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月影城,山脚下

    两人一龟现在山脚下转了两天,转的是满脑袋的问号,在林子里不时的冒出三三两两的士兵。个个丢盔弃甲。常常会有擦而过的士兵,犹如自己两人空气一般。看都不看一眼,失魂落魄的走过。

    如果说一回是一个刚出门的菜鸟,那么另一个则连菜鸟都称不上了。不过还有一个万年龟,两人一龟一路下来多少也对各自了解了一些。

    用一回的话说,这只王八(虽然龟本十分反对这个称谓,无奈处于一回的威之下也没有有效的抵抗政策可以实施)是一个等待不知多久的老古董。虽然一般况下不出门,但是出门加起来的时间却是两人岁数总和的好几倍。无奈把出门的来的经验七拼八凑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士兵刚刚战败!

    这个结论立刻为该王八招来一顿毒打,美其名曰:教育!

    三人(应该是两人一龟)又商议一番后决定先抓一个逃兵问问具体况再做定论。

    于是那处于半山腰的小屋又一次被花下鬼无耻的征用入小说之中。

    几番拷问之下,得出一个定论:无恨的下落还是不得而知!

    两人一龟一番商量后决定:先上山看看!

    傍晚时分,夕阳已经落下。

    无恨打开门,门口的阶梯上蜷缩着一个人体。无恨看着还在一颤一颤的肩头。摇摇头,脸上浮起一丝形容不出的古怪表,也在一旁坐下。

    “怎么了?”

    被这么一问,本来轻轻地啜泣变成了哭泣。

    无恨立刻手足无措,全像是被千万蚂蚁爬过一样发麻:“你别哭啊!有什么事你可以说嘛!”

    梅雪擦了两把眼泪,断断续续道:“你们都嫌我累赘是吧!”

    这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吗?无恨表发愣:“谁说的?”

    “想理我就理我,不想理我就把我当空气!还说你没有!”

    “没啊!你看看,你哭了,我这不是来安慰你了吗?”

    “今天早上就那么把人家关在门外,呜呜……呜,你是舒服了,可是你想过我吗?”

    无恨一脸苦笑:“我那不是回去睡觉嘛,你进去做什么?”

    梅雪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哭声反而更大了。

    无恨立刻感到脑袋比两个还大。直后悔没有听百晓生那个老狐狸的男女讲座,要不然也不会把局面搞成这样。

    无恨蹲在梅雪面前,想把梅雪的头抬起来。可双手在梅雪头上左晃右晃就是找不到有什么地方好下手。

    最后懊恼的双手合十央求道:“姑唉~~我错了不行吗?以后不再把你关在门外了,对你好好地,把你当老佛爷侍奉……”

    梅雪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抓起无恨的衣袖在脸上胡乱的擦了几把,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我才不要做老佛爷呢!”

    无恨看着自己刚刚换上的新衣服被梅雪如此虐待心痛无比!最后一想,也只能忍痛割了:“好了,好了,我要办大事去你去不去?”

    “是不是请啊?”

    “你……你得寸进尺啊你!”

    梅雪揉揉肿的老高的双眼,哼了一声:“咦?怎么这打扮啊?”

    无恨从怀里摸出一黑色衣服递过去:“要走的话就换上,时间不多!”

    梅雪抱起衣服进屋去换,刚要关门。

    无恨抬手一甩,一抹银光擦着梅雪的耳朵飞了过去,房间里顿时传来一声惊叫,梅雪反应极快,一手伸进眼前一阵波动的空气中,拽出来一个人。

    无恨看着还在手里挣扎的天使:“小样!不给你点颜色你还当我不存在啊?”

    天使犹自挣扎,可惜连丘比特都逃不了,何况他呢。

    面前又一阵波动,丘比特又出来了,看见无恨盯着那个天使的羽翼,头上冷汗直流:“那个……我跟你说,这个翅膀拔下来他可就没命了。再说你拔下来也没用,害人不利己的事你还不会做吧!”

    “那你说怎么处置这个偷窥的家伙?”看见那代表干净纯洁的白色羽翼和衣服,无恨疑惑道:“怎么你们这帮家伙都这么色?表里不一嘛?”

    “把他交给我吧,我会处理的!”眼见无恨眼睛又要眯,立刻补充道:“我会和父神说说关于给那位小姐一对羽翼的问题的!”

    无恨这才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

    丘比特和那个天使总算是把心头的石头放下了,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消失在空气里。隐隐约约还有丘比特的骂声。

    梅雪背着门,使劲的又擦了几把眼泪:“什么事都瞒着我,还好意思说把我当老佛爷!”一边说一边又擦眼泪,听到无恨在门外催促这才把灯光吹灭,换起衣服来。

    梅雪换好衣服出来,无恨也不由一阵失神,以前都是宽松的衣服,没有看出来梅雪的材,现在这紧衣服一穿立刻就把完美的材体现了出来,丰腴的恰到好处的部与部,腰间的曲线完美到极点。修长的双腿弯曲间都会给人无限遐想。

    无恨一摸鼻子,还好,自己没有流鼻血的毛病。

    一直等到梅雪走到跟前这才反应过来,乘着夜色比较黑,估计也看不到自己脸红,心虚的转过,说:“走吧!”

    梅雪跟在后头嘿嘿的乐,这家伙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嘛!

    两人前脚刚走,后面又来了两个黑衣人,几乎和刚刚的两人一样打扮。其中的女同样是材非常好,虽然没有刚刚的那个那么丰腴,但是却同样的协调匀称的恰到好处。

    最显著的地方就是男的头上油光铮亮,而且背后好像还背了一口锅。

    那锅伸出头来开口道:“这房间不错,里面没人,先躲进去再说!”

    几人误打误撞间躲进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丘比特出于安全起见,严任何一个天使到房子附近。谁也不知道无恨那个变态一时心不好会不会真的拔下羽翼送人。他不主动来找麻烦自己已经是万幸了。

    无恨和梅雪趁着夜色从城中穿过,以两人的修武根本无视这些站岗的士兵。

    不久,两人静悄悄地站在后崖边,下面澎湃的潮水听的无恨心神激。翻滚的潮水反着天上明黄色的月光,异常的美丽。吸了一口气,搂住梅雪的纤腰跳了下去。无恨手一挥,一抹银光瞬间没入坚硬的岩石里,悉悉索索一阵响,一根绳索打开,两人下降趋势一缓。

    无恨一手拉着绳索一手抱着梅雪柔若无骨的纤腰。缓缓向下滑落。

    心中不停打压自己的臆想,刚刚镇压下,还没来得及高兴。梅雪这个害人精就把一只手臂勾到无恨脖子上,一阵梅花的清香扑鼻而来……无恨心道:玩完了,要死了……我至高无上的主啊!我真想XX你贼婆的!

    还好,目的地终于到了。

    头顶上,路西法悬浮在半空,看着下面的两条黑影笑的极为开心:“这家伙真是有趣极了!我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