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十八章 和莫云的亲密接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闹了个大乌龙的陈诚事后被陈然叫去狠狠的训了一顿。最后在尹维的调停下,陈诚才免予责罚,只是记个大过。知道是凌俊帮自己说了话,让陈诚感觉很是郁闷,同时也对自己的失误让自己和张进险些暴露出来感觉很愧疚。

    王军和韩雪的关系直线上升,甜甜蜜蜜出双入对,伉俪深的样子让陈诚有些想凌珊。这个小妮子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想起凌珊在火车站说的那些话和给自己整理衣领的样子,让陈诚心中五味杂陈。

    周六刚下班,陈诚正站在单位门口等车,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莫云。在和陈诚交底之后,莫云对陈诚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打着帮凌珊监视陈诚的幌子,莫云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让陈诚出血。有时候让陈诚感觉自己是不是被莫云当作银行了。

    “上车,我们的百万富翁。”莫云在车里喊道。自从那天之后,莫云一直这么笑话陈诚。

    陈诚郁闷的坐上莫云的别克,心想是不是自己真的该买辆车了。可想起自己的打算,还是取消了这个念头。看着小腹又凸起的莫云,陈诚很是无语。

    陈诚那天问过莫云,为什么装怀孕?莫云白了陈诚一眼,没有答复。今天看到莫云又大了些的肚子,很想知道莫云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莫云的神色让陈诚感觉到了谋的味道:“你个大男人怎么总是关心女人的事?有时间多想想小珊多好。”

    莫云的话让陈诚再次体会到,不管多大的女人,在不想让你知道有些事的时候,总是有些不可理喻的。

    看陈诚一脸郁闷,莫云也感觉到自己闹的有些过分了,碰了碰陈诚,问道:“去哪?我送你。不过,油钱自己掏。”

    陈诚知道按照惯例,今天如果不出点血,莫云是不会罢休的。莫云给陈诚的感觉变化大的。以往冰冷的神,陈诚越来越难见到。柔和的线条取代了原来冰块似的脸,一时间让陈诚有些不太习惯。

    “你说吧,今天想吃什么?”陈诚无奈的说道,对于美女的要求,陈诚一向很难拒绝。

    本来请美女吃饭是个很惬意的活计,但莫云的口味独特而且多变,可让请客的陈诚吃足了苦头。莫云无论怎么说也是个中产阶级,最喜欢吃的却是路边摊、大排档,美其名曰:体验生活。每当陈诚带着着肚子的莫云坐在路边吃烧烤,总是会引来一阵阵异样的目光,像是在责怪陈诚怎么带个孕妇来吃这些东西?太不男人了吧。而莫云却乐此不疲。

    按陈诚的话来说,就是莫云没有做孕妇的潜质。哪有人见过一个孕妇着个肚子坐在马扎上吃烧烤的?

    “怎么?请美女吃饭都不乐意?你这个百万富翁也太抠门了吧?”莫云知道陈诚在想什么,也知道有几次让陈诚很尴尬,笑道:“放心,今天吃川菜好不?你要知道,小珊最喜欢吃川菜的。为了你们的将来,你一定要好好练习啊。我呢,就顺便沾点小珊的光算了。不用感谢我了。”

    很难想象这就是前几天还一副冰冷样子的莫云,在和自己熟悉后会变得这么开朗。不过陈诚还是比较喜欢看到那个冷冰冰的莫云,陈诚没好气的说道:“哦?凌珊又换了好?那我谢谢你的提醒!”

    “不客气。”莫云还是很懂“礼貌”的。

    “凌珊现在还好吧?”陈诚轻声问道。凌珊并没有给陈诚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所以,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看好自己和凌珊,但陈诚心里着实没底。

    莫云知道凌珊的意思,也没有向陈诚透露凌珊消息的意思,于是转换话题问道:“对了,你和那个陈诚诚发展的怎么样了?”

    陈诚无语,每当问到凌珊时,莫云总是会岔开话题,前几次还因为这让陈诚好一阵担心,以为凌珊出了什么事。后来还是张进告诉陈诚,凌珊有任务,不在国内,也不能和国内人联系,才让陈诚放下心来。

    陈诚和莫云说说聊聊,很快到了莫云所说的川菜馆。陈诚下车一看,竟然离自己原单位不远。记得以前陈诚还和李梅一起来过这里。陈诚也是和李梅在这里吃了一顿饭之后,才到现在这种状况的。

    看着陈诚盯着老转村的牌子,一动不动,放好车的莫云很不淑女的踢了陈诚一下,问道:“发什么呆呢?你以前来过这里?”

    “没什么,快进去吧。”陈诚淡淡的笑笑,实在不想再遇到一次类似的况了。

    很快叫好了菜,陈诚很识相的点了一份麻辣肥牛火锅。看莫云一副“小子你很识相”的样子。陈诚心里对这位变化多端的美女很是头疼。想到自己没“来到”这里之前,虽然在单位上人缘很好,但除了李梅这个老大姐和她侄女之外,还真没请哪个女孩吃过饭。

    “张仲景现在怎么样了?”陈诚问道。故地重游的陈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只能一杯一杯的喝着酒,希望能将这种令人恐惧的寂寞感冲刷掉。见莫云也是心事重重的喝着酒,就随便找了个话题。

    “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莫云抚摸着凸起的小腹,如果不是在喝着酒,确实很孕妇的样子,问陈诚说道:“张仲景这条线由其他同志负责接近。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当初莫云奉命接近张仲景,用尽了千般手段,终于成功的打到张仲景边。确定了张仲景是这个事的一个突破点。莫云利用和张仲景的关系成功的破坏了几次小规模的洗钱行动。惹的张仲景的上峰,对莫云产生了怀疑,几次让张仲景深刻调查莫云的来历。

