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萧枫 书名:天星界
    血仿佛被抽干了,皮贴着骨头,整个人都干瘪下去,从外观上看,雷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十余天过去了,奇迹并没有如汉尼拔希冀那样发生,连先前抱着相同想法的索菲亚也失去了信心,但汉尼拔却没有一丝放弃的意思,延医用药,所有能做的他都做了,但他仍不愿相信他的兄弟会就此死去.

    一缕极其微弱的神智在雷特体里飘着,这缕神智之微弱,仿佛只要稍受外力影响便会断绝.这缕神智微弱得以至于他的主人都根本无法掌控,只是任它到处游.没有痛感,也没有丝毫其他的感觉,雷特就像一个植物人一般,半点自主的意识也没有.

    这缕神智在这个残破的体里东游西,玩的不亦乐乎,终于有一天,它似是玩累了,不自觉的就飘回了眉心的印堂.印堂内,这些天来,炼神之境(或者称之为炼神典更确切一些)变的越来越躁动,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濒死,这东西似破体而出.一旦这东西破体而出,雷特自然是死定了.

    感受到那缕神智的靠近,炼神典像一个饿极了的汉子一样猛地张开一张巨口将它吞了进去.炼神八境中的前三境焚天之境、擎天之境、困天之境雷特仅仅只体悟了一番,从沙漠出来后,一直忙着赶路,根本无暇着手修练,这是其一,其二,雷特对这三境还没琢磨透,多少也有些无从着手.

    机缘巧合之下,这缕微弱的神智进入炼神之境后,开始无意识的修练起来.若非此时雷特的状况暗合焚天之境修练的要求,这事也绝无可能.

    冥想,其实是这个世界最基础的精神力修练法门,雷特自学魔法以来,对此一直不甚重视,是以他得到炼神典后,对炼神八境前三境的体悟也不够,因为炼神八境说白了就是一种更加高深的精神力修练法门,当然,炼神典决计不是这么简单,除了修练精神力,它还有很多功效,只是雷特此时连修练精神力一项都没有发掘透,更惶论其他.

    时间像流水,一晃又是半个多月.

    炼神典内,那缕神智仍在无意识的修练,只是如今强大了很多.这天,这缕神智终于堪破焚天之境的第一个关口,迈进焚天之境的第一阶段.这也标志着焚天之境已然小成,伴随着此境的修成,精神力数以倍计的增长.

    就在焚天之境修成之时,神智亦回归本体,昏迷多时的雷特遂缓缓醒转,行将干枯的体以眼可见的速度丰润起来.而在他体内,那颗沉寂多时的火源珠也被带的重新转动起来,这转动很有规则,而且极其缓慢和温和.说起来雷特也是幸运至极,若非那天火源珠自己沉静下来,他非得被烧得连渣也不剩不可.以他那时的精神力,强行催动火源珠,其后果可想而知,好在相对于火源珠而言,他那精神力实在弱的可以,因此火源珠也就被刺激的一阵振动而已,随后它自己就停了下来,即便如此,雷特也差点一命呜呼.

    焚天之境竟然修成了,这可真是因祸得福,觉察之后,雷特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一直以来,他都对体悟到炼神三境有些一知半解,眼下在不知不觉中修成了第一境,教他如何不喜.一查体内的魔力,更是前所未有的充盈,已到了法圣的顶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向神级迈进.对大陆上的人来说,要想练至神级,除非有水神之星这样的宝物,否则是想也别想,可雷特却不一样,他体内蕴含着一颗宝藏——火源珠,运用的好,神级又岂在话下!

    转眼又过去十天,经过这十天的修养,雷特的子彻底的恢复如初.这一个多月来,一直是汉尼拔在照顾雷特.为了他,汉尼拔甚至连妻子的下落也无心查探了.索菲亚则一直在追查那黑袍人的下落,无奈此人实力实在太过强横,加上行踪诡秘,查了这许久仍是毫无所获.

