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可怜的曾潇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曾潇洒大喊大叫惊动了周围宿舍正在打麻将的民工们,一群赤膊裤衩的民工拿着木棒冲了进来,看见一个陌生的光头佬在那里扯着嗓子瞎吼,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按住了就打。可怜曾潇洒见义勇为不成反而被当作小偷打,于是悲愤绝之下捂着脸哭道:“别打我的脸,我是曾潇洒,救命啊~~”

    站在前面的几个民工听到曾潇洒的声音颇为熟悉,仔细一看确实有点脸熟,扒开曾潇洒的脸一看果然是曾潇洒,于是马上伸开双手阻拦后头群气愤的民工们“打错啦、打错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围攻的民工就哗啦的散开了,曾潇洒捂着受伤的小蛮腰一瘸一拐的爬上,两眼紧、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此时他心里想的是我怎么那么倒霉啊,刚剃了头就被当成光头党,钱还没赚到就被打了一顿。

    就在曾潇洒感叹自己悲惨的命运之时,南成才却偷笑着跑了出去,刚才他在翻鲁智深的时一个光头突然跑了进来大喊抓小偷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贼喊抓贼呢,正想着如何制服这个光头佬就看见那群比愤青还愤青的民工跑进来狂殴光头佬。于是就混在民工中准备跟着组织走,但还没等他把脚从拥挤的人群中伸进去的时候,围攻却停止了。然后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没有毛的曾潇洒出现在众人面前,南成才顿时就乐了,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要事在,只好放下调戏曾潇洒的想法,偷偷地跑了出去。

    南成才跑出去找的是鲁智深,此时鲁智深正在网吧里HIGH着呢,被南成才找到就往外拖。鲁智深一边走一边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的问:“南哥干嘛呢,没看见我正看到**部分吗,这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新片啊,可惜了”

    “我要借你的夜行衣”南成才头也不回的说

    “夜行衣?我没有啊”

    “别装了,上次我还看见你穿着去偷了村里张寡妇的内裤”

    “呃~~~,这你也知道啊”

    没几分钟两人就走回到了宿舍,鲁智深一眼就看见曾潇洒在低头擦着膏药,头上反的光比灯泡的光还亮,不明就里之下于是紧张的问:“师兄,是不是师傅叫我回去?”。曾潇洒抬头看见鲁智深垂手而立、恭谨的站在那里,知道鲁智深肯定是误会自己是少林寺的和尚,一天内被数次误认为各式各样的人,其中一次还被揍了一顿,曾潇洒悲痛交加之下昏倒道上。

    鲁智深看见曾潇洒晕了过去,正想上前问一下,被南成才一把拦住让他去拿夜行衣出来,和尚的事他来处理。鲁智深鼓鼓囊囊的从被褥下翻出那夜行衣,南成才一边按着曾潇洒的人中一边诅咒鲁智深,该死的花和尚哪藏不好偏要藏在被褥下面,谁能知道自己脚底下会藏着自己找的东西啊。

    鲁智深把夜行衣扔在南成才的上,问南成才到底想要干什么。南成才走到门外转悠了一圈回来,轻手轻脚地关好门窗,然后才回到边上压低声音说,你还记得上次那个要跳楼的民工吗。鲁智深歪着头半天才点点头,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南成才兴奋的说,上次你问我怎么摆平哪儿民工,我现在告诉你,我和他约定好了今天晚上他找黄老板谈判,我则在一边偷偷拍下证据,然后到法院去告他们。

    鲁智深眼前一亮,说有意思呀,这么好玩的事我也要参加。南成才沉思片刻说,行!你的功夫好,要是出事了你就帮我后吧。于是两人商定好南成才负责穿上夜行衣到黄老板的办公室窗外偷拍,鲁智深则躲在附近的树丛里负责放风和火力支援。

    就在南成才手忙脚乱地穿夜行衣的时候,曾潇洒醒了过来,见两人一脸的兴奋样,正要张口问他们想干什么。不想鲁智深正好看见醒来的曾潇洒,于是跑到曾潇洒的边摸着他那灯泡似的的光头,问南成才,南哥,潇洒怎么会睡在这里,我师兄呢,他跑到哪里去了?曾潇洒好不容易醒过来,听到鲁智深这无厘头的话直接就被他给雷倒了。

    穿好衣服的南成才拍着鲁智深的肩膀说,你就饶了潇洒吧,他今天都够倒霉的了。

    月黑风高、万籁寂静,相比生活区的点点繁星工作区这边却是一片漆黑,只有施工单位办公室折出微弱的灯光,不时还发出激烈的争吵声。这时距离这间办公室二十米外的树丛中闪进两个影子,其中一个闪进树丛之后就蹲了下去,另外一个影子朝蹲下去的影子竖起了拇指然后再次跃出树丛,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个跃出树丛的影子就是南成才,一的黑衣在夜色中掩饰的特别好,不靠近到一米内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个人,只有拿在手中的数码相机在夜色中显得有点突兀,远看就像一只飘在空中的灵异物品。

    南成才猫着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窗外,拿出自制的土潜望镜偷窥里面的动静。屋内的争吵此时正呈现白化的状况,五六个民工模样的人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和一个坐在办公桌上翻着账本的人进行激烈的争辩,一个略微发胖的中年男子则悠闲的躺在老板椅上喝茶。

    南成才见戏已开始,赶紧把数码相机架在窗的角落开始拍摄证据。

    “黄老板,我们的工钱你什么时候能给我们?”几个民工见和会计说不通于是转向黄老板

    “我现在没钱”

    “那为什么你还能买那么多材料进场?那些材料的钱足够付给我们工钱了”

    “哼!我警告你们不要多管我的事,不然的话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们”

    “可是你现在已经不给钱我们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家里的人还等着吃饭呢”

    “出去,不然明天就别想再干活了,那样你更不要想拿到你们的工钱”黄老板震怒了

    “黄老板你不要做得那么绝,急了我们上法院告你”那天那个跳楼的民工愤然的说

    “有种你就去”黄老板一怒之下霍的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甩手就朝窗口扔去,茶杯砸在窗边上茶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