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二十章 从此两不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嗯?”

    封与辰突然心念一动,自己送与凯恩的两只灵鹤有一只化作青烟淡淡散入天地间,那迷蒙的灰烬中,凯恩与依玳双双靠在一株巨大桃树之下,隐约间面色惨白。透过渐渐消散的青烟,地点竟然就在桃花瘴内!

    “师傅,我朋友有命之危,我先走一步!”

    封与辰脸色一变,急施礼然后快步而出,至蛊屋外施展缩地成寸迅疾离去。

    “须弥兄!”

    封与辰冲进尚须弥家中,却见尚须弥一家正围坐一起吃着晚饭,其乐融融。

    尚眉儿一见封与辰冲进家中,面色羞红将头低下,却见封与辰一把将尚须弥拉出,绝美的容颜全是惊愣。

    “呵呵,晴儿你们先吃,我和与辰小兄弟出去一下。”

    尚须弥在门外喊道,声音却已消失在远方。

    “与辰,你要知道族里从来就没有族人能去救助陷桃花瘴内之人的规定,而且这是严止的!”

    尚须弥随着封与辰踏着田间青青的稻苗疾速掠过,放眼望去,两道绿波在这碧绿的稻田上现过。

    “那须弥兄有没有规定外人不能相救的族规?”

    封与辰脚下不停道。

    “哈哈。没有!”

    尚须弥讲所有族规滤一遍,发现对外人族规就一条:六月期满,自行离去;再入,永世不得出!

    “那就行了,须弥兄为我开须弥崖,我自去救人!须弥兄也不算违反族规吧?”

    封与辰脸色冷峻道。

    “哈哈,不算。”

    尚须弥突然微笑道。

    两人不再言语,瞬间至那桃花林。

    “收!”

    尚须弥一收须弥崖,整片瘴气如潮汹涌扑来。

    “阻!”

    漫天的白色汪洋被一股无形之力阻在须弥崖消失的地方,不得入。

    尚须弥沉声道:“与辰小弟,现在桃花瘴内瘴气最为浓郁,时间以一小时为限,不论如何你都要出来!”

    “多谢!”

    封与辰拱手道,至怀中取出最后一枚瘴草含入口中,招钟馗附体,认定生门,形顿没入那无边的瘴气与冤魂相交的桃花瘴之内。

    后,须弥崖渐渐升起,尚须弥望去,只有无尽的常年飘散艳丽桃花的桃花林,只有经历的人才知道,这桃花瘴内藏着无尽凶险。

    桃花瘴内。

    无数冤魂怨鬼避封与辰如人避鬼般,相对鬼魂而言钟馗那就是他们命中克星!稍不留神就被钟馗打入十八层地域,那才是真的永世不得超生。

    绕过景门、休门,封与辰形疾速穿梭在这片瘴气弥散的桃花瘴内。

    黄昏的桃花瘴完全不似午时的桃花瘴那般温柔,漫天汹涌翻滚的瘴气竟如波涛般来回波翻卷,封与辰越往瘴气内穿梭越是费力,后面好几次险险被突如其来的滔天的瘴气卷起!

    封与辰咬牙施大神通灌注附体钟魁,瘴内挡路冤魂怨鬼一概以雷霆之势击杀!一时间那漫天冤魂躲的比上次还远。

    漫天纷飞的桃花瓣再次远离封与辰百米开外,甚至连封与辰穿梭过去之时那光秃秃的桃树都混轻颤!

    “该死!”

    封与辰低咒!

    至桃花瘴深处漫天的白色瘴气浓郁度超乎想象,封与辰就算开阳眼都难见百米外的景物,更何况还有这挡道的桃树。

    “聚血成箭、汇筋成弓、集骨成矛、启魂为刀、启魄为剑,成弓矛!灵成刀剑!喏!魄裂!魂兵成!魂洗天地!”

    封与辰心烦气燥,冲着眼前枝桠乱颤的桃树施展鬼道道术魂洗天地!

    百米开外漫天桃花呜呜着化一只只的枪矛刀剑猛的刺入光秃秃的桃树中!

    嘭!

    嘭!

    嘭!

    一株株桃树颤抖着化作黑烟消散,封与辰前方五百米视野大开!方圆五百米却是再无一瓣桃花散舞!

    封与辰冷哼一声转后那轻颤的桃树竟嘎拉拉收缩枝桠,没入地里!

    冷眼望向远空天上散舞桃花!

    轰!

    漫天桃花竟轰然四而开,远远逃去!

    封与辰施展御风咒疾行桃花瘴内,一边御劲抵御那无孔不入的瘴气,一边开阳眼四处找寻二人形!

    十分钟时间在封与辰看来弹指而过。

    依旧无所获!

