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十三章 离别依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陈诚一时不查,和凌珊来了个亲密接触。

    狭小的车厢内,两个人都楞住了,在某些部位粘合的况下,陈诚和凌珊大眼瞪小眼持续了半分多钟。

    凌珊终归是女孩子,首先清醒过来。一把推开陈诚,狠狠的瞪着他,眼圈瞬间就红了。昏暗的灯光下,嫣红的脸蛋,泫然泣的表。显得如此人。

    陈诚在工作前是典型的好宝宝,工作两年连女朋友都没有,遇到这种况,有些不知所措。但看多了玄幻小说的他,虽然实战经验没有,理论经验却是很丰富的,知道女孩子在这种时候是最需要人安慰的,急忙手忙脚乱的找出纸巾递给凌珊。

    凌珊伤心的低着头,听着车内发出的声响,偷偷的瞄了眼一副慌乱神色的陈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转眼想到自己珍藏了二十年的初吻就这么给了这个自己只见过三次的男人,心里十分委屈。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陈诚看着凌珊有哭有笑,心里着实没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别哭了,我也是第一次。”

    凌珊现在又害羞又生气又想笑,这世界还有这样的人?明明占了天大便宜,还一副“我也很吃亏”的样子。

    委屈至极的凌珊看着一脸关切神色的陈诚,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掐了陈诚一把,怒道:“你给我滚下车去。”

    陈诚知道自己理亏,但事还是要弄清楚的,现在凌珊在气头上,估计也不会告诉自己什么。乖乖的下了车。看凌珊紧皱着眉头发动着车,马上就要走了,而自己还蒙在鼓里,也许一不小心,小命就要玩完。马上抓住凌珊开着的车窗道:“姗姗,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道歉,但你说周乘风也给了张仲然一百万,又说张仲然的嫌疑最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去死吧!”凌珊本以为陈诚抓住车窗要说些忏悔的话,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些。越想越委屈的凌珊,狠狠的锤了下陈诚抓着车窗的手,转瞬间没了踪影。

    陈诚看着绝尘而去的凌珊,捂着手呆立当场。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头绪,干脆给张进打了个电话。

    电话中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但却知道了凌珊的份。凌珊,二十岁,首都军事学院反侦查特工科学员。就职于国家特殊犯罪调查署,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陈诚并没有告诉张进和凌珊那个美丽的误会。只是说自己不小心得罪了他。

    没想到张进听了之后却叫陈诚最好马上回J市,陈诚初时还不以为然,但听到凌然的父亲,就是国安局中号称护短到姥姥家的BOSS人物凌俊的时候,才感到自己这回是闯了大祸了。回想起凌珊刚刚委屈的表,陈诚可以想到那个护短的凌俊生吃了自己的景。

    打了个激灵的陈诚此时才发现自己给陈诚诚买的纪念品都还在凌珊的车上,看来是要不回来了。想想凌俊会怎样对自己。陈诚也没心思再买东西了。心道反正现在也有钱了。等事过去后,找机会带陈诚诚和父母来次首都作为补偿吧。

    回到酒店,正好碰上外出回来的张仲景和莫云,莫云好像哭过,张仲景正在安慰她。冲着陈诚无内容的笑笑,张仲景拥着莫云进了房间。张仲景和莫云的关系,陈诚是清楚的,莫云为什么哭,陈诚也没兴趣知道,但看着张仲景依然虚伪的笑容,和狭长的眼睛中看自己时那道不易察觉的精光,让陈诚觉得张仲景果然不只是个纨绔子弟,以前还真小看了他。再想想自己到首都来的原因,仿佛一切都是张仲景在策划,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那天的事?陈诚心中此时一团乱麻,没有丝毫的头绪。心道看来以后自己要万分注意了。但自己和张仲景的梁子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化解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到房中,陈诚仔细的回味了凌珊的话,觉得自己果然不是干特工的料,想问题想的太简单了。都是玄幻小说惹的祸,书上说主角穿越后怎么怎么厉害,怎么自己也算穿越后却一直在被人耍?

