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七章 首都你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陈诚一行人在凌晨3点的时候进了首都火车站。首都在奥运期间实行了半宵。所以白里十分繁华的首都市区,难得有了清净的时候。

    四人按照主办单位乘风集团的安排,来到四星级酒店顺景风华酒店。

    乘风集团的接待人员24小时等候接待。按照寰宇集团的来客规模,接待人员将四人安排进两个相连的客房。并且告诉四人,集会将在后天举行,今天明天可以自由活动。

    陈诚是没有来过首都的,听到有两天的休息时间,便和周雅约好下午晚些时候,由周雅带着自己在城区逛一逛。按陈诚的话说,别在回去别人问起来的时候,自己一问三不知,丢人。

    陈诚和张仲景是住在一起的,听说了陈诚在火车上一人“格斗”四人的“壮举”,张仲景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陈诚会对他怎样。

    陈诚洗了个澡出来,看到张仲景如临大敌般坐在沙发上,神戒备盯着只围着浴巾的陈诚。紧张的样子倒是让陈诚感觉到有些好笑。

    貌似自己给人的感觉不会是这么穷凶极恶的吧?

    陈诚坐到张仲景旁的沙发上,看张仲景拿着烟灰缸作出把玩的样子。眼神却出卖了他心中的想法。

    陈诚站起来给张仲景倒了杯茶,道:“张经理,我们之间看来还是有些误会没有解释清楚。”陈诚虽然不齿张仲景的为人,但无论怎么说,张仲景也是自己的上司,退一步好说话的道理,陈诚还是明白的。“不管怎样了,张经理,在首都的这段时间里,还需要你多多照顾啊。”

    “应该的,应该的。”张仲景苦笑着。心说你说怎样就怎样了,虽然不太相信周雅描述的陈诚多么神勇,毕竟张仲景虽然对周雅描述陈诚如何如何“神勇”的话认为水分太多,不足为信,但能在这么年轻就做到如此高位的他,最基础的趋吉避凶还是明白的。

    自己看来还真不能轻动这个让自己难堪的年轻人了。张仲景郁闷的想到,最起码在回J市之前,张仲景已经绝了动陈诚的念头。看陈诚难得如此识相的给自己台阶下,不顺坡下驴的那是傻子。

    暂时和张仲景达成互不侵犯条约,陈诚很惬意的躺在上。四星级的酒店就是舒服啊。陈诚拿出手机,趁张仲景洗澡的功夫,给张进和陈诚诚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们自己一行已经安顿下来。

    陈诚诚这丫头竟然还没睡着,短信很快便回了过来,无非是要陈诚给她带什么纪念品之类。陈诚刚刚个陈诚诚回完短信,张进的信息很快就到了。让陈诚白天到首都马鞍胡同找一个叫魏庆的人。并且将地址和暗号给发了过来。

    陈诚突然感觉就像地下党接头似的,但还是将张进给的暗号背下来,又给张进和陈诚诚各发了一条短信后,喝了点水睡下了。

    当早晨陈诚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房间里只剩下陈诚自己,张仲景应该和周雅出去办理交接手续去了,自己和莫云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想起张进叫自己尽早和首都这边联系上,便打了辆车,直奔马鞍胡同。

    马鞍胡同虽然叫胡同,却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此时正是上货的时候,每户商家都十分的闹。陈诚按照张进的指示,在胡同尽头一个转折口的书报亭停了下来。

    书报亭的主人是一个大妈,明显不是陈诚要找的人。但张进告诉陈诚的就是这个书报亭啊。陈诚不好贸然上前对暗号,相信张进肯定已经通知了魏庆,也许这时候还太早吧。所以陈诚只好买了份报纸,站在一旁漫不经心的看着,希望能等到魏庆来找自己。

    哪想到,一直等到10点,还是没有陈诚认为是魏庆的人出现。

    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越来越多,陈诚只好暂时打消了念头,想等回到酒店给张进去个电话核实一下。

    刚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得后刚刚卖给自己报纸的大妈喊自己:“小伙子,你的钱包丢了。”

    陈诚下意识的回答道:“没事,昨天已经丢了三个了。”没错,这就是张进给陈诚的暗号。陈诚刚刚看到的时候也觉得恶搞的,今天出来的时候特地没带钱包。

    看着大妈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面孔,陈诚很是无语。

    大妈对陈诚说:“小伙子,跟我走,我带你找钱包去。”

    暗号正确,看来就是她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陈诚紧走几步,跟在大妈后,低声问道:“大妈,您就是魏庆?”

