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有外人侵入自己的地盘并夺去自己的利益,就会不顾一切代价去摧毁破坏自己利益的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这种睚眦必报的心理就连世界上最记仇的豺狗也甘拜下风。

    但是人又是一种很喜欢温存的动物,依恋旧事物是人的特质,送君千里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

    此时的鲁智深和曾潇洒就走在送别南成才的路上。朱老板出院后工地上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朱老板解雇了自己手下的所有民工,并且把他们立即赶出了工地,重新在另外一个工地上调来了新的民工,使得之前的四川民工不得不坐上回老家的火车。另外朱老板利用手中的关系让大老板与总承包单位解除了合同,自己挂靠一个大企业来总包这个工程,使得自己在工地上一手遮天,再也没人敢对他正看一眼。

    最为恶心的是在赶走了总承包单位诚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之后,朱老板并没有放弃对南成才的报复,他威胁诚信建筑公司辞退实习的南成才,在实习报告上写上不求上进、聚众闹事、人品不行十二个评语,要不然永远都不要妄想再接他姐夫的工程。

    诚信建筑被得没办法,只好捂着自己诚信这两个公司的开头名字,昧着良心找朱老板的话去做了。当然在写评语的时候项目经理还不忘痛哭流涕的向南成才哭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为了公司的业绩,我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委屈,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像你这么好的一根苗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我看好你。

    南成才并没有理会项目经理的猫哭耗子,他甚至没有和项目经历打声招呼就离开了这个黑暗的工地。南成才其实早就想到这个结果,只是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以至于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毕业。

    怎么办好呢,不合格的实习报告肯定是通不过评审老师的检查,何况报告上面还写着耻辱的十二个字,那跟在脸上写着我是人渣根本没有区别,如果实习不合格就没办法毕业了。

    烦恼的南成才一边走在田间小道上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

    “南哥,你在想什么呢?”今天的曾潇洒特意穿上新的上衣,那是在上次演出时发的广告T恤。

    “没想什么,对了,你们今后何去何从啊”南成才收回心神,强笑道

    “老陈托了老乡在另外一个工地重新找了一份工,我们俩都要跟过去”鲁智深大大咧咧地说

    “哦,那就好,至少还有一个地方呆着,到那边后老实点不要再闹出事来”南成才伸出双手拍了拍鲁曾两人。

    “切,要不是你这个霉招星的到来我们会是这种收场么”鲁智深不假思索的说,曾潇洒急忙踢了鲁智深一脚“南哥他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在意”,曾潇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鲁智深。

    “呵呵,这个,南哥,是我说错话了”

    南成才苦笑一声“你没错,说不定我真的就是一个霉招星,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别人”

    “不是你的错,南哥。实在是那些人做得太绝了,根本不给我们活路,南哥你只是带领我们反抗而已”曾潇洒认真的说

    南成才晒然一笑,说:“带领?我这个领导做得不好啊”

    “我就觉得好,打朱老板打得太爽了,要不是你,我根本就没有揍他的勇气,我太崇拜你了”鲁智深沉溺在那风光的一刻

    “,感我是来打架来的,你这畜生”南成才没好气的说

    “哦,对哦,南哥是来实习来的,可是为什么我从来就没见过南哥干点正事呢”鲁智深弱弱的问

    “唉,有三大包工头在,你认为我能做什么工作?要不是实习生不能早退,说不定我老早就回老家了”一戳到南成才的痛处,南成才无限伤感地说道

    “年轻人嘛,总是有不冷静的时候,但是不经过风雨怎么能见彩虹?等你下次再碰到这些事的时候就不会这么不理智了”老陈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南成才的后面

    “老陈”南成才眼角闪烁着泪光“谢谢你”

    “谢啥,我只是过来带两个孩子上车的,看看你们都走了多少里地了,还不舍得分别”老陈叹了口气又说:“倒是你,孩子,面前就有这么多的困难,要好自为之啊”

    老陈好像知道南成才的困难,像慈父一般按了按南成才的肩膀。南成才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泪水像山泉一样哗啦哗啦的往下流,其余三人都受到南成才的感染,想到今后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南成才了,忍不住心里难过,于是也抱作一团哭了起来。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南成才擦干脸上的泪水,看了看周围共患难的兄弟,说:“洒哥、深哥、老陈,我不会向困难低头的,认识你们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时间不多了,你们回去吧”

    鲁智深深受感动,于是也深的说,,南哥,我没有什么文化,送不了你什么话,我只说一句,再见。

    三人很无语地看着鲁智深,曾潇洒勉强地笑了笑,说:“南哥,我祝你事业有成,早生贵子”

    听了曾潇洒的话,老陈差点呛不过气,还好他有了医院里的经历,适时稳住了自己“成才,别听这两个孩子乱说话。我送你一句,前面的路很长,你要勇敢的走下去”

    “可是我不敢走”南成才似乎有些异样

    “为什么?”

    “因为、因为——”

    “,别像个娘们啰里巴索的,看我的,像我这样走”老陈不耐烦的往前狠狠的踏了一步

    “因为我们前面有一坨牛粪”南成才的话似乎有点晚

    “哇————”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