    索菲亚这些天可是为伊芙担足了心,伊芙为人所虏,音信全无,真的是很令人担忧.

    其间,德克等神武之人总是会时不时的来看雷特,只是雷特始终没有起色,不免令这些人扼腕叹息,神武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绝世天才,没想到就要这么夭折了.

    不过,好像雷特生来就是为创造奇迹似的,就在所有人都不抱希望之时,他却突然醒转了.

    这十天对雷特来说可是度如年,对安琪儿四女的思念一刻不曾稍减,要不是黑袍人下落未明,他早就按捺不住了.想起黑袍人,雷特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伊芙那绝美的脸庞,他甚至还清楚记得她被虏时看向他的那种眼神.那凄美而又深的眼神,又怎能让人不记挂.

    水神之星对她来说显然极为重要,重要到要将此物藏于体内,而雷特一开口,她却没半分犹豫,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这是怎样的怀!

    想到她此时生死不明,雷特的心总是有些隐隐作痛.不知不觉的,他的心中又多了一份牵挂,这牵挂来的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雷特自己都根本没有察觉.

    经过这许多时间,太子的大婚终于筹备齐全.作为送婚使,大婚之,雷特当然得出席.此番联姻,代表着大陆上两大强国强强联手,虽然有很多人不愿看到此事,但两大强国终是走到了一起.大婚当,上京城满城张灯结彩,其闹繁华可想而知,整个紫阳是举国欢腾.

    雕梁画栋的大上.婚礼正有条不紊的举行着.

    眼见礼成,忽地新娘一把扯下头上镶满珍珠宝石的华冠,转过来冷冷的看着立在一旁的雷特,淡淡的道:“我不是公主!”

    什么,新娘不是神武的公主?那真的公主在哪里,眼前这女子又是何人?上的王公大臣,大小贵族俱都大眼瞪小眼,个个不知所谓.另一名当事人,英俊的太子下则有些傻眼,事发之后,他愣是没反应过来.

    当真是人背起来,连喝口凉水也会塞牙,雷特就不明白了,谋划的好好的一件事,怎么到头来竟会变成这样.他不知道,这事之所以会变生肘腋,跟他当处理道格时的一个疏忽大意是分不开的,当他并没有深究这艾拉为什么会帮道格,哪里能料得到艾拉实是为道格所勾引,继而上道格,而且得很深,因此才会心甘愿的为他做任何事.

    而之所以出了琳娜这个意外,可以说也是艾拉故意为之的,道格本就觊觎琳娜的美色,计划中自是没有她,艾拉看穿了道格对琳娜的心意,是以在算计雷特时将琳娜也一并捎上.说起来,雷特还要感谢艾拉,若非是她,他和琳娜又怎会有这一段缘.

    雷特千不该万不该在杀了道格后留下艾拉这个祸患,俗话说陷入河中的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艾拉更甚,为了替心上人报仇,她真的是什么事都能隐忍下来,忍耐至今,到得今才给雷特致命一击.

    雷特何人,心念陡转之际,便抢先一步发难,意图占的先机,不至于太过被动,可他实在想不到艾拉这等狠决,这女人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着实不能小看.

    “公主被这恶贼玷污了,这恶贼意独霸公主,是以威我假扮公主,妄图瞒天过海……”话还未说完,众目睽睽之下,艾拉取出拢在袖中的匕首朝自己的心窝狠狠的扎了下去,眼看是不活了.

    死无对证,死无对证,这等形,任雷特巧舌如簧也无法解释,何况解释就是掩饰,事实上雷特也确实拐了人家的未婚妻.

    倏地,周围的人都如躲瘟疫般从雷特边散开,包括神武的人.紫阳皇帝布拉得里克陛下此时脸色沉的可怕,出了这档子事,紫阳帝国的脸面算是丢尽了,如今唯一能稍稍挽回颜面的,就是尽速拿下雷特这罪魁祸首,将之千刀万刮.“围起来!”皇帝陛下张口发号施令,这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被他咽了回去.原因无他,只因雷特已抢先一步挟持了他唯一的皇子,紫阳的太子,也是紫阳帝国的唯一继承人.要说这皇太子也有一的修为,只是事太过突然了,以至于雷特窜到他边都还没反应过来.

