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弘光朝灰飞烟灭 吕长庚宣化聚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二十五回

    弘光朝灰飞烟灭吕长庚宣化聚贤

    却说清兵趁着大雾开始渡江,郑鸿逵水师发现为时已晚,清军已经抵近水师了。王辅臣等少数清军在高岗上的螺号战鼓声,就已经使得江防军心涣散,十步开外只能看到迷雾,向谁去开炮?军中已经有了个朱姓藩王,聚集的英雄豪杰为数不少。郑鸿逵连忙施放退师号炮,千艘大小战船顺流而下,不移时就没了踪影。

    水师一逃,千里江防立刻瓦解,都逃得没了影。清军顺利过江,镇江不战而降,南京已是无险可守了。皇帝连酒都吓醒了,阮大铖早就托词避出了南京,连家财都转移走了。马士英只给皇帝写了个‘走’字,就再也见不到面了。马士英护送着自己的老娘快速南逃,名义上是保护太后,反正也没人认识太后。携带的财宝数以百万计,部下有黔军两三万人。

    马士英是贵州人,留在南京城里的黔军可算是倒了霉.百姓抓住黔军就杀,马士英的家当被一抢而光。弘光皇帝招集文武百官,谁也不见面。皇帝一算计不对头,再等下去,不得让这帮人给抓住,献给满清以做晋见之礼呀?管他呢,跑他妈的。皇帝扔下了太后嫔妃们,轻装简服,一溜烟的逃到了黄得功大军里,黄得功可是个大大的忠臣。

    黄得功确实是个忠臣,在江上与左良玉的百万兵马作战,左军竟然被他打败了。左良玉暴死于九江,他的儿子左梦庚秘不发丧,指挥左军继续前进。左梦庚本非将才,不过倚仗父亲狐假虎威,残暴。黄得功深通兵法,两路突袭,三战三胜,杀的百万左军狼狈奔逃。左军本来就是乌合之众,流贼无处可去都归依了左良玉。杀人放火横行无忌,比当贼寇还自由。左良玉不用朝廷发饷粮,割据一方自行征收,天王老子也管不着。左良玉本来也想拥立个皇帝,自己做曹,怎奈没有重臣帮忙,号召不起来。南来太子一案真假莫辨,确实是个机会。许多受排挤的大臣们也逃出了南京,鼓动左良玉清君侧,拥立明太子。

    黄得功虽说战胜了左军,胳膊上却中了毒箭,需要养伤。得知高杰被杀,黄得功大喜,挥动大军夺取瓜,扬,想要兼并了高营,占领江南繁富之地。李成栋,李本深等人不肯相让,两边相持不下。清军趁黄营防守无人,长驱直入,黄得功不但没捞到瓜,扬,汛地险要反倒都弄丢了。

    见皇帝青衣小帽逃到了水师船上,黄得功大惊道;‘圣上要是安居南京,四外各镇诸侯可以起兵勤王,如今逃到这儿算怎么一回事?国君应当先为江山社稷着想,哪能只顾着自己逃命呢?’皇帝本来就啥都不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一些个好话,无非是想让黄得功带他逃命的意思。

    还没等缓上气来,刘良佐驾着战船已经追到,讨要伪皇帝,并迫黄得功降清。黄得功指着他破口大骂,拉弓放箭,受伤的胳膊不行,箭落在了水里。清军一涌而上,黄得功不愿意被俘,拔剑自刎了。黄营的将领们一见大势已去,将皇帝抓住,送到清营,全军也大多归降了清军。

    左梦庚进退无路,五六十万大军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也主动归降了大清。刘泽清还想讲讲价钱,吹嘘自己;‘二十一投笔,三十一登坛,四十一裂土’,远没到五十一就首异处了。刘泽清得势之时,他的老母做寿,比皇太后还要风光,排场之大,古今罕有。新建的府第金璧辉煌,数百万两银子尚且不足.将士们饿着肚子,粮饷都成了刘府的私家财物。刘泽清后来一死,刘母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连一口剩饭都无人肯给,极其凄凉。为富不仁,也是恶有恶报,怪不得别人。

    黄得功老母得以善终,黄得功曾修建了很阔气的坟墓埋葬老母。因其是为国而死,百姓们把他葬在黄母墓旁,立了个小坟,也算是入土为安了。南京政权搜刮百姓膏血,养了二百余万将士,数十万贪官污吏,到此烟消云散。

