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很风骚的去做民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南成才再一次在医院里醒来,这是他一个月内第二次进医院了,只是这一次伤的比较重,除了遍布全的外伤之外,后脑里还积了一点血,这让他时常感觉到头痛。南成才入院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他,除了他唯一的同学兼好友汤伯虎。

    汤伯虎在牛破天和他的混混作鸟兽散的时候背着南成才走了几公里的地才到了最近的医院。已经是48个小时过去了,汤伯虎守在病没有出过医院,显然他已经筋疲力尽,正趴在边睡了过去。

    南成才有些感动,不过他不想马上叫醒他,于是静静地躺在病上。

    三天后汤伯虎再一次过来看他,两人精神都很好,于是决定到医院里的食堂吃饭。医院食堂的伙食都有点清淡,这是考虑医院患者的伤病,但是却没有考虑到病人的家属朋友的口味。

    “我明天就要走了,老爸催的紧,没有办法”汤伯虎砸了砸舌头,似乎后悔到这里吃饭

    “走吧,我的伤也快好了,过两天就能出院”南成才轻松的说

    “你有什么考虑?”汤伯虎放下饭碗,笑着说:“要不你伤好之后来找我吧,我给你安排一个工作,不然没有毕业证是很难找到工作的”

    南成才把脸一板,说:“你这是施舍,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兄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啊,咱两之间还施舍这一说吗?”汤伯虎也有点不高兴的说

    南成才扑哧一笑,脸上恢复了往的猥琐,很风的说“逗你玩呢,不过我已经想好要干什么了”

    汤伯虎心中略定,想到南成才说找到了工作于是好奇地问:“这几天我一直看着你的啊,怎么会突然间你就找到工作了呢”“我想好了,我要去做民工”南成才顿了顿饭碗。

    噗!汤伯虎把刚入口的饭都喷到了桌上,没想到南成才会说这样的话,汤伯虎一脸惊奇的说,你小子是不是疯了,还是自甘堕落?南成才被汤伯虎这么一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没疯啊,牛破天不是要我做民工吗,我就做民工让他看看民工也能出头。

    小孩子赌气的想法,这是汤伯虎的鉴定结果

    “别傻了,我爸的单位还需要人,等你伤好了到我管的部门里做,包你有口饭吃”

    “伯虎,你还记得我前几天和你说过的话吗?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生活,所以你并不了解我,之所以我不能学你就是因为我们的生活道路是不一样的,我要有自己的生活,我只能自食其力,而不是在你的帮助下混混沌沌过这辈子”南成才平静的说

    “但是你也没有必要去做民工啊,虽然没有毕业证,但还是可以做其他的啊”汤伯虎不太理解南成才

    “没有毕业证能做什么其他的?就算能做也只是和民工一样地位的工作而已。那我还不如去做民工,至少那里还有我的一片天空、一帮兄弟和我人生的目标”南成才心中有点澎湃,越说越激动

    汤伯虎摇摇头笑道,看来你是认真的了,兄弟,好好去做吧,没饭吃了就来找我,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南成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为此翻江倒海,暗暗的感激自己的兄弟。

    一顿饭的时间分开了兄弟俩各自的人生道路,从这一刻起两人走向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但是兄弟的友却仿佛一根丝一样拴住了两个世界的人。

    汤伯虎在第二天的时候就走了,这是工程管理专业走的最后一人了,当然除了南成才之外。汤伯虎给南成才留了两千块钱,另外支付了南成才住院的所有费用,临走时给南成才留了一个家里的电话让南成才有事的时候就找他。

    南成才在医院又住了几天,他不敢回宿舍去,他不敢自己一个人面对那空的房间,他不敢去想象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但是今天是非回去不可了,因为今天保安就要去清理宿舍了,捡垃圾的老太太也会尾随而至。如果不回去拿东西的话,宿舍肯定是被拆光、扫光、捡光。

    南成才匆匆赶在保安入驻前回到了宿舍,打开门,地上一片狼藉,各种报纸扔了一地,还有四年来的积攒的书籍、鞋子和袜子。房间弥漫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臭味,一只老鼠从一只鞋子里面伸出头,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人,心想这猥琐的男人不会是和我抢地盘的吧。

    看着这个宿舍的最佳第九“人”,南成才嘿嘿一笑没有逗他而是手脚利索地收拾自己的行李。简单地拿了生活必须的东西之外,南成才还带上了所有的书籍,他想把这些书送给鲁智深他们看,扩展一下他们的视界。

    站在s市理工大学的门口,南成才回头地望了望呆了四年的母校心里有些伤感。亲的母校,虽然你在最后的一刻伤害了我,但是仍然感激你这几年对我的培养。尽管这几年你只教会了我书上的知识,但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甚至贴上了毕业的代价学会了书本以外的东西,我觉得值了。今天从这里走出去,我以是你的学生而感到光荣,希望哪天我再回来的时候你能以是我的母校而光荣。

    看了学校最后一眼,南成才头也不回地走上了2路,在最靠后一排的角落找了一个位置做了下来。昨天已经给老陈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看看他,老陈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坐公交车,只知道在之前的工地附近可以坐918路到他们的工地。南成才很无奈的只能先坐2路汽车到底然后再换上开往老陈工地的918。

    当南成才半死不活地赶到老陈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吃饭的时候。鲁智深正在很HIGH的吃着属于自己的饭,冷不丁脑袋被人弹了一个响嘣瓜,正要爆发。回头一看却是老陈带着南成才站在自己后面。

    鲁智深吃不准是不是南成才弹自己,手上不敢有什么动作,他心里却是很高兴的,因为对于他来说终于是有人陪他去看小电影了。但是他又不敢表示任何欢迎的肢体语言或者口头语言,因为老陈一脸沉暗示着鲁智深如果说错什么的话随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