    “陛下且慢动怒!”雷特笑嘻嘻的举着流水架在皇太子的脖上,势如此险恶,也亏他笑得出来.布拉得里克翻掌向下压了压,止住慌乱的众人,死死的盯了雷特一眼,乃道:“有快放.”以他一国之君的份,吐出这等脏话来,心中实是怒不可遏.

    “陛下乃非常人,事既然出了,当务之急是设法补救,而不是追究事的起因,陛下您说呢!”这世上比雷特无耻的人还真不多见,拐了人家的儿媳,此刻却仍侃侃而谈,丝毫不以为耻.

    “补救,怎生补救?”人人心里都生出这般想法.皇帝陛下点了点头,拿眼瞧向雷特.扫了上众人一眼,雷特方不紧不慢的道:“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此间所有的人都乖乖的闭上嘴!”说完,他玩味的看了看皇帝陛下.

    让所有人都闭上嘴,这可能么?乖乖的闭上嘴,这怎么听上去像是话里有话呢,上众人俱都不是笨人,稍一思量,立时便明白雷特这话里蕴藏的意思.这家伙是个疯子,他竟然要唆使皇帝杀光上这数百号人.

    布拉得里克皱了皱眉头,事发之后,他也一度萌生过这个念头,可这实在太不可行了,先不说这上集结了他紫阳的大部分重臣,光是各国的使节和此次前来参加魔武交流大会的各个大佬就极难搞定,尤其是这些大佬们,个个实力超凡,诉诸武力只怕得赔进去无数的国中精英,为一个上位者,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

    “臭小子,你自己怎么不去死!”人群中,一个雷特极熟悉的声音喊道,不用想也知道是德克老头.有他开头,一时间群激愤,人人谩骂起来.好在雷特脸皮够厚,否则非得被这些口水给淹死不可.

    布拉得里克的心仿佛有些好转,对雷特微微一笑,说道:“你觉得他们的提议怎么样?”雷特脑袋摇得波浪鼓似的,连声道:“不好,实在是不好!”布拉得里克神色一正,道:“那你有什么好提议么?”

    有太子这张王牌在手,雷特心中笃定的很,晃了晃脑袋,说道:“目下我也实在也没什么好主意,烦劳陛下吩咐下去,就说我雷特要离开,让你的人让一让路.”

    “二弟,你快放了太子下,有为兄在,我一定保你无事.”人群中,汉尼拔忽地走了出来.“大哥的保证我自是相信的,可是大哥你认为依现在的形你的保证能兑现么?”望着汉尼拔,雷特多少有些愧疚,这次这么一闹,多半要连累这个结义大哥了.

    汉尼拔一愣,半晌说不出话来.布拉得里克挥手令其退下,因对雷特道:“这些都没问题,只是你什么时候才肯放人?”“陛下以为呢?”雷特反唇问道.

    “寡人会放你安全离开,不过一出紫阳境内,你就得放人.”布拉得里克爽快的道,唯一的儿子遭擒,他不得不妥协.雷特一笑,道:“那敢好,若是陛下能保证不再找我麻烦就最好不过了!”布拉得里克听了,斩钉截铁的道:“这绝对不可能,寡人最多答应你在半年内不向你下手.”雷特一听,反倒信了,若是布拉得里克信口答应下来,还真的不容他相信.

    “陛下既然连我这个‘首恶’也放了,相信不会为难这些我们神武的人.”雷特扫了上神武一方诸人一眼,随即裹胁着倒霉的太子下大模大样的离开了皇宫.一出皇宫,唤出红毛来,雷特一剑柄敲晕太子,将人扔在红毛背上,随即骑着红毛风驰电掣而去.

