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十章 陈诚VS周老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陈诚昨晚答应了周峰,今天晚上拜访周雅的父亲周老虎。所以,今天张仲景也难得为陈诚着想,没有让陈诚和周雅去参加嘉年华前奏的中层交流会议。而是让他们去给周老虎挑选礼物,并且言明无论多少钱都算到经费里,目的是一定要让周老虎开心,最起码不能丢了乘风集团这个大主顾。陈诚虽然对张仲景这种极为现实的作风感到不耐,但心中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周雅在经过昨天的事之后,对陈诚越发感激起来。连带着,对陈诚答应周峰的事也颇觉陈诚有些孟浪。自己的父亲自己知道,陈诚此去,父亲能安心听他解释才怪。但想到陈诚不管怎么说都是为自己解围,想起陈诚的拥抱,周雅看陈诚的眼神也有些异样。

    而对陈诚来说,现在已经顾不得后悔了。从小就是听着周老虎的威名长大的,从业之后,周老虎三个字更是业内神话的代名词。对于今晚要去见周老虎,陈诚惶恐之余,还是很兴奋的。

    一大早,周雅就拽着陈诚去给周老虎挑选礼物。很难想象现在的周雅就是昨天晚上那个死活不肯再见周老虎的女人。陈诚在感叹女人多变的同时,也为今天晚上的会见多了些信心。虎毒不食子,周雅再怎么样,也是周老虎的宝贝女儿,唯一的女儿。看在周雅的份上,想来周老虎应该不会太为难自己吧。

    胖子马俊的死,虽然给乘风集团的名声增加了一丝影,却挡不住各地商家的。在排除自杀的可能后,首都警方专门成立的专案组,而作为专案组组长的李伟菘将事交代下去之后,却专门跑来给陈诚和周雅当司机,周雅直笑他不务正业。按照李伟菘的说法,这是在保护当事人的人安全,何况周雅从小和他一起长大,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尽心保护妹妹的安全。李伟菘说的是大义凛然,但陈诚怎么看李伟菘都是在偷懒的样子。

    因为昨天的事,陈诚对李伟菘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而且看周雅对李伟菘呼来喝去,但李伟菘总是笑呵呵的答应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关系,绝对不会是周雅口中所说的一般关系。

    三人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给周老虎挑选礼物,听着两人一直在争吵到底该去什么地方,陈诚愣是没有搭上话。一个是周老虎的女儿,一个是周老虎的子侄辈,对周老虎的喜好至少是比陈诚这个外人清楚的。

    最终还是听从了周雅的建议,但看到周雅给周老虎买的礼物,陈诚对这个自己从小崇拜的偶像的偏好有了些郁闷。这么大集团的董事长,业界内的神话,许多成功人士的偶像,居然最喜欢的是臭豆腐。李伟菘提着几盒臭豆腐上车的时候,周雅还很陶醉似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闻着一车的臭味,陈诚只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周老虎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除了周雅和周峰外,周老虎的小儿子周易居然还是首都大学的中文老师,完全没有继承父亲的格。

    逛了一整天,除了仍然兴致盎然的周雅,陈诚和李伟菘都瘫倒在车上,累的说不出话来。与其说是在给周老虎买礼物,倒不如说是两人陪周雅过购物瘾。天色将晚,三人回到车上,清点今天一整天的战利品,共计给周老虎买的臭豆腐一份,给周雅母亲买的丝巾一条,零食二十三种共计三十九袋,陈诚没想到周雅小三十的人了,还这么吃零食。衣服十袋,件数不知。周雅买衣服的时候,陈诚和李伟菘自动回避到车上联络感去了。剩下的一些零碎的化妆品没有一样是给周老虎的。

    陈诚汗颜,就这样跟着周雅回家貌似很不礼貌,却看到周雅和李伟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来外传周老虎脾不同于常人,还是有点道理的。