    “谁是那王八蛋”大妈爆了句粗口把陈诚吓了一跳,大妈接着说道:“那老家伙叫我来接你的。告诉我说干你们这一行要有暗号,那样一喊,你就会跟我来。我好不容易看到有小偷摸你兜,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小伙子哟,你说你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非学魏庆那杀千刀的做这一行。。。”

    陈诚刚开始还在认真听大妈的话,正在感叹连首都也有小偷啊,但听到后几句才明白过来,感这位也不是魏庆。自己在那站了这么久她都没理会自己,原来是等小偷偷自己啊,真是越来越像地下党接头了。陈诚有些埋怨小偷为什么不早光顾自己了。

    等见到了魏庆,陈诚才知道为什么大妈会对自己说那些话。

    魏庆是个干“老军医”的。当然是冒牌的。魏庆只有四十多岁,佝偻着子,看到陈诚到来也没多说什么,给了陈诚一些诸如微孔摄像头,小型窃听器之类的装备和一份很详细的说明书后,就将陈诚打发走了。让陈诚准备了好久的“久仰”“请多关照”之类的说辞都没用上。

    陈诚回到宾馆后,发现其他三人都还没回来。将不知做什么用的设备放好,正想出去逛逛,张进的电话打了进来。

    互相问候了几句之后,张进给了陈诚一项任务。将和寰宇公司关系比较亲密的,业务往来比较多的公司和个人记录下来。特别注意一些外国人或者跨国公司和寰宇的联系。

    乘风集团的知名度在国际上也是很高的,而且在以往的集会上,所有有资格参加集会的公司之间,未必在这之间有经济往来,这之间的关系,J市国安局上报总部后,已经派遣专业特工打入内部深度调查,所以张进当时放心让陈诚这个新手来,只是本着让陈诚多锻炼一下的意思,没有希望陈诚能获得有用的信息。

    陈诚很高兴张进能如此相信自己,毕竟这之间的条条道道,聪明如陈诚已经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个陪衬,但陈诚仍然是很高兴的,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

    陈诚刚刚放下张进的电话,周雅就打了进来。叫陈诚一起吃午饭,然后带陈诚一起出去逛逛。

    周雅对陈诚是十分欣赏的,单就在火车上,陈诚不顾危险先将自己推进房间的举动,就让周雅感觉这个大男孩在品行上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所以,在知道陈诚从来没来过首都以后,一向严肃对人冷漠的她自告奋勇的提出给陈诚当导游。

    陈诚对周雅也是很佩服的,单位上是没有一个人家里有秘密的,特别是像周雅这类单的美女,谁家发生点什么事,不出两天就会有专业的“狗仔队”给透露出来。

    自大嘴巴黄燕处得知,周雅是离过婚的,原来的丈夫是公司的一个高层,因为涉嫌侵吞公司财产被判了刑。想来事不会这么简单,事实究竟如何,却没人知晓,有人说周雅的丈夫只是替罪羊,有人还说周雅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丈夫那话儿已经不行了等等。

    这些都不是陈诚所关心的。事不关己,陈诚是很尊奉高高挂起原则的。周雅在陈诚的印象里,还是很正直的,无论从工作态度上还是调和办公室同事关系上都有独到之处。是很值得自己学习的。这次周雅自告奋勇的给自己担当导游,有美女相伴陈诚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礼貌的给张仲景和莫云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周雅和陈诚打了辆车离开了酒店。

    在和车后座周雅的聊天中得知,周雅的娘家就是在首都的。因为丈夫的原因,周雅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

    陈诚很想劝周雅还是回家一趟,毕竟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没有任何父母会对儿女狠心的。但一来陈诚不了解具体况,二来和周雅毕竟才刚刚认识了一个月。人家周雅自己都不在乎,自己又何必多事?交浅言深的事,往往做了没什么好的回报的。

