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杀手(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悠扬的思绪像是断了线了风筝,刚刚为脱离了控制而欣喜,还来不及好好的庆幸,便被风吹的头重脚轻,一头栽下。

    还没有来的回味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就被纵横的树枝撕的支离破碎,连叹息的机会都没给!然后,被尘土深深的掩埋,腐烂……

    婉儿用手掌感受着钟的震颤,那是一个失恋的女孩不断颤抖的体,铜钟的余音不断的被消减,很快消失!

    月亮终于躲开云彩的追逐,露出圆圆的脸蛋来,带着少女般的羞涩,清冷的笑。

    杀手在空的村子中广场里找到一个坐在横木上看月亮的女子。

    女子着一鹅黄色的衣服,正仰头看着月亮怔怔地出神,丝毫都没有注意夜色中已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她。

    “姑娘!”

    “干什么呀”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女孩吓了一跳。女孩侧过脸,看着下面一黑衣包裹着的人。

    “村子里的人去哪了?”杀手被女孩惊心动魄的美丽震动了一下,女孩又问了一次才把杀手惊醒,这才发问。

    女子两条细长美丽的双腿在半空晃来晃去,一手托腮,天真无邪。“我不知道呢!我听说好像是跑了吧!”女子眼珠一转,问:“你们是谁呀?”

    “我们是……”声音戛然而止,杀手一拍脑门,心道,我疯了?没事跟你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不方便说吗?”

    杀手没有回答,正正神又问:“你知道他们村子里的人都去了哪个方向了吗?”

    姑娘的小手东南西北一通乱指:“各个方向都有!”

    杀手一愣,没有再说话,转就走。走了没几步,对面来了一队同样的黑衣打扮的人,还抬了很多人,准确的说是尸体,整整的十二具尸体。

    一队人看见杀手都停了下来,放下手里抬着的人。走在队伍前面的一个人走到杀手边说了几句话。

    杀手听后,眉头皱着眉头,疾步走到后面,蹲下体查看了一番,站起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又想到横梁上这个美丽到极点的女子,心里一丝邪恶的想法浮了出来:这样美丽的女人恐怕即使派一个集团军的人打着灯笼找,也未必能找到。要是把这个女人送给军团长大人会怎么样?估计能让我做他副手,最少也要统领一个师的人,官位,爵位,金钱,美人……

    杀手沉浸在意之中,丝毫不知口水早把脸上的黑布浸透了。

    众人听见滴答滴答的水滴落地声,寻声望去,只见自己的头头正在发呆,还不时桀桀怪笑……

    一个杀手在后面悄悄地点了还在发呆的头头一下。

    头头猛然惊醒,指着还坐在横梁上的美女,说:“给我抓起来!”

    婉儿当然还不知道头头的想法,如果她知道的话,大概会跳起来说“婉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然后把杀手大卸八块,再用胶水粘起来,然后五马分尸……

    听见头头说的话,婉儿先是震惊于头头变脸的速度,简直比川戏变脸它老祖宗的老祖宗还要快。仗着自己昨夜一连杀了十二个杀手,自信心爆满。竟然拿头头开刷:“你们这么多人杀我一个弱女子传出去不怕丢脸吗?”

    杀手们刚刚走几步又停下来,看着头头。头头不耐烦的挥挥手,笑话,名声难道有权势地位重要吗?

    婉儿看着围上来的杀手,突然哭了起来,当然是假哭,光打雷不下雨。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能和婉儿的表演水平有一拼之力的话恐怕一只手能数的过来。如果要比婉儿厉害,恐怕只有一个!一边哭还一边问:“在我死之前可以给我一个祈祷的时间吗?”

