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兄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下鬼 书名:沉沦之前
    此时的一回同志,正对着面前的硕大的怪物发愣。

    头上有角,不是犀牛。背上有壳,不是乌龟。四肢粗壮,不是大象。四只眼睛,正饱含敌意的盯着一回与明明。

    一回不动声色的把明明挡在后,横着手里似木非木、似金属又不是金属的棍子,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明明探出头看看,十分肯定的说:“我也不知道!”

    一回额头流下一滴冷汗,威胁道:“小样,有种你放马过来!”

    怪物的脸上似乎也有见汗的表,看着一回,鼻腔里的浓重呼吸带着敌意。然后让一回彻底崩溃的事发生了,怪物竟然张嘴说话:“我有没有马,怎么放马?”

    一回反应不过来,老半天才把张着嘴巴给合拢上,吞了一口唾沫,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怪物竟然放松下来,眯着眼看看太阳,大嘴张开一会又合上,似乎是打了一个呵气。舒服过之后懒洋洋地反问:“这话是该我问你吧,你好端端的闯进我的地盘里,好像倒成了你在理了。”

    一回彻底无语。纵观世界,能把一回憋成这样的人或者物还真不多,向来都是一回欺负人的。后的那个女孩除外!

    明明站在一回的后,反倒是一副悠闲自得的表,面对这个在普通人认为比那头原始猪恐怖的多的多的怪物时,竟然能对着怪物微笑,还用细长白嫩的小手打招呼。

    显然这个举动也把另一位当事人,怪物吓了老大一跳。怪物的脸上闪过明显的错愕,然后……龇牙咧嘴的对着两个人笑了一下,明明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全的神经都紧紧地像弦一样绷着的一回可就不这么想了。首先,一回没有看到后的女孩所做的一切。其次,作为人类,永远不能知道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的想法。再者,一个怪物朝你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时,你会怎么办?

    结果显而易见,无恨那一招意在威吓的横扫千军在意料之外的完美命中怪物。

    怪物吃痛,愤怒的嚎叫了一声,那声音似驴非驴的。长长的脖子贴着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棍子伸了过来,一口咬了个空。

    一回的双手险之又险松开棍子,躲开了那张满是獠牙的大嘴,旋即飞而起,一脚踢在怪物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怪物的头颅被猛的踢开去,怪物愣了一下,仿佛不相信这是事实,又仿佛是被踢的晕头。随即又把头转回来,狠狠地盯着一回,眼神里不停的在喷怒火。

    一回也是诧异万分,一前一后,一攻一防间都是绝对出乎意料的结果。不该打的打到了,打到了的又没有一点效果。

    只是微微的错愕间,怪物已经又一次扑上来,怪物在急速的冲刺中竟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后忽然甩出一条如同蛇一般的尾巴,手臂粗的尾巴带着呼啸的风声横扫了过来。

    尾巴甚至拖出一片残影来,从上面往下看就是一把黑色的扇子,急速的打开。

    一回微微的惊愕,但还是反应过来,一个前扑躲过了这雷霆般的一击。即使已经趴在地上,后背还是感觉到那力量带起的劲风刮到自己的背上。

    再次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又把那一根丢在地上的棍子拿在了手上。

    一回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拿棍子才有气质,绝少能看到一回的边没有棍子的,包括睡觉,他都喜欢把棍子放在头,用一回自己的话说,就是:一棍在手,天下我有!手中没棍,呼吸不顺。

    一回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想想要是后面没有一个女人,自己也没必要搞的这么被动,小声哀怨道:“唉,这累赘带的……”

    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肯定很小,可是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自己在小声议论别人的时候,被议论的人在那时候耳朵是非常非常之灵光的。特别是自己被议论的时候!