    更何况周雅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以后还是要在她手下讨生活的,还是不要惹她不高兴的好。

    不过周雅好像没有注意到陈诚的心思电转。去饭店的路上一直在向陈诚如数家珍的介绍着首都的景致。好在自己一行在首都的花费回去是可以报销的,否则以陈诚现在的“家产”,在首都坐上几回出租车就可以宣布破产了。

    两人来到周雅极力推荐的一家老罗家私房菜馆。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不同于其他饭店的香味,里面的设置很精致,从木质桌椅的光滑程度来看,这家饭店很有些年头了。

    周雅点好了几个菜之后才向陈诚介绍起这家餐馆的历史来。原来这家餐馆原来是周雅和他丈夫认识后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周雅对这里有一种似还怕的感,以往来首都的时候,周雅都没有来这里,此次带陈诚出来,按周雅的话说,是用来壮胆的。

    听着周雅略带不好意思的解释,陈诚很无所谓。过去的就是历史,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历史抛弃过一回了,没权利也没必要去笑话其他人。陈诚将此话用一种婉转的语气说出来之后。

    没想到周雅听到后,竟然哭了,许多年来,周雅给人的印象都是很严肃的,公司里其他人或是从垂涎周雅的美貌或是惧怕周雅的严厉,从来没有一个人像陈诚这样对自己无拘无束的说话的。所以周雅对陈诚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陈诚知道周雅背后的事,对这个女人还是很同的,从一个懦弱的女孩到一个商界的女强人,周雅的路程对自己是很有启发的。所以言语上对周雅更加的迎合起来。

    在饭店发生了这个小插曲后,两人的关系更加的好了起来。陈诚对周雅的称呼也从公式化的“周经理”到了比较私人化的“雅姐”。

    本来按照周雅的安排,两人吃完午饭后就去购物的,但看到陈诚畏畏缩缩的神后,很大方的答应陈诚先去天安广场,了却陈诚的一桩心愿。

    天安广场原是是古代皇帝皇宫的大门口,解放后共和国把这里修建成了可容纳数百万人的大广场,同英雄纪念碑一起,成立共和国所有人民心中的圣地。

    此时正是下午,天空晴朗,太阳很毒,广场上人很少。周雅一路上都在抱怨陈诚这么的天气还要来这里找罪受,但陈诚的一句话就让周雅说不出话来:“我是共和国的公民,来看看自己心目中的圣地难道还要挑时候吗?”

    英雄纪念碑下,金水河边,陈诚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便,让周雅很是不解,问陈诚怎么看的这么仔细。

    陈诚当然不会告诉周雅自己曾经答应过父母的事。打个哈哈就给搪塞了过去。

    两人在首都逛了一下午,晚饭时候才回到宾馆。张仲景在昨天晚上陈诚服软之后,对陈诚态度好了很多,见到两人回来,还是很的请大家去吃饭。期间张仲景告诉陈诚有人找他。见他不在后托服务员给他留了些东西。

    陈诚很奇怪,自己在北京没有认识的人,遑论朋友或者敌人。“前世”没有,更何况现在?唯一和自己有过交集的,就是那位卖报纸的大妈和魏庆。难道是魏庆?陈诚很快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魏庆,没有必要让服务员给自己留东西啊,直接打电话给自己,叫自己去拿就是了。更别说是那位卖报纸的大妈了。

    吃晚饭回到住处,张仲景告诉陈诚明天要和乘风集团的中层有个交流会议,不要乱跑后,就和莫云一起出去了。陈诚看到自己上有一个包裹的很紧的包袱,外表看不出是什么,很大一团。

    陈诚好奇的打开后,却发现是一件衣服,一件有血迹的牛仔上衣。还有一个地址。这让陈诚不由得想起火车上自己“英雄救美”的女孩。难道是她?还是她终究被仇家抓住,送给自己让自己去赎人?

    胡思乱想了一通,陈诚很明智终止了这种无用功,向服务员打听了地址的所在之后,陈诚思考一通,还是决定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