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月影城,西城墙。

    雷看着纷乱的场面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是救还是不救,正两难的时候,城上有人说:“参见陛下!”

    雷回头,也弯腰说道:“参见……”

    希洛伸手挡了一下,示意不要参拜,指了指对方乱糟糟的阵营,问:“怎么回事?”

    “回城主,这个……下官也不知道,只是刚刚看到这边有状况发生。”雷恭敬的回答。

    希洛对于雷的过于恭敬似乎有些不满,不再多说,静静地看。

    两人前进的速度比之刚刚已经有变慢的趋势。

    雷的看深陷泥淖的两人眼神里有些莫名的东西,片刻,小心翼翼的问:“大人,需要救他们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希洛刚刚要说话,旁边一紫衣的三公主说:“要救!”

    希洛点点头,默许。雷转下城墙去布置。

    三分钟后。

    城门口已经整齐的排列着一百位全铠甲的士兵。

    城门随着战鼓的响起而打开,一百个士兵鱼贯而出。迅速在城门口列成冲锋阵型,同时墙上突然出现两排弓箭手,占据着每一个可以攻击的地方,统一的出箭上弦,拉弦。动作整齐划一。

    希洛点点头表示赞许,下面步兵已经随着进攻的战鼓声开始冲锋。

    紫衣把小手撰的紧紧地,脸色很紧张。口中不停的小声念叨:“不能,不能……”

    希洛怜的抓住女儿的手,关切的问:“怎么,你认识他们吗?”

    紫衣双眼紧紧地盯着人群中两个突兀的白色影点点头。

    希洛没有说话,只是抓着女儿的手更加用力了。

    又是三分钟后。

    雷看着下面一面倒的状况,有些欣慰。从某些方面来说,自己的士兵的确比普通士兵要强上很多。

    城墙上所有的人都对这次的营救任务信心满满,对方是毫无章法的仓促应战,再者士气极其的低落,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成功的天平早已经倾斜向自己。

    营救中队已经离无恨的所在只有十米左右。

    这种乱军想打败很容易,可是想歼灭却很难,对于这个仅仅一百人的队伍来说,是绝对的不可能。临行前雷特地交待,不要恋战,只要救人成功就行。

    然而战争,总是有着它的不确定因素。

    对于教皇一方来说,昨天的军歌是一个异数,希洛的参战是另一个异数,今天的两个高手袭营又是一个异数。如此之多的困难似乎早已把战争的结局锁定在教皇一方的失败。叛变的高层军官无一不是如此想法。

    然而事实上却不是如此,教皇的参战给这次参与的所有人都上了终难忘的一课。

    两边士兵正杀的血腥味十足的时候,突然间,整个天地间都响起巨大的祈祷声:起初,主创造天地。

    那声音犹如天籁,每一个音符震过耳膜都能在心底激起一阵暖流,流过四肢百骸,每一个毛孔。

    所有人都仰头看向西方,渐渐变得黑暗的天空中又一次发出耀目的白。白以眼能够观测的速度在延伸,缓缓的从地平线下升起,逐渐照亮了整个天空。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主的灵运行在水面上。”那声音继续说。

    在西天,白色光芒的渐渐强盛,终于迎来最强的时刻,一个刺目的光球的在地平线上升起,光球之中隐隐约约的有一个人。

    不断的有士兵扔下武器朝地面匍匐。

    “主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就在那个声音说第三句的时候,已经能够看见第一颗星星的晦涩天空中似乎有了一点呼应,竟也渐渐的泛起白色的光。

    “主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天空中的白色把黑暗慢慢的驱逐,以看的见的效果,渐渐的把黑暗退,天地间剩下的只有唯一的白!那白色遁入所有士兵的心田,一股股的暖意渐渐的上涌……至全的每一个角落,四肢百骸,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享受,大口的呼吸。

    无恨骇然,看着天空中出现一块光斑,迅速的变大,出现一座门的轮廓。门旁,白色的光点不断从虚无中诞生,围绕着门旋转,然后融入唯一的白……

    那咏唱更加的动,声音近乎于颤抖:“主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

    营救的士兵内心一阵一阵的颤抖,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匍匐,但是对于皇家的忠诚却在苦苦地支撑,摇摇坠。不觉间嘴角已经缓缓的流淌出一丝红色的血线,自己却丝毫不知。每一个士兵的眼中都布满血丝,嗜血般的红。

    就在此时,东方响起另一种声音,同样的宏大而饱含激:“一切始于你,终于你!”

    随着那吟唱声,天顶上,出现一个暗点,一丝丝的暗从暗点中诞生,暗丝不断的盘旋,缠绕,吞噬……硬是在无所不在的白中挤出另一番天地。暗看似很微弱,但所到之处白黯然退色,竟然无法抵挡。

    暗在白中迅速扩张,很快成为整个天地间另一种主色调,与白壁垒分明的对立。

    天空因为黑暗的回归变成黑白分明的一体,至此,一回终于明白为什么教皇会不顾月影城中众多黎民百姓的生死而选择与城主为敌,因为黑与白永远不可能成为互相兼容的一体。

    最后,似乎有一块无边无际的透明的膜把暗与白分开,各占半壁江山。天上则出现了半边天白的发,另半边天黑的发狂的怪异显现象。这场被史上称作宗教的最后战役,终于在黄昏的时候真正的进入**。

    规模如此之大战争,纵观世界历史,也没有几个。但是让所有人费解的是,这场战争的人员伤亡却是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有人把这份“功劳”划归给了无恨和梅雪这两个外来的人员,可惜无法让人信服的是这场战争里死亡的人数的三分之二是他们一手缔造。于是这个问题一直被后世军事家,史学家议论不止……

    而无恨和梅雪此刻正被那片薄膜隔离在白这一边。

    回头看去,薄膜之后,正有一个纯黑色的光球在城墙上缓缓升起。

    黑白双方的吟唱声同时响起,然后在空中相遇,发出一波又一波的震,整个空间都在震颤,所有能感官能够感受到的东西都在不规则的晃动,就是一潭死水中激起的波痕,整个世界都模糊不清。

    天地间混沌一片。

    混沌里,黑暗中,似乎有一个紫色的影趁乱在城墙上拔地而起。带着一缕银色光芒,直冲那个高高在上的黑色光球而去。

    无恨一阵迷惘,怎么这个影会出现在这?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