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颜啼血 第一章 金发青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脚下景色不停变幻。

    三之后,过位于苏、浙、皖三省交界处的宜兴,来至浙江湖州。

    在湖州休息一天将体彻底回复后,继而越湖州、杭州、金华、丽水。

    一路白天游山玩水,况且还有美女相陪,封与辰倒也不觉旅程寂寞;到了晚上,封与辰却施展疾风咒踏风而行,就这样,二十弹指而过,终于至温州。

    雁山。

    “青儿,这就是我的目的地了。”

    封与辰微微笑道回首对后的丽人道。

    “嗯。”

    白青温柔的点点头,再过五她便要彻底的离开这个男子了。一想到此,她的脸上便露出淡淡的忧愁,封与辰心中微叹。

    “青儿,听我一句,生死有命,一切随缘,你我能与冥冥中相遇已是缘,若在强求,则是逆天。”

    “封大哥,是不是道教中人都讲究一个缘分啊。”

    白青轻轻点头道。

    封与辰微微点头。

    “嗯,我明白了。”

    白青扬脸微笑,灿烂的如盛开的昙花,封与辰突感心中微痛,但还是微笑以对。

    远望雁山,万山重叠,群峰争雄,悬嶂蔽,飞瀑凌空。

    望着那小镇的入口斗大的三字:雁镇。

    封与辰哑然失笑,难道除了以山命名之外就没有别的命名方式吗?茅山镇如此,这雁镇又如此。

    衣上多的灰尘早已被细心的白青拭去,封与辰慢慢步入这小镇,顺路欣赏这小镇的风景。

    偷得浮生半闲的封与辰正漫步小镇,却见前方一群着青衫的家丁正围在一群,看那架势就知道又不知道那个倒霉鬼在享受拳脚伺候。

    封与辰想到随手帮了白三一把,接过却惹上了一个傻子都看得出对自己有意的美女,当然,如果傻子看得到她的话。

    封与辰摇摇头,微笑的打算至旁边走过,眼角略微一瞟,却是陡然停住。

    却见那被打之人竟长着一头金发!

    偶然抬眼却是一双碧蓝的双眼,高耸的鼻子,看那脸型竟不似东土之人!

    最让封与辰奇怪的是这金发青年虽然嘴里喊着可能是疼之类的言语,可上却闪着一层眼不可见的金光,牢牢的将他罩在里面,可笑一群人毫不知青,依然卖力的围着拳打脚踢猛打一通。

    封与辰瞥见金发青年眼角掠过的那抹精光,微微冲金发青年一笑,微拱手,那是对强者装纯善意的微笑,眼光一转,封与辰抬步要离去,他听师傅说这世界上好多高人都喜欢装作毫无武力之人游戏人间,眼下,这应该算一个吧。

    但是世事总不是让人称心如意的。

    那金发青年却突然至围殴他的人群中窜出,一把抱住封与辰大腿,嘴里叽哩哇啦的乱喊一通。封与辰微愣,刚才金发青年抱过来时他已不动声色的施展禹步,却还是被这金发青年抱个正着。

    “阁下,你是他什么人?”

    一总管模样的中年人见封与辰貌宇轩昂,微微拱手客气道。

    封与辰递出一锭金子,微笑道:“阁下,够了吧。”

    “够了够了。”

    总管接过金子狠咬一口,确定是真的后慌不迭道,双眼都眯成一条缝。挥手制止了后还想冲出的众打手。

    “您走好、您走好。”

    总管躬对着封与辰和金发青年大摇大摆离去的背影道。

    封与辰在围观众人不知什么神色的眼光中带着金发青年走进一写着“天下客”的客栈。

    随手点了几个小菜,封与辰微笑拱手道:“好了,在下封与辰,请问阁下大名。”

    “凯恩。”

    金发青年坐下拱手回道,姿势略显生涩。

    “你怎么会在这里?西方世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东土?”

    金发青年面色微变,但很快就笑了起来,封与辰这才发现这金发青年凯恩笑起来竟然充满一种阳光的味道,让人平添一份亲切感。

    “你,你怎么知道,知道我来至西方?”

    凯恩一口饶舌的汉语连带比划才让封与辰明白他讲是是什么。

    “这该是我问你的吧,呵呵,大家都是爽快人,凯恩兄就不要与我打哑谜了吧。”

    封与辰继续微笑道。

    “凯恩兄?嗯,哈哈,这名字好听。”

    凯恩先是皱眉,转而大笑。

    “嗯,吃,吃完我和你讲。”

    凯恩望着刚上桌的精美小菜,双眼放光,竟说出这样一番让封与辰哭笑不得的话。

    最后,封与辰在凯恩的要求下还加了个烤猪才算将眼前这不知几未进食的饿汉喂饱。

    “封大哥,我发现他好像十未吃饭啊,呵呵。”

    白青在封与辰的神识内呵呵轻笑,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金发碧眼之人,特别还是一个比较帅的西方之人。

    在封与辰带着捂着肚皮不停打着饱嗝的凯恩走上楼进入客房时,却发觉周围满是捂嘴轻笑的女客或者满眼戏虐之色的男客,特别是听到一位男客如此议论时,封与辰生平第一次知道尴尬是什么意思。

    “看似英俊的一个青年,想不到竟好男风,还好西方口味。”

    封与辰无奈的望着神识内笑得全无形象的白青,第一次知道此女子原来也有笑的如弥勒佛的一面,而不是原来的掩嘴轻笑。

    “小妮子,看晚上我怎么收拾你。”

    封与辰闷哼一声道。

    “你来啊。”

    白青略丰满处不示弱道。

    “……”

    封与辰咽下口水郁闷坐下,相处这二十几天来,白青似乎吃定了他有色心无色胆。

    殊不知他是怕伤害她,或许,她也心里明了吧。

    转念间,封与辰拉着凯恩进入客房,却见凯恩一把扑到小桌前,哈哈大笑着倒出一杯茶,仰脖一口喝的底朝天,竟满脸回味的咂咂嘴,这样子看的封与辰神识内的白青再次笑的蹲地捂着自己的小肚子不起。

    封与辰的嘴角不住**,最后实在忍不住,道:“凯恩兄,难道你不知道喝茶是不用将茶叶吃下肚去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