    这话当然也“不偏不倚”的被明明听到了,明明的脸色先是红,然后是白,继续到紫,又回到白,最后是白的恐怖。明明连看都没看一回一眼,径直走向怪物。

    一回也没有注意到自己保护的人竟然已经从被保护的范围里走了出来,等道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明明已经走到怪物的边了,距离怪物只有两步之遥。

    然后……明明举起手,轻轻地向怪物摆了摆,怪物再一次咧开恐怖的大嘴,并把头向明明伸去……

    一回的心都被提到嗓子眼了,竟然连提醒都忘记了……

    明明的手在接触到怪物的头颅时,突然出现一张黄色的纸符。在接触道怪物的一刹那,闪过一阵黄色的光晕,消失不见了。

    明明拍拍手,又拍拍怪物的头,道:“不好意思啊,这是昏睡符。我们要去救人,不能在你这耽误了,回来的时候我给你解开……你要乖乖的哦!”

    怪物只感觉自己的眼皮无比的沉重,倦意一点一点的侵袭上来,然后沉沉的睡着了……

    然而,异变陡生!!

    无恨在门口黑衣男子对峙,双方看似都没有动手的打算。反正无恨是铁定的不想打,跟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拼杀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以无恨这么高的商怎么可能先动手呢?

    那个人好像是在等待什么,眼神不时的往头上剽。无恨也发现了这一点,似乎也微微的诧异,头顶上似乎不太一样,但是又说不出来。

    现在的神里外形成了两股截然不同的态势,里面的人紧张于外面的状况,而外面的人却悠闲自得的张望的头顶上蔚蓝蔚蓝的天空,甚至,无恨是半依着门框的。

    然而过了不久,这种状况被打断。

    突然,整个神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无恨吓了一跳,往前走了一步离开了门框,转仰头看去,一束阳光恰好照在神顶上的月亮石上,的确是一束,因为整个世界的光在这时候象是完全被月亮石所吸引,然后由月亮石再次发出。

    黑衣男人也被异象所吸引住了,轻声道:“果然……果然!”然而却没有人注意他。

    大再次颤抖了一下,这一次整个大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包括一直处于消失状态的黄三,此刻也从大里面跑了出来。都惊奇的看着那块月亮石的神奇的魔幻表演。

    天空的色彩再一次的变换,整个世界忽然间暗了下来,甚至天上的星辰都历历可数。

    然后那条光柱颤抖了一下,一条条裂纹至上而下整齐的裂开,以月亮石为蒂像花蕊一样的开放,旋转……

    那光芒像灯一样一直照出去,无穷的宇宙中似乎有一丝丝的回应,所有的星辰似乎都闪耀了一下,下一刻,整个天空在犹如水波的涟漪中氲动不止……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星辰再一次爆发出强烈的光晕,一刹那天地间充满了五彩斑斓的光彩……

    那一片片花瓣似的光芒再一次异变,五彩的光芒似乎有灵般的主动依附到那些花瓣上,所有花瓣开始变的五光十色……

    然后,有轻微的碎裂声,原先的花瓣再一次分裂出更多的花瓣,并且再一次的开放,直至第一层光芒平行于地面。

    太阳,只剩下一个暗淡的光斑。等到所有的花瓣都开放完毕的时候,整个空间又一次颤抖,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

    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似男似女的尖叫声,紧跟着的是天上有人以惊人的速度掉了下来。而且是两个人,一个,贴着无恨的衣襟掉了下来,发出轰的一声,砸在地上。

    无恨错愕的退了一步,看去,只看见地上有一个人形的大坑,这个地方似乎没有灰尘,要不然肯定能看到有老高的灰尘飞起。只是这里的所有人都还不知道,所谓的“炼狱三使”中的老大老二竟然以这样的见面方式认识了。

    而另一个女人却在手舞足蹈中缓缓的落在那硕大的花蒂中,当然还有尖叫。掉下来的大家也猜到是谁了,的确,是一回和明明。

    一回从坑里爬出来,抬头就看到一只手伸到自己的面,歉然的笑了一下,抓着那只手爬了上来。

    转头,看到了站在月亮石上的明明,不然的汗了一下,喊道:“你下来!”

    明明高高在上的看着一回,叫道:“你上来!”

