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丰沛六杰烧高杰 自相残杀败北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二十三回,

    丰沛六杰烧高杰自相残杀败北征

    却说高杰醉杀了程宵宇,把帅府移到了徐州.在新修府第里摆设奇珍异宝,都是多年来征战所得,一直带在军中无处寄放。徐州安定之后,高杰来到了瓜州,接邢氏回府第居住,这也是当年发下的宏愿。高杰对邢氏说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男子汉大丈夫逢此乱世,正当建功立业.我不想与刘泽清,刘良佐一样,没没夜的泡在脂粉堆里,只想着乐。满人制订逃奴法,下令雉发,闹得人心惶惶,北伐正是时候。十万大军只要北进,旬月之间就可以聚集百万之众.届时便可以饮马黄河,纵横天下了。府第已经修建完毕,比那姓高的妇住的还要舒适。此次北伐若能得手,异我也让夫人坐上皇后之位,做个真皇后,而不是流浪皇后。倘若有失,也无颜回见夫人,善视你我的骨血,所留财物足够你们娘俩丰衣足食,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李自成之死让邢氏难过了多,一夫妻百恩,百夫妻江海深.邢氏与李自成本是同样之人,只是无端多了个高氏,才使得李自成移别恋,惹出了这一连串的是非来.邢氏也是奇怪;那些个臭男人一个个都是些庄稼汉大老粗,见了滴滴的大家闺秀,如同猫见了鱼腥,都想偷嘴.穷人家的女人就不是人了?论相貌自己也不亚于高氏,怎么就栓不住男人的心?高氏那水汪汪的勾魂眼往哪边一扫,就让哪边的臭男人心中乱跳,也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是书香气质还是若隐若现的狐媚子气,邢氏也说不明白,反正不是庄户院人家的女人味.

    高杰是个大男孩,当年对自己有些畏惧,动不动就脸红.邢氏也是个女人,有着女人的敏感.她知道高杰的心,总怕自己看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高杰是个苦出,从来没碰过女人.长的五大三粗的,是个魁梧的男子汉.他注意的是成熟的少妇,而不是那些小丫头.邢氏当年分发军粮时,也是风万种,那些臭男人都寻机会摸她一把,拧她一把,闹些粗俗的笑话,谁也不当真.高杰的大胆还是邢氏有意鼓励的,后来就顺水推舟了.自从了跟高杰归顺朝廷之后,高杰确实对自己是真实意的,从未碰过别的女人,这在军中还是少见的.

    听了高杰的一席话,邢氏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高杰有些惊慌,连问哪句话说错了?邢氏把小拳头对着高杰宽大的脯乱捶,口里哭着说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如此糟心?我可不想让两个男人为我的缘故,用命比个高下。我也不想做什么皇后,只想让你好好的活着.不论胜利还是失败,我们娘俩都在这儿等着你。你不回来,府第我绝不踏进一步。’

    偷了邢氏归顺了朝廷,高杰从来不沾别的女人,只着邢氏一人。高杰是在暗地里与李自成叫劲,李自成进北京自己狼狈南逃,使他感到羞辱。男人与男人之间是存在着强烈的嫉妒心与竞胜心的,女人与女人也是同样,历来如此。高氏当了皇后,邢氏也恨的直咬牙根,没少咒那个高狐狸。虽说为李自成而伤感,对于高氏她却有些幸灾乐祸。

    高杰劝说不动,只好做罢.也明白邢氏的意思,得全家三口一起入住,那才是真正的家。高杰是个大英雄,不想蜗居与三镇争抢地盘.他想要的是中原,是整个天下,当个朱温,朱元璋。回到徐州之后,整顿兵马,向史可法索要装备军械。此番出征回师无,不把满人赶出关外,战争就不能结束.接下来就是群雄逐鹿中原,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哪个男人不想做皇帝,哪个男子汉大丈夫不想建功立业?高杰历来耻居人下,以往是不得已.此次是他人生的一大机遇,既可精忠报国,又可扬名后世,并为自己开创将来.