    周雅的家住在首都郊区,这里依山傍水,一片绿绿葱葱,周老虎的别墅很巧妙的隐在山中,也不怕半夜里闹鬼,开车到山脚下,三人步行上山,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正感叹这里风景好的时候,问周雅怎么不开车上来,周雅告诉陈诚周老虎晚年不喜嘈杂,所以将公司的事大部分交给儿子周峰和亲信后,自己只是偶尔给他把把关,多数时间都是在别墅里颐养天年。很多慕名来拜访周老虎的人都被挡了回去。听到周雅的讲述,陈诚也对未曾谋面周老虎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周峰带着管家接到别墅门口,很的接陈诚一行人进去。周雅默默的跟在陈诚后面,白天开了的笑容变得压抑。可想到周老虎在周雅心中的重量。陈诚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感觉着这栋别墅的几近完美的保安系统,甚至有狙击镜孔特有的反光。强压着心里的震惊,陈诚跟在周峰后,盘算着见到周老虎的说辞。

    将三人让到客厅,周雅和李伟菘跟着周峰去见周雅的母亲了。只留下陈诚一个人在客厅。陈诚心知这肯定就是周老虎的下马威了。

    周雅在来的时候告诉过陈诚,她父亲周老虎虽然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但在个人生活上却是很不按常理出牌的。甚至往往会有小孩子般的举动,陈诚此次到周雅家,很有可能会被周老虎戏弄。

    陈诚心里有了底,此时也没有慌张的表现。过了大概十来分钟,跟周峰一起迎接陈诚一行的管家给陈诚端上茶水,站在了门口。

    看多了玄幻小说的陈诚此时心中暗笑:有了周雅的提醒,陈诚长了个心眼,对不太正常的事十分留心。自己刚刚没有注意,现在看来,这个貌似管家的老头,八成就是传说中的周老虎了。

    认定见了本人的陈诚,反而没有了未来时的忐忑。眼前这个老头,和周雅兄妹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相像,干巴巴的,好像浑上下加起来也没四两似的。这那是周老虎,明明是周老鼠吗,陈诚心中恶恶的想到。

    陈诚猜的没错,也只有这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周老虎,见识的都是大场面的谋诡计,想出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伎俩也真是难为这位老爷子了。陈诚不知道的是,周老虎对于陈诚早已调查的很清楚了,甚至陈诚和张进的“交易”,老爷子也多少知道了一点,也猜出了张进大概的意思。但这种事自己是不益知道太多的。尽管自己手下有乘风这样的大集团,但经历过浩劫的周老虎固执的认为,国家机器的事还是少知道为妙,而且陈诚虽然是周雅的手下,但年龄上至少比周雅小五岁,所以并没有在意。但陈诚走近周雅边以后,为了女儿,周老虎不得不关注下这个小伙子了。

    陈诚不知道周老虎心中所想,看着还不知道自己被识破的周老虎,突然有了是不是恶搞一下这位偶像的心思。看着低眉顺眼的“管家”,陈诚喝了口茶水,说道:“那个,管家是吧。有没有纸巾?大天的,走了这么久山路,太了。”

    “管家”听到陈诚的话,眯缝的小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心道小子等着,一会再教训你。低声道了一声“是,您稍等。”在客厅的屏风后拿出一叠湿巾。咬着牙给了陈诚。

    陈诚看到周老虎郁闷的神,心道自己这么对一个老人家是不是过了?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反正一会他都要冲自己发难,虱子多了不痒!陈诚考虑后悔也没用了,唯有这时候赚够本了。

    “有干的吗?手这么湿怎么拿杯子啊。”陈诚仔仔细细的擦完手,问道。

    “管家”为了不暴露份,只好再次按照陈诚的要求拿来了干的纸巾。看陈诚的眼神都变了。周老虎心说:如果不是为了考验你,老子早发飙了。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陈诚不知道已经轮回几遍了。

    陈诚微笑着用完纸巾,看“管家”的脸色显然还没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陈诚故意露出忘记了什么事的表,对“管家”说:“哎呀,你看看我,刚刚只顾着擦手,忘记擦脸了。你看,是不是再拿点湿巾来啊?”

