!

    试想我当年,游学天下,四处拜访明师大儒,历经二十个秋,帝王术才略有小成。当时的我,是踌躇满志,扶一名主,展吾之所学,为其拓万里江山,创百年基业,待得功名满天下后退隐山林!“

    而当时群雄已灭,天下初定,正是国士用武之地。少年的武帝雄才伟略,将来必是个难得的好皇帝!可惜杜竹轩抢先了!二皇叔当时手握天下兵权,权倾一时,夺取天下轻而易举,我本想辅他夺取皇位,可他是个却是个目中无人,礼轻下士的人!见我衣帽寒酸,故意轻视,我是求功不成,反求其辱啊!后来隆佑帝继位,我又想去辅佐,可没过几,我就发现隆佑帝是个沉迷酒色,耽天歌舞的阿斗罢了!

    哈哈!转眼二十年,什么也没办成!最后连生活都成出问题!最后我心灰意冷时,金陵王找到了我,要聘我师之!从此后,我就成了金陵王的谋士!

    当然,我心里十分清楚,金陵王不是坐天下的料,但我不得不尽力辅之。若我不这么做,我奋斗了二十年,学了二十年,不然,就全完了!“

    “所以这一次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重要声明:小说《那一场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