    除了两人之外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些什么,原来这两个人是敌对!

    黄苓看着一回,眼神冰冷,鄙夷道:“垃圾,欺负女人!”

    一回头上爬上了一条黑线,对着上头喊道:“你下来撒,在上面……额!”一回口吃,想了一下终于找到一个理由:“额……风大!”

    明明没有听见黄苓的话,依旧固执的说:“你上来接我!”

    这下所有的人都有些茫然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回,一回有些不自然,硬着头皮飞了上去。但是又没有什么地方好下手,最后一狠心,拎着明明扎衣服的腰带就下来了。丝毫没有注意,明明的小脸上红的快要滴血!

    无恨这才注意到,这家伙分明是一个和尚!心道,真是为难他了。

    一回看着明明通红的脸,奇怪的问道:“很吗?你看这里这么大的风!”

    明明则下意识的往黄苓的边靠了靠,黄苓怒气上涌,大喝:“秃驴,你要干什……”

    明明拉了一把黄苓的衣袖,低着头滴滴道:“不怪他的……”

    黄苓额头见汗,两次错怪了一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歉意的看了一回一眼,转头继续看着天上的状况。

    一回莫名其妙的看着无恨,半晌,小声问:“你们在看什么?”

    无恨指了指天空:“那些光带你看到了吗?”

    一回摇头,指着中间的圆柱方向道:“那边有个黑衣人,你认识吗?”

    无恨转头看去,原本在后的黑衣人已不知去向,而一回所指的方向却是一片黑暗。无恨诧异道:“你能看到东西吗?”

    “这大白天的什么看不到啊?”一回反问。

    无恨诧异之余,才想起来自己连对方的份都不知道:“我叫无恨,你呢?”

    一回抓抓头,小声道:“这死臭道士骗我……”

    “你说什么?”

    一回连连摆手,连忙道:“没什么,我叫一回……那个黑衣人是谁?”

    无恨方才想起那个黑衣人不是好东西,赶忙说:“不是好东西,我要去截住他,他好像知道的很多。”

    无恨说罢向月亮石的方向掠了过去,和尚反应极快的跟了上去。

    天空,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太阳再一次的亮了起来,光芒再一次四开来。天上的星辰也渐渐的隐去,天空再一次的变成蔚蓝。

    而那朵花,再一次的绽放,然后反向收缩。渐渐地收拢到月亮石下面的石柱上,石柱在一条条光带的覆盖下变得通体透明,晶莹的犹如琉璃一般,华光四溢。

    最后在一声卡擦的断裂声后,石柱的下面竖着裂开一个缝,然后,又在竖着的裂缝两端横着又裂开两条缝,最后再次慢慢的竖着裂开一条缝。合成一个长方形的。

    终于在一阵吱嘎吱噶的响声中,缓缓向里面打开!

    里面,黑暗一片!

    黑衣人早已站在门边,在们打开的那一瞬,闪进去了。无恨等人站们门口犹豫不决,黄苓走到门口直接踏门而入,无恨对着一回苦笑一下,也跟着进去了。

    一回也是纳闷不已,为什么自己只能看着几个人直接穿墙消失,那个该死的牛鼻子道士,叫我过来救人,人家却根本没事,这还是好的。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只能在这眼巴巴的看着这该死的墙。

    方寸山。

    老道士正在进食,刚刚咬下一口苹果,突然一个喷嚏。可怜对面的一个弟子,正可怜的张着嘴巴,眼睛死死的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不明就里,还问:“有事嘛?”

    那弟子突然抓住自己的脖子,脸色发紫,老道士瞬间明白,大叫:“快来人,他吃苹果卡住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上来就是一顿压踹背,结果还是比较乐观,该弟子用半年的养伤时间把一条命给换回来了。

    当然后来一回知道此事后,还亲自上门看望了一番,并且叮嘱,以后千万不要在别人吃苹果的时候站在他对面,而且还张着嘴巴!当然前提是这个人RP非常差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沉沦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