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十四章 回家的契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八月末,正是秋老虎的天气。刚刚下了场小雨的天气,让人心旷神怡。

    J市火车站,人头涌动。南来北往的人们,带着梦想来回奔波,追寻着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现。

    陈诚和莫云下了火车。看到刚刚离开不久的J市,陈诚竟然又有了种熟悉的陌生感。

    和莫云两人走出车站,陈诚看到陈诚诚正在出站口站着。在川流的人群中,她依然一装,很是扎眼。看到陈诚诚竟然来接自己。陈诚笑着迎了上去,笑道:“诚诚,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到J市?还特地赶来接我们。”

    陈诚诚却一副很惊讶的样子,道:“陈诚?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今天不是乘风嘉年华吗?”

    看陈诚诚一副惊讶的样子,陈诚假装郁闷道:“怎么?你不是来接我们的?”

    陈诚诚还真不是来接陈诚两人的,上午的时候接到自己母亲的电话,说马上就要到J市了。陈诚诚赶忙请了假,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赶到火车站。没想到火车竟然延时了这么久。

    陈诚诚看到陈诚郁闷的神。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今天我妈妈出差到J市,我是来接我妈妈的。别说我了,怎么只有你们俩回来了?”

    莫云看到陈诚诚和陈诚之间的样子,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微笑,别有深意的看了陈诚一眼,对陈诚诚说道:“诚诚,张经理在首都那边还有些事,让我和小陈先回来。嘉年华有张经理在那边盯着呢。”

    陈诚诚虽然和张仲景有过节,但在办公室里和莫云的关系不错,听她这么说,也没细问,看到陈诚并没有受委屈的样子,很是高兴。想也不想的对莫云说道:“莫姐,多谢你照顾陈诚了。”

    莫云脸上奇怪的笑容越来越浓了,对两人说道:“既然到J市了,我打个车回单位销一下差。陈诚你陪诚诚说会话吧。我就不打搅你们了。”说完不理会二人,拉着行李箱走远了。

    陈诚诚此时也回过味来,自己刚刚说的话太暧昧了,很容易让人误会。陈诚诚低着头假装不经意的瞄了陈诚一眼,见陈诚除了一副理所当然的表,并没有听出莫云话中有话,心下稍安。却自动把自己以前很讨厌的陈诚对自己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忽略了。

    自己对陈诚的熟悉和依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陈诚诚心中有鬼,脸上越发红润了。这几天陈诚出差之后,自己每天总是很自然的想到陈诚,和陈诚通讯中也带上了一丝撒的意味。这让陈诚诚感到很是不安。看到陈诚很自然的和自己一起等候母亲,并没有先走的意思。陈诚诚心中有点慌乱,心说他不会是想见见我妈妈吧?

    陈诚诚猜对了一半,陈诚确实是想见见自己“以前”的母亲。另一半却是在思考怎样解决目前的谜局。所以,陈诚并没注意胡思乱想中陈诚诚越来越红的小脸。

    “诚诚”陈诚和陈诚诚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火车还没有到。陈诚问道:“火车是不是晚点了?”

    “大概是吧。”陈诚诚不敢看陈诚,却也没有赶陈诚走的意思。心中另一个声音却在催促自己:他怎么还不走,难道要见见我妈妈?为什么一定要见自己妈妈?肯定没安好意。要是他见了妈妈胡说怎么办?

    陈诚诚想来想去,没有头绪。看陈诚有些激动的面孔,心中竟然也有种“他就应该这样”的感觉。

    从L市开来的火车终于在陈诚和陈诚诚的等待中,姗姗来迟的开进了J市火车站。从陈诚诚雀跃的表可以看出她和父母之间浓浓的感。陈诚有些欣慰也有些嫉妒,对一脸喜悦的陈诚诚说道:“诚诚,一会怎么给家里咱妈介绍我呀?”