    钱谦益与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出迎几十里,跪于满酋马首,乞求归顺。钱谦益乃是文坛领袖,士子楷模,弟子门生遍及天下.连钱公都归顺了大清,别人还犹豫个什么?钱谦益一直想要入阁,当个内阁大臣,想入阁都盼红了眼。崇祯时栽给了温体仁,如今又被阮大铖所压制,希望就寄托在了新朝上了。钱谦益主动请缨,派出弟子们四处劝降,三吴可不战而定。豫亲王大喜,武有洪承畴,文有钱谦益,中原就是有一百个史可法,一万个忠烈之臣,天下也势必落入满人之手。汉的作用不可小视,他们能起到满人不可能起到的巨大作用.降服汉人之心,心悦诚服的接受满人的奴役,没有怨言。钱谦益没用一兵一卒,就说下了百处郡县.

    却说亢英分得了一份财物,李自成已死,无人追杀,又无处投奔.转瞬间江南尽入清兵之手,自己也已经雉发易服,思量着前去投奔吕长庚,也好有个落脚之地.亢英乃是山西平阳人氏,祖居化稍营,以上山砍柴为生.宣化紧邻化稍营,投奔吕长庚也是个依靠.天下大乱,满人已经占有了天下,白泰官,甘凤池等人都没了踪影,亢英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山中藏银,亢英从未想过占为己有,自己要那么多的银两干什么?藏银乃是天下之物,应该还于天下人,可是亢英不清楚谁是社稷之主?

    行走两三个月才来到了宣化,吕长庚见亢英突然来访,感到有些惊讶?亢英打探白泰官,甘凤池的消息,吕长庚答道;‘闻听江淮豪侠都随郑鸿逵到了福州,王征南,张长公也带着徒弟们前往福建.据传闻明臣拥立了故唐王,年号隆武,拥兵百万,也不知是真是假?郑芝龙,郑鸿逵,郑彩等人都曾行走江湖,在闽浙海面颇有名望.老夫祖籍浙江石门,世代官宦,乃是大明开国元勋.祖上忠于建文皇帝,随建文皇帝逃入深山,世代隐姓埋名,是五十三参中的宣镇参.此次南下,本联合徐州参程宵宇等豪杰反本正源,共图南京.不料程宵宇被高杰所杀,清兵趁虚过江.十八罗汉保护着隐太子向西而走,七十二菩萨聚合徒众,想要夺下南京.我等五十三参各回本镇,联络天下英雄,准备将满人驱逐出中原.‘吕长庚是个坦英雄,凡事明来明去,希望亢英加入共谋大事.亢英年青,尚不懂得从前之事.只听说现在的皇家不是真正的皇家,乃是篡位成功,建文皇帝之后一直没有下落.猛然听到了这些,惊得合不拢嘴.

    正在此时,吕四娘跑了进来,笑着对亢英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爹爹说道;‘三位姐姐等着给爹爹拜寿呢,客人也等不及了.‘当正是吕长庚的五十大寿,宾客前来贺寿的约有二三百号人,寿宴摆在了明武宗的行宫之内,在过去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亢英随着众人来到了行宫,只见太祖高皇帝,孝康皇帝,建文皇帝,十三代大悲皇帝的灵位分昭穆而供奉,而谋反篡位的罪宗灵位都踩在脚下,其中就有万历,天启,崇祯等罪宗的灵位.在吕长庚的带领下,众人踩着罪宗的灵位向列祖列宗跪拜,无不伏地大哭.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拜读祭文,哀宛凄凉,撕心裂肺,人们更是悲痛绝.少年且咏且哭,忽而昂扬激烈,大气磅礴,人们为之一振.亢英没有参与祭奠,但也中起伏激,对这些人充满了敬佩之意.

