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吕长庚夫妇殉国 战山西碧血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三十回

    吕长庚夫妇殉国战山西碧血黄沙

    却说梁化凤与王平大斗阵法,梁化凤艺高一筹,将王平等将士裹于阵中,清军占了天时地利。王平带的人马是经过吕长庚调训过的,将领们都是吕长庚的徒弟,个个手不凡,在阵中殊死搏斗,与清兵杀得难分难解。义军冲向哪里,清军之阵就裹到了哪里。长盾后面箭飞如雨,长枪如林,枪炮时不时的从阵中向各位将领。

    看看实在突不出去,王平万般无奈,放起了号炮,这是求救信号。吕长庚夫妇在浑源城中大吃了一惊,不是万分危险,王平部绝不会发出北斗七星,看起来他们是处于绝境了。城中兵马不多,王平带出的全是精锐,约有三百余人。尼堪大军攻城攻的很猛,浑源守城已是极其艰难。战场上进兵容易退兵难,浑源守军都被攻城清军给缠住了。

    吕娘子见形势危急,对丈夫说道;‘我率娘子军杀出城去,直取尼堪之头。清军一回救,夫君马上率军冲出与王平部会合,兴许有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义军虽多,群龙无首.夫君若能杀出,还是拥立建文之后以为号召,方可聚集天下义士。’吕长庚本是英雄,也知道此乃夫妻最后诀别,相见无了。自从起事以来,夫妻二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也没有太多的依恋与悲伤.只是点点头,互相道声珍重,就又分头与清军拼杀起来。

    吕娘子带着十几个娘子军飞出城外,向五彩镶金宝盖下的尼堪亲王直扑过去。尼堪力大无比,边的护卫全是巴特鲁,三军的精锐.见一小队女人骑着健驴飞奔过来,尼堪示意猛将达海将来人消灭掉。达海挥舞八十三斤利斧打马迎了过来,后面紧跟着三五十满人勇士,连声怪叫。满八旗马快如风,行进时如黑云滚滚,眨眼之间两军就交上了手。

    吕娘子十指微微一动,十枚钢针向达海的面部了过去。达海虽说戴着头盔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十枚钢针却将双眼与眉心穿透,翻落马而死。

    满兵没有后退的习惯,四五十猛士一涌而上,吕娘子乱石飞溅,钢针闪动,不移时,四五十满人勇士全都死于马下。尼堪大惊,连忙下令放炮.吕娘子率部顶烟冒火,向尼堪中军冲杀了过来,仿佛刀枪不入。尼堪吓得丢下大旗回便跑,吕娘子在后面紧紧咬住不放,清军阵营一派混乱。

    清军人多势众,四下包抄了过来。吕娘子带着剩下的三四个女兵毙敌无数,尼勘的金盔都跑丢了,狼狈不堪。攻城的清军倒退着回兵援救,吕长庚见时机已到,放起三声号炮全军迅速撤离浑源,前去援救王平等众将士。清兵也顾不得追赶,全都回来与吕娘子进行搏斗,吕娘子中三枪,筋疲力尽自刎而死。

    梁化凤见王平放起了北斗七星,请求援兵,知道吕长庚即将率军杀到。梁化凤点起了狼烟,狼烟腾空而起,五十里远近的清兵不约而同的向此处杀了过来。英亲王率领援兵先行赶到,吕长庚也已率领浑源兵马前来参战。义军千人面对清兵三万,吕长庚也知道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血战。

    见吕长庚率部冲了过来,梁化凤闪开阵角,将吕军让了过去.吕长庚与王平两军会合一处,王平手下杀得不足百人了。吕长庚出动了虎韬阵,如同一只猛虎向清军扑了过来,目标就是英亲王.吕长庚张开虎口,要将英亲王一口吞将下去。

    此处是群山平川之处,满人驰骋不开,英亲王只好躲避其锋。梁化凤喊道;‘英亲王可用大旗作为全军号令,听末将安排布阵,可破此虎韬阵。’英亲王大喜,将金牌令箭交与梁化凤,梁化凤将三万清军分成了八队,各有所属。然后梁化凤摆出了卧龙阵.迎战于虎韬阵,就把清军的阵角稳了下来。

    吕长庚心中大怒,指着梁化凤高声大骂道;‘好你个背祖离宗的无耻之徒,为了私仇不顾民族大义,为满鞑子做鹰犬,连狗都不如。’吕长庚两眼冒火,变出大妄阵,十可化百,百可化千,千可化万,一千义勇无处不在,神鬼莫测,杀得清军卧龙阵大乱。满人只懂得两翼大鹏阵,还是汉人所教,卧龙阵如何变化还掌握不了。