    听着陈诚很自然的说出“咱妈”两字。陈诚诚的脸愈发的红了。心道,是啊,怎么介绍他?说是同事,可妈妈信吗?同事会没事和她一起等待自己的父母吗?可是,自己好像并不排斥他和自己一起等妈妈的事

    正当陈诚诚胡思乱想的时候,陈诚看着自己熟悉的影越来越近,低声说了一句“来了。”

    陈诚诚的美丽遗传自母亲,陈母年轻的时候,是很漂亮的一个人,人到中年后,由于保养得当,还保有一些年轻时期美丽的痕迹。

    陈诚诚听到了陈诚低声说的“来了”二字,抬头看到出站口,自己的母亲果然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和陈诚。惊讶的看了陈诚一眼,陈诚诚快步迎上前去,挎住陈母的胳膊,甜甜腻腻的叫了声妈妈。却没看到陈诚激动的眼神,和口中未吐出的妈妈二字。

    陈母看到自己宝贝女儿来接自己,也很高兴。忽然看到刚刚站在女儿边的年轻人也是激动万分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竟然好像很享受这种仰慕眼神。陈母很奇怪的小声问陈诚诚:“诚诚,这个小伙子是谁?看着不错哦。”

    陈诚诚被自己母亲调笑的满脸通红,但自己目前确实和陈诚除了同事外什么都不是。只好低声说:“妈妈。你也别乱猜,这是我同事,刚刚从首都回来,我们是刚巧碰上的。”

    被陈父的风趣幽默潜移默化的陈母,很夸张的“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碰巧遇到的同事啊。真巧啊,赶快给妈妈介绍介绍。”

    阳怪气的语调,加上暧昧的眼神,让陈诚诚一直红着的脸像是要渗出血来,急得都快哭了。

    陈诚看到陈母和陈诚诚的样子,以自己对母亲的了解,多少猜到了事的经过,肯定是老妈的幽默感爆发了。看到陈诚诚的尴尬,陈诚赶忙过来帮陈母接过行李。笑道:“阿姨你好,我叫陈诚,是陈诚诚的同事,刚刚从首都出差回来和诚诚聊了一会,您就到了。”

    陈诚诚现在感激的真想亲陈诚一口,一句话就把误会解释清楚了。但陈母并不打算放过这两个人,对陈诚说道:“哟,小伙子真精神。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感觉好像认识似的。”

    陈诚诚一听母亲也有这种感觉,连忙说道:“是啊,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也是觉得好眼熟来着。”

    “刚刚认识的他?哪个他啊?”陈母开玩笑说道。还在一边假装东张西望。

    “妈妈,别闹了。就是陈诚啊,名字竟然和我就差一个字。”陈诚诚试图转移陈母的视线。照这样说下去,没事也被说出事了。

    “陈诚?陈诚诚!哈哈,你们还真有缘分啊。”陈母爽朗的笑道。眼睛里掩饰不住满意的眼光让陈诚诚都感觉得到母亲对陈诚的欣赏。

    陈诚诚的样子比较像母亲。而陈诚的样子是像父亲多一些的,只有一双深似潭水的眼睛遗传自母亲。看到许久不见,而且以后或许也不会相认的母亲。那种游子回到母亲边的感,很自然的从一双眼中流露出来。

    陈母突然惊喜的看着陈诚,对陈诚诚说道:“我知道为什么对你感觉这么熟悉了。”

    陈诚诚连忙看向惊喜的母亲。再看看激动的陈诚,心里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回事。但感觉自己母亲并不讨厌陈诚,心里很是高兴,问道:“是吗?我想了好久没想起来呢。妈妈你快说。”

    陈母仔细的盯着陈诚,疑问的说道:“孩子,你妈妈是谁?”陈母刚刚注意到了陈诚眼睛,那是一双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眼睛。但又和陈父的脸庞如此相似,如果不是这双眼睛,陈母简直要怀疑陈诚是不是陈父的私生子了。

    陈诚诚也用一种很想知道的表看着陈诚。现在仔细看来,怪不得看陈诚眼神如此熟悉,他的眼睛和妈妈的眼睛好像啊。

    看着陈母期待的眼神,陈诚心中郁闷的想道:我的母亲就是你,但我能说吗?

