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杀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落海岸,渔村

    渔村里淳朴的渔民正在忙着做晚饭,出海打渔的男人们很快就会披着这里引以为傲的落余晖回家,女人们平时呆在家里除了带孩子就是烧饭洗衣。

    因为这里靠海边,适合耕种的农田极少,所以在这一方面并不需要投入太大的精力。所以不会太累。

    那个角落里的废墟。

    一鹅黄色衣裳的婉儿,正半蹲着体在废墟中寻找什么,废墟里的东西不停的被扔出来,尘土飞扬。

    找了很久,整个废墟几乎被翻了个遍,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婉儿抬头看看满天的星星,用衣袖擦擦脸上的汗水,叹了一口气,自语道:“怎么会呢?”

    又皱着眉头想想,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张图,走到已经没有横梁的门边,伸出细长的手指在图上比划,再在废墟里校正,疑惑的说:“难道错了?应该不会错的。”一边说一边往对面的只有膝盖高墙壁走去。

    把堆积在墙根下的垃圾清除干净后,蹲下,又站起来。随手在旁边拿了一根木棍,点燃后,就着火光用手在墙壁上东敲敲西敲敲……

    片刻,欣喜的扔掉木头,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在墙上挖。

    随着泥土不断的剥落,最后露出一个木头匣子。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仿佛捧在手心里的是意见千古珍宝。

    婉儿的脸上露着开心的笑,顾不得满手泥土理了理头发。

    然后用嘴,轻轻地吹散匣子上的泥土,激动地打开尘封已久的木匣子。

    里面是一块丝绸包裹,婉儿拿出包裹一阵犹豫,最后还是放入盒子。

    突然,村子里的狗突兀的叫了半声就噶然停止,后半声仿佛是被人掐入了喉咙中,接着更多的狗叫了起来。后来的狗叫了两声,似乎发现并没有异常,于是停止了吠叫。

    婉儿突然回头,借着昏黄的月光,村子里有几个影正在飞快的接近……

    婉儿犹豫了一下,快速离开废墟,躲进了村子里。后数条影尾随了上来。

    婉儿坐在破庙的顶上把;两条腿悬在半空不断的晃悠,一脸鄙夷的看着地上正在因为失去了目标而到处转悠杀手。

    婉儿看了一阵,随手抓一块碎瓦片掂了几下,照着一个杀手的脑后就丢了过去。

    那杀手听见响动,抬头看了一眼,那石头恰到好处的砸在杀手的眼睛上。

    杀手一声闷哼,其余杀手发现异状,都向这边靠拢过来。

    被砸的杀手捂着眼睛一边跳,一边手往上指:“上……上面!”

    众人抬头,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其中一个人拔出剑,咬牙切齿道:“对手可能是杀手,注意防!”

    婉儿看着围成一圈的杀手暗暗发笑,还有杀手这么怕死的,怕死的杀手可不是合格的杀手!

    几个人转了几圈,有一个小声问:“可是这样我们怎么拿回我们要的东西?”

    一阵沉默后,还是开始的那个声音:“两个人一组,注意保护!我不希望明天能带回去的只是尸体!”

    所有人整齐的回答:“是!”

    一对杀手刚刚转过一间草屋,就听见侧面传来破空声,各自就地滚开,还没有爬起来,只感觉眉头处一痛,体被惯带着向后倒下,从头至尾连半声都没有发出……

    婉儿撇撇嘴:“这种水平也敢出来见人!”说着上前在两人的上搜查一番,没有什么大的发现,摇摇头。向下一个“墓地”出发。

    第二,早晨!

    村长老泪纵横跪在村子的宗庙里的神案前,后面齐刷刷的跪了全村的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在哭,大人是出于解脱,而小孩则很大成分上是因为看见自己的父母在哭泣。

    庙门口,齐刷刷的躺着十二具尸体,每一具尸体的脑门上都有一个圆洞!

    老村长泣不成声:“各位烈主烈宗,老天总算是开眼了!这些刽子手终于得到了该得的报应了!愿各位先烈泉下有知能够安息……”

    而此刻的婉儿却在暗暗的担心,自己昨夜光顾着图一时的痛快,杀光了这些人,却忘了这随后而来的报复可不是这些手无寸铁的淳朴渔民们所能承受的!

    若不是这个村子和无恨有很深的渊源,自己才懒得管这件事。这一次看似是自己给村民们惹上了一个大麻烦。其实却不然。每当外界的因素和无恨有关的时候自己就会失去分寸!

    婉儿苦笑,可是自己为那个人付出的一切那个人知道吗?又在乎吗?恐怕答案不容乐观。

    婉儿惊艳地出现村民眼前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几乎所有的男子看见婉儿都有些失神落魄。

    婉儿用小手在一个男孩的面前晃动了几下,这才把男孩早已飞到九霄云外的思想给拉回体:“小哥!”

    男孩黑的冒油光的脸上竟然泛起红晕,说话也结结巴巴:“恩……额……姐姐有什么事啊?”

    “我想问一下村长在哪里!”

    男孩的表有些失落,也许是因为美女不是找的他,但是淳朴的格立刻就表现出来了:“你从这往前走,地二个路口右转,然后……”男孩挠挠头:“要不,我带你去吧!”

    婉儿点点头,抚了一下被海风吹乱的头发:“那就谢谢你啦!”

