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相信自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两人又一次同时听到无恨这个名字。

    梅雪在无恨和女人之间扫了两眼,最后在无恨上停了下来。看得出来无恨对童心这个名词很讨厌,脸上又一次浮现少有的冷漠表,冷冷道:“我不是童心!”

    “不可能!”

    “我再说一次,不是!”

    “你是不是叫梅雪?”

    梅雪吃了一惊,点头。

    女人转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信手翻开一页,激动的读了出来:“王,二十年游历后。”读着,抬头看了一眼无恨,无恨还是一脸的冷漠。

    “一惊人修为惊天动地,手摇折扇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无恨转就走。

    梅雪扭头看了一眼,微微欠首说了声:“不好意思!”转也要走。

    “梅雪!”女人出声留人。

    “还有事吗?”

    “你们!”女人额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是悲剧!”

    梅雪瞳孔收缩了一下,没有说话。

    女人又翻了一页,苦笑。果然还是一页白纸。

    梅雪从门走出来,并没有回到刚刚的山洞。这里灯火辉煌,是一个大

    梅雪正对着红色的实木大门,黑压压的士兵已经把门堵死了。梅雪退了一步,正好撞着一个人,正是无恨。

    “路西法!”无恨的声音。

    “正是!”一个低沉富有磁的声音,还有爽朗的笑声:“直接叫我名字的还真不多。”

    “紫衣在哪?”希洛关切的问。

    被这么一问,无恨汗颜,怎么把这丫头给忘的一干二净了?这本来也不是无恨,教皇说的事对于无恨来说太重要了,放在谁头上都会不正常,能做到这样的不多。

    梅雪替他回答:“她很安全!”那天城墙上的紫衣她并没有看到。从这一点上看,她的修为的确比无恨差了不少。

    希洛取出那天无恨扔过来的首饰,看了又看。

    “她在密道里,如果那天刺杀你的是假的的话,她应该还在里面。”

    希洛听了,神色慌张带着几个亲卫就从侧门出去了。半空中,路西法还悬浮在那里,脸上依旧挂着亘古不变的笑容。

    希洛刚刚从侧门消失,从路西法上涌出黑色的浓雾转眼把无恨包裹进去,路西法的声音从浓雾中传出来:“你们先把这位姑娘安排一下,我马上回来。”浓雾消失后,两人已不见踪影。

    接二连三的古怪人物把梅雪搞的晕晕乎乎,如置雾里。

    悬崖边。

    路西法和无恨席地而坐,头顶是满天星斗,面前是波涛汹涌,边海风呼啸而过,吹的无恨衣衫猎猎作响。

    “这风景不错!”路西法黑色长发飞舞,月光照耀下,地面黑影犹如蛇舞。

    “是不错,可惜我没有心欣赏。再说也远没有长寿镇外山头上的夜景好看!”

    路西法的脸上没有笑容,显得刚劲苍白。随手凝出一杆暗黑色的长枪像海面投去,转眼没入波涛之中,路西法一耸肩:“可惜我永远看不到你说的美景。”

    无恨的指尖凝出一丝银色光芒,片刻后又消失。

    路西法爽朗的笑了两声,戏虐道:“舍不得那根银针吗?还是不愿意留下什么?”

    “也许是不该到这个地方来。”

    “废话说多了惹人厌,我只和你说一句话,你注定要倒霉!这是迟早的事,你二十年的人生只不过是为了应付这灾难,过去就生,不过去就死。”

    “你到底是什么?”

    “神眼中的鬼,鬼眼中的人,人眼中的神,我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你愿意的话可以当我是灾难!”

    “你确实是灾难!”

    路西法哈哈大笑,那笑声穿金透石,豪气冲天。拍拍无恨的肩,说:“你果然是一个男人!”