    的确不好说啊,所以陈诚对陈母模糊的说道:“阿姨,我父母都在L市呢。您看这都快两点了,您还没有吃饭吧。我知道有个地方菜很不错,不如我请客吃顿饭如何。”

    陈母听出陈诚不想多说的意思,也没再问下去,点点头,和陈诚诚一起跟着陈诚到了一家私房菜馆。

    看着陈诚瞬间点了五六个菜,竟然都是自己吃的,陈母和陈诚诚都很惊讶。看陈诚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陈母是惊讶陈诚对自己的喜好怎么这么清楚?难道是陈诚诚告诉他的?可陈诚诚不像自己这么吃辣,有些菜自己从陈诚诚长大之后就没有再作过了。这个陈诚从哪里得知的?看他那双眼睛和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竟然比陈诚诚还要像。而脸上其他部位和陈父也是如出一辙。如果两人走到一起,说不是母子,估计没有人相信。这人究竟什么来路,自己竟然对他生出了一种慈的心

    陈诚诚心中和母亲想的差不多,但和陈诚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仔细的看过陈诚。陈诚就像和自己认识很多年似的,和自己相处中,他好像已经成了习惯。

    虽然母女二人颇有疑虑,但在陈诚的调剂下,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陈母看着陈诚,心中如果不是拿不定陈诚诚是不是喜欢陈诚的话,都有要收干儿子的心思了。

    把陈母送去宾馆之后,陈诚诚终于忍不住问陈诚:“你怎么知道我妈妈的喜好?”

    陈诚知道这时候不是说出真相的时候,再说,就算他说出真相估计也没人相信,所以只好随便编个理由对陈诚诚说道:“我不知道啊,我妈妈喜欢我就想当然的认为你妈妈喜欢了。”

    陈诚诚对陈诚的插科打诨很是气愤。连陈诚给她买的礼物也没看,直接接过,打车走了。

    陈诚站在酒店门口,深吸口气,自己的心事,终于了了一件了。和母亲“再次”认识后,自己以后常去家里也就有借口了。虽然不能再喊爸妈,但能以另外一种份出现在父母边,自己心中还有很觉得安慰的。

    陈诚将行李放回家中。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快要下班了。莫云将销差记录拿给陈诚让他签好字之后,给了陈诚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陈诚很郁闷。

    陈诚知道莫云肯定是看到自己和陈诚诚的亲密表,误会了。但想想也没什么。莫云和自己往深处说,并没有什么质的交集,甚至可以说是站在对立面上的。自己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但莫云的眼神却让陈诚想到了凌珊。这个女孩在自己走之后,以她大大咧咧的子,想必很快就会忘记自己吧。临别时的依依,或许真如凌珊所说,只是一时感爆发而产生的冲动吧。

    在陈诚离开寰宇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张进。自从凌珊对自己说明了事的原委之后,虽然觉得自己如果站在张进的位置上,或许也会这么做,但心中的一根刺已经种下。陈诚实在不想再见到给过自己很大帮助,又将自己推进漩涡的张进了。

    张进此时也很不好意思见到陈诚。这次关于寰宇集团的任务,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寰宇和乘风之后后的政治背景,决定了这件事轻易不会清楚明了。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将事完完全全的告知陈诚,让他自己去选择的。但事与愿违,陈诚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事的经过,看来自己坏人自己是坐定了。

    陈诚见张进尴尬的样子,无论怎么说现在还是自己的上司,自己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分,还是很的和张进打了招呼。约定找个时间一起聊聊。

    张进车开走之后,陈诚看着远处天边火红的云彩,想起远在首都的周雅,就是因为这位大姐,让自己有了整整一百万。而周家似乎也被卷了进来,乘风和寰宇的背后,究竟是谁在纵这一切呢?还有凌珊没有说完的,周老虎也给了张仲然一百万,却又怀疑张仲然就是这次事之后的神秘任务,这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呢?

    陈诚忽然感觉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新书不容易,请大家务必推荐收藏,小末给诸位敬礼了~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