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首僧了因追飞骑 四娘弹指毙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十一回

    首僧了因追飞骑四娘弹指毙群凶

    却说两位小英雄与郝摇旗率领的数千西北大汉争斗,本来不是对手,这里面有个原因,就是必须抓活的,才能得出藏宝的秘密。战前郝摇旗就下过死命;任何人不准伤害来人,只是制服他们,留有活口。李自成大军以骑兵为主,行动迅速.每个骑兵有七八个人侍候,喂马的,做饭的,打杂的,背军械的.骑兵都是精选出来的勇猛将士,个个如狼似虎.上阵后以三万骑兵排列成三堵墙,每列一万骑.谁敢后退,后面的骑兵就将前面的杀死,所以无坚不摧。

    如果骑兵攻不下来,听从号令假作败退,敌追杀,将敌引入长枪阵.后面的步兵手执丈二长枪,飞一般涌来,枪尖如雨刺向追敌。敌人一退,骑兵掉转马头汹涌追杀,每次野战都占先手,无不大胜。郝摇旗率领的就是长枪营,原本是三万人,现在只剩下三五千人,还有一千多骑兵。围攻两位小英雄的是长枪兵.二人连连削掉几十杆长枪,全不当用。四下长枪紧上来,二十余杆枪把亢英双肩压住,想要把他按在地上。亢英力大,站立不倒.二三十位西北大汉与他僵持着,谁也动不了一步。

    白泰官见枪林刺了过来,耸一跳,跃起五尺多高,落下来正踏在二三十个枪尖上.敌兵向上一挑,白泰官顺势飞出重围,前往解救亢英。压住亢英的敌兵一齐松手,将白泰官也让入阵中.长枪兵里三层,外三层,随这两人进退,杀了两个时辰也杀不出阵外一步。

    看看体力不支了,亢英叫道;‘白兄弟轻功了得,休要顾我,跑出一个是一个,休要白白送掉命’。依白泰官的轻功,只须踩着敌兵的人头,就可以飞出阵外,亢英可是在劫难逃了。因为藏银之处只有亢英一个人能找到,千里迢迢赶到这里空手而归,白泰官有些不甘心。又杀了一气,忽然敌阵大乱,从阵外一左一右杀进两人.一个是那个胖大和尚,挥舞一枚精铁打造的禅杖,足有百斤,杀出一条血路冲进阵中。另外一人亢英与白泰官却是认得,原来正是甘凤池。甘凤池善于抛洒飞石,一袋子鹅卵石四下乱打,打得敌兵头破血流,四散逃命。

    郝摇旗大怒,挥动双斧就向那个胖大和尚杀了过去。郝摇旗是李自成手下第二员战将,除了刘宗敏,无人可敌。过去是贩私盐的,曾在罗汝才手下当过小伙计,两柄大斧专门为盐队开辟道路.每一斧下去都能砍倒碗口粗大树,练成了一付好手,没人能挡住他的双斧。见和尚凶狠,郝摇旗双斧齐下,力过千均,向那光头砍将过去。那和尚举起禅杖,架住双斧.郝摇旗用力过猛,震得虎口迸裂,丢了双斧,跳出两丈开外高声问道;‘和尚是哪里来的?有如此好手?’

    和尚答道;‘我乃五台山武僧之首,人称首僧了因的就是。向来喜欢厮杀,从未遇到过对手。路经此地,见杀得闹,一大帮人欺负两个小孩子,所以出手相救。’

    郝摇旗道;‘大师有所不知,我家的银子让这两个小子盗了去,全军发不出饷银,所以向他们讨要。只要他们两人交出银子,我可放他们一马,大师也能分得一份。我郝摇旗说话算数,绝不食言。’

    亢英叫屈道;‘哪里是我拿了他的银子?是郝摇旗这只恶狼,坑杀了我五百押运弟兄,截了巨银,我侥幸逃出了命,掩埋了弟兄们的尸体。因怕其杀人灭口,远走南京避祸。此番北行,乃是寻找我主李岩弟兄的尸骨,运回杞县安葬。藏银都让郝摇旗这恶贼拿了去,师傅休要听他胡说。’

