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乱舞】 033:【斩草就要除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摇雨铃 书名:鸿符
    “大哥,我建议你带大家去清理那些堵住灵境出入口的人,一来可以放更多的人进来帮忙,二来我们的人数还不足以与攻山的敌人正面对抗,我和魂老哥先上山,你看怎么样?”平安看着自己的大舅子,知道这个建议他绝对不会反对。

    “好!”孔渊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担心就这些人去硬撼攻山的人根本不够,平安这样说从策略上来讲并没有错误,也符合修真世家的选择和利益,他当然会同意。

    “多谢孔渊兄了!”魂点了点头,目光之中一片冰冷的杀意,率先继续进发了。

    “卉姐,请代我照顾小芸!”平安把小狐狸按在孔芸的肩头,拿开她紧张的抓着他的手,放在手里轻轻拍了拍,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如果我活着,你会继续恨我,但,我一定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说完,他的人便已经出现在了魂的边,体倒着向前飞翔,他却还在向众人招手。

    “你,你要回来,不然我做鬼也要找到你!”孔芸几乎崩溃软倒在地,她流着泪大喊了起来,不知不觉,她恨的同时也上了这个小男人。曹卉一脸微笑的扶住了孔芸,平安的话让她心中的希望又增加了几分。

    “走吧!”孔渊心中对平安的评价又高了一分,但是对他的选择却十分的不满,活下去真的有那么简单吗?他只不过是一个引气后期的菜鸟而已,虽然一手符箓用的花样百出,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实在是不堪一击。

    平安紧随着魂,依靠着飞行符迅速的向着那三千丈高的泰山主峰靠近着。不多时,前面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巍峨立,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敬畏之心,朝拜之心。

    人们常说‘自古华山一条路’,这泰山主峰也只有一条路,而这条路被一座巨大的山门封印着,若是关闭了,这道山门便可以每调集周围的灵气作为防守。山门外面的人已经不停歇的攻击了七个时辰,距离山门下次调集灵气还有五个时辰,如果他们不能在这五个时辰之内破去山门,那么五个时辰之后他们便可以自动离开了。

    两人都捏碎了隐符,远远的看着几千人用法力和法宝猛轰着被万道霞光所笼罩的山门。他们很想从别的地方飞上山去,但是整座泰山都布满了各种防御阵法,从周围是飞不上去的,可落脚之处只需要有一人守卫,多少人都没有办法攻上去,薛家和北七魔并没有那样做,只一心攻山门。而且泰山灵境千丈以上的高空被一股来自天仙界的力量所笼罩,没有大乘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飞过那个高度,要上山,最方便快捷的办法就是走那道山门。

    “怎么办?”魂愁眉不展,但是杀意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强了。平安有些担心,现在魂看似绪稳定了,但是极有可能豁出去跟那些攻山的人拼命,而北七魔似乎只有三人在攻山的人群之中,其他的四人可能就隐藏在周围,一旦他们暴露,必然会被斩杀。所以,他必须尽快想出进去的办法,这样才能稳住魂,不至于失去他在修真界的第一个朋友。

    “有办法了!”平安看到了攻山队伍之中有不少是妖鬼精怪,不少都显出了本体,而且场面乱糟糟的,即便多一个人也不会有人发现。

    捏碎了一张分符,空气之中出现了一个分,这个分与他几乎完全一样,唯一的不同便是力量很差。平安将几张符箓和狼精仆的符牌交给了分,然后控制着分使用了隐符和飞行符,缓缓的靠近了攻山的人群。

    一道神识扫过,发现了平安的分,接着一道强横的力量抹杀了那个分。平安本体的神识迅速逃走,竟然差一点便被那人抓住,但却也惊动了隐藏起来的北七魔中的三人,三股神识开始扫视周围万米的范围,不过因为他们两个距离的足够远,隐符很好的遮掩了他们气息,并没有被发现。

    谁也不曾注意到,攻山的队伍中多了一个狼精,而它的嘴里含着一块瞬移符。平安在赌,看自己的瞬移符能不能瞬移到山门里面去,如果可以,他便有机会进行下一步。

    狼精混在人群人靠近了山门,它装模作样的扑上去,做撕咬状,其实却咬碎了瞬移符。竟然过去了,平安瞪大了眼睛,他与狼精仆是心念相通的,刚才狼精仆咬碎了瞬移符之后,竟然安全的通过了山门的防御阵法,来到了里面。但是迎接它的并不是鲜花,而是一柄柄的剑,不过好在里面的人并未失去理智,他们很清楚现在山门还能支持住,而且狼精仆也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这才免去了被干掉的可能

    “咦,这不是平安那小家伙的狼精仆吗?”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只枯瘦的大手拍着狼精的脑袋,燕史煌面色蜡黄的样子出现在了平安的脑海中,显然他也受了伤。

    “小家伙,你能听到我说的话了吧!”燕史煌又拍了拍狼精的脑袋,狼精点了点头,现在它的体由平安来控制,但是却稍微有些吃力,毕竟距离太远,他想要写字都不可能,狼的体于人类的体差别太大了。

    “不用担心我们,这座山门还支持得住,老道我的几个生死兄弟也就要来了……不过说起来,这次被人得这么惨,泰山三派还真是头一次呢!”燕史煌毫不在乎的说着,“这个薛家,其实并不是什么神州中土人士,他们乃是胡人之后,一千八百年前,我们灭过他们的家族一次,但在最后放过了那个家族的孩子……当初是我们不对,坚持认为胡人该杀,对一心向汉的他们造下了杀孽,如今遭此一劫,也不冤枉,天道轮回,哈哈!”说罢他又喝了一口酒,洒脱的站了起来,犹如一柄利剑,散发着强大的力量。

    “靠,什么天道仁义,斩草就要除根!”平安腹诽着,但是燕史煌已经不再费力与狼精沟通,所以他的腹诽也就没有被听到。

    “平安,你是准备让我杀了你呢,还是准备自己死?”一个皮肤白皙的让女人都会相形见绌,头发瞳孔牙齿却都是血红的英俊男人出现在了平安的面前,嘴角带着邪异的笑容。

    “血魔?”平安一惊,手里捏碎了一块瞬移符,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他的体周围出现了无穷无尽的血色。

重要声明:小说《鸿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