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娘子情愫初萌 红牡丹红颜薄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月城 书名:明季群英谱
    第四回

    红娘子愫初萌红牡丹红颜薄命

    却说红娘子呆呆的,当爹的就知道女儿对李公子动了。知女莫如父,这些年洪一绳又当爹又当妈的,女儿的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行走江湖之人都用动作语言来表达。从女儿看李公子的眼神中,洪一绳就啥都明白了;女儿长大了。姑娘随妈,红娘子也是英气人,美艳绝伦.女人们在男人的羡慕中,如同鲜花滋润了雨露,越开花越鲜艳。大家闺秀无论怎么样,也赶不上风女子,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魅力,得个满堂采。十分容貌不及三分媚气,好女人就骂那些坏女人是狐狸精.男人们还就喜欢狐狸精,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没有人瞧得起卖艺的,却都喜欢观赏卖艺的美女,追着赶着去凑闹。红娘子与母亲一样,不喜欢农人们的粗野下流,母亲就曾多次鞭打过对他动手动脚的臭男人。那些臭男人是掏一把便走,挨了鞭子也洋洋得意,四处张扬不已,令人羡慕。在台上,女戏子们最受欢迎,有些男人大把大把的往台上扔钱,就是为了引起女主角的注意。红娘子的母亲过去是台柱子,她一上台准保全场沸腾,男人们如同疯狂一样,喝采不已。后来跟一个姓周的小白脸跑了,戏班子一下就垮了下来,就剩下父女二人相依为命,以演绳技为主。从六七岁时起,红娘子就替代母亲的角色,开始表演绳技.一过十二三岁,那些个邪的语言,下流的举止,总在扰着她,每每时都得忍受着下流男子们的语言挑逗,也就不太当回事了。走江湖靠卖艺为生的人们都是这个命,就是个命。‘七娼,八优,九儒,十丐’,卖艺的比娼门还低一流,比穷酸文人与乞丐略强一点。祖辈相传‘一着鲜,吃遍天’,卖艺的技艺就是赖以活命的本钱.除了上的技艺之外,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六岁时,当妈的也曾试着给女儿缠小脚,长大了好能寻户好人家嫁出去,脱离了这一行。可是每天得行走几十里路,走村串镇,流动卖艺,当爹的实在挑不动已经长大了的女儿了。红娘子也打小野惯了,不大会儿就把缠脚布跑散了,气得当妈的又打又骂,说她就是个卖艺的命。人是最有适应能力的,生活在什么环境里,就习惯于什么样的生活,并不以为苦。小时候,走在高空绳子上进行表演,下面的孩子们连声赞叹,红娘子还觉得很得意。随着年令的增长,从人们看她的眼神里,红娘子知道了什么是下.她们所干的这一行没有人能瞧得起,与戏子没啥大区别。江湖女子都说自己是卖艺不卖,可是略有姿色的,都逃不出豪门大户与流氓恶棍的魔爪。那些人把江湖女艺人看成不花钱的玩物,想欺负就欺负,受了欺负也没地方说理去。你告他**,他说你是自愿的,告状是借机勒索。官府只能向着本地方的被告,而压服那些个品行不端的流浪艺人。

    尤其是女戏子,唱堂会少不了穿堂入户,就成了纨绔子弟们乐于寻猎的野味。反抗是不可能的,想要生存,就必须得吃饭,为了能添饱肚子什么事都得忍。女儿什么格父亲知道,但女儿并不清楚她与李公子中间有多么大的差别。李公子是书香门第,世代官宦的名门望族,提起李精白天下士族谁都知道.李公子的一言一行都为世人所瞩目,哪里会娶个走江湖卖艺的女子?名士雅客出入风月场所,那是风流倜傥,只能成为文坛佳话。就是与名真的产生了,也是逢场作戏,没人会当真。戏散了自然各自收场,相互洒泪而别,留下几篇诗文以为纪念,古往今来无不如此。红颜知己大多出自娼门,‘娼兴文必兴’,没有繁华风月场所,文人们也打不起精神来,写不出佳句耸动天下。名们都趁着年青,歌舞弹唱赚足了金银。人老珠黄之后,寻一个殷实富户,给人家当小妾,也就了此一生了。

