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雉法令逼反西北 梁化凤扬威山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二十九回

    雉法令反西北梁化凤扬威山西

    却说娥眉十八郎跟随师傅回山后,不过一个月,剑啸道长气闷而死。十八郎哭得死去活来,安葬了师傅,守墓三年,就下山与吕长庚夫妻寻仇.这一支已断了根源,只剩下十八郎一个传人,剑啸道长的全部遗物就都留给了十八郎.十八郎本是陕西长安人,道号頨天,俗名梁化凤.少年早慧,被剑啸道长选中为徒,传授道家之术.自古以来,寻师容易择徒难,没有慧根之人,无论怎么样也打不开天目,领受不了道家玄术.十八郎被选为传授衣钵之人,原本习文重于弄武.随师兄们下山一趟,十七位师兄都死于非命,师傅也心碎而死,十八郎非要报此大仇不可.

    守墓的三年,十八郎反复研读了师傅所留秘籍.洞晓了玄元**,兵法阵势无不了然于心.世间万事万物,皆有规律所循,万变不离其宗,十八郎成为了文武双全之人,刚毅坚忍.哭拜了师傅与十七位师兄之后,便下了蛾眉山,向北京而来.正赶上朝廷开科取士,选拔天下文武贤良.梁化凤考取了武状元,被授予守备之职.英亲王阿济格特别欣赏梁化凤,将其留在帐下,言听计从.梁化凤也借满人之手,报师门之仇,灭了吕氏一门.

    师傅活着时,十八郎必须谨遵师命.师父一过世,他就不受任何约束了。吕氏夫妇都是道上之人,明知道对手是谁?还是下了毒手,让师傅一世英名成为了江湖上的笑柄。梁化凤等十八郎过去学的是独门功夫,如今他研学的是兵书战略,乃是[黄石天书],[阵法大观]等等。其中哪一门学问用在正地方,都可以底定天下.在孤独与痛苦之中,梁化凤有了许多的感悟,藏兵甲百万,梁化凤就成了英亲王的亲信大将。

    江湖上有江湖上的做事方式,从蛛丝马迹之中,就可猜测出将有大变。梁化凤三次前往宣大,探得吕长庚等筹划袭取北京,来个黑虎掏心,端掉紫城,皇宫大内都有内线。满人不许做太监,太监都是汉人,就混进去不少心怀不轨之徒。太监们的任务就是到时候打开宫门,放乱党们进入。对此事首领们口风甚紧,哪个太监是乱党中的一员,梁化凤也无法探明?

    梁化凤向英亲王建议道;‘眼下大军都调往江南,京师空虚,防守无人.好在京城内三分之中,满人占有二分,不至于发生变故.与其处处设防,不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也给他来个黑虎掏心,令其群龙无首.反贼主要核心非是别处,乃是姜瓖.统领一二十万兵马,心怀叵测,乃京师心腹大患.俗话说;‘汉军十万,不敌满人一旅.’末将愿率五百骑兵,假满八旗之名,进入大同,姜瓖可不战而定.’英亲王大喜,与摄政王取得一致,暗令梁化凤调动高山卫五百骑兵奇袭大同,大军随后就到。恰逢蒙古骑兵前来袭扰,朝廷便以派兵协助大同打击蒙古骑兵为名义,兵发大同.

    吕长庚在京师也设有眼线,见十八郎假满八旗名义向大同进兵,飞镳传书通报给了牛光天.接到岳父之信,牛光天连忙来到了总兵府,向姜瓖报告此事.姜瓖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没曾想江南战事尚没有个结果,满人就提前向他下手了.姜瓖连忙找来兄弟姜琳,侄姜有光,妹夫杨振威,以及十几名亲信将领商议此事.众人都主张马上起事,不可犹豫不决.姜瓖到宣大总督府求见耿总督,耿崞装模作样的解说道;‘本督接到了兵部的命令,英亲王率部会同大同兵将,反击蒙古人,本督正在筹办大军粮草营帐事宜.’