    南内军械库存放着十万付衣甲弓箭,刀枪箭戟.还是平定天下之后,太祖皇帝朱元璋选留下来的精良,涂油封腊存放了二三百年,如今派上了用场。史可法命令南内将十万军械发出,派员押解送往高营。运送器械必得路过黄营,黄得功可不管史阁部的文书与令牌,一声令下抢夺了一半,史可法也无可奈何,连问也没敢问。

    前番高杰截杀了黄营亲兵三百骑,此次是一还一报,高杰也不想计较。整顿大军十万,猛将千员,谋士七十有二,择就要出征。高杰不敢大意,夜里亲自巡视各营加紧准备。回到新修建的府第里休息一阵子,料理一些军务。高杰不是个心细胆小之人,除了亲兵之外,边并无多余之人.亲兵们也随大帅进府休息,门口只有两三个人看守大门,也是懒洋洋的不太在乎.高杰骄横,下面的将士们也都骄横,没人敢惹.百姓见了高府都绕着走,将其视为虎窝.猛虎一出就要吃人的,高杰坑杀军民无数,视人命如草芥.

    丰沛六杰万万没有想到;程宵宇竟然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高杰这狼羔子给算计了,心中积愤难平,却有话说不出口.高杰命李成栋出任徐州总兵,李成梁为副,就把程宵宇的旧部分编到了各营.对于丰沛六杰,采用的是明升暗降,都被夺了兵权,六人心里也是窝火.六人早就憋着劲想给程宵宇报仇,一直没找到机会。探得高杰后夜休息于府里,看守人员不多,六杰秘密合计为旧主报仇,一起出动.曹仁父,路民瞻负责前门,周湾,张天禄负责后门,朱一冯,许大成负责放火。朱一冯最恨的就是高杰,用大车运来整整一车焦油,眼瞅着高杰进入府内,四下无人.趁着天黑将焦油泼进府内外,院里并无动静.朱一冯新仇旧恨合在一起,高府每个角落都泼上了油,没有遗漏之处.看看时候已到,四外放起火来,大火从外面向里烧,顷刻之间就是一片火海。

    见城中火起,却是高府所在,李成栋大惊.点起三千人马赶了过来,全城高营将士蜂涌而至.丰沛六杰见势头不对,慌忙躲避。高杰喝得烂醉,梦中被亲兵叫醒,只见一片火海,从火中冲出已是烧得焦头烂额了。火势太大,眼睁睁的看着新修的府第,连同无数奇珍异宝都葬火海,却不知这火从何而来?

    一片心血顷刻之间化为乌有,连积年掠来的珍宝都毁之一旦,高杰心中十分烦燥.侯朝宗怕高杰滥杀无辜,徐州的百姓就倒了霉,连忙解说道;‘此乃天意,勿令大帅贪图安逸享乐,忘了北征大业.火烧旺运,大帅遇火而发,乃是吉兆.‘高杰是个粗人,虽是心痛也是半信半疑,兴许真是天意.高杰与旁人不同,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传令立刻出征,恰逢十月十四

    侯朝宗劝谏道;‘十月十四并非出兵吉,正逢十恶大败,不可犯忌。’高杰道;‘大丈夫上阵杀敌,岂无血光之灾?择不如撞,天火催我出征,不可逆天,诸位休要多言,万事由我一承担。’北面各路义军就等着北伐的队伍,不须恶战,百座城池就唾手可得,侯朝宗心里也是犹犹豫豫的。高杰被烧,火气更大,侯公子的话他都不听,别人也不再多言。

    三十万大军阵容齐整,雄壮威武,这是南明王朝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关系着中原的未来.全军举行了盛大的出师仪式,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盔甲坚厚,刀枪锐利,兵精粮足.史可法也寄希望于这次北征,自己的苦心总算是没有白费.

    出兵之礼炮一放,红夷大炮无端震裂,众人不由得变了颜色.高杰笑道;’此炮生锈,不必多疑,传令三军注意保养就是.‘高杰言出法随,无人敢说三道四,大军陆续前进.行进之间,全军看中军大旗以定行止,这还是李自成发明的,分前,后,左,右,中五个大营,高杰的中军大旗插于车上,是五旗之首.忽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将士们连眼睛都难以睁开.风过之后,只见中军大旗被风所折断,此非吉兆.众将心里都有些个犯嘀咕,只有高杰不太在意.

    李成栋,李成梁作为先锋大将,许定国率军作为二路。许定国驻师雎州,挂镇北将军印,总督河南,属于高杰的治下。许定国虽说是个枭雄,向来对高杰是毕恭毕敬的,高杰也不拿他太当回事。陈洪范北去,作为大明信使,却被满清所收买,做了满清的内应.他曾多次策反许定国,阐述大清定可成事,南明没什么希望,许定国有些犹豫不决。许定国虽是朝廷领兵大将,却一直畏敌避战,只图保存实力.他是随高杰归顺的朝廷,是雎州总兵,为人很是猾.侯朝宗曾主张杀了许定国震慑三军,被父亲臭骂了一通,此事许定国也听说了.如今侯朝忠是史阁部的红人,高杰的参谋,许定国心里不能不怕.

