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乱舞】 017:【心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摇雨铃 书名:鸿符
    看着从天而降落在自己面前的魂、孔芸和不认识的飘逸悠然老者,平安来不及惊讶,连忙对老者弯腰施礼。

    “嗯,满有礼貌的年轻人!”百悠子点头说道,“嗯,修炼的功法似乎有残缺!”百悠子的这句点评让平安眼前一亮,想不到这个老人竟然一眼便看清自己的问题所在,他连忙点头,一脸切期盼的看着对方,但是却听到了一举让他沮丧无比,但事实上却早就该料到的话:“可惜我帮不了你!”

    他当然帮不了自己,平安苦笑着,因为他对这个老人没有产生任何功法上的感应,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前辈高明,不知前辈可否为晚辈指点一二?”

    百悠子摇了摇头,说道:“我帮不了你,更指点不了你,你修炼的功法残缺不全倒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你修炼的功法根本就是一种我闻所未闻的功法,仅仅有你现在掌握的那点知识,我帮不了你!”一旁的魂吃了一惊,竟然连号称凡间修真界见闻最广博的百悠子都不知道平安修炼的功法,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不住怀疑这个小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平安淡然的笑了笑,他虽然也怀疑自己不会成功,但是修炼太玄宗功法进入第一个大境界——自信存在境界之后,他反而无比相信自己一定会在自己的余生之中找到更多层的太玄真解功法,然后成功的活下去,活得更长,变得更强大。

    “让前辈心了!”他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百悠子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样吧,我这里有一锻体的功法,不过却是从一份被简化过的神奇功法残存里面简化出来的,不过效果却是很不错的,修炼起来不会与任何功法冲突,但是对锻体却有奇效!”百悠子递上了一枚青色木符,平安甫一拿到,便感觉到有一些知识涌进了他的脑海之中,是一些锻体的经验和一份锻体的方法。

    “多谢前辈!”平安并没有魂那么多的礼数,因为他现在正在怀疑百悠子给自己这份锻体功法的目的何在,他本就不是什么心思简单的傻小子,更何况他也已经发现了修真者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更是对陌生修真者有了戒备之心。

    “听说你会炼符,可否现场炼制一二,让老道我品评一下?”百悠子始终是一副出尘高人的形象,让平安无法拒绝。

    “前辈要求,晚辈自当尽力,但是晚辈有一个要求,希望前辈能够答应,”百悠子点了点头,平安这才说道:“我希望前辈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否则晚辈恐怕以后永无宁!”

    百悠子一挑眉毛,显然平安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看到百悠子同意,平安算是小小松了一口气,虽然诺言不怎么管用,但百悠子一副高人姿态,而且见面便送自己功法,想来不会宣扬自己的秘密。于是他拿出了一块木片,然后双手飞快的掐动着印诀,将一丝丝的真元力压缩到了木片上,而木片也逐渐的精美了起来。

    “成了!”平安有些激动,这是他第三次在逐光流年阵之外炼成了好符,一张麻醉符。

    百悠子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平安显然继承了一种如其所说:‘传出去便会让他永无宁’的符箓炼制功法,而这种功法逆天到了什么程度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泰山派也有炼制符箓的手段,但是比起来平安的手段那岂止是小巫见大巫,那根本就是天壤云泥之别,实在是无法相提并论。

    一刹那间,他动了杀机,在他掌握的百多种修炼功法之中,至少有三种可以从别人的脑袋里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他却很快的恢复了平静,没有给心魔一丝可乘之机,若是他真的动了杀手,那么千年道行毁于一旦不说,还会永堕魔道,他不由得惊出一冷汗。

    “好,好,好!”百悠子连说三个‘好’字,拔地冲天而起,他不敢再与平安说话,因为他怕受了惑再也忍不住会向平安下毒手,于是他便选择了遁去。

    “哎,真无聊呢,我还以为可以与产生了心魔实力大涨的百悠子一战呢!”一个背三柄宝剑的人从树顶大步向空中走去,边走边喝着酒,很香的酒气传出了老远。

    魂和孔芸都吓出了一头冷汗,燕史煌什么时候过来的他们都没有发现,这修真界卧虎藏龙,稍有不慎,便可能死无葬之地,而且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死不瞑目。

    “嘿嘿,闹没看成,走了走了!”满紫色霞光的老人化作一大片霞光飞走了。

    魂和孔芸瀑布汗,这些老家伙还真是喜欢玩心跳啊。平安却似乎没有发现那两人的出现和离开,他在考虑为何百悠子会凸现杀机,但又马上散去,继而连说三个‘好’字,却又立刻离开,不给自己一点机会。

    “是心魔!”魂对心魔这东西相当的熟悉,杀手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与敌人战斗着,只不过这敌人有时候来自于自己的内心,他的字名叫做‘心魔’,“百悠子前辈是被你引动了心魔,所以才离开的!”

    平安有些奇怪的看着魂,心魔这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他不懂,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旁的孔芸也不懂,因为修的是器修善道,器修善道的一大好处便是心魔辟易,除非是遇到了大劫,否则心魔很难侵蚀。

    “什么是心魔?”平安自言自语,他知道魂不会告诉他,因为魂不知道,恐怕就是百悠子也不知道,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那么担心心魔了。修真对他来说还是神秘的,充满了无穷奇幻的,他的心再次活络了起来。

    三人站在那里沉默了一阵,然后互相说起了分开后遇到的事魂把那张战斗仔仔细细的描述了一遍,尽量给平安多开开眼界。平安则把遇到小狐狸的事说了出来,但是见到练霓裳的事却被他隐瞒了下来,他觉得那个女人与自己见面的事还不到时候让魂和孔芸知道。孔芸什么都没说,她很少主动说话,尤其是不太愿意和魂说话。

    “好漂亮的小狐狸!”孔芸眉开眼笑的把小狐狸捧在手心逗弄着,开心极了。

    “这样才是女人嘛!”魂和平安相视一笑。

    “漂亮么,那也一起死吧!”一个冷的声音远远传来,但是剑锋却已经到了魂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鸿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