    婉儿看着周围二十多个杀气森森黑衣人也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这些王八蛋冷血,就直接学上次搞暗杀。即使不敌也好比自己明着硬刀硬枪的和敌人对砍好。

    梅雪现在要是在这肯定是气愤填膺,对于被围攻她可是深有感触,当时连脸上的纱巾都被削下来就可见况之危急。

    婉儿苦笑着支撑,好在手中的一条七色彩带线路诡秘莫测,左支右档间除了裙摆不知被哪个不要脸的捅了两个圆溜溜的洞之外还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经过开始的慌乱后,平时生死之间的实战经验让自己慢慢地冷静下来。有些人往往会在危急的时候展现出惊人实力,婉儿就是一个。

    自急速的旋转带动手中的七色彩带将自己几乎缠成一个茧,彩带看似无锋,实则短金削铁,精良的软剑砍在茧上竟然火光四溅。待得所有的杀手被的后退一步,婉儿突然爆发出一声清啸,体直直往上飞起,直冲九霄。途中扬手用手中的彩带裹住正面刺来的两把软剑,一脚踹在面前一人的肚子上,自己则借力往后退去。

    两个杀手在后飞拦截,半空中婉儿手中彩带再次一抖,又缠绕住前面另一人的腰,猛的一拽再次转换方向向前飞去,躲开了后面拦截的杀手。

    前面杀手再次升到半空拦截,婉儿随机应变,一脚踹在还犹自在半空打转的倒霉杀手的头上,体再一次借力向斜上方飞去,再一次逃过堵截,至此终于脱离包围。

    两个拦截的杀手眼见追不上,把手中的剑当暗器扔出,剑带着尖啸声追随而去。

    婉儿听得脑后生风,却苦于体在半空借不到力,只能勉强用手中彩带缠上飞向脑后的剑,借着剑上的冲劲向右移动一点,另一把剑从左臂旁掠过,顿时开出一朵血花。

    半空中,婉儿摇晃了一下,向地面落下。落地后,摸了一下伤口,感觉不到疼,只感觉到满手黏黏的全是血。

    咬咬牙,伸出满是鲜血的右手,手心冒出一团火,随手扔在旁边的房顶上,用草堆盖的房顶立刻着火。婉儿闪飞到房顶上,快速的念了几句咒语,火焰跳动了一下,裂开,像是开出一朵花,接着从花心里走出一只牛头人手拿一把大叉子的红色怪物,通红的眼睛向四周看了一下,立刻迎向后面追来的杀手,举叉挡了一下,张嘴就是一口火焰,杀手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焰吓了一跳,连忙躲避,但来不及收回的右手臂还是火焰烧到,杀手只感觉手臂一痛,然后就完全麻木了,低头看时,大半截右臂已经不复存在,这才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痛呼从房顶上掉了下去。

    随着怪物不断从火焰里走出来,火焰不断的缩小,怪物也越来越小,最后一只怪物只冒出一个小小的头来火焰就熄灭了,怪物张嘴发出一声不甘的嚎叫,眼睛里漾的红色似乎快要滴下。这才随着火焰消失在空气中。

    趁刺客被怪物一挡的空档,婉儿飞跃到第二个屋顶上,同样的手法,再次召唤出四只怪物。

    又翻回到第一个房顶上,一个杀手丝毫没有防备,被彩带绕住了脖子。婉儿用力一拉,一颗头颅立刻带着喷涌的鲜血高高飞起。

    婉儿根本没有时间去欣赏这艳丽的画面,跳下屋顶就跑。

    刚跑几步,面前的空气突然一阵波动,眨眼间出现一道如有实质的屏障。婉儿只来得及让开要害部位就一头撞了上去……

    婉儿带着巨大的冲劲撞穿屏障,穿过后,肩膀上多了一个老头,婉儿一咬牙加速飞了十来米才急停。老头在半空做了一个标准的平抛运动后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到了地面之后又做了一次匀减速直线运动。然后才是静止状态。

    而婉儿看着在地上滑出老远的老头愣了一下,然后就大笑,这一笑把那仅有的一点淑女风范全笑没了。

    老头哼哼唧唧地坐起来,晃了晃找不着北的脑袋,等到把满脑门的小鸟星星赶走后就见婉儿在那笑。

    老头吹胡子瞪眼睛的指着婉儿:“你就着这么对待我这把老骨头的?”

