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乱舞】 041:【帮你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摇雨铃 书名:鸿符
    一群狼狈不堪相互搀扶的女人,在荒凉的嵩山灵境之中艰难跋涉着,一个胖子跟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跑着。这群女人竟然是曹玉带领的曹家娘子军,但是比之平安在曹家见到的女子要少很多,其中还有很多人竟然少了胳膊腿,不过对于过了金丹期的修真者来说,体的零部件除了五脏和脑袋其他都不怎么重要,是可以利用各种方法重生的。

    “家主,不要管我了,我不行了,把我埋在这里吧,等后报了仇,再来接我回家……”一个双臂全无,一条腿断掉,腹之间尽是伤口血迹的女子虚弱的说着。

    “闭嘴,我就是死,也不让你们留在这里!”曹玉已经不复当初平安见到的那个温婉女子,摇变成了一个铁娘子。

    “那你们,就都死在这里好了!”一个影缓缓的从空气中走了出来,手上掂着一柄大刀。这个人是南七魔之中的刀魔,是北七魔和南七魔之中唯一重名的一个魔头,不过与北七魔的刀魔相比,他的实力要更强,敢于追杀曹家几十人的人又怎么会不强呢。

    “南刀魔,我们素无瓜葛,你们为什么要用下如此狠毒的手段,对我曹家斩尽杀绝?”曹玉虽然明知这种辩驳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拖得一时算一时,至少,曹家并不无完全绝望的。

    “想要活命,那就过来,好好服侍一下本大爷,那些缺胳膊断腿的就算了,本大爷没有兴趣!”南刀魔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曹玉脸色瞬间变得死灰,这几十个人之中,体完好的只有那么几个,其他的人多数都多多少少的有些伤残,这南刀魔的意思实在是再明白不过了,他就是要斩尽杀绝。

    “你不要欺人太甚……”她的话音未落,突然一个影撞向了南刀魔,南刀魔不屑的一刀将她斩成了两截,在众女的惊呼之中,被斩成两截的女子竟然还没有死,一口咬住了南刀魔的裤脚,哈哈大笑着,状若厉鬼,十分骇人。

    南刀魔冷哼一声,知道这个女子想要自爆,正准备抬腿将这已经马上就死的女子踢飞,却发现突然上一道暖流经过,舒爽无比,一时之间竟忘了别的事,而且行动也有些迟钝了起来,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闪电落在了他的上,让他陷入了短暂的麻痹之中。

    “轰!”一声巨响,那曹家女子自爆成功,南刀魔虽然极力调运真元力防御,但仍旧失去了一条腿,另外一条腿也伤得颇为严重。南七魔本有化神初期的修为,而那个曹家女子则仅仅是元婴中期,不过自爆却刚好可以轻易破开他的防御。

    平安拍着手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悬立于空中,神色嚣张的俯视着地上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南刀魔,说道:“怎么样,现在你成了猎物,有什么感想没有?”

    “我感想你老母!”南刀魔猛地掷出了手中的大刀,在众女的惊呼之中将平安一刀削成了泡影。

    “血魔,你还等什么,跟了我这么久不就是想占便宜吗?”平安又从另一个地方走出来,对着一处暗的角落说道。

    曹家众女惊魂未定,看到平安以为救星来到,却没想到他竟然与北七魔的血魔勾搭在一起,不由得又把刚放下的心提了起来,天知道得罪了他的曹家会不会是他要抹除的目标。

    “啊——”南刀魔痛苦的大叫了起来,他伤处的血液竟然在飞速的被抽走,进而开始大量失血。对于修炼者来说,除非是没有活体的,其他的都会将自己修炼的精华储存于血液之中,有些高明点的修炼者会将自己的血液中的精华凝聚起来,留在心头,但是血液的大量流失迟早会让他们留在心头的精血也流失。

    “南刀魔,听说你和北刀魔薛岳是生死兄弟,真可惜了,他背叛了我,独自掌控了北七魔,那么我就先从你,他的兄弟这里收点利息吧!”血魔刺耳的声音传来,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藏于何处。

    “老子也要自爆!”南刀魔犯了一个极大地错误,他要自爆可以,但不能说出来,他一贯的嚣张害了他,临死还要把死法说出来,别人要是不知道怎么躲避就怪了。

    “那你就自爆去吧!”平安一挥手,五个黄巾力士七手八脚的将他死死按在地上,虽然这些黄巾力士的实力与他相比是天差地别,但问题是他现在一边要苦苦对抗血魔吸收自己的精血,一边要调集真元力准备自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甩开这些黄巾力士。

    “轰!”南刀魔在无奈之中自爆了,比之刚才那个曹家女子,他这个人体炸弹色彩更炫威力更大,除此之外,无他,甚至都没有伤到别人的一根毛。

    这样的战绩,平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偷袭打闷棍,有些时候实在是太简单了,玄符幻箓果真是好东西,太玄宗功法果然神妙无比!

    “嘿嘿,有死人财可以发了!”平安怪笑着冲下去把南刀魔自爆没有毁灭的一件东西捏在了手中,那是一个乾坤袋。乾坤袋是所有储物类的法宝中最容易毁坏的,因为它的制造材料大多数都是丝线类的,远比不上储物手镯和戒指,更比不上那些带着储物空间的神兵利器。但是这个乾坤袋竟然在一个化神期的高手自爆下保留了下来,说明这乾坤袋的品级一定不低。

    曹玉看了一眼那个乾坤袋,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那个乾坤袋不是别人的,正是为曹家看守库房的老祖宗佩戴的。当初便是她以一己之力死拼南七魔,为她们这些人闯出了一条活路,没想到她已经死,就连佩戴之物也落到了别人的手中,不由得悲从中来,泪如雨下,而其他的曹家女子也有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小安,多谢你!”曹玉止住了眼泪,走到平安面前,面容憔悴的道谢着。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平安本想狠狠地讽刺一下这些不肯救援泰山三派的女人,不过如此一大帮子伤残女人在他面前哭泣,他一时之间还真是硬不起心肠恶言相向,但是他却准备与这些女人划清界限,他的心还是硬了起来。

    “我可不可以看看那个乾坤袋?”曹玉有些迟疑,但眼中却充满了无限期望的说道。

    平安打开里面一看,竟然空空如也,顿时没了兴趣,随手将乾坤袋丢了过去,说道:“既然你们安全了,我也该告辞了!”

    曹玉对平安的话置若罔闻,手捧着乾坤袋发呆,不住的流泪。但是她没有听到,别人却听到了,一直低着头不敢让平安看到自己的曹仙儿突然冲出来,跪倒在平安的面前,哭求道:“平安,我错了,请你原谅我,请你帮帮我们曹家!”

    “帮你们?”平安哑然失笑。

重要声明:小说《鸿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