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颜啼血 第六章 观音坐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呵呵,是很美。”

    封与辰轻挽白青的纤腰指着前面一处类似观音坐莲的奇石道:“看,那像不像观音坐莲?”

    “嗯,好像啊。”

    白青回首望着封与辰微微一笑道,伸出纤细的手指道:“那下面的莲花形状都好像。”

    “观音坐莲?”

    凯恩望着封与辰指着的那奇石细细望去,撇撇嘴道:“我怎么觉得她下面坐的是一个男人啊?”

    啪!

    “哟!”

    凯恩捂着脑袋跳了起来,刚才在掌风袭来的时候凯恩作势要躲,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瞬间被一掌打的眼冒金星。

    捂着脑袋直哼哼,却见白青一脸气愤的望着他,封与辰作势还要打。

    “不要打!怎么了?封?怎么了?”

    凯恩大奇道。

    “观音是大慈大悲的菩萨,不许你这么说她!”

    一向微笑的白青都露出气愤的神色,凯恩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说错话了。

    “你小子。”

    封与辰一指凯恩道:“佛教你知道吧。”

    凯恩茫然的摇摇头。

    “不知道!”

    封与辰大惊,随后想想才释然。

    “青儿,不知者无罪,不要怪他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封与辰握着白青的小手柔声道。

    “哼。”

    白青形一晃,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在原地,进入了封与辰的神识之中。

    “我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凯恩满脸的委屈望着那奇石,是很像嘛,不过打死他也不敢再多舌了。

    “你们西方崇尚什么?”

    封与辰决定好好教育一下这小子,却不想自己也仅仅比他大几个月而已。

    “崇尚自由!”

    凯恩毫不犹豫道。

    “我问的是你们信仰什么?”

    封与辰一拍脑袋道。

    “哦,封,我们信仰上帝。怎么了,难道你也知道上帝是万能的吗?”

    凯恩不敢大声说话了。

    “那我说你们信仰的上帝是狗屎一堆。”

    封与辰慢悠悠的道。

    “封!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的上帝呢?我要与你决斗!”

    凯恩马上掏出法杖跳起来,手心一挥,嘴里念起昂扬复杂生涩的咒语,片刻见一道白芒笼罩全

    “封!你出手吧,虽然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今天也要与你决斗!”

    凯恩大怒。

    “你刚才说的话造成的后果比我说的还严重,你嫂子见你是我朋友才没动手,打你算轻的,如果是个陌生人,说这话是要被活活烧死的。”

    封与辰静静立在那里道,并无动手的意思。

    “啊!这么说你刚才说的那些话?”

    凯恩就算是傻子现在也该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更何况他还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从他短短几个月汉语学的差不多就可以看出,虽然听起来比较别扭。

    “你现在知道了吧,观音菩萨在我们东方人心中就如上帝在你们西方人心中的位置一样重要,我们都容不得别人去诋毁她。”

    封与辰邦邦拍着依旧全笼罩着白色鸡蛋壳般护盾的凯恩,语重心长道。

    “封,我明白了,对不起。”

    咻。

    凯恩上的白色护盾顿时不见,凯恩满脸愧色对封与辰道。

    “去和你嫂子说吧,我接受你的道歉。”

    “可是嫂子现在不出来,封,嫂子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你去帮我求求吧,嫂子不会真的生我气吧。”

    凯恩急得说话突然都流丽了许多。

    “呵呵,你嫂子听到了,她也原谅你了。”

    封与辰望着终于缓下小脸的白青轻笑道。

    “哼,谁原谅他了。”

    神识之内,白青撅起小嘴别过头道。

    “哈哈。”

    “嫂子,你不能不原谅我啊,不知者没罪,我不是无心的。哦,我真的不是无心的。”

    凯恩大急。

    汉语说的真流丽啊,可惜表达错误了。

    封与辰望着凯恩心道。

    “哼,不是无心的就是有心的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不过还是原谅你了。”

    一阵青烟幻过,白青出现在凯恩的面前,望着急得满头大汗的凯恩轻笑道。

    “啊,哈,嫂子,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的。”

    凯恩大喜,探出手去就想拉白青的小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至白青的体穿过。

    “呀!”

    啪!

    白青轻呼,却是自己反手打了凯恩一巴掌。

    “你小子又想干什么?”

    封与辰大怒。

    “啊!”

    凯恩摸着自己的脸良久才回过神来。

    “这。这。这。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凯恩结结巴巴起来,为什么自己摸不到白青,却被她一巴掌打中?难道是幻觉?

    “先回答我你想干什么?”

    封与辰语调冰冷,手心一晃,一张金色符纸顿在手中。

    “封。”

    凯恩望着语调冰冷的封与辰满脸怒色,脑里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被打的半死的形。至那以后,凯恩才慢慢知道东方女子不会与男子体接触,除非那男子是女子的最亲密的人。

    “如果我说我想做一种我们西方的礼节,封、嫂子,你,你们,信不信?”

    凯恩苦笑,却认真的望着封与辰和白青道,自己一得意起来怎么又忘了这是在神秘的东方,就算是封,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事发生,凯恩觉得心中微苦涩。

    “嗯?”

    封与辰呆呆的望着凯恩半响,望着凯恩失落的表,心中也觉得自己这样对他实在太过分了。

    “哈哈哈。”

    封与辰却突然大笑一把抱住凯恩,拍拍凯恩的背道:“你小子,这是在东方,不是在你们西方,有些事不能按照你们西方的习惯做的,还好你小子是遇到了我,不然,在外面你会被别人打死的。”

    “哈哈,上次我就差点被别人打死了,封,这是为什么?”

    凯恩双眼一亮,这神秘的东方国度,果然不是几个月、一两年能够参透的。

    “哦,讲讲。”

    封与辰很想知道凯恩到底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所以挽着凯恩的肩边沿着这条潺潺小溪深处走去边道。

    “嗯,记得那还是我第一次被救醒的时候,睁眼才知道救醒我的是一对善良的中年夫妻,他们真的很善良。后来我渐渐好了,离去的时候我试图拉起女主人的手做一个吻礼以表心中无限的谢意,结果手未牵到,女主人反手一巴掌打的我那个叫八丈摸不着头脑,男主人大怒,拿起门后面的那根巨大的门柱就敲了下来,脑袋上的血就也流出来了。很不巧,这一幕被村庄的其他人看到了,马上,整个村庄的男人都拿着木棍来了,围着我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当时的我一直试图解释,但是在我护盾消失之后我也解释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还被木棍打了好多下,头破血流的,最后我只能施展瞬间移动逃走,带着浑的伤痕逃走。”

    叮咚。

    凯恩随脚将一颗小石子踢下小溪,摇摇头,俊朗的脸上满是苦笑继续道:“后来我才知道,东方女子只会与自己最亲密的男子进行体接触。”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