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赌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萧枫 书名:天星界
    经过上次魔兽森林一役,如今的肯成熟了许多.一年多的时间里,成功的进阶为大剑士,这跟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坦白说,肯的资质不是非常的好,一年多的时间有这等成就算是非常的不错了.

    想起那九招剑法,肯就有些头痛,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也仅仅只领悟了三招而已,剩下的六招剑法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领悟.可即便只领悟了三招剑法,肯相信凭这三招剑法,对上初级剑师亦有取胜之机,甚至于同中级剑师也有一战之力.

    想起那个外表平凡而又令人惊异不断的少年,肯感慨颇多,他之所以在落城一待就是一年多,不外乎是为了等这个人.

    “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一个悲戚的声音在前面不远处响起,肯快步走了过去.

    一所破旧的院子里,几个彪形大汉正拖着一个少女往外走,少女无力的挣扎着,痛哭流涕,而她的母亲,一个略显苍老的中年妇人正死死抱住那为首大汉的腿,不肯放开.

    “放过她,凭什么!”为首那大汉冷哼一声,脸色一变:“你老公已经将女儿抵押给我们了.休要再聒噪,否则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

    拿眼一示意,立时便有两个大汉上来将那妇人拉开.

    院门大开,肯在门外清清楚楚的看清了这一切.叹了口气,他便走开,世间不平事多如牛毛,他又怎能管的过来.

    孰料异变突生,那少女抬眼见门外来了人,便连抓带咬的奋力死命挣扎起来,口中高呼救命,执着她的两个大汉稍一松懈,就被她挣脱开来.少女跌跌撞撞的冲向了院外,院内的那两个大汉倒是浑不着急,相视一笑,嘻嘻哈哈的走向了门外.

    少女像捞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拉住了打算就此离去的肯,眼中满是乞求之意:“请救救我!”

    看那少女的可怜样,肯心中有些不忍,安慰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转面对出来的两个大汉:“你们就放过她吧.”

    “臭小子,活的不耐烦了,大爷们的闲事也敢管?”两个大汉狞笑着走向了肯,想要教训教训肯这个不识相的.

    肯在骨子也是个高傲的人,自然不容这两个低的打手的爪子碰自己.两个大汉也就一的蛮力,根本不是肯这种修练了斗气的人的敌手,转瞬之间,两条昂藏的大汉就抱着作恶的爪子痛呼着退了回去.

    “好手!”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为首的大汉走出院来,向肯一抱拳,“兄弟是至尊坊的,敢问阁下是?”

    这人一上来就向肯点明了自己的份,处事极为老练.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姓名不提也罢.”肯脸色微微一变,至尊坊是什么地方他再清楚不过,毕竟在落城呆了这许久,对城中的大小势力自是有所了解.

    那大汉善于察言观色,肯脸色的变幻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不知死活的家伙!大汉心底冷哼一声,神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将手一挥,一干手下蜂拥而上,将肯围了起来.

    “兄弟,这趟浑水你还是不要趟的好.”

    肯暗暗苦笑,至尊坊的行事他亦曾听说过,这至尊坊在落城可谓是声名赫赫,因为一个“赌”字,不知有多少人被其弄得家破人亡,而向来只有这至尊坊的人欺负人的份,从来还没听说过至尊坊在落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吃过瘪,而且这至尊坊狠辣致极,行事向来不留余地.眼下的形势,肯心中明白,不管自己管不管这档子事,他已然得罪了至尊坊.

    在落城,得罪了至尊坊的人从来都没有好果子吃.

    肯略作思量,心中便有了决定,看到旁少女瑟瑟发抖的样子,暗叹一声,出言道:“不知她们欠你们多少钱?”在他看来,这事要是能用钱解决,不动干戈,那最好不过.虽然囊中羞涩,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五百金币!”大汉大剌剌的道.

    周围看闹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五百金币于普通人来说可算得上是一笔巨额财富了.

    肯愕然,这些子他忙着练功,只是挣一点钱维持基本的生计而已,此时上连五个金币也没有,更不要说五百了.

    “怎样,阁下要替她们母女还么.”大汉语带嘲讽的道,他看穿了肯不会有这么多钱.

    肯摇了摇头,拍了拍腰间的长剑,既然终究是要动手的,他也懒得废话了.

    大汉勃然变色,上!一声高喝,领着手下一干人朝肯冲了过去.这些人大都混混出,可不会讲什么骑士精神,打架从来都是一拥而上.

    这些人当中,只有为首的大汉有着高级剑士的修为,其余碌碌,根本就不放在肯的眼中.凝神静气,肯的得笔直,看也不看冲过来的人群,长剑连鞘,飞速的点出.

    冲上来的人仿佛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自己是送上门去挨揍的.

    一个个人跌了开去,随着噹的一声,那为首大汉的长剑亦被磕飞.肯的随长剑自始至终都未出鞘,剑尖指着那大汉的颈部,相隔不过寸许.

    虽然明知对方的长剑并未出鞘,那为首大汉亦是吓出了一冷汗.

    见肯不说话,深明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一干混混灰溜溜的走了,当然,临走之际,一句狠话是不得不放的.

    虽然明知那剑法的神妙,每次肯还是为其威力而惊异不已,就像现在,他剑未出鞘就解决了这么多人,这要是放在一年前,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眼看肯这个救命恩人抬脚要走,作母亲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死死拉住了他,口中不住的哀求,希望肯能送佛送到西,出手替她们母女化解这场灾难.至于那个赌钱输了把女儿押给赌坊的男人,女人是无暇顾及了.

    少女亦是乖巧的很,见母亲如此,亦在一旁苦苦哀求起来.

    被当作救命菩萨的肯却是有苦说不出,此番得罪了至尊坊,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难保,又如何能护得了这对母女的周全!

    无可奈何之下,待这对母女收拾了一点细软,肯将她们悄悄的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夜色渐深,凉风袭来,枯坐在厅里的肯,心思翻滚,久久不能平静.

    房子只有一个房间,让给那对落难的母女,肯自然得作起了“厅长”.

    轰的一声,单薄的门板四散碎裂,一行五人施施然的走了进来,为首那人沉着一张脸,一双细长的眼睛开合之间凶光毕露,对坐在厅里的肯看也不看一眼,浑没将肯这个人放在眼中.

    那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很不好受,肯猛地站起来,拔剑在手.虽然心中已然料到至尊坊的人迟早会找来,却仍是没想到他们会来的如此之快.

    看那人浑上下散发的气势,便能断定此人手绝对在肯之上,即便如此,肯亦是丝毫没有退却之意.

    这边肯与那人一动上手,那人带来的四人便朝里间走去,将那对母女抓了出来.

    甫一交手,肯便叫苦不迭,对方的实力至少高出他两截,虽然自己的剑法神妙莫测,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对方至少是个中级剑师,仗着剑法神妙,苦撑了十来合,肯终是被那人一剑刺伤腰部,不敌被擒.

    那个中级剑师此时的脸色更加森可怕,适才甫一交手他促不及防,险些被肯所伤,心下实是怒不可遏.同来的四人显然知道此人的脾,此刻更是不发一言,生怕一不小心招惹了他.

    在此人的示意下,那四人毫不留的修理起受伤的肯来.肯先还算硬气,可是随着那些人的手段越来越毒辣,终是忍不住痛呼惨叫起来.

    听着这种惨叫声,那中级剑师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病态的满足感,脸色舒缓了许多.

    那对母女被肯的惨状吓个半死,母女俩紧紧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重要声明:小说《天星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