    就在雷特出了紫阳皇宫没多久,宫中升起十来只飞行魔兽,朝雷特追来.红毛速度虽快,却也快不过这些长翅膀的家伙,不过飞行魔兽上的这些人并没有急于降落,一直在高空中缀着雷特.在魔兽中,飞行魔兽是最少见,也最难得的,一般国家能寻出个两三头就不错了,而紫阳一下子就出动了十来头,其国力可见一斑.

    出了上京城,雷特不由有些茫然,安琪儿四女陷教廷,须得尽快救她们出来,可没有水神之星,又拿什么来交换她们,硬干的话,顾忌又太多,这且不论,教廷实力摆在那里,想从守卫森严的圣山上救出四女又谈何容易,这一条若是可行的话,雷特当初就不会轻易的放教廷八大圣骑士离去了,只因他明白以他目下的实力想要从八名圣级高手中强行将人抢回的可能根本无限接近于零.

    “水神之星,又是水神之星!”雷特真的是烦闷已极,眼下人生地不熟的,又教他到何处去找那神秘莫测的黑袍人,更令人心烦的是,找到了又怎样,他斗得过黑袍人么?

    还有一条雷特并不知道,取出水神之星,伊芙的小命势将难保,若是知道这一层的话,他必定更添烦恼.

    三后,眼见追兵被远远的甩开,雷特一掌拍醒了紫阳太子朗度,对他道:“下,这些天多有得罪了,你这就回去吧.”雷特并不知道此时天上正有十来人轮流监视着,若是知道的话,想必不会这么大方.

    出人意料的,朗度先是一愣,随即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笑道:“难得出来一趟,我想我暂时还不想回那烦闷的皇宫,若是你不介意的话,不妨带上我,你看怎样?”

    雷特哈哈大笑,彷佛听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过了许久,才停下来,看了朗度一眼,道:“没想到下倒是个妙人.”朗度也不言语,报以微微一笑.“不过我却对下不大放心!”雷特笑着摸了摸剑柄,大有再度将朗度敲晕之意.“不要!”朗度大叫一声,晕过去的滋味实在不怎样,他可不想再领受了,“最多你找条坚韧的绳子来把我捆上总成了吧”,他朝雷特摊了摊手.“这主意倒不错!”

    晚上,吃过东西之后,照例将朗度捆得跟个粽子似的,雷特自顾自修练去了.

    夜色深沉,小小的营地中一个蜷曲成一团的人在缓缓的蠕动着,不多时,这人就解开了上的束缚.站将起来,朗度一脸森寒的望着不远处盘坐着的雷特,手里捏着一截小小的刀片,为紫阳的太子,他上又岂能少了空间戒指一类的东西,而这截刀片就是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的.朗度的空间戒指足有十个立方,相较而言,雷特得自哈雷的空间戒指比朗度的至少差了一个档次.

    “下,你想要做什么?”一直闭着眼的雷特忽地站了起来,双目湛湛的看着朗度,他早就觉得奇怪了,自己好心放了他,他却要留在自己边,原来是想要算计自己!

    “做什么”,朗度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当然是要杀了你!”话音刚落,一片风刃疾冲雷特而去,而他的人则暴退开来,同时撮口一啸.观他发风刃的速度,至少已有了大魔导师的实力.

    啸声一起,离着不远的地方,十数片黑影冲天而起,须臾赶至.就在雷特要动手收拾朗度之际,这些黑影纷纷降落,上面跳落十来人片刻之间将他里三层外三层重重叠叠的围了起来.

    包围圈外,朗度只是冷笑:“雷特,今夜你插翅也难飞!”这不是大话,面对三个法圣、四个剑圣外加几个大剑师、大魔导师,即便雷特再自信,也惊的呆了.

    “妈的,这些王八蛋什么时候追上来的,我怎么不知道……”雷特心底暗骂不已,全神戒备着,脸上没有一丝紧张之色,反而诡异的露出一丝微笑.

    这微笑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心惊胆战.一道亮光从空中划过,朗度恰恰看到了雷特脸上的这一丝微笑:“死到临头,你笑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星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