    亢英打探那少年是何处人物,有如此才学?吕长庚答道;‘此乃我侄儿,从浙江石门而来,倒是一个神童呢.‘吕长庚介绍二人见了面,那少年姓吕,名留良,字用晦,号晚村,英雄相惜,二人一见如故.吕留良早就知道江淮豪侠的大名,从吕四娘那里也没少听说亢英的名字.吕留良对亢英说道;‘治世习文,乱世习武,先祖令我吕氏子孙亦文亦武,后辅佐大悲隐皇帝底定天下.满鞑趁虚而入,得渔人之利.逆藩之后无一个良善之辈,死不足惜,可惜的是大明江山社稷沦丧于逆藩之不肖子孙之手.男儿生于天地之间,焉能为犬羊所役?你我弟兄肝胆相照,南北呼应,天下不难平定.‘

    亢英有些担心道;‘明臣所拥立的隆武,还是罪宗之后,恐难容我等.我的兄弟们都在其中,此时为兄不知应如何行事,方可周全一些?‘吕留良见亢英有些事还不太懂,也不便深说,只谈了些江湖上的事.在寿宴上,亢英也见到了颇负盛名的顾炎武,乃是苏州昆山人氏,年纪不过四十,化名蒋山傭,遍历鲁,燕,晋,陕,豫,逃避清廷的抓捕.顾炎武私修[明史],犯了清廷大忌,非要将其绳之于法不可.清廷已经着手修撰[明史]了,主修[明史]的乃是范文程,冯铨,洪承畴,李建泰,钱谦益等人,由满人大员刚林,祁良格监修,满人是不准许民间私修[明史]的.

    范文程是个生员,被贪官以及矿税太监所,归顺了满人,使得满人成长壮大了起来.冯铨乃是周延儒的好友,天下有名的才俊,系顺天府涿州人氏,也是书香世家.少年得志,万历年间进士.天启年间甚得魏忠贤赏识,在揭露杨琏,熊廷弼等东林党的篡权谋之后,连连破格提拔,出任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是朝中卿相最年青的一个.为了表示忠心,主动要求主修[三朝要典],任总裁,将魏上公的大智大勇,力挽狂澜,拯救天下苍生的丰功伟业描绘得出神入化,可传之万代.

    在冯铨最为得志之时,他的哥哥冯锢却对他破口大骂,为东林党鸣冤,差一点被冯铨大义灭亲,死在牢狱之中.为了避祸,冯锢一家逃到了太原,原来的亲家也退了婚约.吕长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真就保住了冯锢的命.没过两年,崇祯继位,魏忠贤一伙贼全被治罪,冯锢被放了出来.在此期间,吕一娘与冯公子两相悦,两家结为连理.郎才女貌,佳偶天成,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姻缘.吕一娘自幼随母亲练柔功,虽说是三寸金莲,却练有金刚指,一个手指头就可穿透坚石,平里隐藏不露.

    冯铨陷逆案,在周延儒的全力救助之下,被杖责百下,流放三千里,成了罪犯.花费了三万金才赎为民,回到了原籍.冯铨势利心重,不甘心就这么沉沦下去,与宫里的太监们尽可能结交,寻求翻的机会.冯锢瞧不起兄弟的为人,两家断绝了往来.冯铨为了往上爬出卖了哥哥,心里也是有愧,也就没到太原去过.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自从归降了大清之后,冯铨施展才华,以大学士原衔入内院佐理机务,成为了满清的重臣.冯铨不拘一格,善于处理各种事务,不按冯铨说的办法去做,肯定会碰钉子,掉过头来还得按冯铨的主意去办.冯铨有才,比范文程,钱谦益更加有才,知道如何与各类人物打交道.

    阮大铖是弘光的兵部侍郎,却是冯铨的囊中之物.阮大铖左右着南京政局,冯铨控制着阮大铖,其中的奥妙谁也猜不出来.南京城里的一举一动,江防部署,阮大铖都派人秘密送出,交到了冯铨之手.南下的时机是冯铨决定的,果然南京不战而下,几十人过江,明军就土崩瓦解.冯铨受到了重用,出任弘文院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比在魏忠贤时期还要被朝廷所倚重.听说冯铨主修[明史],冯锢嗤之以鼻,对于清廷也充满了蔑视.

    吕二娘的丈夫乃是蔚州兵备高影,,高影是前明徐光启的弟子,擅长西洋炮.徐光启练兵通州,高影学得神机炮,襄阳炮,盏口炮,碗口炮,旋风炮,流星炮,虎尾炮,石榴炮,龙虎炮,毒火飞炮,连珠佛郎机炮,信炮,神炮,炮里炮,十眼铜炮,三出连珠炮,百出先锋炮,铁棒雷飞炮,火兽布地雷炮,将蔚州一带变成了铜墙铁壁,所以李自成不从蔚州进入北京.英雄无用武之地,大同,宣化不战而降,城头都备有三十门红夷大炮,每尊二千余斤,威力甚大.高影没有归顺李自成,也没有归顺满清,而是保境安民,静观其变.南京沦陷之后,同僚们纷纷要降,怕清兵屠城.高影拗不过众人,带着五六百名部下进了五台山.

