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十八章 借参悟天地玄奥之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巫师爷爷、巫师爷爷。”

    尚眉儿望见蚩安普巫师正静立屋前似乎等待自己,不大喜道。

    蚩安普巫师独自住在村正中的一座古老房屋内,平里世间都和族内弟子在一起,或者族内弟子都聚集在此听蚩安普巫师讲解控蛊或者一些奇闻怪事,但是蚩安普巫师说自己喜欢晚上独静,所以就千百年来就一直独自一人住在这古老房屋内。

    “呵呵,小眉儿,你这么晚了还来找巫师爷爷做什么啊,哦,小与辰也在啊。”

    蚩安普巫师高大的躯静立在屋前,望着衣衫不整的尚眉儿与几乎未穿衣物的封与辰,捋胡微笑。

    “巫师爷爷救救他,他练功走火入魔了。”

    尚眉儿至青青上跃下,慌不迭竟脚步趄趔,蚩安普微笑一股柔力将尚眉儿托住。

    尚眉儿好不容易立稳形,忙让青青斜翼将昏迷的封与辰放下。

    “哦。小与辰昏迷了。”

    蚩安普巫师已经在为封与辰把脉,把完脉后却突然轻笑点头。

    “巫师爷爷,他怎么样了?他伤的重不重啊?”

    尚眉儿蹲在封与辰的一侧急道。

    “呵呵,无大碍,看来受到什么刺激导致走火入魔,不过只是真气郁积,疏导一下便没事了,还好送来的早,不然真气郁积到心脏,便心脏破裂而亡。”

    蚩安普呵呵呵呵的轻笑不停,连连摇头。

    “那巫师爷爷快救救他啊,您一直笑干什么?人家都快急哭了。”

    尚眉儿确实急的快哭了,这巫师爷爷说的这么严重,却一直笑,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眉儿,你看你,衣衫不整,可不像你的习惯啊。呵呵,都这么晚了,回去换衣服吧,明天你在来的时候还你个完好的小与辰。”

    蚩安普巫师轻笑。

    “呀!”

    尚眉儿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衣衫不整,而且头发凌乱,慌忙背整理衣物。

    “巫师爷爷你先把他救醒我在回去!”

    尚眉儿略微整理还是不愿就此离去。

    “呵呵,救醒他容易,你确定你还要看小与辰光溜溜的子?”

    尚眉儿这才发现蚩安普巫师望向自己与封与辰的眼光竟透露着阵阵笑意。

    “啊!巫师爷爷,不是您想象的那样的!呀!这叫我怎么说啊!呜呜呜,都是,出的什么馊主意啊!啊!的入梦蛊还在那河畔。”

    尚眉儿急的顿脚,背过去,又不知该如何向蚩安普巫师解释,的入梦蛊又被自己落在河畔,眼睛微红,看似又要哭出来了。

    “好了好了,巫师爷爷明白,呵呵,爷爷明白,你先去取那入梦蛊在回家去吧。呵呵呵,这事保证就我们三个知道,呵呵,我要马上把小与辰救醒了,不然真的难救喽,你要是喜欢在一旁看着的话你就看着,呵呵。”

    蚩安普巫师轻笑,只手微拂过封与辰的口。

    “咳咳。”

    封与辰至喉中咳出几块血块,双眼微动,看似马上转醒。

    “呀!巫师爷爷我还是先回去了!不要告诉其他人啊!呜呜!出的什么馊主意嘛!”

    尚眉儿跃上青青背部,青青展翅,瞬间消失在半空。

    “入梦蛊啊。果然是蚩晴儿的作风呢,呵呵。”

    蚩安普似乎想起什么,摇头微笑。

    “呵呵,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醒来呢。”

    地上,封与辰望着那消失半空的青青却瞬间坐起,不停的捂长出气,蚩安普微笑至上解下风衣。

    “师傅,事不是您想象的那样的!”

    封与辰接过风衣至上一披,随着蚩安普朝屋内走去,探手至上取下那犹自带着阵阵幽香的罗衫,忙解释道。

    “呵呵,师傅想象的是怎么一回事的。”

    蚩安普望着眼前这孩子突然的窘样轻笑,好多年都没这么开心了。

    “唉,看来我这此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封与辰望着蚩安普,张嘴半天,颓然叹气道。

    “呵呵,先把这衣物换上吧。”

    蚩安普微笑取出另一干净衣物。

    “说吧,师傅发现现在年轻人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呵呵。”

    待封与辰换上衣物,蚩安普微笑道。

    “事是这样的:师祖鬼君临走前叫我多参透下天地玄奥,但又说此事可遇不可求,只有当你心中突然有所感时才能有所得。今夜我观那半轮弯月突然心有所感,于是飞至半空静悟师祖所说的天地玄奥,可是并无头绪。这时我望见那条无涯河河水波光粼粼,天地间万物都似乎为映衬无涯河所生,顿时心有所感。便投无涯河底,透过河水望向夜空,突然就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封与辰微微抬手,似乎想表述下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似乎天地间万物都只是虚幻般,恍惚间我又觉得我能控制这虚幻,刹那我又觉得我整个融入这片虚幻,当我沉心那种感觉之时,就被她,不,打扰到她洗澡了。”

    封与辰面色微红道,这事实大概也只有蚩安普巫师会相信了,其他人听到早就将自己当成贼乱棒打死,找这么大个理由!参悟天地玄奥?也能参到姑娘洗澡的河里去?

    “嗯,借天象观地势,依地势观水运,伏水以观万物,天地虚幻,或纵或容,皆成大道。”

    蚩安普轻笑捋须点头。

    “这么说师傅你相信了。”

    封与辰大喜道。

    “呵呵,小眉儿的事你无需放在心上,我已经知道大致况了。若在心有所感,试着尽量回忆起那种控虚幻又融入虚幻的感觉吧。”

    蚩安普起

    “师傅知道?嗯,多谢师傅,那弟子先告退了。”

    封与辰起施礼,大步离去。

    “呵呵,小鬼,你觉得你能做得到的事,小与辰都能做到吗?”

    蚩安普望着大步离去的封与辰微笑道。

    “那种感觉。”

    封与辰仰面躺在上仔细回忆那刻的感觉。

    “就记得好柔软了。”

    封与辰最后喃喃道,慢慢进入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