    梁化凤见吕长庚占了上风,将轻功用于战场之上,千余人各阵跳跃不止,往来穿梭,一时间有些慌乱。定下神来想了一想,想起了师傅曾用乱石摆放的虎乱阵,可以破此大妄阵。梁化凤挥动大旗,清军随旗而动,阵容渐渐清晰。梁化凤变出了虎乱阵,八名满兵为虎头,三名满兵为虎尾,虎三十六人,盾牌在外,每只猛虎捕捉一个义军。

    吕长庚见清军由乱而转向齐整,义军寡不敌众,连忙转换阵容,将义军收拢,吕长庚出了云龙阵。龙飞九五,摇头摆尾的杀向清兵中军,夺中军大旗。龙尾扫来扫去,扫到哪里哪里一片尸体,吕长庚亲自作为龙牙。

    梁化凤见吕长庚舍出老命来了,不由得心中大喜.这说明吕长庚已是黔驴技穷,不是自己的对手。对付飞龙阵是答以飞鸟阵.清军组成了密集的炮火,专轰龙头.吕长庚不得不改变阵形,转眼之间,吕长庚已将阵容转成鱼鳞阵。这个阵容乃是人自为战,三人一体,九人一组,此非进取之势,乃是逃走之形。吕长庚指挥全军且战且退,向山上退却,义军已经没有了进攻的能力了。

    梁化凤及时变出流行阵,四阳四,负抱阳,八队滚进,鱼鳞阵被裹在流行阵中。至此吕长庚所学已尽,梁化凤耀武扬威,井雁行直,将棋头,别手直,六韬,锥行,乱剑,松皮等阵法变化万千,将吕长庚部困于阵中.义军杀到黑夜还是破不了阵,拼杀得不足百人.吕长庚也负重伤,犹在苦战不已。单打独斗吕氏不让天下英雄,在万军阵中可就大不一样.满人铁骑全甲胄,如同走马灯一般,你来我往,旋转不已,无论如何也杀不出阵外.

    这一场血战拼杀了一夜,姜瓖虽说看到了求救信号,却不敢出兵。各路义军有的被挡在阵外,有的被裹入阵内,全不当用。吕长庚气力已尽,浑是伤,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了。清兵高呼‘降者免死’。梁化凤也高声喝道;‘吕长庚只要跪着从我阵内爬出,就饶其不死。’吕长庚岂能那样求活?连理都不理,宁可战斗而死。

    围攻的清兵越来越多,在梁化凤的指挥下,摆成了衡轭阵,将吕长庚与三位徒弟裹在阵中.战车一发二十箭,箭如雨.枪铳乱打,把四人打成蜂窝一般。满人趁此大胜,攻破浑源等处,吕长庚徒弟方三,唐虎等人都力战而死.

    得知父母双亡,吕四娘痛哭不已.吕四娘不顾姐姐们的阻拦,骑着黑驴来到了左卫,报父母之仇。牛光天见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姨子来到军中,很是惊讶,怎么赶也赶不回去。吕四娘偷袭清营,连连取回上将人头,吓得英亲王与尼堪亲王都远远的避开。

    英亲王交给梁化凤三千兵马,率部攻打左卫,抓住那个为非作歹之人。左卫乃是弹丸之地,梁化凤并没放在眼里,率领人马风驰电掣般的杀了过来。牛光天正等着呢,在通州跟徐光启所学的本事正没处可用,吕三娘正为父母报仇,也来到丈夫军中,与吕四娘搂抱着大哭了一场。梁化凤是汉军中第一员战将,满酋屡屡丢了人头,只好派梁化凤来平定此处。

    牛光天原是大同参将,是徐光启的高足弟子.牛光天跟徐光启学得一手神铳,有碗口铜铁铳,手把铜铁铳,斩马铳,一窝蜂神机箭铳,大中小佛郎机铜铳,木厢铜铳,筋缴桦皮铁铳,无敌手铳,鸟嘴铳,七眼铜铳,千里铳,四眼铁枪,各号双头铁枪,夹把铁手枪,快枪,火车,火伞,九龙筒等等,各尽其妙。

    牛光天是个边将,没想到这些本事一无所用,火器都成了摆设。鼓动姜瓖反了大清,牛光天才一显手,主动请战,出了大同来镇守此处。梁化凤也善于使用火炮,军中携带红夷大炮五门,每尊二千斤。铜炮三百余尊,重四十斤,随处可放,所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三五百人的小山寨一顿炮火就炸没了。两强相遇勇者胜,梁化凤也听说牛光天不是寻常人物,曾屡次用火器大败满八旗,善于车战。梁化凤从不甘于人下,阵斩江湖巨魁吕长庚,天下震动,梁化凤心里也很得意。