    婉儿则干脆笑得蹲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外围更多的杀手已经把两人围了起来,足足又百十来人。一时间杀手也搞不清老头是敌是友,也没有妄然出手,只把包围圈缩的更小了。

    老头子站起来往婉儿边走,足足二十米的距离竟然只跨了简简单单的三步,没有腾空,没有跳跃。杀手们登时心里一紧。

    老头抓起婉儿的手臂,看了一下伤口,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已经外翻的肌,婉儿立刻倒吸一口凉气。笑不出来了。

    老头伸手在怀里摸了一下,取出一瓶药,拔开塞子,顿时一股浓香传了出来,老头小心翼翼的用手弹了一下,好像是烧菜时生怕把盐倒多了一样。

    外围的杀手登时已经知道对方是敌非友,前面一圈杀手整齐的一手中软剑,分上中下三路把各个逃生的方向全部封死,十几把剑带着赫赫的气势攻了过去。谁知老头对这一招视若无睹,取块药布按在伤口上后,用一根布条开始包扎。

    所有的进攻的杀手心底都没来由的闪过一丝惊慌,但已经来不及收招,眼睁睁的撞进一个透明的黄色光圈之中,接着就全部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剩下的杀手大惊失色。

    老头搞好了伤口这才有时间理会众人。色眯眯的看着众人,眼神里透露出明显的贪婪,不知道的以为该老头有不良的取向:“你们是自己滚蛋呢?还是要我送送你们?”

    “就凭你?”头头眼中寒光一闪,哐啷一声龙吟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指两人,倒是颇有几分高手的气势。

    老头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摇晃几下,失望的摇头:“no!no!no!你这态度很不好!”

    话音未落,老头体一晃,已经到头头面前,一把抓住头头的衣领,耳语:“我只对你们的目的比较感兴趣,对你们的人的不感兴趣,用完了我会还给你的!”

    说完还哈哈笑两声:“我口碑很好!”

    头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抓住了衣领,手里的剑也被老头一把扔掉了,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能做的只有点头。

    老头嘿嘿的笑,指着头头对着众人说:“你看他都点头了,你们谁跟我去啊?”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沉默……

    老头看看没人理,摸了一把下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谁输了谁就跟我走!我保证人安全……哎,你们这些人中的某些人还真啊~偷鸡摸狗是不是很好玩啊?”

    一个想偷袭杀手一愣,脸红脖子粗的低下头,退了回去。

    “下面呢,我们来玩游戏,不玩的下场会不太好……”想了想,补充道:“真的,我口碑真的很好的!”

    婉儿则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是不是玩不过无恨想在这些傻瓜上找点自信?”

    老头气的嘴角一翘一翘的,可一时就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倔强道:“谁……谁说的?”

    婉儿轻轻的按着伤口站起来,不紧不慢道:“婉儿我说的!”

    老头气的一跳三尺高,嘴里还哇哇怪叫……叫唤了两声之后又冷静下来,反而蔑视的看了婉儿一眼:“你说老头子我这么大一把岁数了,也没必要和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计较吧!”

    杀手们都茫然的看着老头精彩的表演,可惜这些人的RP没有那些顾客好,并没有给予掌声。头头咬牙切齿道:“杀!拼了!”

    老头笑盈盈的看着杀手们,看似慢慢的把手伸到怀里摸了一把,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武器,拎在手里就往人堆里冲。婉儿则一个劲的汗,死老头也不顾影响,拎着一根快是他体两倍长的狼牙棒在人堆里面挥舞。宛若狂龙出海,不可一世。老头干瘦的体竟然把三米多的棒子挥舞的密不透风,每一次挥动都带着呼啸声,不断的有人带着呼啸声被棒子砸飞。那些杀手用的软剑根本没有办法抵挡,即使是四把剑一起点上狼牙棒也只能让狼牙棒的运动趋势稍稍的抵缓一下,然后四把剑一起弯曲、断裂,接着四具已经严重变形的尸体跃过众人头顶飞了出去,一路下起一阵鲜血雨……

    而围攻婉儿的人根本不够那些牛妖烧的,因为这一次准备的充分,不论是个头大小,质量好坏都是刚刚那些救命用的怪物没得比的,碰上这种怪物只能怪祖上没有积德。

    在场的人和物都没有逃过一个相同的结局:思想消失!**死亡!片刻之后全场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

    老头深深呼吸了几下,调匀一下气息,走到头头的尸体旁,用脚踢了几下,道:“你还要装死吗?”