    姜瓖一听就知道他是在说鬼话,蒙古小王子,俺答部,三娘子等部,一遇到灾害就试图冲进关内抢掠一番,熬过饥荒,入侵是常有之事.从万历年间到清兵入关,大小进犯不下百余次,年年都有,怎么此时忽然想要大举反击了呢?蒙古人与边关早有约定;大同防区之内不抢,出关时大同守军截下后部俘获,作为交换,也好给朝廷一个交待.通常可解救几百名俘虏,并砍杀几百颗人头.这些人头并不是蒙古人的,其实就是被抓的汉人.到边关当敌寇砍了交差,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满人也清楚蒙古人没有争夺中原的意思,怎么忽然之间,满人与蒙古人大动干戈了呢?

    姜瓖心里明镜似的;清兵只要一进入大同,就会把自己先控制起来,以后连行动的自由都没有了,只能任人宰割。这一天早晚得到来,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姜瓖曾多次约会吴三桂与他一同起事,西北五省就可割据称雄,吴三桂没有答应。明永历皇帝还在,招抚了李自成与张献忠的旧部,不下百万,这是股不小的力量,吴三桂是无法与之争雄的。吴三桂并没想与姜瓖共有大西北,而是想要独占天下,现在得借助满人的力量铲除群雄。

    大同城中满清没什么势力,就是姓耿的应名是个总督,官位在姜瓖之上。姜瓖不想把事办的太绝,留有退步的余地,只要把姓耿的请出大同城就可以了。姜瓖假意对总督说道;‘连雨,城外草束也不知如何?大人亲自去验一下,以免误了军国大事.’耿崞正想寻找借口出城,以免夹在中间担不是,连忙答应,明早就出城验草.当夜姜瓖已布置妥,耿崞一出城门,姜瓖就下令关闭城门.一声‘复衣冠’,全城欢声雷动,很快就打出了反清复明的旗号.姜瓖也自封为大将军,号令山西各处复衣冠,山西全省普遍响应.

    雉发令一下,举国沸腾。满人改变华夏五千载衣冠发饰,变夏为胡,极大的损伤了天下汉人的自尊心。胡元入主中原百年,虽然再三下令改为胡俗,汉人都抗令不遵.民族习俗与民族文化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一个民族的标识,汉民族是极其重视华夏衣冠与毛发皮肤的。

    主张强制推行雉发令的不是满人而是汉人,最为积极的就是冯铨与孙之獬。这两位都曾是魏忠贤的爪牙,修撰[三朝要典],为魏忠贤歌功颂德.全国掀起了崇拜魏忠贤,为九千岁修建生祠的浊浪。人是按习惯生活的,他二人既有足够的奴,又有足够的狼狗.在魏忠贤当政时期,呼风唤雨,都是天下有名的大人物。人的自私导致行为的无耻,后来连羞耻也感觉不到了,只有势与利是他们这类人所注重的,灵魂是没有的。物就是一切,损人利己没什么不对头,人类都是自私的,只是表现的方式有所不同。他们不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坏,只不过比别人更聪明,凡事先走一步,先捞取最大的好处,就是落水也拉大伙一同落水。

    政局一变,二人都成了逆党中的人物,被天下人所不齿.自己也是抬不起头来,回家蜗居十八年。天下大乱,他们是幸灾乐祸;倒霉的人越多越好,只要自己没事就行。眼瞅着在朝的官员们先降李自成,再降满清,哪一个比自己清白,哪一个比自己高尚?乌鸦落在猪上,谁也别说谁,都是一个样。

    满人一占了北京,他们的机会来了.摄政王招之即来,而且成为为了大清的栋梁。在二人的出谋划策下,摄政王明白了应当如何降服汉人,软硬兼施,恩威并举,很快的就稳定了清军占领区。冯铨出任弘文院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是内院大臣。满人亲贵俗称黑内院,是真正的主宰.内院只是摄政王用来安抚汉人臣子的遮羞布,汉人臣子占三分之二。