    但莫云还是有些手段的,除了在乘风嘉年华时被勒令不许让莫云插手此事,张仲景几乎对莫云言听计从,对自己上峰也是阳奉违。但后来由于莫云怀孕的原因,让张仲景很恼怒,在几番询问无果后,陈诚已经很少见到张仲景出现在策划部了。

    看到莫云提及此事心事愈重的样子,知道在张仲景的问题上出现了纰漏,陈诚也不好多问。

    两人随便谈了些凌珊的消息,让有些醉意莫云敲诈了不少好处后,陈诚才得知,凌俊之所以会来找自己,是因为凌珊在火车站送自己的时候,很不巧的被刚刚出差回来的凌俊看到,而且是全。知道了女儿的事后,凌俊不得不仔细调查了陈诚的一切。看完陈诚的资料后,凌俊对这个让自己女儿流眼泪的小伙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瞒着女儿的况下,借着到J市视察工作的机会,和陈诚见了面。也由于凌俊的原因,在陈诚闯祸之后,才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被陈然教训了一顿了事。

    知道了事经过的陈诚,心想自己是不是太无能了点?如果凌珊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找过陈诚,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想到这里,陈诚只觉得自己和莫云此时真是同病相怜,都是被事堵得无计可施。

    看莫云不太愿意再谈凌珊的事,陈诚也不为难她。看两人喝的都差不多了,陈诚晃晃的结完帐,和莫云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出饭店。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看莫云喝的有些多了,被酒精麻醉的有些迷糊的陈诚自告奋勇送美女回家。到现在陈诚才知道,原来莫云和自己住的并不远。向莫云问清楚地址后,陈诚驱车直奔莫云家。看着在副驾驶沉睡的莫云,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的缘故透出一丝红晕。

    陈诚突然有种如果就这样一辈子下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的念头。吓的陈诚赶忙正视前方,心中感叹莫云的魅力。

    开着的车窗让冷风吹拂着两人,酒劲渐渐加重的莫云渐渐的歪倒在陈诚肩膀上。此刻陈诚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努力保持清醒控制着方向盘。

    莫云的家在三楼,布置的十分的简约而温馨,很符合莫云冷静的格。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莫云竟然放纵似的喝了这么酒。陈诚还是能体会到莫云那种无助。

    是什么事让这个冷静的女人这样放纵自己。不过这个念头,只在被酒精麻醉的陈诚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莫云此时也稍稍的清醒了一些,感到有人靠在自己上,心中一惊。待看到是陈诚扶着自己歪七扭八的靠在沙发上才松了口气。莫云看着陈诚沉沉的睡着,可的一笑,拍了拍陈诚的脸,见陈诚毫无反应。自己也坚持不住,趴在陈诚上睡去。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莫云的脸上,浑酸痛的莫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让陈诚猛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看到莫云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服,一副看色狼似的眼神瞪着自己。陈诚也吃了一惊?难道自己和莫云发生了什么?来回在自己和莫云上扫视,衣服?完好。下面?呃,貌似自己没有这么强的穿透力吧?

    莫云此时也隐约记起昨天晚上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陈诚一眼,跑到洗手间怎么也不出来了。

    陈诚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昨天不知道被什么催的,没事喝那么多酒作什么。幸好没出什么事,否则自己怎么和凌珊交代?

    在客厅里徘徊良久,就在陈诚决定要走的时候,莫云才从洗手间低着头走出来。看到陈诚焦急的样子,很不好意思的道:“陈诚,你也去洗洗吧。”

    看到莫云并没有怪自己,陈诚赶忙道:“不,不用了,我洗把脸就好。”

    ——————

    陈诚和莫云经过这一晚,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的关系,但彼此之间却多了几分暧昧。

    莫云和陈诚一样也一直在责怪自己怎么会喝那么多酒,如果因为这样做出了对不起自己好友的事,那自己该怎么处理?看了一眼也是在打眼偷看自己的陈诚。对陈诚坐怀不乱(其实是醉得不省人事)的做法,感到自己的朋友真的没有看错人。同时心底也闪现出一丝……委屈?不甘?恼怒?遗憾?

    女孩的心思不要猜,女人亦如是!

    正当两人彼此之间正尴尬的时候,陈诚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电话是张进打来的,让陈诚马上赶到国安局,有重要事

    告别了莫云,因为酒醉依然有些头疼的陈诚打车到了陈然的办公室。张进王军已经在等他了。现在陈诚在陈然和尹维眼中,有了凌俊的一层关系,已经不仅仅是个编外特工这么简单了。按照凌俊的意思,从凌珊这一角度来想,是不希望陈诚从事特工这一行当的。所以张进只是给了陈诚一张工作证件,并没有把陈诚编入在编人员之中。但这次见陈然竟然又调用陈诚,心想也许除了要陈诚履行去首都的承诺之外,这件事应该不是很棘手。

    陈然看到陈诚到来,敲了敲桌子吸引大家注意后,说道:“根据首都那边传来的消息,张仲景将在下周代表寰宇公司,出席和乘风集团的协议续约仪式。所以组织上决定,由王军和陈诚负责这次事的调查。另外,由于这次任务的特殊,特批准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员可以佩枪。”

    “可以佩枪?”

    张进等人大吃一惊。按照国安局的惯例,如果不是有重大恶案件,所有在明面上的特工人员是不许佩枪的。这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陈然这么重视?

    众人都在等待陈然的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