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十三章 深藏不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师傅,对不起,我来迟了。”

    封与辰大步行来,躬施礼歉道。

    “呵呵,看你神色精进不少,小鬼果然教徒有方,那我们至今天起就正式习控蛊之术吧。”

    蚩安普抚着长长的胡须微笑望着封与辰。

    “巫师爷爷,你不是不喜欢别人迟到吗?为什么不惩罚一下这坏人啊,比如让他去捉毒虫啊,让他去喂毒虫啊什么的嘛。”

    蚩离儿撅起小嘴不满道。

    “呵呵,离儿,小与辰是有事,爷爷知道原因,所以爷爷不怪他。”

    蚩安普巫师温柔的望着这二八年华少女,眼里全是关

    “嘿嘿。”

    封与辰望着蚩离儿得意的笑。

    “咧。”

    蚩离儿做鬼脸,却不动

    “呵呵,小离儿也想学控蛊之术啊,呵呵,好吧好吧,一起来吧,真拿你没办法。”

    蚩安普望着不动的蚩离儿微笑道,看来对她甚是溺

    “嘻嘻,听爸爸说巫师爷爷都七十年没收徒弟了,看来我也能当巫师爷爷的半个徒弟,嘻嘻,我就知道巫师爷爷对我最好了。”

    蚩离儿露出一副计得逞的样子,一把搂住蚩安普猛摇晃道。

    “好了好了,我这一副老骨头都快被你摇散了,呵呵,跟我来吧。”

    蚩安普微笑望着眼前这对璧人,走进屋内。

    “你是不是想多和我在一起才故意找借口说要学蛊术的啊。”

    封与辰随在后,侧头对蚩离儿轻声道。

    “嘻嘻,正好相反。”

    蚩离儿回眸一笑,封与辰略呆。

    “坏人,快走了,巫师爷爷可在前面等着我们哦,嘻嘻。”

    蚩离儿往前几步微笑回头道。

    “哦来了,哈哈。”

    ………

    傍晚。

    “巫师爷爷,那我们明天再来了,嘻嘻,你懂的比我爸爸多的多了,回去我要好好羞羞他。”

    蚩离儿施礼道。

    “师傅,那我们先走了。”

    封与辰抱拳道。

    “呵呵,去吧去吧。”

    蚩安普站在门前微笑望着两个年轻的影远去,眼神去飘向那残落的夕阳,步回屋内,那道高大的影却孤寂无比。

    “离儿,你知道尚须弥前辈家在哪吗?”

    封与辰微笑望着又在逗白白玩耍的蚩离儿道。

    “知道啊,不过,嘻嘻,坏人你找尚须弥前辈干什么,他现在应该还躺在上爬不起来。啊,难道你也对晴儿有想法,想趁须弥老爷爷体受伤去欺负他老人家。哎哟!死坏人!你敲我干什么!哼!”

    封与辰望着这恼怒少女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我的大小姐,你那晴儿七老八十了,我才刚来,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封与辰捂脸道:“不要把我和那些长老们混为一谈啊,我今年可才十九啊。”

    “可我觉得你有那么老嘛。”

    蚩离儿嘟着嘴小声道。

    “啊!你再说一次!”

    封与辰几乎气疯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修了这么多年的静心咒在这少女面前似乎不起作用。

    “嘻嘻,我带你去。”

    蚩离儿白嫩的小手捧着白白突然伸到封与辰面前。

    封与辰呆呆望着这白白嫩嫩的小虫呼哧呼哧吃力的转,然后**对着封与辰微微扭动下,似是挑衅?

    封与辰额头青筋暴起!只觉自己要暴走!

    “白白你好可啊,嘻嘻,姐姐喜欢你,待会给你采野花吃。”

    蚩离儿微笑收起白白,蹦跳在前面带路,回头,露出皓齿道:“坏人,你还来不来?嘻嘻。”

    “不要和畜生一般见识!不要和畜生一般见识!”

    封与辰努力平复心,回想起梦中三年的历历,脸色渐渐淡了下来,脸上泛起微笑道:“走吧。”

    “嗯?”

    蚩离儿轻咦一声,然后闷声在前面带路。

    一路无言。

    “到了。”

    蚩离儿一指面前拥着凉亭小湖古色古香的房屋撅着嘴道:“坏人,你一点都不好玩,别的哥哥姐姐见到白白这样都想掐死白白的,你连个表都没有,哼!被你气死了!你怎么能不生气呢?你怎么能不生气呢?哼嗯!”

    说到后面在地上跺着小脚生闷气了。

    “呵呵,其实我也想掐死白白的,只是我肯定不能表现出来啊。”

    封与辰微笑道。

    “真的啊?嘻嘻,原来坏人也想啊,怪不得我爸爸说你狡诈哦,果然如此。”

    眼前少女突然又高兴起来,然后捧出白白道:“白白,不要灰心啊,那坏人也想掐死你啊,嘻嘻,你还是很有魅力的。”

    “天,这和狡诈有关系吗?”

    封与辰望见耷拉着脑袋的白白,忍不住呵呵直笑。

    白白瞪着迷茫的小眼望着蚩离儿,听闻蚩离儿话后,竟兴奋的来来回回在她白嫩的小手上翻滚,兴奋的啾啾低声直叫唤,然后哼哧哼哧转望向封与辰,迷茫的小眼睛里竟是带着笑意。

    笑意?

