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十九章 血不融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第二,细雨连连,就入少女怀。

    “,你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哼!拿去!还你!”

    尚眉儿手中拿着一白色瓷瓶,一把塞到蚩晴儿手中,哼声坐在小椅上。

    “呵呵,眉儿,怎么了,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蚩晴儿拿起白色瓷瓶,微微笑道。

    “都怪你啊!出什么馊主意!结果!结果!哼!”

    尚眉儿犹自坐在小椅生闷气。

    “来,和说说,呵呵,这究竟怎么了,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

    蚩晴儿微笑挽着尚眉儿道,尚眉儿忸怩不依。

    良久。

    “呵呵,怎么这样都会遇到呢?”

    蚩晴儿脸色古怪道。

    “我怎么知道啊!都是你拉!,你出的馊主意啊!”

    尚眉儿死劲摇着蚩晴儿的臂腕忸怩。

    “是不是那封与辰故意的啊?”

    蚩晴儿人老成精,自然想到这层。

    “才不是啊!当时都吐血了!你怎么老在意这些啊!”

    尚眉儿突然发现自己关心的和关心的不是一个方面。

    自己关心的是这件事该怎么办,而关心的则是封与辰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或者说到底他是怎么想的。

    “呵呵,眉儿,这就叫缘分。”

    蚩晴儿呵呵笑着安慰尚眉儿道。

    “谁和那流氓有缘分了,哼!”

    尚眉儿犹自嘴硬。

    “呵呵,眉儿,自己喜欢的男子要自己去追求,这在外人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但是在我们皿虫族都是这样的,就算追求你的人的多的去了,但是你喜欢的男子若对你没感觉,你还是要放下少女的羞涩主动去追去自己幸福的。”

    蚩晴儿捂着尚眉儿小手道:“我是如此,没想到我家眉儿也要如此,呵呵,难道外面世界来的男子比我们皿虫族男子更有魅力不成?”

    “。”

    尚眉儿羞道。

    “呵呵,好了好了,不说了,眉儿你该去安普巫师那去了。”

    蚩晴儿微笑道。

    “还去啊!”

    尚眉儿大羞道。

    “呵呵,怎么不去?看到你体的是他,他不对在先,要害羞也该他害羞才对啊!”

    蚩晴儿将尚眉儿拉起就往外推。

    “呵呵,去吧去吧。”

    “哼!这什么逻辑啊。”

    尚眉儿撇嘴道,不过还是唤出青青。

    “青青!你的眼睛是长天上去了!哼!”

    尚眉儿唤出耷拉着脑袋的青青道,至昨夜回来后,尚眉儿数落了青青一个晚上,现在都还在生青青的气。

    “幻大形啊!姐姐要去巫师爷爷那!”

    尚眉儿见青青耷拉着脑袋蹲在自己手上,小嘴轻啄自己手,那委屈样子让尚眉儿顿时气消了大半。

    青青一见尚眉儿略显笑意,忙猛的幻出形,尚眉儿轻纵至青青上,青青振翅仰天而去。

    “啊,青青,你慢点!”

    “呵呵,青青,以后不许这样啊,不然姐姐真生你气了。”

    ……

    蚩安普巫师处,九人成环形围绕在蚩安普巫师处。

    “巫师爷爷,我来晚了。”

    尚眉儿望见九人皆望向她,不由面色略红道。

    “呵呵,好的,来了就坐下吧,呵呵。”

    蚩安普巫师朝尚眉儿眨眨眼睛,尚眉儿顿时大羞,赶忙做到蚩离儿侧,却听到蚩离儿正微侧躯对封与辰道:“巫师爷爷好奇怪啊,最近都不惩罚迟到了,爷爷不是最不喜欢别人迟到吗?”

    “哈哈,可能眉儿有事吧。”

    封与辰望向尚眉儿,却见她面色羞红狠瞪自己一眼,老脸一红,哈哈干笑。

    “是吗?”

    蚩离儿转动着灵动的双眼,突然转望向尚眉儿。

    “呀!”

    尚眉儿一声轻呼,伸手掐掐蚩离儿道:“你要死啊,这么吓姐姐。”

    “嘻嘻,姐姐,我没吓你吧,是你自己被自己吓到了吧。”

    蚩离儿轻笑。

    “哪有?”

    尚眉儿望望貌似聚精会神听巫师爷爷讲解控蛊的封与辰,微哼一声,心道看来他是好了。

    “嘻嘻,真的没有吗?”

    蚩离儿嬉笑道,却一双大眼不时的在封与辰与尚眉儿之间转来转去。

    “巫师爷爷在看你了。”

    尚眉儿一句话,终于制止了蚩离儿在自己与封与辰之间四处游离的目光。

    “呵呵。”

    蚩安普巫师看着眼前这三人,轻笑。

    ……

    “今就到此为止吧,其他人可以离去了,小与辰,你留下。”

    蚩安普微笑道。

    “巫师爷爷再见。”

    众多弟子纷纷起施礼,蚩安普微笑望着眼前这群孩子离去。

    “坏人你是不是欺负眉儿姐姐了?”

    蚩离儿离去之时突然凑上封与辰耳朵轻道。

    “啊!哈哈,哪有!”

    封与辰微楞,马上微笑道。

    “嘻嘻,我刚才这么问眉儿姐姐的,她也说没有。嘻嘻。”

    蚩离儿微笑蹦跳追上前方的尚眉儿。

    封与辰理不清头绪。

    “师傅。”

    “呵呵,随我来吧。”

    蚩安普微笑,慢慢朝蛊屋走去。

    “嗯。”

    再入这举目望去大小不一的蛊坛,封与辰却感觉自己似乎不再陌生,似乎随口就能将这些未成形的毒物道个所以然来。

    “你可以选择其中之一作为你的蛊,呵呵。”

    蚩安普微笑指着眼前两个如牛脑般大小且不断往外喷出黑烟的黑卵道。

    “嗯?”

    封与辰微奇。

    “呵呵,你来此时已有两月之多,这是皿虫族惯例,这两蛊之中你能选取一个作为你的蛊。”

    蚩安普微笑解释。

    “哦。”

    封与辰应道,仔细观察眼前的两个黑卵来。

    黑卵不时往外喷出阵阵黑烟,大小一致,甚至脸色泽都近乎一致,封与辰略思索指着右边的道:“就这个吧。”

    “呵呵。”

    蚩安普微笑道:“嗯,好,那滴血吧,浴火重生的蛊要让它至还未成型就认你为主,这能让它与你心意相通。”

    “就是说蛊成形后它能明白我心念的指示吧。”

    封与辰咬破中指滴下一滴鲜血道,看来这两个月蚩安普的教导没有白费。

    “呵呵。”

    蚩安普轻笑点头。

    那滴鲜血滴在右边黑卵之上,竟没有封与辰期望的那样融于黑卵之中,而是沿着卵壳缓缓流下。

    “嗯?”

    封与辰奇怪,按照师傅所讲宿主的鲜血应该能融入才对,怎么会这样?

    “呵呵,这次会出现什么蛊呢?”

    蚩安普望着那不融于那黑卵的那一滴鲜血轻笑。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