    走江湖卖艺的不同,没有固定场所,吃百家饭,行万里路,四海为家,什么人都得答对,什么事都得容忍。挣不到什么大钱,仅够糊口。略有剩余,马上转行做点小买卖,过安生子.没有人愿意风里来,雨里去,长年累月的四处流浪,连一个去处都没有。没人愿意吃开口饭,低人一等.挨打受气是常有之事,忍字头上一把刀,跑江湖的首先得学会忍耐。江湖行走之人都非等闲之辈,若是被上梁山,个个都是江洋大盗,敢做通天大案的飞贼,因为再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对于妻子的离去,一绳是能够理解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并不是总能碰到的,妻子心气高,委屈嫁给了自己,就是没能力改变命运。与周公子一见钟,两个人眉来眼去,传书送,一绳并非完全不知。他舍不得妻子,但又希望她能过得幸福,而自己是无能力办到的。妻子曾在戏班子里学过戏,最为拿手的就是[西厢记]。妻子一失踪,他就明白准是与周公子私奔了。他并不想报复,寻找妻子更多的是着急,是关心.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前程无量的周公子,绝不会为了一个江湖女子舍弃一切,忠于自己的感的。

    高贵门第都是些伪君子,满嘴说的是仁义道德,满肚子里装的是男盗女娼。这类人骨子里是最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心的女人。多公子正是最危险的杀手,他们不但能毁灭一个人,而且能够毁灭一个人的灵魂,让他的人为他心裂而死。社会是分等级的,卖艺的处于最底层,人们视之为与娼等同。周公子年纪轻轻,是个美男子,儒雅风流,女人对他动也不奇怪。周府乃是世代官宦,书香门第,家教十分严厉。周公子自幼在府中苦读,全家人视为千里马,前程无量.绝对不会答应周公子,与一个风尘女子成为连理的。

    冯铨与周延儒是一对玉人儿,冯铨显得更老成一些,二人是莫逆之交,少年才俊。二人同样少年得志,中了举人,轰动了一方。他们的诗文令鸿儒们击节赞叹,两个人都是过目成颂,口吐珠玉之人。冯家也是世家,与皇宫大内多有交往,朝廷的一举一动冯家无不知晓。有其父必有其子,冯铨未等金榜题名,就已经熟悉了官场,在这一点上周延儒显得很嫩。

    冯家有意与周家联姻,冯铨与周延儒就结拜为兄弟,后相互帮衬,共同进取。二人体相近,都是多公子.冯铨猎艳从未陷了进去,周延儒就嫩了许多。周延儒城府不深,这是他的初恋.周延儒并无害人之心,软弱是由他的教育所决定的,自私自利也是环境使然,耳濡目染的成了一个势利之徒。在上,他是初涉河,那位女子令他砰然心动,令他痴狂,似乎是今生有缘。周延儒的感烈的,他的追求是狂的。汹涌的诗篇狂泻不已,书一封连一封,全是泪水,他是出自真心的。

    偶然中存在着必然,两个恋人的宿命早已决定了.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异,这只能是场悲剧。恋中的男女是忘我的,他们如同在悬崖绝壁边上行走,那冒险与心跳的惑,强烈的刺激着他们,他们都以为找到了真

    洪一绳久闯江湖,什么事都明白,他能看透一切,对妻子也充满了歉疚。师傅将女托付给他时,并没有把女儿许给他的意思。那些年事事不顺,姑娘长大了很是招风,就稀里糊涂的给洪一绳做了妻子,并生下了一个女儿。两个人只有感而没有,彼此都明白.所有人都是这么过的一生,娶亲之后,揭开盖头才能男女见面.女子都是从一而终的,不管摊上什么样的男人。