    我一定是看错了。

    封与辰如是安慰自己。

    “坏人,我们先走了,明天早起哦,不然巫师爷爷真的会惩罚你的。嘻嘻,白白,姐姐带你去采野花吃。”

    蚩离儿蹦跳着离去,后青丝来回甩动。

    “原来是一只有受虐倾向的小虫啊,哈哈,有趣,有趣。”

    “哈哈,如果你知道那是我们皿虫族最强的蛊王之一入梦蛊你就不会觉得任何有趣了,当年我都栽在这入梦蛊手里一次,哈哈哈,不过我是心甘愿的。”

    后,突然响起一爽朗的笑声。

    封与辰回头施礼道:“晚辈拜见须弥老前辈。”

    “免了免了,俗不可耐,叫我须弥即可。”

    尚须弥不耐烦摆手道。

    “呵呵。”

    封与辰起望去,却见尚须弥的右眼肿如熊猫,忍不住轻笑。

    “哈哈,昨晚被那些老家伙逮到机会,被狠揍了一顿,没办法,谁叫我当年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呢,没办法啊,抱得美人归啊,那些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还是眼红,哈哈哈。”

    尚须弥想起当年往事,哈哈大笑,封与辰微笑着听着,心中却想那白白是入梦蛊,这入梦蛊听名似乎让人入梦的,不过到底有何作用?

    “人老了喜欢怀旧,哈哈,不要介意,你来找我为何事?”

    尚须弥望着眼前这仪表堂堂的年轻人微笑道,在这年轻人上似乎能依稀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哦,晚辈,啊,我想找须弥兄为我打开一下须弥崖,我想将一个化置入桃花瘴历练。”

    “练蛊?”

    尚须弥惊疑道,然后却摇头道:“不对,任你天纵奇才也无法两天习得蛊之精髓。”

    “呵呵,不是,是师祖鬼君要我这么做的,他道这是附灵道速成之法。”

    封与辰微笑解释一番。

    “鬼君师兄?哦,是他啊,哈哈。小子,你可要小心啊,他可是个喜欢剑走偏锋的极端人物啊。他的资质以天纵奇才来说不为过。”

    尚须弥前方带路,带着封与辰沿着崎岖的田道走向那靠近桃花瘴的桃花林。

    “我已附灵道大成,却不知如何能入伏灵道之境,幸得师祖指点迷津。”

    封与辰望着尚须弥笔直的躯,心中暗叹如此人杰怎就甘心一辈子避世不出。

    “与辰啊,鬼君师兄他有一个不算弱点的弱点,那就是他认为他能做到之事别人也能做到。殊不知像他那种天纵奇才百年难得一遇,世人大多庸碌。你伏那骨灵之时肯定万分险恶。这样吧,到时候伏你那化之时我来为你护法,让你不受外界干扰,你看如何?”

    尚须弥似乎极其佩服鬼君,对鬼君推崇备至。

    “如此甚好,与辰先谢过须弥兄。”

    封与辰大喜,想起与师祖鬼君相处几,只觉师祖雄心万丈,似乎世间无任何事能难得到他,不知不觉自己也似乎沾染到他一丝雄心,只觉世上无事能难道自己。

    “哈哈。”

    尚须弥微笑,心中却想鬼君师兄做任何事自有他的想法,像这种提升自境界之事靠外人帮忙永远只能停留在小成阶段,所以生死有命,小子你就自求多福吧。

    “哈哈哈。”

    尚须弥笑的愈发开心,封与辰暗自奇怪,却不知,不借机缘巧合而依自强行逆天提升境界是件危险无比的事。

    “到了。”

    尚须弥站在桃花林小溪边轻笑。

    “收!”

    探手一收,一个镜子模样的物体被抓入手中。

    “阻!”

    尚须弥探手,阻住那随着须弥崖被取下近千米范围翻滚扑来的滚滚瘴气和冤魂,瘴气如潮般扑来,数万冤魂哀嚎着扑向他们,却被一堵无形之墙给生生挡住!

    “与辰,好了,将你的化丢进去吧。”

    “嗯。”

    封与辰望着眼前浩的场面淡淡道,发现自己再无几丝惊叹心。探手招出那具白色骷髅,白光现,却见一白色骷髅上寸寸裂开,虽却依然保持着躯的完整,似乎一碰就要全部散架。微风吹过,白色骷髅一颤一颤的,上的裂缝一张一合。

    嘎嘎!

    白色骷髅在封与辰的指示下迈着不稳的步伐朝桃花瘴走去,尚须弥望着白色骷髅露思索状。

    呜呜!

    万千冤魂似乎激动异常,呜呜的皆朝着白色骷髅奔去。

    呼!

    白色骷髅终于越过那无形的墙,形却一下淹没在白色的瘴气与透明的魂魄之中。

    呜呜呜呜呜!

    万千魂魄瞬间将白色骷髅吞没!

    “退!”

    “回!”

    尚须弥手掌被朝外微微一推。

    呼!

    近千米的瘴气与冤魂一下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出十米开外。

    尚须弥手中的须弥崖消失在空中,那如潮退去的瘴气与冤魂带着不甘汹涌扑来,却瞬间消失在半空中。

    桃花林外,一堵万丈高崖平地拔起,缓缓消失。

    封与辰望着尚须弥轻松将近千米冤魂瘴气推开,再将须弥崖放回原处,内心微动!要何种力量才能达到如此地步!

    眼前无尽的瘴气冤魂幻作万丈高崖,再幻作无尽的桃花林,伸手向前,却摸到一堵透明的墙。

    “呵呵,回去吧。”

    尚须弥轻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