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试牛刀 第二章 找个工作不容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西门小末 书名:半路特工
    陈诚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陈诚看着手里的银行卡,那可是刚刚才从银行办下来的透支信用卡。自己还一次也没有用过。倒是便宜了帮自己办卡的同事,为了这事,陈诚还请他吃了顿饭才搞定。

    谁知道刚刚办好就不能用了。还是看看其他证件吧,陈诚找了一家网吧开了一台机器。

    把所有的证件在网上查了一遍。全部是查无此人。但奇怪的是编号确是正确的。也就是说,陈诚现在的所有证件,都成了真的不能再真的“假证”!

    陈诚从网吧走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总是感觉自己以前的所有努力全部白费了。

    突然很是怀念那段考研岁月,天天只睡5个小时觉。一切娱乐活动都给考研大道让路,现在想想当年还真不是人过的子。

    “还是先找个工作吧。”陈诚看着钱包里,为了请李梅二人刚刚取出的三千多块钱,自语道。

    J市作为省府,消费不可谓不高,陈诚原本一个月4000多的工资,仅仅能保证常应酬。手里的这三千块,看来是支持不了多久的。

    人才交流中心。今天正好是周六,这里正在进行招聘会。此举是J市的老传统了。

    各大企事业单位的中层头头脑脑,几乎都会称这个时候,集中在这里。

    一来是如果招聘到新人,可以尽快的把他变成自己的臂助,另一则是平时有业务来往的单位,一般都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特殊的地点寻找合作伙伴。免去了酒桌上相遇的尴尬和花费,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陈诚站在门口,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应往届毕业生,想谋求更高发展的跳槽者,来来往往拿着简历不停投递着,一遍编不厌其烦的回答着招聘单位工作人员几乎一样的询问。不由得感叹自己当年被派遣到一个好单位的幸运。

    陈诚走马观花似的走了一遍,费老鼻子劲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单位,只能垂头丧气的向门外走去。。

    现在的公司招聘,基本上都是招聘有一定人脉基础业务员。这类业务员由于自己资源的不同,获得的待遇也不尽相同。

    如果是以前的陈诚,绝对不会有这种绪。陈诚在以前公司的人缘是不错的。而且由于原单位的工作质,陈诚接触的人群多且驳杂。人脉不可谓不广。但现在这种况下,陈诚却只能望而兴叹。

    陈诚也想过重新回到原来的公司,但是看到自己手中的证件,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

    省电视台下属的公司,由于其工作的特殊,对员工学历的要求是很苛刻的。陈诚记得曾经有个应聘的小伙子拿着拿着貌似假的证件去应聘,因为某些不光明原因被录取,由于这个小伙子交友面广,业绩很不错。仅仅五个月完成了几个打单,成了公司骨干级别的员工。

    如果是一般单位,这样人脉广业绩好的员工,是争相留下而忽视学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陈诚所在的单位却在查实后,将那人开除,并且还将此事在圈子里流传开了。

    结果这个小伙子羞愧自杀未遂,至今也没有消息。

    陈诚很郁闷。

    应试教育下成长的科班生,如果没有了证件,就好比瞎子没了盲棍一般无所适从。

    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总是租住在小旅馆也不是办法。虽然每天只要50元,对于现在的陈诚,长久下来也是不小的支出。

    陈诚想着向外走去。

    人才市场大门旁的角落里,一则招聘信息引起了陈诚的注意:

    兹因本公司业务需求,现招聘策划文案一名。

    要求,男,25岁以上。学历不限,有无经验均可。月薪面议。一经录取,待遇从优。

    特别注明:住宿需服从单位安排。

    陈诚大喜,这简直就是给自己量打造的工作。特别是最后一条,让陈诚刚刚的担心瞬间然无存。但是奇怪的是这么低的条件,怎么没有像其他展位上那样人头涌动呢?

    陈诚带着疑问走过去,见主持招聘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的西装,很温和的样子。

    见陈诚走过来,那人赶忙起的说道:“怎么?年轻人找工作啊。”

    陈诚笑道:“是啊,刚刚辞职,找个新工作。”

    那人道:“年轻人干劲足。多经历一些岗位也是有好处的。鄙人姓张,证件带了吗?”

    陈诚将证件递上去,自称张经理的中年人在笔记本上查询起来。

    陈诚眼见着心里很忐忑,很怕对方看出来给自己难堪,虽然知道自己的证件是真的不能再真,完全靠自己努力得来,但问题是对方信吗。

    张经理看了一眼却没有出现陈诚心中所想的状况,很平静的对陈诚说:“好,现在我向你介绍下我们单位的薪资福利和相关待遇,以及你应遵守的事项。”

    陈诚更加纳闷了,如果这位张经理真的查证下的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自己在上午的时候曾经查过自己的证件,所显示的提示是:查无此人。为什么对方并没表示出惊讶或者其他的表

    陈诚刚刚要凑过头看看自己的信息。就被张经理拉到一旁。

    “我们单位的名字是共和国寰宇广告制作中心。工作地点就在J市。这次招聘人员的主要工作是策划文案,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单位的待遇相对与同类单位,福利是相当好的,试用期一个月,薪水是2000元,转正后薪水是6000元。其他所有待遇依照国家规定。你考虑一下。”