    亢英并无那么多的心计,这一番话都是行前阮大铖交待的。阮大铖知道南京城里有郝摇旗的眼线,都是高杰手下的人。亢英二人一动,闯军留下来的军驿,就飞马传书向郝摇旗通报了。一路上他们二人都在郝摇旗的监视之下,在宣化想要麻翻二人未能得手,只好于半路截杀。

    甘凤池遵照师傅之命,只在暗中保护二人,不到万不得已时并不现。见和尚了因有些疑惑,甘凤池大声道;‘师傅别管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让两下都把怀里的金银财宝拿出来,谁的财宝多,谁就是贪了那批银子。’

    郝摇旗在京城就没少抢,这一阵子带着几千人横行山西与河北交界,有名的富户都遭到了他的毒手,军中银两不下百万.亢英二人上只有盘缠,郝摇旗哪里肯比?了因大怒道;‘你这贼头,竟然花言巧语哄骗洒家.废话少说,只把军中的金银都留下来,算是洒家化缘了。若敢说半个不字,今里让你吃三百禅杖。’

    郝摇旗一向打劫别人,如今这和尚反打劫起他来了。有心与和尚斗一斗,刚才已被打死了百余名弟兄,连自己的双斧都震飞了,看起来硬打是打不过了。三十六策,走为上策.郝摇旗从后拔出令旗,晃动了几下,一匹龙驹飞奔而来。郝摇旗飞上马,对众人一拱手道;‘后会有期,郝某三后前来取银。’说罢打马就走。了因扯动双腿,大步流星追赶龙驹,相差也就是十几步远近,郝摇旗就是甩不掉他。

    郝摇旗喊道;‘我打不过你躲着你走,你只管追我干什么?’

    了因道;‘洒家昨在[立化寺]取了三百两银子,赶回五台山参加佛祖开光大典,却被尔等盗了去。洒家正寻不见赔主,今就与你要定了。’

    郝摇旗道;‘师傅不取三万万两银子,却跟我要三百两,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李自成运往陕西的最后一批银两,是我与那个亢英押送的.每辆大车藏有千锭库银,每锭五百两,共计五千多辆大车,都被亢英那小子私吞了。这回他就是来取银子的,大师如果不信,三后还在此地相会,就会见到银车。’

    了因道;‘你休要哄我,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先把你上的金银送与我回寺交差,不给我银两,我一直追你到明早上。’

    龙驹乃是千里神驹,奔驰如同闪电,却难以摆脱了因和尚。郝摇旗劝说道;‘这条路不是奔五台山的路,师傅走错了。’

    了因道;‘不错不错,这条路我常走,是奔小五台山的路.追着你就像追个猎物一样,跑的还快一些。等追到小五台山,我师弟们就可把你拦住,取了你上的钱财,就好回寺中复命了。’

    郝摇旗叫道;‘我的妈呀,到小五台山还有三四百里,你是真的不想让我的龙驹喘口气了?不就是三百两银子么?我给你就是,不要再追了’。说罢掏出六锭银子往地上一扔,每个五十两,正好是三百两。

    了因要的就是银子,果然不追了.拾起银子,拜谢了施主,念了几句佛号,坐在大树下休息。郝摇旗拨转马头,对了因说道;‘我说的全都是真话,李自成从北京运出的巨银,最后一批五千余车,遇到姜瓖拦截,都藏在了五虎山中。是我坑杀了五百河南兵想要灭口,吞了此银。谁知让亢英那小子漏了网,跑到了南京,投靠了阮大铖。跟他在一起的是阮大铖的养子白泰官,后来接应的是温县王征南的徒弟甘凤池,他们都是一伙的。阮大铖想要东山再起,执掌军权,所以命二人来五虎山取银子。此非小数,乃是十万万两银子,得之可招兵百万,成就帝业。咱们二人可以联手,将来我当皇帝,你当国师,天下都是你我二人的,岂不大妙?’

    了因道;‘洒家练成了金刚不坏之,刀枪不入,是近不得女色的。当了国师还是个和尚,有什么不一样?出家人戒的是贪,,盗,洒家却没有那么贪心?’

