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我是民工,我就爱打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暴雪书生 书名:疯狂民工
    (在此我要感谢岩浆兄弟给我的鼓励,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真正的鼓励,谢谢你!我会继续努力的。希望各位大大能狠狠地拿票砸我)

    洗完澡,南成才一脸舒服地跑去找自己的线人鲁智深,民工团体中发生了什么事都逃脱不了鲁智深的法眼,包括打麻将谁赢了5块钱、谁家的婆娘丢了内裤之类的琐事都会成为鲁智深和南成才之间的饭后茶余的谈资。

    鲁智深的宿舍安排在整个生活区的最底部,去鲁智深的宿舍要经过其他民工的宿舍。南成才经过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这些民工宿舍里早已空无一人,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打麻将打牌最闹的时候,南成才满腹疑惑地走进鲁智深的宿舍。

    南成才刚跨进宿舍的门口,鲁智深就把他拉到角落里,颇为兴奋地说:你知道吗,今天要发生大事了。南成才疑惑地问到底怎么回事,鲁智深左顾右盼确定周围没人才压低声音说,东北帮和安徽帮要干架了,我刚才才听说的。

    看着鲁智深那带着幸灾乐祸的猥琐,南成才不信,说你小子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东北的民工和安徽的民工平时并没有任何冲突,昨天还凑在一起打麻将,我还买了半个小时的马赢了50块钱。“那说不定是因为打麻将时一言不合,就约时间打架,香港的古惑仔就是这么干的”鲁智深猥琐地笑道

    曾潇洒凑过来说,你们说的都不是,今天我碰巧路过东北帮的包工头办公室,听到了他们的包工头一直在骂安徽帮的包工头,开口闭口都是要废了安徽的包工头,好像是因为承包工程的问题。

    南成才奇怪的问,包工头之间的矛盾怎么会扯上民工呢。鲁智深嘿嘿一笑,说现在都是有钱吊就大、有钱能是鬼推磨,只要给钱就没什么不可能的。曾潇洒点点头说:去打一架拿的钱够得上一个月的工资了,有什么比这个更吸引民工的呢?

    “愚昧,太愚昧了”南成才愤怒的说,自己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来宣传法制知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走,跟我一起去阻止他们的不理智”

    鲁智深一把拉住南成才,说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打死打伤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何必要去赶这趟浑水呢。南成才推开鲁智深的手,戳着他的脑门说:“连你也这么的愚昧?亏我教了你那么久的民法。那些民工打架最终受害的是自己,是国家,得逞的是那些黑心的包工头。要是打起来,被打伤的人会毁了家人的幸福,打伤人的民工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国家却会因为失去这些人而拖延发展的脚步、增加国际不稳定的因素。”

    鲁智深被南成才大帽子一盖,当场吓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民工斗殴事件会牵扯到国际关系,于是他轻声细语的问南成才,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你是猪啊,还不赶紧打探他们到哪里去了”南成才说

    “这个我早就打探好了,刚才一个东北民工到我这里借了一把铲子,我问了他,他说他们要去东边的一个废弃的工厂”鲁智深赶紧接过南成才的话

    鲁智深话没说完,南成才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你要去就跟我一起走,不去就老实呆在宿舍里不要出来,顺便帮忙报个警”。“都牵扯到国际事件了还能不去吗”鲁智深一边嘀咕一边跟着跑了出去,“南哥我也去”曾潇洒抓了件衣服也往外跑。

    等南成才他们三人找到废弃的工厂,躲在山墙后面偷看时,双方各有几十个人,早已成水火不容、剑拔弩张之势。安徽民工多为水泥工和砖瓦工,因此每个人手上都拿有一把铁铲,腰上插着两把水泥砌刀,宛然冷兵器时代的战将。

    而东北民工都是做钢筋工和木工,手中的铁铲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拿着。虽然没有铁铲,但是每个人却拿着25MM直径的钢筋,腰里插着一把削木头用的切刀,战斗力完全不在安徽民工之下。

    唯一一样的是所有民工的头上都戴着安全帽,可见这些民工的自我安全的意识还是高的。双方的民工三五一群的窃窃私语、有说有笑,甚至有几个民工就地斗起了地主,好像在这里是聚会一样,脸上没有一点同仇敌忾的表

    “哎,我说他们怎么一点不像要打架的样子?”曾潇洒轻声问道

    “本来就没有仇恨,都是打工的,老板没来,搞那么拼命老板又看不见”鲁智深好像很有经验似的。

    “很有见地,深哥不会以前也干过这事吧”南成才取笑鲁智深。

    “那是,深哥他以前可是钱老板的金牌打手啊”曾潇洒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鲁智深

    鲁智深尴尬地看了一眼南成才,知道南成才没听过自己的丑事才打了个哈哈“那是以前的事了休要再提”

    “可是我很想知道那次钱老板让你帮他偷村里黄寡妇的内衣,不知道深哥得手了没有?”

    “你。。。”

    “哈哈。。。哎哟,笑死我了”南成才憋红了脸在地上滚来滚去

    “别闹了,正主来了”鲁智深一脸郁闷的说

    听到主角来了,三人从山墙的缝隙中看进去,两个民工从外面跑进来分别进入两个阵营中。然后看见双方纷纷拍着**站起来,拔出各自的武器开始对峙。双方都是呲牙咧嘴,一脸愤怒,好像对方杀了自己家人、掘了祖宗的墓,恨不得把对方生撕了似的。

    南成才和曾潇洒看傻了眼,打架打到这个份上南成才和曾潇洒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只见曾潇洒无限感慨的说,看看啊,这才是真正的演员,随时都可以入戏,表演的是这么的真实。

    “一会还有表演更好的”鲁智深像看小白一样看了曾潇洒一眼

    鲁智深话没说完,外面又跑进来两个民工,对着各自的阵营摆了一个手势。工厂顿时一片沸腾,各种骂娘声、骂街声充斥整个空间,一方刚把对方的打麻将耍赖的事揭了出来,另一方就把前天晚上对方拿错自己内裤的事进行爆料。一方刚骂到祖宗三代另一方就已经骂到十八代,双方都竭尽全力地把对方的老底给揭了出来。

    曾潇洒双眼一翻栽倒在地上,晕之前只说了一句,我服了。

重要声明:小说《疯狂民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