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蛊骨 第九章 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第二,封与辰起早至蚩安普门前等候。

    “呵呵,小与辰起得好早阿。昨晚他们是不是闹腾的太厉害了。”

    半时辰之后,蚩安普起,望见封与辰恭敬的立在门外,满意点头道。

    “昨晚尚须弥前辈被八位前辈打的鼻青脸肿,哈哈,若不是尚须弥前辈的妻子赶来,我看他今应该起不了的。”

    封与辰轻笑应道,脑里却想起昨晚那八位巫师合力虐待尚须弥竟用的全是拳脚功夫,拳拳到,看台下的男人们竟如看戏般为台上之人叫好鼓掌,想想都是好笑。最后,一看起来四十有余的貌美女子纵上台制止了这场闹剧,封与辰那时才知道那女子却已年近八十。

    “好了,跟我来吧,带你去见下什么才叫蛊,呵呵,别看我们此时忙于农事,其实蛊术才是皿虫族至尊的追求。”

    封与辰点头表示理解,有追求是好事,但是有追求的前提是先能生存下去。

    蚩安普微笑带着封与辰朝着一幽黑巨石所砌房屋走去。

    斗大的沧桑字体引入封与辰眼帘,但是封与辰却不认识。

    石屋前,两人严肃守卫,望见蚩安普来,竟也不施礼。

    蚩安普微笑摆手示意看守这蛊房两人离去,两人才施礼离去,抬手指向那斗大字体,嘴里念动几句古老的咒语,巨大石门缓缓而开。

    “蛊屋,蚩尤族文字。”

    蚩安普微笑解释那沧桑字体。

    石门轰然移开,封与辰望着眼前数千个半埋石坑的大坛,喃喃道:“这里面,全是蛊吗?”

    “先进去吧。”

    蚩安普带着封与辰进入,转将石门闭上,挥手,石门顶缓缓移开,阳光洒入,幽黑的石屋内顿显明亮,细看却有一层透明的物体依旧罩在石屋顶。

    “随便打开看看吧。”

    蚩安普一指满屋大坛道。

    封与辰依言打开离自己最近的一坛。

    虽早有准备,可是看着坛内物体,封与辰还是感觉阵阵恶心。

    一只斑斓的巨蛇盘旋坛内正不停的坐着吞咽动作,嘴角,一只浑疙瘩的白色巨蛙仅剩大半条腿在外,坛侧,一漆黑如墨仅有小手指长的蜈蚣缓缓绕着坛侧爬行,突然猛的跳至巨蛇七寸处,猛咬一口!

    嘶!

    巨蛇放弃吞至一半的巨蛙,巨大躯来回翻滚于地,似乎想借助自巨大的重量压死这细小的蜈蚣。

    巨蛇翻滚两下,竟不再动弹,浑漆黑,竟已被这蜈蚣毒死。

    封与辰吸口凉气,这毒也发作太快了吧。

    呱!

    被巨蛇吞至只余半个躯的巨蛙竟然未死,至僵硬的巨蛇口中爬出,一卷长舌,将那墨黑蜈蚣吞至肚中,满意的呱呱叫唤,坛里,一处一处或油绿的黏液,或暗红的鲜血,或残碎的肢体,巨蛙鼓着白色疙瘩肚子呱呱的缓缓爬行于坛底,将那些残肢断臂一一吞于腹中。

    “弱强食,自然定律。”

    蚩安普望着仅存的那白蛙,缓缓道:“我们皿虫族只是将这定律运用到虫之上,万物以虫种类最为繁多,也最能衍生出适合生存的虫类来,只是这些虫类太过霸道,方称蛊,所以我们皿虫族只用这些所谓的蛊来御敌,当年若是将这些蛊虫全部放生出去,呵呵,赢的就不是皇帝了。”

    望着封与辰迷茫的神色,蚩安普道:“蚩尤战神输的顶天彻地,当年若在最后关头将这些至强蛊放出去,呵呵,天下的主宰就是这些蛊了,不过那是鱼死网破的行为,蚩尤战神不屑为之,反倒最后嘱咐苗阿普军事将那些至强之蛊全部杀死,最后,只余下我们自信绝对能控制之蛊,若一旦发现蛊超脱我们控制,就要将它杀死!”