    梁化凤比较谨慎,每到一处,哪怕安营一夜,也要修成铁打的营盘。随军带着三百辆战车,就是临时的堡垒,距左卫约二十里处安营扎寨。吕三娘与吕四娘报仇心切,瞒着牛光天穿上夜行服,就出了城池,寻找仇人梁化凤。清营的车阵挡不住姐妹的轻功,悄无声息的一跃而上,就奔中军大帐而来。

    梁化凤在营帐之中,忽然觉得心惊跳.爬了起来四处查看,没有发现什么。小心没大错,他命亲兵在中军帐里看守,自己四处巡哨。等回到营帐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亲兵项上人头已是不翼而飞。

    吕氏姐妹不认识梁化凤,所以取错了人头,安然回城。牛光天知道了,好一顿埋怨,看出来这不是十八郎,年岁大了许多。果然不出所料,第二梁化凤指挥清军大举进攻,两军炮火不相上下.梁化凤也是稳步前进,不敢冒险。牛光天指挥战车汹涌而出,铜铁铳,手把铜铁铳,斩马铳,一窝蜂神机箭铳,大中小佛郎机铜铳,木厢铜铳,筋缴桦皮铁铳,无敌手铳,鸟嘴铳,七眼铜铳,千里铳,四眼铁枪,各号双头铁枪,夹把铁手枪,快枪,火车,火伞,九龙筒大显神威,每辆战车一匹小马,拉着三人,向清军乱放不已,清军拉弓箭已是不及。

    梁化凤回马便走,三千人马损失了一多半,逃出命来的也大多带伤,吕三娘与四娘紧追不舍.梁化凤逃到哪里追赶到哪里,摄政王带着三万大军迎了上来,姐俩个才止住了追杀。这一战把梁化凤吓破了胆,知大事不妙,再也不敢抛头露面了。四姐妹前往战场收拾父母尸骨,妥为安葬,哭得死去活来。三万大军向牛光天压了过来,牛光天就率部进了五台山。

    吕四娘不肯死心,四处搜寻梁化凤的下落,还真的让她给找到了。在万军之中,连抛了三枚飞镳,个个都击中了要害之处。梁化凤翻落马,倒地而死.吕四娘运用轻功,如飞鸟般的穿树而去。大仇已报,吕四娘前往蔚州投靠二姐处暂且安.二姐夫高影乃是蔚州兵备,也是徐光启的弟子,举起义旗与清兵对阵。

    梁化凤中三镳,并没有死.他知道吕氏的功夫,穿三层衣甲,要害处都有铜铁护着,所以保住了命.怕吕四娘不依不饶,故意装死,骗过了吕四娘姐妹.吕长庚一死,人心浮动,左卫,云岗,高山都被清兵攻下,清兵占据了主动.义军四五十万,却不是八万清兵的对手,根子就出在了姜瓖上。姜瓖自命为大将军,命令各地武装都来解救大同之围,弄得人心涣散,各自为战,没有个举义的中心。五千清兵就牵制了一二十万兵马,各路义军不知道应当如何行动?满人重点进攻,以强凌弱,各处都很被动。清军基本控制住了主要城镇,义军的况越来越糟。

    太原驻有八旗满兵,是最后起事的.效尧,效舜,效禹担心老父,本不从乱,冯锢对儿孙们说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满人奴役华夏,旗奴不下百万,逃人不下四五万,每年报部自杀女子都不下二三千之多,汉人只有走抗争这一条路.人总有一死,与其为奴而活,不如拼争而死.休以老父为意,汝等可为国尽忠,就是最大的孝道了.‘说罢关上屋门,自缢而死.

    冯氏全家都参加了太原举义,驱逐了清兵。姜瓖以大将军的份,委任姜建勋出任巡抚,掌握了太原兵权.姜建勋是姜瓖的私党,既无才又无德,胡乱指挥,总摆出一副巡抚的臭架子。数万义军分成了许多派系,冯家的势力显得很是单薄,人微言轻。

    梁化凤因功升为副将,统领三千兵马攻打太原.姜建勋屡战屡败,只好关起城门进行防守.清兵调来了红夷大炮,太原城里人心惶惶.吕一娘一马当先,率领全家杀出城外.梁化凤带兵前来阻拦,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吕一娘枪刺了过去,梁化凤躲闪不及,被刺中左臂,栽于马下.吕一娘将袖一甩,乱箭如雨,梁化凤浑如刺猥一般,不可能存活.吕一娘顾不上其他,护着全家杀出重围,进入太行山中.太行山里有十几股义勇,冯氏三兄弟就在太行山中安,与满清继续抗争.