    见冯铨与孙之獬受到了重用,汉人大臣们心里都不平衡,就拉帮结伙与他们为敌。满人最反感的就是**现象,那些大臣就弹劾冯铨曾向姜瓖索贿三万,为其讨封。接受招抚侍郎江禹绪贿金,冯铨为儿子冯源淮,行贿于招抚侍郎孙之獬,未立寸功当上了标下中军等等。

    冯铨与孙之獬都是老官场了,过去没少整人,对于党争轻车熟路。略施小计,就将对方打得大败,关键在于摄政王。众臣抨击冯,孙是魏忠贤的走狗,二人反唇相讥众臣是李自成的降臣。摄政王是需要忠心于新朝的大臣,不是什么道德楷模,这个诀窍众臣就是看不出来。孙之獬的小妾早就把枕头风吹过去了,摄政王需要的正是冯铨与孙之獬这样狼狗型的臣子,喂了骨头让他咬谁他就咬谁。二人有才无德,用着放心.只要有好处,就是亲娘老子他们一样可以出卖。

    礼部侍郎李若琳是冯铨手下的一条狗,冯铨让他干啥他干啥。冯铨,孙之獬,李若琳三位汉臣率先雉发,换上了满人装束,而且全家男女老少都是如此.连说话都改为满语,上奏折子也是以满文为正本,汉文为副本,极尽谄佞之事。范文程等早期归顺大清的汉人,都没有雉发易服,上时分满汉两班站立。孙之獬雉发易服之后,汉人大臣说他是满人装束,让他与满人站于一处。满人大臣说啥也不肯让他进来,说他是汉人官员,将他硬推了出去。

    孙之獬年近七十,这张老脸让他往哪处搁?孙之獬可是个大大的忠良,自己的小妾,还有孙女,都是摄政王府的常客.每次宣招,孙之獬都亲自送到摄政王府大门前,向内礼拜而去。京城人都管他叫做孙大王八,孙之獬毫不在乎,只要有权有钱就行。

    孙之獬知道那些汉人大臣是出于嫉妒,有意羞辱于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把所有人都拉下水,看谁还羞辱谁?摄政王一上,孙之獬就上奏道;‘如今天下是满人的江山,汉人随满人才是满人的臣民,满人若是随了汉人,反倒成了满人归顺汉人了。应下令全国无论官民百姓,都按满人服饰雉发易服,才是真心归顺大清。凡抗旨不遵者必有二心,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摄政王与黑内院正为此事犯愁,十万满人壮士,一分散就没几个人了。满人总人口不超六十万,还得留一二十万在关外留守,汉军若是一翻脸可就镇压不住了。元人未能让汉人改成胡俗,未及百年,就被赶出了中原。元人入主中原时就有一千余万,汉人不过二千万.可是汉人是农耕民族,繁殖力太强,不须百年,人口就远远超出了蒙古人口。满人在汉人眼里还是异族,若是全国都雉发易服,换成了满人装束,那就好驾驭了。征服汉民族首先得从文化习俗方面下手,由汉人大臣提出来,正好解决了这个难题。

    摄政王宣来在家装病的冯铨一问,冯铨说道;‘此事宜早不宜迟,越快越好.以铁血开道,不服的全杀掉,天下自然就臣服了。汉文化博大精深,历史悠久,想抹煞也办不到。满文出现才短短几十年,连一本书也没有,难于取代汉文,只能逐步来。如今吴三桂等部队都留起了长发,不是个好现象。下雉发令以辨忠,凡是不肯雉发的杀无赦。’

    摄政王本来犹豫不决,这一席话让他下定了决心,强制推行雉发令。这一下子全国大乱,山东,天津等处也闹了起来,一个雉法令激起了汉民族的强烈反应。大臣们传诵着‘留发复衣冠,天下即太平’的话语,被冯铨密奏于摄政王.弘文院大学士,吏部尚书陈名夏等被处以死刑。人在屋檐下,谁敢不低头?况且已经做了贰臣,雉发易服不算啥大事.文武大臣们率先换了满人装饰,留上了长辫子,接下来就是全军将士。