    陈洪范本是宿将,当年错放了张献忠,经常有人以此制他于死地.好不容易躲过了三灾八难,过去是没有选择,如今有了满清这一头,他也就活了心.他与冯铨关系很好,与洪承畴也曾为同僚,二人一拉一劝就成了满清的内线.陈洪范办事机智,声色不露,旁敲侧击的就说降了许多南明高官,连兵部尚书阮大铖都暗地里成了大清的臣子.南京城里的一举一动,阮大铖都密报给了北京的冯铨,摄政王对南明方面了如指掌.许定国想要保存实力也不大可能了,高杰北征,两条路只能选一条,就暗地里投降了大清,寻机会反水.将两个儿子送往清营为质,许定国夫人为此寻死觅活的.

    许定国对高杰是又敬又怕,还有些得罪不起.高杰是头猛虎,自己只是条狗.最好等高杰北征之后,自己再领兵杀向南京,立一大功.陈洪范动员他除掉高杰,许定国不想涉险,没敢答应.对于北征出兵一事,许定国推托夫人病重,要求迟缓几出师。高杰哪里肯答应?带着大军直抵雎州离城二十里下寨,军纪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侯朝宗给他讲了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高杰此番出征是王者之师,得有个王者之师的样子.李自成就是这么进的北京,高杰也要这么进入北京。

    许定国得报大惊,吓得连忙与属下出迎二十里,来到军营请高帅进城歇马。高杰催促他速速前来合兵,许定国连连答应,恳请大帅进城略表敬意。高杰是个直子人,见不得好,带着三百亲兵就要随其进城.侯朝宗劝阻道;‘不可贸然进城,以防发生变故。’高杰哈哈大笑道;‘汝等视许定国如虎,本帅视其为猫,不须过虑。’带着亲兵就来到雎州城下。

    雎州千户王成,本是许定国的亲信.得知许定国暗地里降了满人,心中很不是滋味.二位公子也没了影,许夫人哭闹的很厉害,王成就打探出了实.想要密报于高杰,此事还没来得及,高杰已经率领二十万大军来到了雎州.王成见高杰只带三百亲兵进城,心中暗叫不好.顾不得多想,突然跑出城外,跪倒于高杰马前大声喊道;‘大帅万万不可入城,许定国与北兵暗有往来,早怀二心,大帅应除此叛贼。’

    许定国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亲信会在这紧要时刻出卖了自己.不由得颜色大变,滚落下马,跪倒在高杰马前辩解道;‘此乃借刀杀人之计,王成贪污军饷,正在查处,所以栽赃嫁祸于末将,企图逃罪。大帅可问一下雎州众文武,便可知晓.’

    雎州文武一齐为许定国作证,众人钻刀设誓,歃血为盟,不由高杰不信。王成百口莫辩,又拿不出确实的证据来.高杰不由得大怒.命人将王成责打六十军棍,然后交由许定国处置。许定国恨不能活吃了王成,不能留下活口,当下把王成杀死,恭请高杰进入雎州。

    许定国设下宴席,款待高杰与三百亲兵。高杰的三百亲兵都是军中选出来的百战余勇,个个都是武士,雎州城里的几万兵马,高杰并没有放在眼里.许定国唤出两位绝色女子给高大帅敬酒,将这两位美女送与高大帅,以免军中寂寞。高杰推辞道;‘家有荆妻,不敢乱来。此次出征非比寻常,无暇顾及于此。弟的义我心领了,可留在雎州,后以娱我老。’许定国对此叹息不已。

    高杰催其出兵,许定国告罪道;‘山妻偶染重症,不知生死,故尔迟行几。’高杰发怒道;‘弟乃人中豪杰,如何没有半点丈夫气?大军出征何等重要,岂可因为儿女之误了军期?可将家眷带在军中,愿去则去,不愿去则杀之,以绝他念。前途立功,美女随弟挑选,弟若不忍下手,我可以代劳。’

