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乱舞】 046:【追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摇雨铃 书名:鸿符
    平安带着忘魔在嵩山灵境之中步行走了半个月了,却没有再遇到过符箓宗的任何人前来追杀,也没有等到徐方,但是他却着急不得,因为着急也没有办法,对方来杀自己绝对不会贸然出现,肯定会等到自己警惕最低的时候再出手。虽然他不是杀手,但是从魂那里学到不少杀手的知识,对于忍耐和观察力这两项他最是有感触,毕竟有魂这个顶级杀手的言传教。

    “唉,真是麻烦啊,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我都等了十几年了……”平安觉得自己的那根弦就要崩断了,对于别人来说,半个月就是十五天,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十五年,为了活命不得不努力修炼,苦心研究各种保命手段的十五年,而且这十五年他即便是不想这样过为了活命也不得不这样过。

    虽然这十五年他过得很苦,但仍旧有收获的,至少他的心志已经逐渐的坚定了起来,不再有着侥幸的想法,而随着一而在,再而三的散功重修,他本的资质也越来越强,现在的他虽然仍旧在修炼太玄真解的第一层功法,但是其实力却不亚于金丹中期的修真者。正因为平安现在只能修炼第一层,他才发现太玄真解的妙处,原来反复修炼第一层,可以让一个人的资质无限制的提高,至少已经散功重修了十几次的他还能感觉到散功重修带来的资质变化。若不是他发现了这一点,光凭着对玄符幻箓那些基础符箓的研究,他是绝对不可能撑这么久的。而且随着他功力修为和资质的提高,他在玄符幻箓上取得的成就也越来越高,制造出来的符箓效果也越来越好,这让他对凭借着玄符幻箓活下来的自信更强了。

    忘魔和小狐狸绿旎之间的对抗仍在继续,虽然平安在的时候她们两个从来都是冷战,不会正面冲突,但是平安不在的那两个小时里,这俩总会打个天翻地覆,而小狐狸对平安的消失和出现时间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她是冷战和冲突的引导者,适时的出手,适时的停手。

    能与忘魔打个天翻地覆,小狐狸绿旎当然是有特殊本领的,而一直跟踪着平安的符箓宗琅琊宫徐方正是因为见到了小狐狸和忘魔的一场对决,这才不敢贸然出手,一直等待着机会。他这一等,却把平安害苦了,时时刻刻提防着他的偷袭,吃不好睡不好,本就不怎么富态的平安十五天竟然整整瘦了一圈,整个人变得瘦削沉了起来。

    不过徐方知道知道忘魔和小狐狸的厉害,却不代表他会害怕,更不代表他会放过平安,在两个修为不亚于自己的高手眼皮底下杀人,这才是让他最有兴趣去做的事。但徐方知道忘魔和小狐狸的厉害,平安却不怎么知道,他只能确定这俩都不好惹,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她们俩来摆脱符箓宗的追杀者,因为这次他是主角,既然是主角,那就要顶天立地,所有的责任都自己来抗。

    “那么我就主动出击好了,我也该好好的秀一下了!”平安锐利的眼神看向了树上的不知名小鸟,一只狼精大口一张,便把那只小鸟吞了下去,咬了几口,却表古怪的吐了出来,地上多了一张沾着狼精口水的符箓。

    平安捏碎了一张符,一道清气钻入了地下,接着他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一张活动的地图,很快他便看到了一个人,把自己伪装成为树的人。对方对符箓的造诣显然不低,马上便发现了自己已经暴露,迅速的从伪装的状态下脱了出来,几张符箓丢出来,然后便消失了踪迹。

    “妙啊,竟然可以这么轻松的摆脱我的追踪符,可喜可贺啊!”平安放弃了对那张追踪符的控制,指挥狼精和几个黄巾力士把周围清理了一遍,所有徐方留下的痕迹全部被消除。

    “好大的手笔啊……”平安赞叹了一声,想不到自己一直以来都被徐方引导着,走进了一个用符箓布下的大阵之中,幸好还没有深入。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远吊着的曹家众人,经过半个月的修整,她们那些伤员的残缺肢体已经重新长出来了,虽然较之以前的实力有些下降,但是比起来平安刚遇到她们时候却是好了不止一倍。对于曹家,平安是一点好印象也没有了,这些女人做事简直就是太不知进退了,整个就是死缠烂打,他面上一冷,人家就笑脸相迎,他若是发火,人家就退避一下,而且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像牛皮膏药一般贴着他,让他烦不胜烦。

    其实他心中并非真的不想再次帮助这群女人,但是他也有他的考虑,鉴于曹家人总想把他当作利用的工具,这口恶气他是绝对要出的,但同时他为曹家付出的,他也一定要拿回来足够的补偿,虽然这些女人现在十分凄惨,但是现实却已经告诉他,这些女人可怜不得,既然她们要利用自己,自己为何又不能利用她们呢?

    狼精突然惨叫着,浑抽搐着摔回了平安的面前,嘴里面却还扯着块黄色的布幔一角,颇有些邀功请赏的味道。平安捏碎了一张麻醉符,拍在狼精头上,狼精立刻便不再惨叫,一副很上瘾的样子。平安笑了笑,这头狼精竟然迷上了麻醉符,与魂、血魔两人不同,它完全是因为麻醉符带来的美妙感觉而上瘾的。平安并不想责怪狼精,反而十分的大度,将它锢在一块小小的符牌之中已经很委屈它了,既然它喜欢麻醉符,那就让它吃个够好了,反正自己也不缺。

    平安看着那一角布幔,从上面看出了一些门道,不过他修炼的玄符幻箓与符箓宗的炼制方法截然不同,因此只能看出一点皮毛而已,而且他发现玄符幻箓比之符箓宗的炼制方法还要更加高等,只不过似乎缺少琢磨,好像是一件仓猝之间创造出来的艺术品,虽然可圈可点,却在精美华丽程度上欠缺了一些,而这让他对追寻太玄宗根源的兴趣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鸿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