    周老虎心中此时早已明白,自己的演技被试穿了,或者说根本没把这小子蒙住。周老虎只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告诉这个小伙子,是自己为老不尊吧?只好强忍着把陈诚撕了的冲动,再一次满足陈诚的要求。

    就在大厅中两人表演现场秀的时候,周母已经和周峰兄妹以及李伟菘在监控端笑得前仰后合了。

    周母原本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自从嫁给周老虎后,陪周老虎一起走过艰难岁月,始终不离不弃,十分贤淑,非常得周老虎的尊敬。对陈诚,老太太第一眼还是比较喜欢的,这次听周老虎说要耍耍跟自己抢女儿的小子,自己不好多言,只好劝周老虎不要太过分,别让周雅脸上难堪。却没想到事实和她想象的完全相反。

    周母很有深意的看了眼周雅,了然的神,让本来心中就有鬼的周雅脸腾的就红了。刚刚和母亲见面时哭的一塌糊涂的周雅,此时当真是面含羞,梨花带雨。李伟菘的眼都看直了,要不是周峰不忍心看妹妹如此困窘,踢了李伟菘一脚,周雅真想找个地缝藏起来。

    客厅中,陈诚看着脸色铁青,马上就要忍不住发作的周老虎,心道这个玩笑开大了。正在想怎么收场,周雅和周峰搀着一位老妇人从楼上走下来。看着周雅和周峰和老妇人依稀相像的容貌,陈诚知道这肯定是周雅的母亲了。

    心道在周老虎这里自己是讨不了好了,干脆走走夫人路线吧。希望这位唯一能降住周老虎的周夫人,能听自己解释解释。

    周夫人仔细打量了下陈诚,满意的点点头,冲正在咬牙切齿的周老虎一皱眉,道:“老周,你说你多大人了,还和小辈开这种玩笑。要是小雅再因为误会你离家出走,你不如直接赶我走。”

    陈诚心中大呼,这老太太不简单啊。只一句话,周老虎有台阶下了,自己的围解了,周雅对父亲的不满也被归于误会,老太太自己脾气也发了。高人啊!看周雅和周老虎都是一脸受用的表,心道这位周夫人真不简单啊,对周夫人也更加的佩服。

    周雅给大家互相介绍完毕后,周老虎还是愤愤的,似乎看陈诚很不顺眼。陈诚此时心里却一点也不着急,自己和周雅并没有什么,你只要不把寰宇集团的单子断了,想怎么瞪我就怎么瞪。

    周老虎看着在自己怒视下的陈诚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为陈诚比起一些成名已久的人物的定力也高出许多。心中对陈诚的好感着实升了几分,感觉周雅这次的选择还是很有眼光的。但马上又想到刚刚陈诚对自己的戏弄。心道也不能太给这小子面子,要不然总是没大没小的怎么像话。

    陈诚看着周老虎的脸色一会一变,心中感叹怎么这家人的变脸技术何其相似啊。对周老虎要吃人的眼光,陈诚是不畏惧的。如果不是因为公司要求人的原因,你就是个让人懒得理会的普通的调皮老头。

    这话是不能说的,所以陈诚还是很友好的表达了自己的问候。好像刚刚的事并没有发生一样。周老虎在满意陈诚的处变不惊的同时,也很愤怒,周老虎的权威好像在陈诚面前行不通一样。好在有周母在一旁说些中话,问陈诚一些家常,气氛倒是很烈。

    问起自己的家人,陈诚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告诉他们,我也不知道亲人朋友怎么会不记得我了,还有了一个只比我名字多一个字的“亲妹妹”?

    周雅看到了陈诚的郁闷,也听说了陈诚没有亲人的事。给陈诚解了围。

    真正的管家进来告诉周老虎,可以开饭了。

    众人一起向餐厅走去,周老虎等陈诚走到边,低声问道:“小子,刚刚你什么时候识破的?”

    陈诚笑道:“什么识破?”说完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还和周老虎调皮的眨眨眼。

    周老虎此时的脸色快成了调色盘了,怒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故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