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自家别墅的三位美女

    一个月后,埃及机场,一个满面胡须鹰眼勾鼻的中年人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包上了通往阿富汗的飞机,在这个飞机降落阿富汗后,这个中年人进了机场的厕所,出来后却变成了一个光头高鼻,穿一花碌碌的衬衣,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手指粗细的金项链的阿拉伯人种的年轻人,提着一个小提包登上了阿富汗飞往印度的飞机。同样的场景后来出现在了伊朗,沙特,南非,巴基斯坦,俄罗斯,等等。

    两个月之后,在中国上海国际机场,一个穿范思哲西服,戴着墨镜的短发年轻人,在澳大利亚悉尼飞来的飞机上下来了。这个年轻人英俊非凡,虽然戴着墨镜,但那线条分明的脸庞,举手投足间的充满了贵族般的优雅又隐隐有一种久经沙场的军人一般的气势,虽然脸色稍稍有点苍白,但却有一种病态的妖异,令附近的行人纷纷注目,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不时偷偷看着这个英俊男子,一边和旁边的女伴窃窃私语,更有些大胆的,就紧盯着这个男子看,就差直接上前交谈了。

    这个年轻人,正是我,也是那个金发青年口中的M!

    不过现在我不叫M了,我现在的名字是李斯,份是归国华侨。

    我并没有在上海停留,当天就坐了飞往广州的飞机。

    “呼!”我一出广州机场,便觉得一股湿的气浪袭来,正是南国特有的湿润的气候。

    “也有好几年没有回来过了啊!”我心里默叹了一声,举目四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和远处的高楼大厦.

    “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我默默站了一会,不再停留,随手找了一辆出租车。

    “碧桂园8号”我一进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名后,便不再说话,静静地闭目养神起来。

    “哟!那可是大富豪住的地方啊!想不到先生年纪轻轻,已经是大老板啊!”司机是个中年大叔,有着南方人的,我一进车,他便攀谈起来了。

    “先生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吧?”

    “呵呵现在中国也和国外差不了多少啦!先生是回来旅游的吧?”中年大叔劈里啪啦说了一堆话,发现我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也打了个哈哈,闭口不说了。

    其实不是我天生冷淡,而是我上的内伤太过严重了,这两个月的逃亡生活中,我一直是靠着体内那二十年来修炼出来的精纯内气来压制着,就连走路都要运气来压制伤。每天还时不时遇到内伤发作,实在没有多少精力来与人交流。现在我迫切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来修炼稳定伤,实在不能再拖了。

    一路无话,半个多小时后,出租车就来到了碧桂园,广州有名的富豪居住地,就在珠江的边上,离白云山也不远,也可以算上是依山傍水。

    “一共68块。”中年大叔嘴上说着,刚转过头,我却已经递过来一张百元大钞,直接下车走了。

    “哎!先生,还没有找你钱呢!”中年大叔一楞,摸了摸纸币,不是假的,正准备找钱,却发现那个乘客已经走进了碧桂园了。

    “有钱人啊,做派就是不一样!”中年大叔喜滋滋地摸着那个百元大钞,嘴上说。

    我站在一个三层欧式别墅面前,虽然几年没有回来,但这个别墅有专门的公司打理,草坪花园树木的修整得美观大方。

    “这里怎么会有一辆甲壳虫呢?”我看着门口停着一辆新款的甲壳虫,觉得有点奇怪。

    “难道自己的份暴露了?”我心里一紧,但转念一想,绝对没有这个可能,现在这个份是我没有出国之前用的份,而且自己几乎动用了自己所有的份来打乱别人的追查,最后觉得万无一失了才用自己原来的份返回中国,这个份,除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舅舅之外,就没人知道,就连政府,也查不出这个份有什么问题。

    “估计是别的住户临时停在这里的吧。”

    我不再多想,内腑又开始隐隐痛起来了。需要马上找个地方静下来调息了!