    “寻灵!”

    万般无奈,封与辰只得立,放出一纸灵鹤,随着这迅疾的灵鹤的朝前方笔直追去。

    幸运的是,前方果然有些模糊的印记,封与辰大喜,待到近前,却发现赫然是一纸正朝自己疾速飞来的灵鹤。

    探手接过,灵鹤化作一纸长条落下:

    封兄快来救命啊!我和依玳正被人追杀!

    什么我和你被人追杀!明明是你惹的事!

    啊!救命!

    救命啊!

    灵鹤化作轻烟淡淡消失在封与辰手中,短短四句,封与辰内心更急,这两人端的是惹出什么麻烦?

    心念再次一动!

    却是另一只灵鹤化作灰烬消散,淡淡消散的青烟中,依玳与凯恩面色萎靡,此刻正斜靠在一巨大桃树下望着化作青烟的灵鹤苦笑,依玳手中,却是拿着最后那纸灵鹤。巨大桃树树,两只闪烁幽冥火的眼正冷冷的盯着斜靠在自己上的两人。

    封与辰在漫天瘴气内顿时大急,这两人,怎么这么大意就闯了进来?这桃花瘴内就没一样物事是善良的。若说凯恩莽撞,可依玳为何也脑袋发闯了进来?

    封与辰在桃花瘴内凭着这一纸灵鹤,四处找寻两人,封与辰随着它片刻,便以明白单凭灵鹤是无法找到两人!因为灵鹤终究是死物,不似人那般灵慧!

    灵鹤只能凭借本能径直往前飞去,不会转弯,这也是当初制千里灵鹤的初衷,为了能最快时间传达信息,灵鹤以一种疾速在高空瞬间而过,但现在,这却成了它的致命弱点!

    因为阵势在转动!

    两人的位置虽然未变,但是封与辰自己在穿梭阵势中的位置却在时刻变化。

    封与辰随它时还险险几次陷入弑深阵的绝门之中!若不是有过第一次闯入的经历,封与辰又得一番苦战才能脱困。

    灵鹤时而东飞,时而西飞。

    “哼!”

    封与辰一指白色火焰将那盘旋自己头顶的灵鹤化作灰烬!

    时间不等人!转眼时间就剩不到二十分钟!

    “以吾真火,灼净世人。炼狱真火!”

    封与辰大喝,瞬间,这桃花瘴内火光冲天,漫天瘴气呼的消散,这灼世真火一出,边所有瘴气顿时消散,并迅速朝四周燃去。

    封与辰凭着一丝感应,控着炼狱真火沿着自己前进的方向疾速灼去!沿途一些避闪不及的桃树与桃瓣瞬间化作飞灰!

    但是待到炼狱真火威力尽去,封与辰才觉得不妙!

    就如一把巨火丢入海面般,漫天炽的巨火产生的高温是会瞬间在海面灼出一个炽的大坑,但巨火过后,则要承受无边海水瞬间涌入这巨坑的那巨大压力。

    封与辰此刻的场景比那海面还危险,因为他此刻处海底!

    轰!

    “夺魂守魂,取魄护魄,天地无主魂魄,为吾护法!”

    桃花瘴深处突然升起一道冲天白浪!

    嘭!

    巨大的波动让须弥崖微微颤抖!

    尚须弥毫无表望着微微颤抖的须弥崖,静立。

    他的后,几道影在碧绿的稻田间飞速闪跃。

    漫天的白色瘴气至高空如烟花般四散,最后又缓缓又没入这无尽的桃花瘴内。

    封与辰上无数桃花瓣护,四处源源不断的桃花纷涌而至,不断湮灭在空中的桃花瓣与不停附上封与辰上的桃花一时间纷飞,漫天的桃花,冲天的白色瘴气如烟雾般环绕,封与辰高大的形缓缓至漫天桃花与白色烟雾中踏出!

    没想到这魂魄护法竟能抵消那突然如疯狂般的瘴气围合之力!

    封与辰面色萎靡,心有余悸想到,刚才若是运用罗汉仙法,自己可能就被这滔天瘴气活活压死在这了。

    附体钟馗突然大喝一声,一棒疾扫不知何时出现前的白色物体。

    砰!

    瘴气四溢!附体钟馗竟被一股怨念击散!

    “喏!”

    封与辰猛然喝道,却呆立,双目满是讶色!似乎望见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他望见自己丢入桃花瘴内的化骷髅步履缓慢却坚定的朝自己走来,双臂处各夹一物,细看却是依玳与凯恩!

    两人四肢无力下垂!化骷髅砰砰将两人丢在地上,回首,望望封与辰,眼中幽冥火焰闪烁。

    瞬间,封与辰竟明白它的意思。

    从此两不欠!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