    郝摇旗笑道;‘师傅心眼太实,有此巨财,修建上百个五台山都够了.到那时候,师傅就不是武僧之首,而是天底下佛门之首.连你们五台山的方丈,主持什么的,都得听你的,何等威风?今咱们先交个朋友,我上金珠宝贝约值千金,送与师傅。师傅拿此财宝酒随便享用,三后在此相见。’郝摇旗留下财宝在地,打马而去.了因打开一看,都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心中大喜,知道郝摇旗所言非虚。

    了因回到五台山交付了银两,参加了开光大典之后,假称化缘,又出了山门,来到二人分手之处,找郝摇旗联手夺财。郝摇旗早已安排士兵等在那里,将了因请到了军营,二人开怀畅饮,结为莫逆之交。算计着亢英他们已经差不多得手了,派出人马四下阻拦,非要将藏银弄到手不可。

    当年与李公子最能谈得来的是军师宋献策,长不及三尺,相貌丑陋,却才学过人,军中都叫他‘宋小孩’。河南营素质最好,军纪最佳,战斗力差一些.宋献策便传授将领们一些阵法,可攻可守。扎营时各按方位,成八卦形,循环往复,方寸不乱.就是夜间遇敌,也应付自如,从来也没有失过手。宋献策总管亢英叫财神爷,说他浑都是宝气,财气冲天.亢英以为宋军师是在跟他闹笑话,也不当真,对宋献策说道;‘我若发了横财,分与宋军师一半,宋军师也把肚里的学问教我一半.’

    宋献策笑道;‘你那银子影我都见不着,倒先把我腹中的学问给学了去.也罢,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收你这么个徒弟,后将钱财用在正道上就行,否则将断子绝孙.’亢英知道宋献策是卖卜的出,算的极准,军中大事小李自成都先请教于他.亢英力大能走,随同宋献策鞍前马后的,抱着师傅上马下马,宋献策在他怀中如同小孩一般.

    宋献策心里啥都明白;早已测过自己的生辰八字,将来是云游天下,病死于卧榻,他也就放下心来,自己没有血光之灾.生于乱世,连活着都难.宋献策满肚子才学不亚于张良,刘伯温.哪个男子不想青史留名?宋献策明知道李自成刚狠过人,瓦刀脸,虎狼心,可与之共患难不可与之共享乐.大事一成,杀功臣是必然的.李公子手相纹路短,恐难逃杀劫.天机不可泄露,怕折了阳寿.宋献策有时点拨李公子,讲述胡惟庸鼓动明太祖铲除异已,刘伯温功成退的故事,李公子并没听出弦外之音.

    宋献策与亢英相遇是个缘分,也是天意.群雄争霸,将来靠的就是兵马粮饷,亢英上主一笔巨财.宋献策不教别的,先教亢英奇门遁甲的演变,亢英学了一年有余,已是烂熟于心.天地阳,月星辰,夏秋冬,山川河谷,无论怎么变化,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在天为气,在地为形,望天即知地理.亢英学的入门,因为祖祖辈辈都是打柴的,行走山路如履平川,不乱方寸.

    亢英转移藏银,采用的就是后天八卦形,以埋葬被坑杀的将士洞,间隔九里为阳,离,巽,震,艮,坎,乾,兑,坤,阳爻各埋银百万,爻各五十万,共计三十六处,大批量的都藏在阳。最近处就是坎左爻,藏银五十万两。亢英是打柴的出,山中的路径比谁都记得清楚。到了藏银位置,三人一起动手,藏银就显露了出来。三人七手八脚装上了马车,运出了深山,来到大路上。

    甘凤池与白泰官先行探路,见各处都有伏兵,无法过去.郝摇旗兵马多,都是流贼出,三五十人一伙,点起狼烟一传几十里,声息相通,想要硬闯是不可能的.走了十几个方向,紧要路口都有流贼把守,在此征收买路钱.此处与大同地面相连,清兵不想与姜瓖闹出误会来.大同辖区三四十座城池,都是姜氏镇守,边军不下十万,乃是前明的边关重镇.宣化到大同一带就成了缓冲区域,郝摇旗就活动于山西与河北,并不与清军为敌,只是打劫钱粮.对于这些毛贼满清还顾不上,姜瓖也是紧守城池,流贼就在这一带就猖獗了起来.