    行走江湖的女戏子有些不同,戏中的角色总在惑她寻求真,是幻想中的真。女人是喜欢幻想的,那是一种乐趣。在幻想中,男女恋人是可以冲破任何障碍,只要两颗心能在一起跳动,母亲的血也流入了女儿的心。社会讲的是门当户对,人不可与命争,否则只能被社会所毁灭。女儿想的太简单,太纯真了,她还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么险恶?母亲的悲剧如今又要发生在女儿上了,一绳看着女儿半天说不出话来,默默的想着应当怎么样回答女儿,又不伤害她那一颗纯洁的心。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理由来.自己并不认为自己低,也不是女儿配不上李公子,是这个世道不公平。女儿随妈,也是女中豪杰,敢作敢为,敢敢恨,相貌出众,万里挑一。女儿若是选了个武人,这话好说.相中了这位大名鼎鼎的李公子,一旦传了出去,不是给李公子脸上抹黑么?于是寻个理由宛转劝道;‘李公子已经有了夫人,不可造次。我等行走江湖之人,与李公子是两类人,不可相强,惹人耻笑。’

    红娘子还真不听那些,当即答道;‘那没有关系,我可以为妾为婢,只要能留在李公子边就行,不争名份。当年穆桂英也是个江湖女子,掠了杨忠保,山寨招亲,千古传为佳话。女儿虽说赶不上穆桂英,也差不到哪儿去。天下真正的男人只有李公子一个,我绝不能当面错过。’

    一绳知道女儿的脾气,听戏听多了,把戏文也当真事了。自己说不了女儿,只好顺其自然.等碰了钉子,女儿自己也就死了那份心了。

    穷人的孩子成熟早,什么事也瞒不过她的眼睛。红娘子六岁那年,母亲二十六岁,美艳动人,名噪大江南北。那时候母亲也是一红,人们称她红牡丹。父亲是班主,手底下有六七个高手,母亲是全班的台柱子。走红之后,不但专门在大城镇里表演,还被豪门大户用重金请入府中贺喜庆寿,财源广进。那一阵子是班子最为兴旺的时候,父亲也结识了不少江湖人物。

    悲剧是在宜兴发生的,周家是名门望族,周老太爷过八十四岁大寿,四世同堂,闹非凡。请了一台戏班子,一台杂技班子,足足演了七天七夜,才算是收了场。新科举人周玉绳,是周老太爷的长孙,风流儒雅,一表人才,真可谓潘安再世,司马相如重生。进入周府的第一天,女儿就敏锐的发现;母亲与周公子四目相对,如见故人,两个人都楞楞的,有些个异常。周公子偷偷的送给了母亲一个手帕,上面写了首诗,还有根玉绳,穿了三枚金钱,是周公子的贴之物。七天里,母亲走到哪里周公子就出现在哪里,意缠绵,眼睛就会说话.那几,母亲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有时候紧紧搂着女儿偷偷的掉泪。

    窗外传来了琴声,是戏中常演的[凤求凰]。随着琴声传来了周公子的吟咏,意切切.母亲犹豫再三,起出去,天亮之前就没有回来。母亲变得神采飞扬,恋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女人如同干柴寻找着烈火,哪怕烧个粉碎骨,也在所不惜。就是她的一切,她在寻求着真,寻求着她的另一半。周公子与母亲似乎前世有缘,两个人都陷了进去,奋不顾了。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人们在背后议论纷纷,只有洪一绳假做什么也不知道。周府也发现了危险,厚赏之后,把戏班子打发了出去.两个人远远的相望,泪流不止,人们都故作不知。

    妻子病了,病的不轻,戏班子就没有离开宜兴。这是心病,周公子也病了,两个恋人咫尺天涯,离别使得那种恋更加强烈了。红娘子每侍候着母亲,母亲浑,尽说胡话。吃了不少的药,总算是好了一些,母亲也总是魂不守舍。母亲的脸色苍白,如同换了个人一样,上台是不可能了。洪一绳只好耐心等待,缺了这个台柱子是打不开局面的。