    姜瓖虽说接受了满清的册封,却是相对的独立.对于雉发令有些不以为然,不太心。他本人虽说雉了发,可下面将士绝大多数都没雉发,耿总督也催不动他。一声‘留发复衣冠’,就成了最具号召力的鼓动宣言.山西除了省会太原,满人驻有重兵,没反叛之外,其他地区全都乱了起来。

    牛光天率部破了平顺,郭二用率部占了平阳.左卫,浑源,太原,汾州,泽州,蔚州,太谷,繁峙等州郡举义无数,整个山西遍地烽火,举义武装不下四五十万之众,清廷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吕长庚鼓动姜瓖全军杀出大同,直取北京,可一战而定.满人连一万兵马也聚不起来,兵贵神速,满人是无力回天的.

    姜瓖则另有打算,他不准备涉险,只想保住姜氏的封疆,不同意进取北京.只是发兵攻取代州,占据山西各处险要,依此向清廷讨价还价.摄政王见未能得手,已是打草惊蛇,擒贼先擒王是办不到了。江南兵马无法调回,京畿空虚,只好假意与姜瓖进行周旋,再三表示朝廷别无它意,兵发大同确实是准备出塞打击蒙古人的,姜瓖是误会了.摄政王表示;只要姜瓖复归臣位,一切都可以不再追究.

    姜瓖表了一阵子功,诉了一番委屈,并不想与清廷闹的太僵,只想让清兵知难而退。姜瓖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想保住姜氏的权势,并无他意。摄政王放下了心,只要姜瓖患得患失,那就好办.兵大同,姜瓖就不敢铤而走险。此时传来捷报;江西金声桓已被困死,李成栋溺水而死,满人可以抽出部分兵力对付山西与陕甘反清武装了.

    梁化凤没走到大同,就风云突变,整个山西都反了.阳和城地处宣大之间,驻扎一千二百余兵马,主将郭二用乃是姜瓖帐下的游击.见清军杀来,郭二用领兵出城,挥动大刀向梁化凤猛扑过来.梁化凤架住大刀,不须三五个回合,将郭二用刺于马下,将其活擒.守军一哄而散,清兵收复了阳和城.

    阳和一下,大同处于清兵的威胁之下,姜瓖更不敢轻举妄动,惟恐丢了大同,进退无路.大同有十二万守军,清兵进入山西的不过五千兵马.英亲王摆出攻打大同的架式,姜瓖忙于防守.梁化凤得以大展神威,五百兵马纵横驰骋,比十万兵马还要威风.北窑沟乃是天险,岩壁陡立,姜瓖安排大将李义,张豹带兵五千在此把关.二将精心布署防务,纵有清兵百万,也难过此关.

    梁化凤每到一处,先查地利,做到心中有数。自己只有五百兵马,强攻根本没有可能,伤亡也是太大,得不偿失。梁化凤洞晓天文地理,善测风雨雷电。六十花甲子是一个轮回,气候丝毫不差.梁化凤一查师傅留下来的书,就清楚了哪刮风,哪下雨,连时辰都不会错。

    梁化凤来到关前四下一看,心中已是有了主意.月晕而风,测得风向适于火攻.令将士们四处砍伐树木,搜罗柴草,越多越好。时已到,乘夜堆于关下.找来许多焦油燃火物浇于其上,西风一起,就点起了大火。烈火夹着滚滚浓烟,向北窑沟扑了过来,这是守军万万没有料到的。随着大火,山高林密.山火一起,五千守关之军被烟火熏得四下逃散,险关已是空无一人了。

    李义,张豹随着众将士逃命,梁化凤带着骑兵追杀了过来。摔进山沟里的不计其数,姜军早已乱成一团,只顾拼命的奔逃。人多路窄,想走也走不掉.李义,张豹都被清军活捉,五千兵马已是溃散。得知险关已失,姜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姜瓖本非将才,不会用兵,只好紧闭城门固守大同.好在大同城墙甚高,清军的火炮无法入城内。大同积有粮草,守个半年一年的不成问题。姜瓖是指望着外面援兵,只要里应外合,就可打退城外清军,城外清军不超五六千人。姜瓖是不敢出城与满人平原野战的,李自成百万大军,被清兵三四万追着打,自己手下的将士哪个不怕死?固守尚可,倘若一战而败,军心一乱,就控制不住了。姜瓖并不知道下面的将士都想些什么?他一直是高高在上,此次被而反,也是为了自家的利益。