    许定国颜色大变,连忙阻拦道;‘此乃是弟的结发妻子,并非婢妾可比。立刻随哥哥出兵就是了,山妻带于军中,也好早晚探视。’至此许定国主意已定;杀了高杰,走降清军。

    高杰边有两个童子,都是十三四岁,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专门为高杰捧剑,持棒。高杰所用铁棒四十九斤,乃是百炼精铁,旋转如飞。两个童子一向寸步不离,就在高杰后站立。金哥见况有些不对劲,对高杰耳语道;‘许四目光闪烁不定,其中恐有诈谋,大帅应速速出城。’高杰摇头不肯,非要着许定国与他一起带兵出征不可。高杰可是小看了许定国,许定国不但接受了豫亲王的招降书,而且让两个儿子许尔安,许尔吉到清营做了人质,准备从后面给北伐大军来个冷不防。高杰一他,只好先行采取行动,然后率部北逃了。

    许四遵照哥哥的命令,款待三百亲兵.起初这三百亲兵不肯饮酒,怕误了大事.许四领来了六七百美女前来劝酒,两个美女侍奉一位亲兵.架不住这些美人的哄劝,这些西北大汉就开始喝上了.娘子军胜过千军万马,到掌灯之时,三百亲兵都被灌得烂醉.美人帮他们解下了腰刀,各自进帐安歇.每个亲兵两个美人侍候,一左一右陪睡。亲兵们得意忘形,右拥右抱极尽风流,完全忘了这是虎狼之窝.

    半夜时分,三千伏兵一拥而至,陪睡的美人把亲兵们死死拽住,没有逃出一个,全都被杀死,开膛破肚。这些亲兵都是武艺高强之人,一可当百,没曾想死于雎州许定国这个鼠辈手里。

    高杰被两个童子唤起,伸手去拿铁棒,却没了踪影.不知何时,高手从头悄没声息盗走的。高杰夺了一把砍刀,从半夜杀到天亮,杀死叛兵无数.许定国下令放箭,高杰没穿衣甲,被乱箭死.一代枭雄,统领三四十万北征大军,没等出征,就死于内乱,留下了千古的遗憾.

    许定国割下了高杰的头颅,率部匆匆而去。城外大营离雎州二三十里,高杰行前下了死令;任何人不准出营.一连三也无动静,将士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高帅没了动静?高杰是个急子人,这不是他做事的习惯,将士们一琢磨准是出了意外.高杰的外甥李本深带人进城一看,三百亲兵被杀得惨不忍睹,高杰的头颅也被叛贼割了去。将士们的眼睛当时就红了,气得大杀大砍,把邪乎气都撒在了雎州军民头上,方圆二百里鸡犬不留,数万军民百姓都稀里糊涂的做了刀下之鬼。

    群龙无首,北征已是不可能了.总兵王之纲率部远走归德,割据称雄。徐州总兵李成栋借机占了曹,兖,济宁等处,肆意烧杀抢掠。李本深拥兵五万护卫着瓜州,扬州,与李成栋如同水火。史可法四下规劝,总算是高营内部没有打起来,军械钱粮糜费无数,北伐之事想也别想了。史可法痛心疾首,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高营滥杀残害百姓,他容忍了.高营抢占地盘专门窝里斗,他也容忍了.为的就是高杰有股子横气,可以率军出征.百万大军可借高杰的横气,饮马黄河,杀进京城,将满人赶出关外去.

    史可法是个文臣,血心待人,就是为了这些武人可为鹰犬之用.高杰一死,所下的功夫全都付诸东流.史可法心疲惫,如同患了场大病,真不知以后如何是好?邢氏怕保不住幼子,主张让侄李本深掌管瓜,扬,还有亲戚在里面。为了稳妥起见,三番两次设下计谋着史可法认下高公子为义子,为此事史可法多闷闷不乐。史可法视气节比啥都重要,高杰毕竟是做贼的底子,多行不义,史可法不愿意后人将他与高杰扯在一起。

    史可法心里明白;‘南京是保不住了,只是时间问题。’谋士应廷吉劝他保重体,不要太苦了自己,无济于事.史可法答道;‘我是在效仿陆秀夫,文天祥,只求问心无愧,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胜败利钝乃是又一回事,人品与事业不能两全,还是留下清白,无愧于后世。城中尚有饷银二十万,军器火药十余万石,粮食数十万石,君可将其移运到泗州,作为后抗清起事之资。’若知应廷吉是否肯出扬州?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