    “幸亏你不是女人。”无恨也笑,这是从进入那个山洞后的第一个笑。

    路西法一愣,笑的更加疯狂。终于,笑声停止,伸手虚空一握,海面波涛汹涌,突然巨大的水响声响了一下,两条硕大的鲨鱼脱离了赖以生存的大海,向两人飞来。

    百十米的距离一闪而过,悬浮在路西法面前。无恨这才看见两条鲨鱼各自咬着那杆墨黑色的长枪一头,路西法嘿嘿的笑:“看看,这叫路西法叉鱼,愿者上枪!”

    无恨不是没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像路西法这么不要脸的还真不多。从这一点上来说,现在在悬崖边上坐着的两人还真是有的一拼。

    愿者上杆?良为娼还差不多,光是看那拳头大小的鱼眼里哀怨的眼神就知道这事肯定是在某种非自愿况下发生的。

    无恨也不在意,对那眼中滴落的泪水视若无睹,转头问路西法:“是烤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路西法左看右看,最后还是选择了左边比较小的那一条说:“这条小,肯定嫩!”

    无恨持相反意见,坚决认为右边的鲨鱼香,一时间两人争执不已。如果两条鲨鱼会说话的话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大概会把两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下。

    最后无恨在出了十个剪刀,八个布,六个锤之后用第十一个剪刀终于赢了路西法。

    无恨一边把手上插着鱼的枪不断翻转一边对着说:“总该你们留下点什么吧,总不能让你断子绝孙吧……”

    一老一少两只狐狸正在津津有味的啃鱼,路西法口齿不清的说:“这鱼真嫩啊!”

    无恨心头一丝异样闪过,停下上下咬合的嘴巴,看看手里的鱼。仔细的咀嚼起来,片刻,说:“有劲!”

    路西法仿佛没有听见,只顾消灭手头鱼

    东方已经隐隐泛白,路西法打了一个饱嗝,看样子似乎回味无穷。

    无恨似乎想起什么,问路西法:“我怎么回去原来的那个地方?”

    路西法一愣,转瞬间脸上又浮上招牌式的笑:“刚回来又要走了吗?”

    无恨看着路西法的笑容,直想上去塞两拳,但又考虑到种种因素,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你始终对你的人种问题放不下。属于这怎么样,属于那又怎么样?你就是你,在乎那么多的外在因素做什么呢?”

    无恨皱眉沉思。

    路西法侃侃而谈:“我出上位天使,现在呢?还不是在恶魔里混的风生水起吗?管他呢,只要我高兴就行!”

    无恨的拳头反复握紧、放开,道:“我和你不同。”

    “无恨啊,枉你这么聪明。连这一点都看不透,我们是不同,说起原因极其简单:我强你弱!仅此一点而已。”

    “不,你永恒我短暂!这才是最根本!”

    路西**了一下,脸上少有的浮现出一丝认真:“谁告诉你的?”

    “一座雕像。”

    “他还告诉你什么了?”

    “我不该回来!”

    路西法大笑,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抽气道:“这混蛋真有趣,还有说什么?”

    无恨脸色一红,吞吞吐吐不肯说。最后实在抵不过路西法向往的眼光,这才说道:“他还说我有一个大劫!”

    路西法脸上的笑容依旧,调侃味道十足:“桃花劫吧!”

    无恨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转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的朝阳。脸的红色渐渐退去,披上一层金色的霞光。

    路西法也看着东方,整个人却渐渐被黑色的雾气覆盖,心中一丝丝感慨浮现上来。圣歌!已经忘了有多久的岁月没有听见圣歌了,也许一百年,也许二百年……凡世间的时间早已被遗忘。

    传说,朝阳升起的时候,在海边可以听到圣歌!

    终于太阳从海平线下跳了出来,路西法上的雾气渐渐的散去,拍拍无恨的肩。

    无恨转问:“我不该信一座雕像!”

    两人并肩向西走去,走了几步无恨说道:“相信别人就是不信自己。”说完大步向前走去。

    路西法驻足良久,回头又看了一眼渐渐发白的太阳,黑雾漫出,消失在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