    看看实在不行,二人回到山顶商量着如何出山?白泰官眼珠一转道;‘亢兄力大,可以分批肩扛银锭从山路绕行,不走大路。我二人赶着车辆装一些石块,不去宣化,反往大同方面走,就会把伏兵引开。脱之后到清远镖局会面,就可甩了郝摇旗’。二人连连叫好,将银锭分成十份,亢英每次扛运一份。甘凤池两人把马车装上石块,蒙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有些份量.他们没有从来路往回走,而是打马下了五虎山,向大同方向急驰而去。五虎山区不下三四十里,都是荒山野岭,根本就看不到人家.山路仅容一辆大车行走,二人打马下山,一路狂奔,惊得寒鸦群起,鸟雀乱鸣,就惊动了守候在各路口的贼兵.只见不多时,狼烟四起,一处传一处.一见到狼烟,就知道银车行进到了哪里.贼兵们来不及拦截,都在后面追赶.有骑马的,有步行的,五虎山中乱成一团.

    郝摇旗算定他们还得走宣化,过居庸关向南而行,一路上都是官道。猛听得银子反向大同方面去了,不由得吃了一惊。郝摇旗兵马不多,轻易不敢侵入姜瓖的辖区,井水不犯河水。若是银车走大同,过太原,然后再南下,郝摇旗可就没咒念了。大同方向伏兵不多,约有三百余人在化稍营,恐怕不是二人的对手。郝摇旗留下了三五百人继续把守各路口,由了因在这方向坐镇,亲自带着一千骑兵,飞快的向银车追去。

    郝军见银车急驰而来,想要拦截却拦截不住.知道二人有些功夫,连忙拉弓放箭,想要阻拦住银车。拉车的三匹马都是精选的,全上下蒙上了皮甲,不惧枪箭.一下子就冲过了郝军的防线,将栏马桩撞翻在山坡下,几个贼兵也被摔进了沟里.甘凤池摸出鹅卵石一路乱打,头破血流的不计其数.飞石比箭要快的多,甘凤池摸出大的打将,抓出碎石打兵,比箭的还准.郝军吃了大亏,一个个都伏在地上不敢抬头,也不敢追杀,眼睁睁的看着银车飞奔而去。

    郝摇旗顺着狼烟一路赶来,从深井上山行走了三四十里,已经有些马乏.下山又是三四十里,骑兵也有些吃不住劲了.等领着骑兵赶到化稍营,银车已去了两个时辰,追赶不上了。郝摇旗气得哇哇乱叫,马匹不饮不喂也不行,只好传令休息.化稍营原本是个驻军之处,因为驻军多次闹饷,被崇祯给撤了,就留下了一处空营.这些空营盘就成了郝摇旗的驻军之处,往来客商不留下财物休想过去.此番让这两个小子闯了过去,郝摇旗觉得很没面子,将守将大骂了一通.吃饱喝足之后,一路追来,见不到银车的影子。甘凤池,白泰官是一路下山,马匹不累.石块早就卸下了,轻装前进。看看天色已晚,无法追赶上,郝摇旗命令先休息喂一喂马匹.银车是重载,想逃也逃不远。就这么一条官道,早晚也能追上。

    第二一大早,郝军继续追赶.打探沿途客店,都说是有那么两个人,赶了辆大车,车上不知道装运的什么?郝摇旗紧赶慢赶,能抓到影就是追不上车,不知道这满载的重车怎么会跑的那么快?说也奇怪,银车没有奔大同,忽然连影都不见了.二人带着郝军整整转了一大圈,进入姜军的防区,郝军不得不停止前进了。

    进入了大同辖区,二人才喘了口气,休息了几,这一带很是安定.李自成路经大同,姜瓖递上了降表,供应了大军一些粮草,李自成也没敢难为他.本以为得经过一场血战,才能过了大同.姜瓖的兵马比周遇吉多出几十倍,而且都是边军,骁勇善战.姜氏又是名将世家,在大同盘根错节,百万大军不一定能啃得下这块硬骨头.周遇吉血战流贼,李自成已是心惊,有退兵之意.是宋献策算准了前途顺畅,李自成有些半信半疑的.