    封与辰边听解释边打开其它几口大坛,场景莫不如此,坛内全是两种场景,血腥,或者更血腥。

    有长着无数翅膀的蝎子,有通体粉红的蚂蚁,有长着两头的蛇,还有无腿的蛤蟆、口中长满利齿的蛆类、断成两截相互撕咬的蜈蚣,各种动物之齐、之怪远超封与辰想象。

    “这些。呵呵。”

    封与辰笑的很勉强。

    “呵呵,这些都是不入流的,还不成称之为蛊,万物的构造自有天理,超脱这些天理的虽然短时间内能获得能力提升,还是会有各种副效果的。”

    蚩安普指着那长着无数翅膀的蝎子道:“你看,这蝎子吞噬了斑蝶获得了它的翅膀,殊不知这斑蝶借着这翅膀在吞噬它的体,看,蝎子的额头处渐渐生出两只触角,这斑蝶借着这蝎子在重生。”

    封与辰望着蝎子不安的在坛内四处飞,突然体至中间整齐裂开,一色彩斑斓的蝴蝶印着蝎子的鲜血缓缓拍动新生的翅膀。

    蝎子的尸体掉入那冒着阵阵血泡的坛底,散出阵阵尸气缓缓消失。

    “坛底还有只化骨蛆,呵呵,这斑蝶有的斗了。”

    蚩安普望着这飞舞在坛中的斑蝶道。

    “若是没有胜负呢?”

    封与辰道。

    “没有胜负便永远关在这坛中,直至剩下最后一个,或者,皆亡。”

    蚩安普淡淡道,一指满屋的坛子道:“这里一起一千七百二十八坛,每坛十二种毒虫,撕咬分出胜负,成毒物;百后,再将剩余毒物关入一百四十四坛中相互撕咬,成毒体;百后,再将剩余毒体关入十二坛中相互撕咬,百,成毒形;十二毒形剩一物,我们皿虫族方称这物为蛊!”

    “你要学的,便是如何纵这蛊。”

    蚩安普终于道出封与辰六月所学何术,何谓蛊术,即为控蛊之术!

    “皿虫族一起多少这样的蛊房?”

    封与辰失神道,照皿虫族这样划分,外面那些将十二种毒虫混合厮杀剩余的那种成为蛊的东西那实在是太温柔了。

    “呵呵,现余两个,每年出两蛊,满六年,十二蛊至于神坛厮杀,最后者则为蛊王!”

    “还要杀!”

    封与辰倒吸口凉气,这皿虫族也实在太疯狂了。

    “哪有那么多的毒物?”

    封与辰突然奇怪道。

    “呵呵,你不是至那里出来的吗?就忘了?”

    蚩安普平伸手微拂,所有坛自动盖上,微笑道。

    “那桃花瘴?”

    封与辰顿时明白,死气郁积之地最易产邪物,特别是那万千死气郁积之地,随手丢几只最温柔的蝌蚪进去,一年之后只要还有蝌蚪未死,绝对配得上邪物这称号。

    “那桃花林,是蚩尤战神的随巫师苗阿普施通天法力将当年蚩尤战神与皇帝决战的战场移来形成的,一共分三处,呵呵。”

    “怪不得我觉得那万万魂魄似乎无穷尽。”

    封与辰叹道。

    “那里的魂魄过千年都未消散,还有后来我去其它地方移来几处战场。”

    蚩安普摇头叹道。

    “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下何谓真正的蛊。”

    蚩安普朝着这蛊屋的深出走去,封与辰随其后。

    随着两人的前行,屋顶洞开的石板块块闭合,前方的石板块块展开,封与辰出神的望着头顶石板,心叹这神奇的皿虫族,究竟有多少神奇他还不知。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