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大下,四个人坐正围成一圈。

    老远就能听到几人的叫嚷,其中一女声:“大王调主!”

    尖嘴猴腮的家伙看着手里仅剩的三张牌,把一张五星抽来抽去,最后还是决定等下一张牌再出:“红桃二!”

    “嘿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那五星。一对A保底!”说着把手里牌一甩。

    和尖嘴猴腮对过的粗犷男子一甩手中的牌,骂道:“我靠!你XX的是猪脑子啊?这么简单的牌都能看不出来!”

    “靠!你还不是一样,五星不也是在家呆着吗?”尖嘴猴腮的不服气道。

    另一个男声响起:“废话那么多!输了就是输了,还唧唧歪歪的,怎么着?想赖账?”

    两人异口同声:“我寨子里除了钱就剩钱了,还在乎这么一点?”

    女声:“嗯!加上先前的四万六千五百两现在是四万六千六百两。”

    两人一捞袖子,蹲起来:“来来来,继续继续……喂!你洗牌不要这么久吧!”

    至此,大家也猜出来是谁了吧。

    如果没猜出来就赶快回家测下你的智商。不出错的话肯定在25以下!

    几人闲着实在无聊遂决定打牌,谁知道二当家看着自己赢了十来局,提出来点小钱提提神,起初是一两银子一牌。

    至于现在为什么一百两一局则完全是赌徒的正常心理体现,从一两翻滚到一百两一局。

    几人正在摸牌,突然神中央的柱子一阵水痕漾过,出现了百十来个全黑衣包裹的人,看了几人一眼,立即进入正

    几人追到里面的时候,就只剩下空的房间,百十来号人就这么突然凭空消失了。

    一回恨恨的骂了一句,朝外面走去。

    四个人被憋在这快两天了,愣是找不到出去的路,眼见这些人消失了,都懊悔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大厅中央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番旗法阵,转眼一个白色的光罩把法阵罩了起来。

    光罩里面传来一声似驴非驴的叫声,这声音对于和尚二人耳熟,一回这才想起来上次害的自己摔下来的怪物,两人对望一眼:自己怎么把这个怪物给忘了?

    两个山贼头头早不知退到哪个角落里去了。随着那光罩的退去,渐渐地露出来一个只有小腿高低的乌龟,脖子伸的老长。

    缓缓地往明明边爬了过去,明明开心地弯腰抱了起来,乐呵呵的笑:“小乖乖,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乌龟伸出紫色的舌头就往明明脸上,明明躲让不及,脸上立刻多了一条水印。明明一把扔掉乌龟,使劲的用袖子擦起脸来。

    一回在旁边看呆了,直到明明使劲的擦脸这才回过神来:“这年头!连一只乌龟都靠不住了?”

    “以后不许这样了!要不然姐姐会生气的……这才乖嘛!”明明没有理会一回。用手把还在地上打转的乌龟扳过来教训道。

    乌龟张口道:“你们要出去还是……”

    不知从那个角落里钻出来的头头们义不容辞的拒绝了这个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想法:“当然不回去,他们要去帮无恨的忙呢!”

    一回一心还想着那四万多两银子,刚想说要回去,但是却被两个无耻的赌徒扣上了这么大一顶正义凛然的帽子。只得狠狠道:“你知道那破塔怎么进去吗?”

    乌龟坐起来拍手道:“正好我也要去救一个人,同路呢!”

    一回把明明拉到自己的后以吸引乌龟的目光,龟发现自己的想法被人发现了,擦擦脑袋上的汗,道:“走吧!一起去,美女跟紧别丢了!”

    明明对这马根本就没有听到,正享受一回的温暖的大手带来的安全感呢。直到一回又拉了一把这才反应过来,一回掏出一块白布递给明明,奇怪道:“很吗?我怎么没感觉?”

    明明接过布,低头跟在后面暗暗的开心。

    一回一手抱住一个头头,小声说道:“别忘了那钱!零头就算了,就给个四万两吧!反正你们有的是钱,还有那个利息……”

    两头头头万分紧张地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无耻面孔,真想上去蹂躏一下,可又没那本事。只能可怜地望着。

    “我们是什么关系?嗯?”一回顿了下,把脯拍的咣咣地响:“朋友!再算那个东西就伤感啦!是不?”

    “行啦!我们这就走了,你们一定要保重!”一回嘴里说放心,心里可不这么想,就是怕把他们急了跑路,到时候损失的可是自己!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关照:“我再打个折算了,就要你们三万两吧!废话不多说了,保重!不送!”说完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那只色龟往柱子那去了。

    两个头头眼看两人一龟在柱子前转没了,相拥而泣,唱了一出英雄挽歌,迎着夕阳踏上护栏一起跳了下去……

    山寨议事厅。

    两帮山贼正在对骂,突然场中空地上一阵水波漾。

    所有山贼都被吓退了一步,几百双眼睛瞪直了看着那水波,不知是谁第一个拔刀就要砍,随后跟着上去了一大堆,几十把锈迹斑斑的刀往上砍去。

    不知又是谁喊了一声:“是当家的回来啦!”

    两位还亲密拥抱在一起的男人,看着脑袋上几十把刀立刻吓傻了。

    山贼们转眼就把刀往后扔去,登时中伤了十几人。一群人眼见两个当家了脸色不好顿作鸟兽散。门外,刚刚两个还争吵的脸红脖子粗的两个家伙小声说:“看不出来两位当家的有这嗜好!”

    另一个回头看了一眼:“不要和别人说!我们都没看到!”

    异世界,教会议事厅。

    梅雪看着一脸铁青的无恨打开门走了出来,上前一步关切的问:“发生了什么?”

    无恨一脚踹在走廊的白墙上,登时倒了一片墙。愤怒道:“妈的!全他妈的胡扯!全他妈的胡扯!”说着又踹了一脚,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有关紧的红木大门里传出一声沉重叹息声。

    梅雪皱皱眉头,能把无恨气到这种程度的事是什么?可是眼下自己看来也没有办法知道,只能跟在无恨后面干着急。

    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梅雪刚刚动了一下僵硬的体,就被衣服滑落的感觉弄醒了,睁开眼,桌上的蜡烛已经快要燃尽了。

    对面空空如也。梅雪拾起掉在地上的衣服,随手放在桌上。

    推开门,早晨的阳光虽然并不强烈,但还是深深的刺痛眼睛,等到适应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门口的草地上一个一袭白衣的人面朝太阳站立着,湿透的黑色长发紧贴着雪白的衣服。那一瞬,心痛的感觉悄悄地溜了出来。

    梅雪和无恨并肩而立,迎着朝阳深深的呼吸。

    “朝阳很美丽!”

    梅雪一笑,绝美的面容即使是朝阳美丽也要退避三舍,柔声说:“是啊!”

    “可他要逃不过落下去的悲剧!”无恨说完转回了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梅雪脸上的笑容痕迹依稀还在,转看着紧紧关闭的门,感觉鼻子一酸。随后深呼吸几口,忍住没有让眼泪滴落。往教会的议事厅走去。

    老迈的教皇看看眼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连连的叹气,转过,强忍着没有回答。再转时,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离去了。

    第十八章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