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十七章 无心插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月似钩,弯钓半空。

    无涯河畔。

    尚眉儿脸色微微羞红望着这条不宽却是全族生命源泉的小河,心道找来找去就数这里最安静,也是人烟最为罕至的地方了,怪不得每次都喜欢在这洗澡呢。

    “青青,去帮姐姐巡视周围五里内有人没?”

    尚眉儿唤出青青小声道,唯恐天上的月儿听到。

    扑棱!扑棱!

    青青欢快的扑打着翅膀远去。

    “哎,你低一点,小心不要被别人看见。”

    尚眉儿轻呼,想想又觉不好意思,青青飞的低了如何能探清周围况呢?捂着自己微红的脸暗道今这是怎么了。

    青青几息时间而回,停在尚眉儿手心欢快的叫唤几声。

    “你就看清楚了?真的没有吗?”

    尚眉儿皱眉道。

    青青马上一副委屈样蹲在尚眉儿手心,似乎对她怀疑自己能力表示不满。

    “呵呵,青青别生气,青青最厉害了。你飞在林间帮姐姐巡逻,姐姐洗个澡,呵呵,乖。”

    尚眉儿轻抚青青光滑的羽翼道,青青点头,扑棱翅膀再次远去。

    望着眼前潺潺流水,尚眉儿暗道自己这么大还从未在河里洗澡,今怎么也得试试。

    至衣袖掏出一白色小瓷瓶,打开,一白嫩小虫忸怩爬出,似乎很害羞。

    “呵呵,这就是的入梦蛊小须弥啊。”

    尚眉儿望着这白嫩小虫轻笑,轻拂那名为小须弥的入梦蛊。良久,似乎下定决心般起,颤抖的兰花指解开第一颗纽扣。

    “眉儿,你要确定他对你是否真的有意?不过以看你去试探他一次也不错,呵呵,他若对你有意,他就离不开你,就算他离去后也自会回来的,就像你爷爷一样。”

    尚眉儿耳畔还回着白的对话。

    “那他若是对我没意呢?”

    尚眉儿急道。

    “这就是为什么要你用入梦蛊的原因呀,他至入梦蛊梦里瞧见你的体,并不算亲眼所见,若他还负心离去,哼,这等负心汉要来何用。”

    “,瞧你出的馊主意。”

    尚眉儿羞道。

    “呵呵,的入梦蛊就放在这白色小瓷瓶内,借你用一个月,呵呵,用不用随你哦。”

    蚩晴儿轻拂尚眉儿秀发微笑,起离去。

    “谁要啊。”

    尚眉儿噘嘴对着蚩晴儿离去的背影道。

    “呵呵,这等自欺欺人之法也只适用于我们女子了。”

    蚩晴儿微笑低喃,声音小的自己都几未听见。

    渐渐罗衫轻解滑下,天上的半弯月儿似乎羞进云内。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上仅一件绣粉色荷花小肚兜,尚眉儿面色羞红快速没入水中。只来得及望见修长的**,及**上那完美的两轮洁白圆弧,纤细不足一握的纤腰,消瘦双肩上一头青丝拂过,遮住了那人的颈部。

    “呵呵。”

    尚眉儿入水中,似乎自嘲般轻笑,捧起河水轻轻至头顶缓缓浇下。

    的河水带着些许冰凉,细细流下的河水让尚眉儿炽的双颊感觉阵阵舒适,也平复了她不安的心。

    渐渐的,放开的尚眉儿在水中玩的兴起,思虑良久,尚眉儿羞红着脸在水中轻微扭动,手上,却多了那件粉色肚兜。

    “呵呵。”

    肚兜被尚眉儿随手抛在一河边巨石上。

    渐渐,小河不时传出欢快笑声,一若美人鱼般的洁白躯不时在小河上嬉戏。穿越。

    “好舒服啊。”

    尚眉儿仰面躺在略显冰凉的河水上,任体在月光下起伏,任青丝在水中蔓延。

    伸柔夷轻握前的丰满,尚眉儿轻轻拨弄着前的那颗红豆,一时竟痴了。

    上游河水起起伏伏,青青尽职的四处掠过,迎着阵阵清风惬意的闭上双眼,展翅迎着风儿在空中滑行。

    “嗯?”

    尚眉儿修长的双腿似乎碰触到一个温软体。

    低头一摸。

    “呀!”

    尚眉儿捂嘴尖叫!双手却马上捂在前!

    “咳咳咳!”

    突然的尖叫让水中沉浮的物体失去平衡,猛然呛水!猝不及防伸手四处抓,抓到一柔软物体一把抓住!从水中探出头来,水花飞溅!

    封与辰!

    “啊!你!你!你!你这么晚了偷看人家洗澡,你流氓!快放手啊!”

    尚眉儿捂尖叫,死命挣脱。

    封与辰大手正紧紧抓住她捂的小手,手掌背部完全趁栽尚眉儿酥之上。

    “啊!你怎么会在这?”

    封与辰到现在才清醒过来,觉得大手碰到一柔软物体,反手一抓,感觉异常滑腻舒适,不仅伸手多掐两把。

    啪!

    一巴掌同时打醒两人!

    “又被打了。”

    封与辰捂脸道,眼睛却一直望向尚眉儿。

    “呀!”

    尚眉儿顺着封与辰视线往下望去,却见自己酥完全露在这半弯明月之下,忙躯顿入水中。

    “你流氓!”

    尚眉儿捂在水中望着封与辰咬牙道,双眼豆大的泪往下滴,汇入河水中,消失无踪。

    噗!

    封与辰却突然面色惨白,仰头狂吐几口鲜血,仰天栽倒水中,顿时血红一片,顺着河水慢慢往下流去,血红色却渐渐消失在不远处。

    “啊!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尚眉儿一见封与辰面色惨白、牙关紧咬慢慢沉入水底,不顾自己不着寸缕,一把拉起封与辰急道。

    “呀!”

    尚眉儿拉了封与辰一把却又发现自己寸缕未着,小手一松,封与辰的躯再次缓缓沉入水底,沿着无涯河缓缓向下流去。

    “嗯。”

    尚眉儿眉头紧皱,却不在顾及自己,至水中将封与辰拉至浅水,慌忙将衣物上,奋力将封与辰拉上岸。

    “呀!”

    尚眉儿将封与辰整个拖上岸之后却又是一声尖叫!

    封与辰也是寸缕未着!下那物竟是高举!

    尚眉儿羞红脸忙脱下件外丢在封与辰那高举之物上,探手试试封与辰鼻息,竟极其急促!就似发高烧般!像极练功不慎走火入魔!

    “哼嗯!怎么办?呜呜。”

    尚眉儿一方面尴尬眼前两人处境,一方面又担心封与辰安全!急得又快哭了。

    扑棱扑棱!

    青青半空终于回神,望见尚眉儿在河畔走来走去,几个漂亮的回转落至尚眉儿肩头。

    “哼!你这臭青青!你怎么看人的?亏姐姐这么信任你!你看!这么大一男人!他肯定被我一吓练功走火入魔了!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尚眉儿一把揪住青青头顶羽毛对着青青一阵乱喊,喊完之后又似六神无主般在河畔走来走去,是不是伸素腕探探封与辰鼻息,依然是那么的急促!

    “啊!我要疯了!”

    尚眉儿大喊道。

    回家肯定不行!去喊人更是不行!去巫师那?

    对!

    就去巫师那!

    尚眉儿似乎抓到一救命稻草般弯腰挽起昏迷的封与辰,扶上形幻大的青青,瞬间消失在无涯河畔。

    空中,竟还几滴鲜血滴落!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