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难得感动一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南成才很是感慨龙叔一家人的开放,包二几个字愣是说得十分的自然,好像家常便饭似的。南成才转念又想该不会是眼前这个mm也在干这种龌龊的事吧,南成才两只小眼睛不停的在龙奕昕上转。龙奕昕被他看得浑起毛,害怕的说:“你可不要让我去做饵啊,我可是从来都没干过这些事的啊,打死我也不去做”

    南成才嘿嘿一笑没有理会龙奕昕的自我辩护,而是向龙叔说,现在的社会如果不采取特殊的手段,很多事是做不出来的,我们只不过是打一些法律的擦边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既然黄老板要我们死,我们只有反抗到底。南成才显得很高兴,不是因为他这番慷慨陈述,而是因为刚才龙奕昕的话证明了她是一个好女孩。这个龙叔当然不知道,他以为南成才是十拿九稳才露出成功的微笑,于是也很兴奋的说,成才,我一看你这孩子就不像是一个平凡的人,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我看好你。

    龙奕昕要不是因为说话的人是他老爹早就吐了一地,如此恶心的话从他爹嘴里说出来还是第一次,龙奕昕瞪了龙叔一眼问南成才,你只是说出了大概,具体怎么实施你能拿出一个方案吗?

    南成才有些小得意的说,当然有啦,我的计划保证万无一失。见大家蛮有兴致的听自己说话,南成才,提高音量说,我有一个会武功的兄弟,只要龙叔发现黄老板的车里有陌生的女子,那么我和他将会跟着黄老板到地头,然后由我来制造一些事端延迟黄老板进宾馆,我那兄弟从窗户进入房内布置好一切,嘿嘿,然后我们就等着黄老板付钱就是了。

    南成才的笑让龙叔父女两不胆寒,还好自己没他作对,要不怎么死都不知道,龙叔感觉自己怕怕的。倒是龙奕昕听到南成才的计划后只是小小的恶心一下,然后就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成才哥,你看我是不是可以加入你们的行动呢”南成才被嗲的能酥人骨头的一句成才哥迷的头晕脑胀,脑子一就点头同意。龙奕昕还没来得及高兴龙叔却站出来反对,说的话无非就是自己家只有一个独生女,怕龙奕昕出意外什么的,反正就是一些常用的借口,弄得龙奕昕嘟着嘴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理会龙叔。

    南成才尴尬的坐在那里看着父女两赌气,他其实是想让龙奕昕和他们一起去的,毕竟一个大美女跟在边那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啊,但是碍于龙叔的面子又不好说出来。好半天色心终于战胜了感,南成才开口说道:“龙叔,就让龙奕昕一起去吧,我们会保护好她的,再说了老让她闷在家里会闷坏的,人要学会放手”

    龙叔看着正在赌气的龙奕昕,眼里充满了溺,旋即又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不想放手,只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放不下心。她妈妈又是一的病,现在只能靠药物来维持生命,而我一天到晚在工地上干活,休息的时候只能陪在她妈妈边,根本没时间陪她。所以我很怕她会学坏。

    龙叔说出了闷在心里已久的话,眼中隐隐闪动着泪花。龙奕昕听到爸爸的话慢慢的转过头凝视着父亲,往熟悉的父亲脸上那亲切的笑容此刻变成了深深的一道道皱纹,仿佛述说着父亲上那沉重的担子,于是龙奕昕静静的俯在龙叔的腿上抽泣着。

    南成才看到这个场景心里很是感动,自己的父母何尝不是这样对待自己,南成才决定一定要替龙叔讨回属于他的工钱。等到龙叔和龙奕昕都没有那么难过的时候,南成才对龙叔说,龙叔既然你很你的女儿,你更不能一辈子捧在手心上,一旦那天出了什么事你认为她一个人能在这个世界上独立生活吗。这就是过度溺的结果,只有放开双手让她学会飞翔,让她学会独立,她才能更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南成才的话仿佛一道利剑刺入龙叔的心中,龙叔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但是脸上却重新露出的欣慰的笑容。“成才,你说的对,或许我真的要放手了。那么这次行动就让奕昕和你们一起去吧”

    龙奕昕虽然还处在伤感的氛围中,但是一听到龙叔点头同意自己的计划,二十来岁的青美少女脸上偷偷露出花一样的笑容。

    南成才和龙叔父女约好事的细节事项之后就回工地去了,一路上想着到龙叔家的遭遇,脸上一会露出凝重的神,一会露出的猥琐的笑容,如此反复让公交车上的人都以为碰到了一个神经病,一个胆大的老女人还真的打了110的电话,还好南成才在110来之前下了车才逃过了神经病院一游。

    之后几天南成才准备好了一切工具,同时把计划也告诉了鲁智深,只要龙叔的音信一到,立马就可以开展行动。但是龙叔却迟迟没通知自己,南成才都跑了好几趟黄老板的工地,龙叔每次都是说没看见黄老板的二,让他耐心的等。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天龙叔兴匆匆的跑来告诉南成才黄老板的二来了,但是很快他们就会离开工地,龙叔已经通知龙奕昕过来,让南成才他们准备准备马上就出发。

    南成才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蹦了三丈高,心想终于有机会看到漂亮mm了。要是此时龙叔知道南成才的真实想法,那他绝对会亲手毙了眼前这个贼,但是他终究是不知道的,交代了几句南成才要保护好的他的女儿就回去了。

    南成才跑回宿舍背上装有工具的背包,拉起正在对付晚饭的鲁智深就往外跑。鲁智深一边跑一边着嘴边的油,说干嘛呢,晚饭都不让吃。南成才一边跑一边很猥琐的说,抓去啊,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鲁智深一听抓两个字,顿时眼冒精光,脚下生风似的跑的比南成才还快,一边跑一边兴奋的哇哇大叫:“抓,是不是和小电影上的一样啊?”

    南成才听到鲁智深的话一头栽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却见鲁智深在前面跑了一圈又转回来,挠挠头说,太兴奋了,忘了问你要跑去哪了。扑通!南成才再次栽倒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