    吕长庚率部把守浑源,梁化凤率五百将士向浑源发起了猛攻.阳和,北窑沟之战,梁化凤收降二千余人,迫归降将士打头阵。吕长庚夫妇率领徒儿们浴血奋战,毙敌千余。梁化凤驱赶百姓在前面充当盾牌,五百将士作为督战队,向浑源小城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激战到了夜晚,清兵方面又被吕氏夫妻杀死一千余人.梁化凤见浑源一时难下,转而攻打韩村,玉合堡,张家堡,剪其羽翼。吕长庚孤掌难鸣,无力救援,眼睁睁的看着清军将白莲教,无为教,混元教全部平,鸡犬不留。

    进入山西的清兵越来越多,摄政王也带病出征.留于北京的亲王们几乎全都进入了山西,尼堪亲王率满八旗专门对付吕长庚。眼见得义军被清军各个击破,姜瓖困守大同,不敢出城一步。吕长庚痛心疾首,派徒弟王平前来营救其他义军。梁化凤的五百兵马乃是游骑,可以机动作战。得知吕长庚分兵出了浑源,梁化凤心中大喜,催军迎了过来。两军相遇于贾庄,正是狭路相逢。以往都是江湖道上之人,如今在战场上两军阵前刀戈相见,王平也不眼中冒火。

    王平出阵叫道;‘十八郎,我师母当年饶你一命,为何恩将仇报,为满人效力?’

    梁化凤答道;‘灭门之仇,不可不报.十八郎已非昔,现为大清臣子,不得不努力向前。此番出征定要灭了吕氏一门,方才罢手。昔我兄弟学艺未成,令江湖英雄小视,今让尔等认识认识我蛾眉手段。’

    王平冷笑道;‘就凭你?也不须别人,今我来陪你戏耍一回,让你死个痛快。区区三年有何长进?杀鸡不用宰牛刀,免污师傅之手。’

    梁化凤武艺不行,微微冷笑道;‘一夫之勇何足道哉?汝敢与我蛾眉派斗阵法否?‘王平也学过阵法,乃是吕长庚的高徒,一向耻为人下.见梁化凤气势人,不心中大怒道;‘无知丑类,竟然班门弄斧.今让你见识见识,也让你死个明白.‘

    王平将令旗挥舞,左旋右转,摆成了锋矢阵,向清军了过来.兵不在多而在精,箭矢阵乃是三十六骑在前,三骑为一组,形成箭矢,突破敌阵,然后大军成铁三角杀入,专攻一点。

    梁化凤不慌不忙,挥旗摆成了鹤翼阵,迎战锋矢阵.清军并不迎战,而是两翼包抄过来,箭矢阵就成了三面受敌。梁化凤以柔克刚,阵势千变万化,早已烂熟于心。将士们只要听从指挥,五百人可变化出一千零八十种阵形,应付任何突然况。

    王平见不对头,连忙换成偃月阵,以静制动.两翼压上,前锋收缩静止不动.敌方若是进攻,可首尾相应,转换阵形。王平重在学武,阵法刚刚入门。吕长庚也从不重视阵法演练,没有出江湖之意,吕氏远远不及蛾眉剑啸一派。

    梁化凤不慌不忙,挥旗变成太极阵,左旋右转,向敌军滚动而来.此阵没有破绽,外面全是盾牌,内阵全是长枪,箭矢飞石随阳转换,转战千里可保万无一失。

    王平知遇到了对手,连忙换成雁行阵,加以对抗.人字型尖阵直冲着太极圆阵,对方如何滚动,雁形阵都可以攻其一点,后备力量充足。雁头是铁人铁甲,坚不可摧。

    清军复变幻成为长蛇阵,首尾相应,两军搅杀在一起.双方主将大显神威,各自逞强,不知谁胜谁负?若知后事如何?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