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十六章 两情妄相依,奈何天涯海角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小碧湖,青竹轩。

    尚眉儿红袖素腕,斜靠在凭栏望着碧湖上波光泛滥,出神。

    “眉儿,你怎么了,有心事了?”

    蚩晴儿微笑着端一精制白瓷盘慢步走来,洁白润滑的白瓷盘上是三个红艳滴的桃子。

    “。”

    尚眉儿望着虽年过八十但看起来四十不到的,微微笑道:“在想些事。”

    “呵呵,想什么呢,想那个叫封与辰的男子”

    蚩晴儿微笑至盘中拿起一个最大的红桃递给尚眉儿。

    “,哼嗯!”

    尚眉儿顿时不依,忸怩着不肯接红桃。

    “呵呵,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看上了你爷爷。”

    蚩晴儿拉过尚眉儿白皙的小手,将红桃放在尚眉儿手心,将她的小手握紧,接着道:“外面世界的男子感总是略显羞涩,那时吧,我明明看见你爷爷望向我的眼神也是充满炽,满心期待你爷爷来向我表白,结果。”

    蚩晴儿似乎想起当年形,微笑坐下,至盘中拿起另一个红桃,轻咬一口顿觉芳香四溢,道:“呵呵,这桃子不错,眉儿你尝尝。”

    “啊,你快说嘛,结果怎么样了?”

    尚眉儿再次不依,摇着蚩晴儿的手撒道。

    “呵呵,结果啊,你那笨爷爷到了六月期满快要离去的时候才对我说了句‘两妄相依,奈何天涯海角隔’!”

    “两妄相依,奈何天涯海角隔。”

    尚眉儿喃喃念道。

    “直至那时我才终于肯定你爷爷是对我产生了愫,只是迫于我们皿虫族避世的族规,还有那时你爷爷已经六月期满,即将离去,所以强压心中愫,其实你爷爷是个怀大志之人。”

    蚩晴儿回想起当年形,双颊微微泛红。

    “后来呢,后来呢,,你别光想嘛,你说呀,。”

    尚眉儿望见一副甜蜜回忆的样子,不依的摇着蚩晴儿的臂腕道。

    “呵呵,你这孩子。”

    蚩晴儿微笑轻抚尚眉儿的青丝,想想继续道:“后来在离去前夕我多方追问之下,你爷爷终于吐露实,他乃百年前天朝皇子之孙,奈何天朝因**崩溃,他至出生起就背负复国大业。”

    “爷爷好大的抱负啊。”

    尚眉儿轻咬红桃叹道,顿觉满口芳香。

    “嗯,呵呵,他四处拜师学艺,为的是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才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汇聚散落各地的天朝残部,重新组织军队;第三步,征战,复国;第四步,治国。呵呵,你爷爷竟连治国良将都找好了。”

    蚩晴儿微笑,眼里却是止不住的欣赏。

    “可是后来爷爷还是隐居在此呀?”

    尚眉儿奇怪的道,这些事怎么从未听爷爷讲过。

    “这才是你爷爷最令我钦佩的原因,自然,也是安普巫师对你爷爷最失望的原因。”

    蚩晴儿道此神色略显勉强。

    “你爷爷为寻我们皿虫族族地,在那远古老林迷失三年之久,待到六月期满,外面世界已过三年大半,那时威朝在三年前实行新立法,天下大定。也就是说,在你爷爷迷失远古老林之际,天下已大定,烽烟不再起。”

    尚眉儿听着爷爷传奇般的传说,美目充满敬意。

    “你爷爷出去后,一心复国,却发现部分老部下已经不再奢求复国,而是醉心于现在生活。你爷爷一怒之下杀了几个老部下,却不得不反思现在复国还有什么意义。苦思三月之后,你爷爷召集所有部下,宣布天朝永远成为人们的记忆。”

    蚩晴儿说到此,面色微变,似乎能感受当时尚须弥说此话内心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就这样,你爷爷甘付天朝最大罪人名号,不再复国。天下大定,复不复国对你爷爷来说已经不重要,最后的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治国良将被他送往现在威朝,也就是威朝的当朝宰相齐殇。”

    蚩晴儿长叹口气,抚着尚眉儿轻道:“舍小义、全大义,这就是你爷爷。”

    “爷爷他好伟大。”

    尚眉儿托腮道,满脸的敬佩。

    “也好可恶。”

    蚩晴儿微笑道:“现在讲讲你爷爷可恶的地方,也就是今天主要想对你说的话。”

    “啊,爷爷的故事不是重点啊。”

    尚眉儿奇怪道。

    “当然不是,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爷爷早已彻底放下,现在放不下的可是你啊。”

    蚩晴儿轻掐尚眉儿白嫩的脸道。

    “你爷爷不求复国回到皿虫族之后,巫师长叹一声‘朽木不可雕!’便声不再授徒,你爷爷更加心感愧疚,独自在桃花林盖了件小茅屋,就一人生活在那,一住又是三年。”

    “然后呢?”