    不敢再看面前的美人,男孩紧张地摆摆手,急忙道:“没有关系的!”说着在前面带头。后面几个胆大的男孩也跟了上来。然后越来越多,到村长家的时候,后面已经跟了全村所有没有老婆或者没有女朋友的男人,当然其中有几个贼心不死的也跟了上来。后来被村长瞪了几眼灰溜溜的跑了。

    婉儿看着村长,笑了一下。语气似乎有调侃的一味:“果真男人本色!”

    村长老脸微微发红,摸了下鼻子,这才想起来问:“姑娘找老朽何事啊?”

    “哦!”婉儿看了一下后的一大堆人。

    村长立刻明白,喝道:“还在这看什么?不回家吃饭啊?”

    众人的眼中不然有些失望,但是又不得不臣服于村长的威严,一步三回头散开去了。

    村长看着散去的人群:“姑娘有话里边说吧!”说罢,带头走向房间。

    婉儿跟在后面,走进去才发现村长的房间很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但是却有一个特点,干净利落,每一件存在的东西都很有条理的摆放在一个非常合适的位置。

    婉儿点头赞叹:“村长可真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啊!”

    村长爽朗的笑:“呵呵,人生就是该享受自己已经拥有的,何必去追求那些不着边际的理想呢?退一步说,如果我连已经拥有了的东西都不能把好好握,那么还谈什么更高的追求呢?”

    婉儿一愣,似乎想不到一个生活在这样贫穷落后的地方的人竟然对生活有如此高的认知,半晌才接话:“村长的话真是富有哲理啊!”

    村长谦虚的说:“这些只是前人积累下的经验而已!再说,说这些容易,做到可不容易!”

    婉儿呵呵一笑:“今天我找村长就是想告诉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今天晚上你们整个村子的人必须离开,到海上,或者安全的地方的躲一下!”

    村长微微的吃惊,问:“能告诉是为什么吗?”

    “因为那些杀手是我杀的!”

    老人眼中闪过睿智神采:“可以证明吗?”

    婉儿也早料到会有这种结果,抬手一挥,手中银光一闪而没。墙上传来嗡嗡的颤音,老人转头看去。

    墙上画像的眉头上插着一根银色的筷子。老人顿时相信了,问:“那些人很厉害吗?”

    婉儿摇摇头:“我不知道!”

    “嗯?”

    “他们的背景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被我杀了的人不厉害。”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对于我来说!”

    老人没有再说什么,走到边,拿起一个小铁锤子就出门去了。婉儿解脱般的笑一下,欣赏的看了这个艺术极高的屋子最后一眼,转出门,追上村长:“村长!我希望你不要把我所做的一切告诉别人,如果有必要,我会自己说!”

    村长点头,然后举起小铁锤在广场中央的铜钟上敲了一下,铜钟发出低沉缠绵的声音,“嗡……”,然后又是一下“嗡……”一共敲了三下。

    村子里登时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放下手头的事,往广场赶来。

    不多时,人已经集合完毕,村长清清嗓子,说:“今天把大家集合起来是要宣布一个有关整个村子兴亡生死的事!”

    下面开始沸腾起来,众人都不明就里,唏嘘一片……

    村长咳嗽一声阻止了众人的议论,继续说:“十年前,我们村子被血洗!但是苍天有眼,让我们的大仇得报,那些人是一个组织,我们虽然报了仇,杀了一些,但是仇人远远不止这些!”

    下面一片恐慌,交头接耳,有一个比较冷静的问:“那我们怎么办?”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不能被眼前的困难吓倒!打不过,但是我们可以跑,今天晚上也许那些人就会来,所以现在开始,各自回家收拾必要的东西跟我走!村子没了可以再建,仇可以以后再报,但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众人说散就散,纷纷往家跑,村长又敲了一下钟,众人再一次安静,村长沉稳的声音响起:“我提醒某些人,不要等到命不保的时候再后悔没有听我的话!半个小时内必须所有人在这里集合完毕,然后出发!”

    婉儿吃惊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广场,不咂舌:“这办事效率!”

    老人嘿嘿一乐:“这就是所谓一党执政的好处!”

    婉儿也被老人逗乐了:“要不是知道您老是村长,我还以为自己遇见高人了呢!”

    老人一昂首,一副鄙夷天下的神态:“谁说我不是高人了?”

    婉儿呵呵的笑:“那您说我是做什么的?”

    老人看着西天的最后一丝白光,张嘴道:“杀手!”

    婉儿吓了一跳,刚刚的笑容都还凝结在美丽的脸上,都忘了收回。

    “其实,我是瞎猜的!”

    婉儿却根本不信,看着这个后背都已经有些佝偻的老人,没有再说话。

    下面的人已经集结的差不多。每一个人的肩上都只有一个很简单的行囊,村长清点了一下人数,说:“每家每户分成一个小组,不许掉队,跟我走!”

    婉儿站在广场中,看着老人佝偻的背渐渐消失在暮色中,落寞随之而来!

    空寂的广场上,婉儿抚摸着那口钟,轻声问:“你说,没有锤的子是不是非常寂寞呢?是不是只能沉默呢?”

    婉儿的脸在黑夜里看不清,声音却听得见的悲凉:“他出现在你边的时候又能给你什么呢?无非是一如既往的伤害……可是我永远都放不开!”

    在漆黑的夜空里,那口钟,又一次响起!

    嗡……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