    想来想去想不通的陈诚,沉沉睡去。睡梦中陈诚诚、周雅、凌珊走马灯似的转来转去,但等陈诚走近的时候,却是什么人都没有。

    七点半,还是莫云的敲门声把陈诚叫醒,该出发了。一夜没睡好的陈诚在出租车上直打哈欠,直到快到首都火车站才好了点。帮莫云提了行李,车票是昨天订好的,两人走进候车大厅,等候8点40到J市的火车。

    不知道为什么,莫云此时对陈诚的态度相比从前已经好了很多,但还是不肯多说一句话。陈诚正感觉无聊之极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在暧昧酒吧时,凌珊后的保镖之一,正在候车大厅里四处张望。陈诚急忙透过候车大厅的钢化玻璃墙面向外张望。果然,凌珊的宝马车正停在路边,凌珊站在车外,乌黑的长发正随着微风轻轻撩起。。

    陈诚一开始就猜到凌珊会找自己算账,心道现世报就是来的快啊。无奈之下,只好和那保镖打了个招呼,径直走到凌珊车旁。

    凌珊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让自己一晚上没睡好觉的罪魁祸首。昨晚打听到了陈诚坐这班车回J市,早早的在这里等候,果然遇到了。心中打定主意要给陈诚好看。此时看到来到近前的陈诚眼中也是血丝密布,心中略微好受了点。心道:原来这个坏蛋也没睡好觉。难道……难道是因为我?凌珊不敢多想,心里发虚,也不再看陈诚,眼光转向了别处。

    陈诚看到凌珊不理自己,知道这个美丽的女孩还在生气。于是陪笑道:“姗姗,你怎么来了。”

    凌珊转过头来盯着陈诚,也不说话,心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吗?还问?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陈诚一看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旁边经过的人都在好奇的看着两人。

    陈诚此时心中也是很乱,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觉,大多数就是梦见她。不过,好像,大概,自己心里也是十分想见她的。

    想起刚刚和凌珊认识时倔强的女孩,在酒吧时高贵的女孩,昨晚在夜市时调皮的女孩,以及和自己发生亲密关系时害羞的女孩,离去时刁蛮的女孩。。。

    陈诚脸上一阵发,看着委屈的凌珊,心中也是一软。却是想不出如何安慰凌珊,只得轻叹了口气,一把将凌珊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心道:“死就死吧”。

    凌珊倒在陈诚怀中,此时的心中正如进去了只兔子似的,砰砰直跳,脸红的像只熟透的桃子般,脑子里变成一片糨糊。昨晚凌珊将陈诚看到她时的种种表现都想了一遍,早就想好了如何对付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坏人。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陈诚竟然抱住了自己。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羞恼非常的凌珊,心中竟然不听话的涌现出一丝喜悦。这让凌珊十分恐惧。凌珊努力的挣扎,想要挣脱陈诚的怀抱,也像是想把那种异样的感觉赶走。但陈诚也是十分使劲的将凌珊紧紧箍住,知道自己小命是否能保全就看自己能不能降住这个小辣椒了。

    仿佛很久,但实际上也就几分钟,凌珊仿佛力气被抽干似的,软在陈诚怀中,眼中波光流转,似在求饶,也似在渴求。

    陈诚不是君子,否则也不会将那一百万收入囊中,这年头君子很吃亏的。于是,陈诚很自然的吻上了凌珊仰起的面孔上人的樱唇。

    “这是第二次了。不能让他再放肆了。”凌珊心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

    “抓紧他,千万不要放开她。报复他最好的方法就是缠他一辈子。”另一个声音说道。

    至于凌珊最后到底听从了哪种建议,除了凌珊和陈诚,谁也不知道。

    两人的拥吻持续了将近10分钟,路过的人,都对这一对貌似侣的年轻人报以善意的微笑。

    她带来的保镖们也不敢轻动。只是闹不清楚出门的时候,这个美丽的女上司好像说是来收拾一个人,难道就这么“收拾”?!