    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刚进入客厅,眼前的景却让我一楞。

    大厅宽大舒服的真皮沙发上,三位几乎全的美女正躺在上面。模特一般的材,几乎全地躺在黑色海豹皮制作的沙发上,那慵懒地姿势,雪白的肌肤,还有充满了惑的姿势,构成了一副极具惑力的**图。

    其中的一位美女脸上贴满了一片一片的柠檬,其他的两位脸上正做着面膜,三位美女都只穿了件感的小裤裤,我甚至可以透过那薄薄的那层布看到里面蒙蒙的黑色惑。甚至那位正贴着柠檬片的美女连罩都不戴,高耸的雪白的酥就**地暴露在空气中,修长的大腿,雪白的肌肤,高耸的部以及峰顶的那点殷红,霎那间充满了我的视野。更要命的是,旁边的两位美女的纤手,正调皮地在那个敷柠檬片的美女的酥上面的那点殷红上用手指画圈圈!三位美女正笑着,酥随着笑声颤抖着,一波一波的光在客厅里面漾着。

    我只觉得一瞬间喉咙发紧,不由自己的吞了一口口水,苍白的脸色也瞬间泛起了血色。

    三位美女正在聊天,我一走进客厅,三个美女立马就发现了。

    瞬间的冷场,三个感的美女呆呆地看着我,我也呆呆地看着着眼前的三个几乎全的美女。

    还是我迅速地反应了过来,脸上一冷,说:“你们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三声尖叫打断了。

    “啊!!!色狼啊!!”三个美女中那个没穿罩的最先反应了过来,只见她双手马上护在了前,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剩余的两个也反应了过来。一瞬间,三声尖叫快要把屋顶给掀翻了。

    “你是谁!”

    “色狼!你怎么进来的!”

    “赶紧报警!”

    “叫保安啊!”

    三位美女一边把胡乱地扯起地上的衣服来遮挡色,一边把手头上所有能扔的东西全部给扔向我,一时间,桌子上的杯子,柠檬,枕头等等东西,在客厅里飞舞着。

    真是尖叫与枕头齐飞,酒杯与酥一色!

    我体往后一挪,避开了胡乱砸过来的杂物,看着眼前的几位美女手忙角落的景,又觉得有点搞笑。

    三位美女中看起来最为成熟的那位,急忙忙地拿起了手机,强作镇定地胡乱在上面按着,试图打电话报警的样子。

    我眉头一皱,心想,警察来了什么事都变麻烦!而且,现在我这个份,能不惊动警察最好。

    “住手!”我暗运内气,大声一吼,声音在客厅里面回起来,暗含内气喊出的声音令三位美女一震,停了下来,齐齐看着我,却维持着之前的动作。

    我不等她们反应过来,立马说:“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是怎么住进来的,我是这栋别墅的房东,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和物管公司商量,也最好问那个让你们住进来的人,不要来问我。”我连珠炮地说了一通,眼光在三个美女脸上一一滑过,最后盯那个看起来是三个中最成熟点的美女说:“现在有没有人告诉我,二楼健房有没有人?”

    “没有”被我盯着的那位美女呆呆地接口说。

    我立马朝楼梯走去,三位美女却一直不动,只是眼光跟着我的转动。

    我走上楼梯,又回过头来,说:“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能上二楼半步,更加不能来打扰我!所有的问题,等物管公司来会给你们解释清楚,我希望,在我下来的时候,事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

    我刚说完,嘴里一甜,一股血从喉咙涌了上来,我紧闭着嘴,堪堪没有喷出来。

    糟糕,刚才勉强运气作狮子吼,引起内伤发作了!

    我扶着楼梯扶手,强撑着走上了二楼,走进了二楼的健房,反锁了房门,一个跌坐坐在地板上,盘膝,眼观鼻口观心,运气调息起来。

    很快就进入了内视状态,看到体内如此凌乱的内息,我苦笑起来,伤势是越来越重了!

    立马屏除杂念,一心运气疗起伤来。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艳福杀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