    在班子准备离开宜兴的前夜,母亲失踪了,什么地方也找不到。周府来人打探;周公子来过班子里没有?说是周玉绳不见了,有人见过他们俩个人在一起。父亲急疯了,不再料理班子事务,班子成员都散了。在宜兴找了半年多,听说周公子被家里人找回来了,是与好友冯铨游览西湖,没来得及与家里打招呼。周府不可能让洪一绳见到周延儒的,一个臭卖艺跑江湖的,他也配?洪一绳想尽了法子,也未能打听出来妻子的下落。若真想回来,妻子是能够找到自己的.不回来就是自己不想回来。

    周玉绳才华出众,二十三岁中了状元,轰动了天下。有才有貌,为人乖巧伶俐.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天下谁不羡慕?周玉绳与朝中权贵千金结成了佳偶,又是轰动一时。在周玉绳成亲的第二天,西湖里捞起了一名红衣女子,怀中还抱有一个婴儿.跳水之前,在西湖长亭廊上留下了绝命词,听说让周府出重金买了去,不知道都写了些什么?

    听到这些传闻,父亲总是一言不发.红娘子猜测那个跳湖的红衣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害死她的就是负了心的周玉绳。周玉绳官越做越大,后来成了朝中首辅,除了皇帝就属他说了算。父亲从来不去京城,也不去宜兴,红娘子知道是因为什么?父女俩都是苦命,母亲也是苦命。红娘子心中也憋了一股劲,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想走母亲那条路。

    红娘子直爽刚烈,如同野草,心气儿很高。她看不上那些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粗人,也看不上那些个油腻腻的娘们腔娘们调的小白脸。按她的话说是;‘宁给好汉牵马坠蹬,不给赖汉当祖宗’。想找什么样的男人,她自己也说不清?反正这些年来,就没遇见过一个让她动过心的男人。

    天下好男人都死光了,没有个像样的。人们的自私,丑陋,在红娘子面前暴露无遗.就是递钱时,也趁机摸她手一下,满脸邪的样子。遇到色迷迷的大户,洪一绳向来敬而远之,不去招惹,免生是非。越是贫困地区,罪恶越是泛滥,洪一绳是一路南行,等过了江南就好些了。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儿遇到了李公子,与所有的男人都不一样。他父亲曾做过当朝一品,户部尚书,山东巡抚大员,乃是天下有名的大学者。

    这位李公子不同,有一份富足的家业,却都卖了换粮救济了饥民,都赶上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了。满腹的才学,超人的见识,博大的怀,坦的目光,透亮明镜般的品,如同一碗水一样,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都是青年才俊,李公子与母亲所依靠的周公子大不一样.李公子毫无城府,显得很实在,对任何人都坦诚相待,心里咋想的就咋说。他说出来的话,评论的事,总是一语中的.这是一位奇男子,伟男子,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人物。红娘子猛然醒悟;这就是自己想找的男人,这一辈子就跟他了。红娘子决定之后,态度坚决的向父亲宣布道;‘我要跟着李公子,跟他一辈子。’

    女儿想的太单纯了,并不代表一切。现在这种状况,李公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收留的,哪怕就是当婢女也没有可能.李公子全部心,都投入到赈救饥民之事上了。读圣贤书讲的是济世安民,有几人真正体力行?读书求取功名都为的私利,功名是自家挣来的,对皇帝都没什么感恩之心,更不用提对待天下苍生了。李公子是有颗仁之心的,似乎抱有救世怀.而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举子,父亲名列逆案,正人君子们都对他侧目而视。李公子我行我素,举动与常人大不相同,难道真的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么?洪一绳经过一次交往,就把李公子看透了;此人并无城府,更没什么野心,就是长了一付菩萨心肠。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中,那是要不得的.强者为王,弱者只能被吃,李公子属于群羊中的领头羊。第二天出去卖艺,却遇到了意外,改变了这一切。若知后事如何?且容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明季群英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