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忍无可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答辩明天就要开始了,南成才颓废的蹲在宿舍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窗台上忙碌的蚂蚁,一队蚂蚁正兴高采烈的搬运着一个刚发现的食物,硕大的食物在蚂蚁的努力下正慢慢的滚向蚂蚁的家。

    南成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和所有关心的自己朋友和老师一起努力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在之前的半个小时,一向很嚣张的汤伯虎也无奈地对自己摇了摇头,让这些天都在努力的南成才灭绝了最后的一点希望。

    南成才的家里并不富裕,那里的孩子出来读书基本上不会有回去的打算,所有拿了毕业证的人都会竭尽全力希望能留在大城市。南成才也不例外,他一直希望在拿到毕业之后可以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然后接父母到城市里安享晚年。

    可是如今梦碎了,未来向南成才吝啬地关上了大门。

    六月底的大学是最疯狂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整个校园都会变成一个垃圾场,家家户户都会从窗口扔下形形色色的、怪异的东西,有的甚至连扔下来的人自己都从来没有见过,貌似是哪个傻鸟在大一入学时带来的,一直藏在底下四年从未见过天。如今重现于世便尊为圣物,被兴奋得嗷嗷大叫的愤青砸到马路边上供学弟学妹们观赏。

    周边的网吧和KTV、饭店这时候也迎来了野百合的天,在这个黄金时段想定个位置如果不提前五天那肯定是妄想。

    此时s市理工大学旁边的同乐园KTV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一男一女的合唱引爆了全场。这是工程管理专业的毕业最后的一次聚会,所有的工程管理同学都参加了这个最后疯狂的聚会,因为过了今晚大家就要各奔前程。

    正在声嘶力竭的吼叫的是牛破天和他的女友矜莲,也就是摆了南成才一道的那个女人。陷入**的他们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声音会给别人造成多大的危害,台下坐着的四十多个人基本上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部还给了大自然。

    只有两个是例外,一个是戴着耳机的,另一个就是南成才。南成才因为心的低落所以抗干扰能力奇高,正翘着二郎腿自斟自饮的喝着啤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位聋子。但其他同学知道南成才是今年唯一一个毕不了业的奇才,在同的同时也不敢去刺激这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一曲唱罢,同学们大吁了一口气,掌声顿时响起,庆贺杀猪声的演唱结束。牛破天握着麦克风向大家拱了拱手,脸上泛起了**的笑容“谢谢大家的鼓励,既然大家这么喜欢我的歌,我很乐意再为大家奉上一首十八摸”

    话没说完底下顿时横尸遍野,众人要不是早已经把一整天的东西都吐完,只怕现在就是一场现实版的生化危机。但还是有一些人实在是受不了,如果不吐点什么出来就不好受,于是干脆的抠起了自己的喉咙。

    牛破天的脸色很不好看,巡视了一遍台下的牲口,看见只有南成才一个人对自己没有反应,于是说了一句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晕倒的话“你为什么不吐?难道你没听我唱歌吗?”

    南成才很无语,想到就连这么猪头的一个人都能毕业为什么自己不能?难道我自己真的连猪都不如吗?南成才冷笑了一声说:“我家里养猪的”

    “养猪的跟这个有什么关系?”牛破天确实很猪头

    “听得多了就没感觉了”

    “哦”牛破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妈的,南成才你敢骂我唱歌像猪叫?”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牛破天愤怒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见他放下手中的麦克风,掏出一根中华叼在嘴里,然后从桌上的水果拼盘旁边捡起一盒火柴,点燃了嘴中的香烟。淡蓝色的烟气从牛破天的嘴里喷出来迅速的溶在了昏暗的空间里。

    “成才,我不怪你,谁叫你是我们专业唯一不能毕业的人呢”牛破天很**的说出南成才的痛处

    南成才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牛破天,别在这扯*蛋,要不是你那点关系,你能毕业?”

    “我就是凭这点关系怎么了?我就是能毕业你咬我啊,不像某些人死皮赖脸的求人也毕不了业”牛破天脸上显得很得意

    “不过是你晚一年毕业而已,你吊什么吊”南成才尽量不让自己爆发

    “哈哈——”牛破天大笑一声又说:“我既然能让你第一次毕不了业,也能让你第二次毕不了业”

    “什么?我毕不了业是你搞的鬼?”南成才惊呆了

    牛破天洋洋得意的说:“是又怎么样?我老爸一句话就能让院长乖乖的拒绝了李老师的申请”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哼!你千不该万不该泡我马子,我说过让你做民工,我不会食言的”牛破天闪过一丝恨意

    “你有种”南成才霍的一声站起来

    顿时十来个小弟护在牛破天的周围,一人拿着一个酒瓶提防南成才随时发疯咬人。“成才,拿这个”汤伯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南成才的后面,递给他一根棍子,原来他早就知道是牛破天搞得鬼,无奈自己的关系实在是敌不过牛破天的爹,只能化悲痛为力量,找个地方修理修理这个碍眼的牲口,于是随时带着两根棍子。

    “伯虎你退开”南成才接过棍子冲进了人堆里,眼中死死的盯着慌张的牛破天,不管那些小弟施以自己上的拳脚,南成才只追着四处逃窜的牛破天打。坐在椅子上的同学都呆了,看着两个满脸是血的人,谁都不敢上前去阻拦,只能哆哆嗦嗦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汤伯虎虽然和几个混混搅在一起,但是仍有好几个混混跟在南成才的**后面不停地打着南成才。一是血的南成才没有叫喊,因为他的愤怒只显示在脸上,反倒是牛破天的鬼哭狼嚎强烈的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仿佛受伤最重的就是他一样。

    够本了,这是南成才心里的想法,只要最后一棒,管他什么后果、还有没有明天都去他娘的。眼前的牛破天摔倒在地上,惊慌的看着南成才挥起的木棒。

    砰!一声响起,不是木棒击打的声音,而是玻璃破碎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开始恍惚,南成才软软地倒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