    梁化凤是属猫的,有九条命.阵前装死又逃过了一劫,三十后恢复如初,重新挥兵攻打太原.姜氏一族只想保住自家的势力范围,并不主动出击,一二十万兵马被清兵牵着鼻子转.红夷大炮一顿猛轰,太原城墙被削平三尺,守军开城出降,姜建勋被俘,太原省城落入清军之手.

    七十二菩萨合兵攻取了汾州,孝义,潞安,介休,平遥,九仙台等处,围困了平阳.英亲王命梁化凤率部解救平阳,梁化凤不去解救平阳,而是攻打汾州,攻敌所必救。汾州是隐皇帝大悲所在之处,众人大惊,七十二菩萨连忙分兵回救汾州。梁化凤从狼烟中得知贼兵已是中计,伏兵要道,将火炮隐蔽于两侧,只等贼兵陷入罗网。

    沈海菩萨率三千精兵驰救汾州,见大道上遍布清军大营,旌旗无数,不知前面有多少人马?沈海着急,命全军改行山路,正中了梁化凤设下的圈。这一顿火炮炸得援兵血横飞,退兵已是不及,前后都被堵死。沈海菩萨死于阵中,全军覆没,隐皇帝大悲率部逃出了汾州。

    梁化凤趁胜袭取孝义,正遇张尔德率军回援,两军隔河对阵,谁也不肯过河.梁化凤密派三百人从上游水浅处渡过了河,黑夜从侧翼向敌军发起了进攻,大军趁机过河全面进攻.梁化凤百战百胜,张尔德本来就有些胆怯.敌军从天而降,张尔德措手不及,被梁化凤活捉,全军一哄而散.

    梁化凤命部下穿上敌军的衣服,押解着张尔德直奔孝义,大叫开门,张将军率部回城.守军看到火光之中,确实是张将军.一打开城门,清军大砍大杀,夺了城门.梁化凤大队已到,轻取了孝义城.借用孝义城的大印,袭取了汾州,曹家堡,记古寨,善信堡,险要之处都控制在了清军之手.梁化凤将乡民编成乡勇,替官军打前阵.连下介休,平遥,祁州,徐沟等处,将敌军入太行山区,五台山区,山西半数郡县都掌握于清兵之手.

    传闻隐皇帝大悲已死于乱军之中,各地义勇更加慌乱.甘肃推出了韩王,宁夏推出了中山王,蔚县推出了谷王,其实全是假王,没有一个真正姓朱。十八罗汉之首苏升,亲自迎战梁化凤,互有胜负,相持了七十余。清军越来越多,义军越战越少,苏升也不知大悲隐皇帝是死是活?吕长庚一死,整个就乱了,义军声息不通,相互联系不上。大悲隐皇帝与侍卫们一直在江南,北方主要靠的是吕长庚。吕氏毁于蛾眉十八郎,吕长庚的徒弟没活几个,北方就没有了江湖首脑人物。

    苏升带着八百壮士与梁化凤激战于太谷.一万清兵摆成乱剑阵,枪炮齐鸣,这是个绝户阵。苏升过于神勇,梁化凤不想与之力战,就出此下策。用一千清兵将苏升等入阵中,连敌人带自家的一千兵马全都死于枪炮乱箭之下,也是无奈之举,否则死伤的兵马三倍也不止。这些世代相传的大内侍卫,纵有万般武艺也无从施展.苏升等人死于阵中,太谷,潞安不攻自破.

    大悲隐皇帝老营设于九仙台,山势陡峭,难于攻打.梁化凤纵火焚山,大悲皇帝不支,逃往泽州.梁化凤趁胜追杀,长子,泽州,牛鼻寨相继而下,伪丞相袁忠也被杀死.大悲与部下三四十人逃了出去,潜回宣化,藏匿于各寺庙之内.这是一场大败,吕长庚等无数义士几十年的心血,毁之一旦,袭取北京已是不可能了。大悲隐皇帝还是个少年,对此大败很是懊恼。得知韩王等假托天德皇帝旗号,大悲恼怒,非要在宣化亮明份,被下面的人给劝住了。渔阳老人邓鸣谦不肯辅佐大悲皇帝,东北之事已不可为也。众人合计着前往西北,与五十三参余部会合,兴许能打出个新的局面来。若知大悲隐皇帝等人如何行动?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