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乱舞】 050:【嵩山灵境遇袭(1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摇雨铃 书名:鸿符
    魔化之后的薛岳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徐方的铠甲已经处处破损,虽然破损之处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自动修补好,但是却仍旧跟不上薛岳魔刀的攻击破坏速度。薛岳似乎也并不急于斩杀已经破绽百出的徐方,他在戏弄徐方,猫戏鼠。

    “刀魔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想不到他杀了自己大哥之后竟然突破了原来的境界,已经可以随时入魔,败在这样的刀魔手下,我心服口服!”血魔恢复了赤发血瞳红齿白肤的模样,静静的看着天绝地灭杀阵里面的战斗双方,喟然叹道。

    “你的对手是我!”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血魔却看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南刀魔。

    “你很惊讶吗,为北七魔的首领,难道你不知道南七魔有三魔是超过两人合称的?”这个南刀魔诡异的笑着,但是他马上便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让他很惊讶的人,雪白的女孩儿。

    “不要跟着我,不要跟着我!”这个南刀魔发疯一般的拔腿就跑,剩下雪白的忘魔在那里奇怪,这个人怎么见了我就跟见鬼一样?

    的确,对于这个南刀魔来说,忘魔就是鬼,而且是如影随形的恶鬼,当初忘魔为了找出南刀魔的第三个人,整整吊在了他的背后一个月,期间多次忘记自己的目的,但是却不肯放弃,最终这个南刀魔以跳海摆脱了她,但是却落下了很严重的心理影。更加有趣的是,给别人造成如此恶劣影响的她,竟然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血魔叹了一声,觉得自己老了。半晌,他缓缓的转头继续看天绝地灭杀阵里面的战况。

    平安出手了,他仍出了一块麻醉符,击中了薛岳,薛岳的速度并不见减弱,但是却失去了更多的灵活。魔化并非只有提高战斗力的好处,还有削弱人的思考能力的坏处,所带来缺点的便是速度快了,但是灵活却差了,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体现不出来,但是被平安的麻醉符击中之后,经过麻醉符降低了的灵活彻底成为了薛岳的弱点和软肋,但是一心想要快速结束战斗的他选择了不予理睬。

    徐方的压力减轻了一些,薛岳的攻击频率降低了一半不止,但是他的铠甲也损耗严重,缩到了三米左右的高度。一直被动防守的他突然动了,留下一道残影,直直撞向了薛岳,速度竟比薛岳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薛岳举刀向前直击,准备硬碰硬,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徐方的那点近两若是敢于自己硬碰,一定是不得好死。

    “轰!”薛岳被一拳轰飞了出去,一头撞上了天绝地灭杀阵,接着被数道雷电和火焰击中,变成了一个黑人。徐方站在他刚才所立之处的背后,俊俏的脸上出现了汗水,他记不清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因为疲惫而流汗,但是今天,他的确很疲乏了。

    平安的攻击已经到了,趁你病要你命,对待敌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手软。几个狼精和五个黄巾力士猛地扑了过去,七手八脚的拖住了薛岳想要起的举动,同时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晴天霹雳,一条又一条的纤细的闪电击中了他。

    “一霄神雷符,看来还是卖相不够好看啊!”平安有些无奈,不过却并不沮丧。

    一霄神雷符引动的雷电都是劫雷,破魔之雷,虽然薛岳的魔化并不是真的入魔,但是这破魔的劫雷却要比上那所谓的镇魔破魔九字真言要好用的多。

    薛岳悲哀的发现自己体内的魔一点点的被那些纤细的雷电摧毁了,不知为何,这些雷电明明伤害不了他,却在不断的摧毁着他辛苦修炼出来的魔。魔的强弱就代表着他在魔修的道路上可以走多远,若是魔被消除摧毁,那么他的魔修道路也就走到了头,可他又怎么能够容忍,但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了一道又一道的舒爽和麻木,而且还越来越甚。

    平安在一边正贼忒兮兮的朝着薛岳丢麻醉符,一边丢一边笑着:“小样,很爽是吧,我看看你没了魔,就用你剩下的器修杀道本事能够干什么!”

    站在一边喘气的徐方愕然,平安出手的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大家风范,与他继承的那神奇的符箓之法相当的不配,不由得暗暗摇头,不过他也不是迂腐的人,除恶务尽,斩草除根,在**的生死面前,任何规矩风范都是没有用的,活下来才有资格谈论这些。他的手中燃起了一道南明离火符,嘴角带着一丝坚毅的朝着薛岳丢了过去。

    南明离火,天劫之火,一旦沾,必将燃尽肢体,烧毁元神,将生命彻彻底底的从世界上抹除,不像劫雷,至少会剩下点残肢断臂逃逸的元神什么的。不过真正的南明离火只有在天劫之中才会出现,徐方手中的南明离火符引来真正的南明离火的机率很小,但是即便这样,南明离火符也不比修真者修炼出的三昧真火差。

    薛岳惊恐的尖叫了起来,一大片火焰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接着他上所有能烧的东西都燃烧了起来。一瞬间,他变成了一个火人,也许是因为灼的炙烤让他恢复了清醒和力量,他的体爆出了一片刀光,将周围的狼精和黄巾力士斩成泡影,人也跳起来朝着某处死命的撞去。

    徐方有些无奈的放开了那里的制,任由薛岳从哪里逃了出去,自己却也疲累的摔倒在地,大口的喘着气,就连天绝地灭杀阵也不收起来,任由失去控制的杀阵缓缓溃散消失。

    “对不起!”“谢谢你!”

    “谢谢你!”“对不起!”

    两人同时看向对方,异口同声地说道,继而同时放声大笑起来。

    ===============================

    “唉,琅琊宫徐方,我们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人了!大厦将倾……”李青衣看了一眼边的影子,飘然而去。

    “我倒是很想和徐方一样,可以自由的交朋友,可惜,我们天生就是为人棋子的命!”李青锋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一旁神色冰冷的孔芸,朝着李青衣相反的方向走去。

    “徐家,我们惹不起的……”他临走之前不放心的提醒了面色铁青的孔芸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鸿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