    尚眉儿也轻咬一口红桃道,到现在都还未出现到底如何与爷爷相的事。

    “然后呀,觉得你爷爷回来是因为我的缘故。满心欢喜,就每天都去为你爷爷送饭,那时追求的人多的可以至我们屋这排到你爷爷当年住的那桃花林了,呵呵。”

    “你好不知羞啊,嘻嘻。”

    “贫嘴,怎么说话的。”

    蚩晴儿轻拍尚眉儿小脑袋接着道:“那时现在的几个长老追求的最为努力,见对你爷爷好,自然不乐意了,于是找你爷爷单挑,呵呵,竟无一人是你爷爷的对手。一来二去,那群男子反倒与你爷爷熟了,还努力撮合我们两个。”

    “哇,那群长老爷爷到底怎么想的啊。”

    尚眉儿奇怪道。

    “呵呵,不知道,男人的心思我们不明白的。但是你爷爷依旧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就算对我有意也不再表白,回来后巫师对他深感失望他也觉得内心更愧疚,他更深感自己是个罪人,竟渐渐拒绝我。”

    蚩晴儿想起那时形似乎又好气又好笑。

    “那时那几个老家伙一看,你爷爷渐渐拒绝我,又来劲了,又想来追求我时,却又被你爷爷打的全部爬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尚眉儿毫无形象大笑,扑在上直说肚子疼。

    “你看你爷爷可恶不可恶,当时我还气不过,找他大吵一架,当时我还记得我气急对你爷爷大喊句‘天下容之处那么多,为何你偏偏来我们皿虫族?’你爷爷也只是耷拉脑袋说‘我舍不得你。’真让我哭笑不得。”

    “呵呵,爷爷年轻时这么可啊,呵呵,我看那时不是哭笑不得吧,是感动的投怀送抱吧,嘻嘻。。”

    尚眉儿捂着肚子趴在蚩晴儿上道。

    “贫嘴。接下来,给你讲当年是如何征服你爷爷的。呵呵。”

    蚩晴儿双颊微微泛红,却不辩驳。

    “嗯。”

    尚眉儿乖巧应道。

    “你爷爷那次道舍不得我之后,又对我若即若离,被无奈的我只能想办法,不然和你爷爷这关系不知何时才能捅破,。”

    “呵呵,爷爷都不急倒是先急起来了。”

    尚眉儿轻笑道。

    “笨丫头,你看到你喜欢的男子对你若即若离好几年你会不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蚩晴儿溺的轻拂尚眉儿的秀发道。

    “最后啊,你我只能牺牲一下,一次和你爷爷独处的时候,我说要去洗澡,要你爷爷为我看一下衣服。”

    “啊,好羞,这样的方法都想得出来啊。”

    尚眉儿轻笑着取笑,突然想到难道自己也要以这种办法?顿时脸色红的比那手中的红桃还艳。

    “呵呵,笨丫头你就羞去吧。”

    蚩晴儿望着尚眉儿红若桃花的脸轻笑。

    “啊,这是什么好办法啊,笨办法,好笨的办法。”

    尚眉儿羞红脸不依道。

    “呵呵,不是笨丫头你想的那样的。”

    蚩晴儿望着尚眉儿羞透的脸色微笑道:“你解下第一件衣裳递给你爷爷的时候,那衣裳里面放了只入梦蛊,呵呵,整个过程你爷爷就是和那入梦蛊做了个大大的美梦。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爷爷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啊!入梦蛊!”

    尚眉儿一下坐起惊奇道。

    “呵呵,对啊,不过入梦蛊里的梦境全是控的,所以说,色相还是牺牲了一点的。”

    “啊!弄了半天还是要牺牲那个的啊。”

    尚眉儿再次扑入蚩晴儿怀里,不依。

    “笨丫头,入梦蛊能现出的梦境都要自己或者对方想出来,他没见过子自然想不出来,要自己去想自然也很羞,所以就将自己前几天在小溪洗澡的形用入梦蛊事先记下来,待到与你爷爷相处的时候控制你爷爷梦中的场景。呵呵,所以啊,那次洗澡的事就脱了件外衣,然后看着你爷爷在我制造的梦里表现,呵呵。”

    蚩晴儿想起那时的场景,脸色再次微红。

    “那,爷爷在梦里,与做了那个没?”

    尚眉儿突然一脸坏笑道。

    “哟,呵呵,笨丫头长大了啊,那个是哪个啊?”

    蚩晴儿满脸戏虐的望着尚眉儿,尚眉儿捂脸大羞。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