    陈诚虽然有些疑虑,但自己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容许有其他的想法了。心想这如果是真的话,比在原来单位的薪水还要高不少。所以没怎么仔细考虑就答应下来。

    一是因为这家公司的福利待遇是相当不错的,再者以前在原单位的时候,曾经听说过这个寰宇广告,是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同许多跨国企业也有很多来往,是属于业内旗舰质的复合制大型公司。只是不明白的是怎么这么大的公司对职员要求如此之低。

    “那好”张经理道:“把这份表格填写一下,明天就可以来单位报道了。”

    陈诚喜出望外,连忙填写。却没有发现张经理眼中闪过的一丝戏虐的精光。

    出来人才市场的大门。陈诚忽然觉得天空和自己的心一样又恢复了晴朗,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虽然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工作可以找,并且很容易的就被找到。父母的体依然很好,貌似顶替自己的那个“陈诚诚”也比自己要孝顺,很讨父母的喜。虽然对自己的父母也已经“忘记”自己心里很不舒服,但现在这种况下,陈诚真的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回到自己暂住的小旅店,已经连续将近20个小时没合眼的陈诚躺在上沉沉睡去。

    另一边,张经理在陈诚走后,却马上收了展位,出门钻进了一辆车,扬长而去。完全没有了刚刚陈诚见到的那种求贤若渴的神

    J市国安局总部。

    还有3年就要退休的局长陈然看着自己手下经济调查科的小杨送上来的资料。

    陈诚,拥有硕士学位,证件是真的,但查无此人。份证是真的,但查无此人。

    总之一句话,所有的证据证明,这人是一个白的不能再白的黑户。

    “有意思啊。”陈然笑道。

    因为近几年来股市的不稳定,以及共和国货币的升值,国际上不少钱纷纷涌入。这就导致了很多不友好国家比较有实力的财团,通过国内一些企业投机倒把。极坏的影响了我国的经济稳定。但偏偏不容易拿到证据,导致国内一段时间内物价上涨,对国民生活产生了一定不利影响。

    而J市,这次接到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深度调查一家广告公司,利用漏洞帮不友好国家财团控某几只股票洗钱牟利的证据。

    这件事是不能派资深特工出手的。先不说对方的警觉程度和手段。单单是自己手下的那帮人,陈然实在不敢保证他们是否会暴露。

    另外,根据初步证据表明,这中间有一些国家官员也参与进来了。如果贸然行动,会对整个J市的稳定造成很大的影响,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陈然很头痛的问题,在一次秘密会议的时候,被自己手下第一号智囊尹维解决了。

    办法很简单,就是重新招人。而且最好是让人根本不会被人注意的。

    想来想去,只有用那些不拥有很高学历,但是能力过的去的人担当。只有不知道的人,才能更好的保住秘密。

    张经理就是其中一员。张经理名字叫张进,是J市国安局的一名外围骨干,因为一次行动中受了重伤,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而被雪藏了5年。这次由于任务,把正在养伤的他调出来,实在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这一计划在陈然看来很完美。无可挑剔。而且从张经理的打算来看。陈诚的确是最适合这个工作的人选。

    至于陈诚的证件,早就被先入为主的认为是假证件。而工作经历,从张进对陈诚原来所在公司的了解,也是查无此人。被张进认为这只是陈诚为了增加自己找工作的筹码而已。这种事在现实中实在是太平常了,张进也不会去揭穿他。这种“高学历、低水平、假证件”在张进眼中是非常适合这次任务的。

    再者,张进认为,如果国安局说是真的,即便是假的也是真的。却根本不会想到陈诚的所有证件都是真的,工作经历也是真的。

    至于保证住宿的事,却是陈然做出的“人道主义”安排。因为这次任务的危险是很高的,他作为国安局长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保证陈诚的安全。又不能对陈诚明说,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弥补一下了。

    晚上陈诚起来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吃,又将自己从里到外收拾一遍。争取明天报道的时候给大家一个好的印象。

    躺在上,

    陈诚此时的心也是很不平静的,想想明天自己又要回到自己喜欢的职位了。既然父母对自己已经没有了印象,但陈诚的心中还是很挂念父母。

    也许,等自己安定下来后,该试着找找自己那个便宜妹妹。

    毕竟,自从自己莫名其妙的从熟悉的人心中消失,陈诚揣测,最大的突破口就是这个自己的“妹妹”。

    陈诚的父母在昨天晚上接到陈诚的电话以后也很是纳闷。

    对于昨天晚上那个小伙子的电话,陈父并不是没有丝毫怀疑的。

    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长的十分漂亮的女儿是不缺乏追求者的。但从来没有人往家里打过电话。

    因为“陈诚诚”在J市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家庭电话。

    而陈父也是个认死理的人。上午的时候给在寰宇广告公司工作的女儿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类似的电话。告诉女儿昨天晚上的事,提醒女儿要小心后,陈父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女儿长大了,总是有些事会不让家里知道的。

    “陈诚诚”也在纳闷,听了父亲带着笑意的询问,这个女高材生心中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以前朋友”充满了敌意。

    陈诚的“到来”,仿佛给这个世界增加了很多的变数。

    这一切,究竟是好是坏呢?

重要声明:小说《半路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