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颜啼血 第十五章 做我的仆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封与辰与白青两人正坐在一侧角落窃窃私语郎妾意良久,凯恩哈哈大笑的拍拍双手,望着回头微笑的白青道:“嫂子,好了,问清楚了。”

    “哦。”

    白青微笑,封与辰起将白青扶起,白青望着那吸血鬼微点头轻笑,吸血鬼则很有礼貌的单手握于前微微鞠躬。

    “什么来历?”

    封与辰同样微笑道。

    “他名为依玳,是吸血鬼侯爵,实力快接近吸血鬼公爵,这从他白瞳中略带银芒就可以看出。他果然是当年跟随安斥公爵来东方找寻不同文化的幸存者,他……”

    “找寻东方文化。幸存者。”

    封与辰满脸泛起温和的笑望着站在不远处的依玳,口里说出的话却表示完全的怀疑。

    “他是这么说的,也许这是他对当年的事比较委婉的说法。他说他只记得他们最后在一个山坡遇到一个神秘的青年男子,领队的安斥公爵被那神秘的青年男子,一击而溃,最后,青年男子以一己之力击溃他们所有成员。”

    凯恩思索良久才想到这么一个成语来形容,封与辰示意继续,不过脸上的笑容却益发灿烂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了,整个团队二十五人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了,他都不知道现在距离那个年代整整过去一百五十三年了。”

    凯恩望着依玳略显同的道:“从他醒来时他就一直在计算子,还以为只过了八十年呢。”

    “昏睡了整整七十三年啊,那时候我爷爷都还没出世呢,与辰,你师祖到底多大年纪啊。”

    白青蹙着蛾眉道。

    “我师父我都不知道他多大年纪,你觉得我会知道我师祖有多大年纪吗?”

    封与辰苦笑道。

    “就这些?”

    “嗯,就这些了。”

    凯恩点头道。

    “那你们刚才聊了那么久再聊什么啊?你们西方之事?”

    “嗯,对,封,我发现你好聪明啊。”

    凯恩笑着拍拍封与辰的肩膀笑道。

    我发现你整个就一傻子,有用的信息一点都没有。

    封与辰望着凯恩微笑,心里暗骂道。

    “我要和这位依玳先生聊几句,你临时就当一次翻译吧。”

    封与辰望着这位显得极其有涵养有修养有内涵的吸血鬼先生道,或者说是僵尸先生道。

    “这么久了你靠什么维持生存?”

    封与辰直截了当,简单的施礼问候之后直奔主题。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个天窗就是维持我生命的源泉,我每晚化蝙蝠站在石台之上吸取月亮精华维持生命,竟然不需饮血就能生存。请原谅我们吸血一族,万物都要生存,我们为当年犯下的罪忏悔,而且我们已经获得了最大最严厉的惩罚。”

    依玳指着那月光朦胧的小天窗道。

    天窗洞里无底坑,几许月光几许深。

    “那都是上几辈的事了,你们吸血一族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好奇。”

    凯恩面色犯难的望着封与辰,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在审问犯人一般,不过最后还是翻译了过去。

    “吸血鬼的诞生有两种,一种是初拥,每个吸血鬼都有几次初拥的权利,视等级而定初拥之后对方拥有的实力;还有一种就是两个吸血鬼结婚生子,这和人类很像。吸血鬼靠吸食血液维持永生,这点在世人看来是万分邪恶的,但是万物适者生存,这是我们最伟大的安特的卢威安大人所说的。”

    依玳仍优雅无比的回答封与辰的问题,在最后提到安特的卢威安之时平静的脸上却现出几分狂

    “安特的卢威安?”

    “他是我们吸血鬼的始祖,是我们永恒的存在,只要还在,我们吸血鬼家族就不会灭亡!永远不会灭亡!”

    依玳神色狂依旧。

    “呵呵。你醒来的时候是被锁在这石台之上的吗?”

    封与辰轻笑,接着继续问起依玳话来,不过问的却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偶尔也回答依玳的一些小问题。

    “你们来这是为了什么?不会是为了解救我这个三百多岁的老头子吧。”

    依玳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如果我告诉你是呢?”

    封与辰微笑道,不过笑容却在依玳的神色里显出几分诡异。

    “那你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依玳也不是傻子。

    来了,真正的重头戏终于开始了。

    凯恩心里想到,却将两人意思丝毫不差的传达给对方。

    “做我的仆人!”

    封与辰微笑望着依玳道,凯恩大惊,愣了半天不知如何翻译。

    依玳催问了几句,凯恩依旧面露难色。

    “照我的原话译给他听。”

    封与辰还是在笑。

    依玳听闻却是愤怒的大吼了一句,神色不在潇洒,倒有几分沉的死死盯着封与辰,银芒不断闪烁,表示着他现在的绪很激动。

    “做你的仆人?你确定你没有弄错?”

    凯恩觉得翻译不好当了,处两人中间都能感觉到依玳的怒火在燃烧。

    “否则我来这里干什么?救你?我没这么伟大。一句话,做我的仆人;否则,哈哈。”

    封与辰还在笑,白青的小手微拉封与辰的大手,望着封与辰微微摇头。

    “否则你想怎么样?”

    依玳的脸色彻底沉下来,上红色长袍上黑色蝙蝠成只飞出,渐渐环绕全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