    头头的“尸体”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站起来,看着老头,眼神里能看到的都是愤恨。

    老头根本不以为然,右手的狼牙棒突然消失,然后右手往怀里一伸,似乎在放什么东西,放完后拍拍口,满意的问:“说说你们来的目的吧!费了这么大劲,死了这么多人。”

    头头闻言,低下头,似乎在犹豫。

    两人等的望穿秋水,眼巴巴的等着头头说话,终于头头抬起头,不顾两人无限期待的眼光。说:“你们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头看到他眼神的时候就心中一凉,暗道不好,结果果不其然。

    婉儿冰雪聪明,瞬间知道头头的想法,不紧不慢道:“你回去也是死,在这也是死,所以你选择后者,毕竟还有一个好的名声,可是……”婉儿看到头头的注意力被那“可是”两个字吸引住了,这才继续道“你可以选择不回去!”

    老头一听,恍然大悟。点头称赞道:“不错不错,这个世界也同样的适合你!”

    头头闻言,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对生的**大于对人格的追求,开口说:“找到一个人,然后杀!”

    “你们穿越空间,不会只是随便杀一个人吧!”老头语不惊死人不休。

    婉儿和头头都是一愣,都吃惊于老头所说的“穿越空间”。

    头头沉默良久,才有气无力的说:“这个人好像和皇族有些纠葛,叫童心!别的就不是我们这些下层官员知道的了。”

    老头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忧虑,看看婉儿语还休。婉儿正在思考童心是谁,并没有注意老头的表

    头头则仰头看着月亮,出神。

    老头安慰式的拍拍头头的肩膀:“算了,走吧!吃饭去!”

    头头低着头,失魂落魄的跟在老头后面,三个人的速度很快,转眼到了长寿镇,找了一家酒店三人坐下来,点了酒菜。

    头头一个劲的喝酒,很快就醉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倒在桌上说胡话。看来酒这个东西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解愁的重要物品之一,喝酒则是途径之一。

    老头也是一个人在喝酒,喝了大概两壶,满脸的忧虑道:“事很严重!”

    婉儿以为老头又怕自己敲诈,对老头的话丝毫不以为意,一边转着手上的筷子,一边道:“嗯……我记得好像某人还欠我一些东西呢吧!”

    老头装死不理。

    “你说这样的人他的口碑怎么样呢?要是哪天我在天下第一榜上写上一两句关于这个人的名声问题的东西呢……”

    老头暴汗,举手投降:“姑,不是已经说了吗?那东西就一个,被无恨那小子……”

    婉儿打断:“你今天取药和取武器用的也是吧!难道是无恨又把袋子还你了?”

    婉儿有一下没一下的用筷子在饭碗里戳,又问“你说这个事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呢?”

    老头一拍脑门,大呼失策后乖乖的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婉儿:“就两个,我现在自己都没了!”

    “哦!是吗?”婉儿解开袋口,手伸进去摸了一会,发现什么都没有,问道:“那你解释一下这乾坤袋里面的药和武器呢?”

    老头二话不说,直接从凳子上掉了下去,婉儿得意的收起袋子:“还骗我!下次遇见你看我不扒你一层皮。”

    收起袋子,这才对着老头消失的地方说:“看在今天你救了我的份上!今天你用计把我扔下来结账的事就不和你计较了……”

    对面的椅子轰隆倒下了……

    头头趴在桌上口齿不清的又是哭又是唱:“我们的血……我的自由……”

    婉儿抚摸着上次在墙上取出来的盒子,自语道:“童心……”由于婉儿的出神,并没有发现盒子似乎轻轻地动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