    姜瓖本无忠义之心,跟吴三桂一样,遇事先盘算自己,主要来自于家传,就是极端自私自利.名门世家子弟大多如此,没几个忠孝仁义的.从出生以来,就是生惯养,花钱如流水,不知道祖上创业的艰辛,贵族之家都差不多.贵族之家没有什么家教,子女**之后,可袭武职,世守边陲,不须一刀一枪的去挣功名.这些世家子弟,只有吴三桂夺了个武状元,还是家里暗做的手脚.吴三桂与姜瓖很少往来,井水不犯河水.二人打交道,还是吴三桂追杀李自成,到了大同时候起始.

    李自成接到了姜瓖的降表,大喜过望,马上答应不在大同留下军队设防,姜瓖及其旧部留原地镇守,官升三级,后封侯.大同一降,宣化也就出降了.二十万边兵未经一战,就归顺了大顺王朝,这些全是明廷的精锐之师.崇祯还指望着这些大军能够破贼,天下勤王兵马能迅速赶到呢.

    大同与宣化守军不战而降,近百座坚城归了李自成,镇守居庸关的几万兵马也就出降了.接下来就是京营部队溃逃,守城太监出降,李自成不经一战进入了北京城,数十万明军形同虚设.李自成一败,这些守军马上反正,都出来截杀流贼掠夺财物.吴三桂追杀到了大同,姜瓖早已杀死李自成留下来的人马,与吴三桂握手下泪,共报君父之仇.就这么样,姜瓖又稀里糊涂的降了满清.本以为清兵是吴三桂搬来的救兵,没曾想满人是想入主中原.满人与姜瓖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如同封建割据一般,所以大同一带很是安定.

    甘凤池与白泰官都是少年,也没带什么财物,并不招风惹眼,也没引起姜军的注意.郝军知难而退,姜军也不知流贼因何而来?逃入城里避难的人很多,姜军一直在此地镇守,朝廷法度不变,这一带土寇也很少见.从大同奔蔚州有几处山路,可直达北京,也可奔琢鹿,怀来.往西过了鸡鸣驿,下花园等处,就进了宣化,宣化是个重镇.二人并不着急,亢英得运些时,游览石窟佛洞,上五台山访友,走小五台游览风景,过蔚州,一路观赏,自由自在,也没觉得劳累,北方与南方确实大不一样.

    北方兴的是外家拳,南方兴的是内家拳.论功夫北人刚硬,了因就是一例.论轻功还得属南人,白泰官没有遇到过对手.过了蔚州就进入了清军的地界,清军把守很严,其实防的是姜瓖.这两个少年也没引起注意,南来北往的客商并不算少.清军防守区域的社会秩序,明显的强于江南的明军,二人一路走一路叹息.清军的军师是范文程,也是个汉人学子.被归顺了满人,用一部[三国演义],就改造了一个新兴民族,扯起了这么大的一个场面来,也是个少有的奇迹.

    蒙古勇士远远多于满人,可是满人有国家政体法令,蒙古人却没有.百万蒙古人无数次杀入中原,抢掠足之后,迅速退出关外,蒙古人从来不占领土地.满人则是攻城掠地,设官镇守,招降纳叛,安置流民,安定社会,发展生产,有王者之象.天下不患无人才,只看人才如何使用?蒙古人将投奔过去的汉人,跟明廷做交换,全都掉了脑袋.满人重用投奔过去的汉人,成就了一番功业.可见人才的重要,远远超过了武功.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甘凤池与白泰官就奔宣化而来.从居庸关到宣化,都是清军的防区,郝军不敢进入,二人一路顺利就进入了宣化府.亢英把五十万两银子已经运到,也是累得不轻.三人见面之后,也是高兴,取出了十锭银子,折合五千两,准备给清远镖局,请求早南行,完成这一趟使命。若知能否成行?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