    吕三娘的丈夫乃是大同参将牛光天,也是徐光启的弟子.徐光启跟传教士利玛窦学习了天文,历算,火器,战术,兵机,屯田,水利等等,朝廷就是不肯重用,被兵部尚书崔景荣所压.崔景荣不许有人超过他,只用奴才,不用人才.见徐光启锋芒毕露,鼓动御史丘兆麟,智铤等人设计陷害,上疏弹劾,魏忠贤矫旨让徐光启落职闲住.自古才大难为用,徐光启只好回家闲住了.牛光天跟徐光启学得一手神铳,有碗口铜铁铳,手把铜铁铳,斩马铳,一窝蜂神机箭铳,大中小佛郎机铜铳,木厢铜铳,筋缴桦皮铁铳,无敌手铳,鸟嘴铳,七眼铜铳,千里铳,四眼铁枪,各号双头铁枪,夹把铁手枪,快枪,火车,火伞,九龙筒等等,各尽其妙.

    吕二娘,吕三娘也怀绝技,轻易不露,均是母女相传柔功,练的是内气功.吕四娘尚未成年,所以随着父母走南闯北,崭露头角.也是逢此乱世,想要过个太平子也是办不到的.吕长庚广交天下豪杰,与天地会,白莲教,天理教,各门各派都有所往来,三个女婿都清楚岳父是建文皇帝一脉,大悲隐皇帝的参将.此次南下功亏一篑,也是天数使然.数百万汉人大军相互拼杀,满人驱虎吞狼,汉家江山已是摇摇坠,越来越混乱了.此时又传来了嘉定三屠,三吴地区血流成河,还是汉人之间的大拼杀.李成栋率部三千,被数十万乡勇所围困,李成梁等骁将都被乡勇所杀,李成栋大肆雉发,迫丁壮打头阵,趁虚袭了嘉定,将嘉定一带屠了三次.吕长庚委托顾炎武穿针引线,京东,京西不下三四万弟兄,只等着起义的号令.亢英决定取出一批藏银用于起事,一行人就奔五虎山区而来.

    却说王辅臣乃是御前带刀侍卫,与三品大员平起平坐.因为他是摄政王的亲信,连一二品大员都对他非常恭敬,王辅臣不敢装大,总是谦让,甘居人下,摄政王对他很赏识.摄政王贪色,连皇太后,弟媳,侄媳也不肯放过.王辅臣丢了亢英,心里有些惭愧,总想补偿过失.经摄政王同意,王辅臣就带了三十六名大内侍卫,在五虎山一带设下了眼线,每处要道设八名大内侍卫,亢英只要一出现,就瞒不过王辅臣的眼睛.

    果然不出所料,亢英带着一伙人出现了.王辅臣并没有惊动来人,而是暗暗的进行监视.众人并没有觉察出设有埋伏,挖取了一藏银,共计一百万两,就向深井而来.王辅臣一跃而出,大喝一声道;‘亢英老弟,走时怎么不打个招呼?‘亢英大惊,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此处遇到了王辅臣.亢英无奈,只好拱手施礼道;‘在陕西被乱兵所截,不得不亡命天涯,也无颜去见哥哥.朋友遇难,我资助其些银两,故而到此.‘

    王辅臣道;‘兄弟也是御前带刀侍卫,大清的臣子,怎可擅自行动?地上地下之财都归大清所有,兄弟没有权力胡乱送人,还是随哥哥前去拜见摄政王,交给朝廷统筹安排.咱们弟兄之间最好别伤了和气,还是及早上路为宜.‘亢英知不是王辅臣的对手,那八人都是大内高手,徒死无益,亢英就没有动手.王辅臣看住亢英,跟随来的七八个人都是吕长庚的徒弟,不肯交银,与八人打成一团.正在激战之时,只见无数的兵马汹涌而来,马上一员大将厉声喝道;‘何处狂徒,敢在我辖区内犯上作乱?‘知来者何人?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