    看着自己上司享受的神,保镖们自动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了。

    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人类之间的亲吻是动物时期的本能。

    现在看来看来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差。

    已经分开的陈诚和凌珊互相凝视着对方。专注的目光,好像两个绝世高手的决战,在寻找对方破绽一般。

    而事实是,陈诚在想,看凌珊现在的样子,想来凌珊还是喜欢自己的,自己这下可了了心愿,也算是解决了眼前的一个大麻烦,虽然这个解决的手段有点甜蜜有点暧昧。但是,值!可是,可是以后怎么办?

    而凌珊在想:自己千躲百躲,还是让这个坏蛋得逞了,自己刚刚怎么那么配合?难道喜欢上这个坏蛋了?可自己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坏蛋到现在也只不过见了四次而已,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孩子?而为难陈诚的心思,却是没有了。

    正当两人各自满怀心事的时候,候车大厅内甜美的女声响起:各位旅客请注意,还有10分钟,开往J市的T1809次列车就要进站了,请各位旅客带好行李物品,从进站口乘车。

    陈诚一愣,看了眼候车大厅方向,莫云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

    陈诚回头看着依然望着自己的凌珊,心中涌起一丝苦涩,道:“姗姗,我……我要走了。”

    凌珊咬了咬嘴唇,点点头,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从车子里拿出一个印有盛会火炬图案的旅行包递给陈诚。正是陈诚昨晚丢在凌珊车里的。

    陈诚默默的接过包袱,而凌珊好像送丈夫离去的妻子一般,替陈诚整了整领口,平静的说道:“陈诚,我们都太冲动了。我……”

    强忍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凌珊靠在陈诚肩膀上无声的哭着。

    陈诚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的女孩,但按目前的况来看,他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凌俊是不会许一个默默无闻,而且连存在痕迹都没有的男人沾染自己的女儿的。而且凌珊对自己的感也不是很明晰。这样的感,在分隔两地太久之后,会慢慢的变淡,是不会有结果的。

    轻轻的抱了抱凌珊,陈诚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候车大厅。后女孩的眼泪在风中飘散。

    陈诚的初恋,在短短十分种内升华,又在理智中夭折。让陈诚瞬间变的成熟起来。一段紫色的偶然,在此时,却已与无关。

    不忍心再看痛哭中的凌珊,陈诚回到座位,拿起自己的行李,快步赶上莫云,踏上了回J市的火车。也踏上了陈诚全新人生的开始。

    不知是不是错觉,莫云仿佛对陈诚友好了一些。陈诚和莫云回J市没有再坐软卧,而是买的软座。莫云见陈诚没有心思吃火车上的盒饭,只是看着车外飞驰的风景发呆。竟然亲自跑到了餐车给陈诚买了一份西红柿打卤面。

    这让陈诚受宠若惊,心也好了一些。道了一声谢谢,将面条全部吃完。看着预言又止的莫云,陈诚道:“莫姐,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莫云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些温暖的笑容,道:“没什么。只是忽然感觉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人厌。。”

    “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陈诚若有所指的言道:“怎么?莫姐以前对我有成见?”

    “还不是为了……”莫云言又止,脸上又恢复了冰冷,道:“你心不好,好好休息吧。”陈诚知道自己不便多言,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看着陈诚略有疲惫的脸,莫云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话:“别辜负那个女孩。”

    “辜负?”陈诚心中涌出一丝苦涩。闭着眼睛没有答话。心里很不平静,自己从“来到”这里之后,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看客,随心所。但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让自己放弃了追求,特别是张进找到自己之后,自己就像一颗棋子般任人摆布。自己并不能像想象中那么脱俗。见了美女还是忍不住去喜欢,见了钱还是忍不住心中欢喜,自己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已经丢掉了自己。

    不!这样的生活不是自己喜欢的。我要做回我自己!陈诚在心中呐喊。

    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陈诚的心也好像随之飞驰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在大学里青飞扬,叱咤纵横的陈诚,回到了在职场上长袖善舞,四处逢源的陈诚。

    看了一眼关切的注视着自己的莫云,且不管莫云在张仲景兄弟这件事中的态度和所站的队伍。陈诚很真诚的对莫云说道:“莫姐,谢谢你!”

    长笛声响。火车渐渐开进J市。而陈诚和莫云也踏上了各自属于他们自己的全新的道路。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