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显世梦 第九章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念 书名:茅山
    “到底是何方神圣?请出来一见。”

    门外传来一声低喝,听声音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哈哈,这人,怕我们偷袭,倒是找的一口好理由。”

    封与辰低笑,望着白青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

    白青点点头,却又摇头,伸出素手指着半掩的大门口的那张紫色符咒。

    “破。”

    封与辰伸手一指,大门上那张符咒嗡的化成一团火焰飘洒而落。

    白青莞尔一笑,这是却任由封与辰拉着朝门口走出。

    门外,一眉清目秀的白皙青年正站在离门口十步之遥的地方仔细的望着刚才的一切,室内虽然黑暗,但是却不能阻止修道之人的目视,当看到大门上的符咒就那样被人破时,白皙青年的脸上不自然的颤抖几下。

    “呵呵,看来还是一俊美少年啊,哈哈。”

    封与辰大步出来,望见少年时双眼一亮,哈哈笑道。

    “在下乃是茅平步,请问阁下怎么称呼?不过阳与素来相隔,阁下为何这般如此,哦,看来阁下是被这女鬼迷惑了心志,无妨,小弟这有破邪咒一符,相信阁下会认清这女鬼的真正面目。”

    茅平步疑惑后似恍然般悟道,手一恍却出现一张紫色符咒,嘴里急念:“邪魔歪道,速速现形。破!

    符咒呼的贴上了白青的上,猛的燃烧起来。

    “啊!”

    白青惨叫,形极度扭曲,竟被这紫色火焰烧的现出了死后的惨状。

    一张苍白的脸上是一双翻白上翻的瞳孔,嘴角不时下滴的鲜血,一的素衣在夜风的吹拂下显得是那么的,森。

    泛白的瞳孔无声的流出两行清泪。

    “阁下,这才是女鬼的真正面貌,让小弟来为世人除此妖魔,想必阁下也有此意吧,哈哈。”

    茅平步拱手指着白青现在的样子道。

    晓之以理、动之以,再以破邪咒现出白青的真,茅平步的心思不可谓不缜密,可惜这次他碰到了一个最少不按世人常理出牌的人。

    “活刹现尔清明。”

    封与辰伸手一指,白青上的紫色火焰竟如有生命般纷纷聚集在封与辰的右指间。

    “阁下。”

    茅平步的脸色剧变,光是这手已经比他高明许多,于是冷冷道:“小弟尊重阁下也是一方高人,难道阁下没看清此女鬼的真正面貌吗?阁下这样出手可是与世人为敌,与整个茅山为敌?”

    “没事的,那只是一些小把戏,我不会容许他伤害你的。”

    封与辰无视茅平步,伸出左手仔细拭去白青脸上的泪,温柔的道。

    将手中的这团紫色火焰似玩物般的上下抛洒在右手,封与辰这才转满脸诚恳的冲着茅平步道:“你刚才说什么?”

    茅平步脸色剧变,终于放下一贯的微笑,脸色彻底沉道:“难道阁下甘愿自堕与脏物为伍,难不成阁下相与整个茅山为敌?”

    “哼。”

    封与辰猛的握拳将紫色火焰灭于掌心,纷纷洒洒的点点紫光若星光般飘落余地。

    “茅山弟子?我看你是早已被驱逐出师的茅山弟子吧。”

    封与辰脸上带着嘲弄的神色望着茅平步突然变的极差的脸色。

    “他是茅青云的哥哥,因为毁了镇上数个女子的清白,被发现后被驱逐出师的。不过他师傅品平玑子对外是宣称他的资质不够。”

    白青恨恨的望着这个对自己施符咒的青年,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好了。”

    封与辰突然拍拍手道:“闲话说道这就完了吧,有一句话叫做什么,啊,对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封与辰未待茅平步有任何动作,双手猛的做了几个手势,口中猛喝:“天地有万物,万物有灵根,灵根定而定,定!”

    双手一指,茅平步就那么的被定在了当场,不得半分动弹。

    封与辰冲着白青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后便背转去,不再言语。

    “恶人,你也会有今天!”

    白青望着茅平步一字一顿道,膛剧烈起伏,白皙小手出现一把小剪刀。

    封与辰微侧着头,等了良久,却听不到想向中的硬物刺入皮的声音,还有重物倒地声,回头望去,却见白青高举着剪刀,浑颤抖,却迟迟下不了手。

    无声的摇摇头,封与辰上前一步将白青手里的小剪刀取下丢到一边,望着茅平步满眼的惶恐色,突然温和的冲茅平步笑笑,茅平步的躯剧烈颤抖,竟连定咒都定不住。

    “我下不了手,呜呜,我下不了手!呜呜。”

    白青转扑进封与辰怀中,再次痛哭。

    “那试试这个你下的了手吗?”

    封与辰左手抱住白青,右手作势道:“阳眼,开。”

    接着道:“万物灵根,皆因我移,根移动,移!”

    茅平步的边猛的出现一人,看来正在宣,一个大力进的动作却是到了坚硬的石板路面。

    “啊!”

    捂着自己的下惨嚎着在无人的街道打滚,就似一头白胖的肥猪般来来回回的滚动。

    茅平步不能动,双眼却已流露出绝望死寂的神色。

    “呱噪!噤声!”

    封与辰低喝,茅青云葛然如一只被宰杀的肥猪嚎声戛然而止,只痛苦的捂着自己的下来回滚动在街道的两侧,刚显现出来的白白嫩嫩现在早已黄土满。地上,一道血线横跨整个街道。

    “给你。”

    封与辰伸手一吸,小剪刀再次递给白青,微笑道:“试试这个。或许你下的了手。”

    白青双目泛红的接过小剪刀,一步一步走向还在哀嚎的茅青云。

    封与辰再次微笑的望着茅平步,却见茅平步闷哼一声,砰然倒地,嘴角流出一滩血迹。

    竟咬舌自尽!

    “哼!死了!也没那么便宜的事。”

    封与辰的双眼上次一闪而过的太极两仪图这次竟猛然在他眼中旋转起来,望着茅平步冷哼,探手抛出七面颜色不一旗帜道:“拘七魄。”

    封与辰脚踏禹布,一跬一步,一前一后,一一阳,嘴里念道:“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拘其天冲灵慧魄,灭其思想、蒙其智慧,任我所用,行尸,成!”

    看着倒地的茅平步突然直而起,紧闭的双眼和已流至口的那一滩鲜血显示这已不是一个活人。

    封与辰微微点头,却突然喝道:“天魂地魂速速离去,命魂,今注定要灭。”

    伸手快速掐了几个指决,喝道:“收魂!”

    空气中似乎流动过一丝波纹般的行路,但瞬间就消逝于封与辰的手中。

    伸手在掐几个指决,茅平步渐渐消失在空气中,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七张诡异的旗帜。

    封与辰从扔出那七张旗帜到茅平步消失在空气中,其中也不过半分钟时间,回头望去时却看到茅青云正跪在地上死命的磕头,嘴里已听不清楚在念叨什么,白青微微颤抖的段在晚风的吹拂下一雪白的衣裳飞舞,如若不是洁白的小手上拿着一把秀气的剪刀,真疑是天上仙子下凡。

    封与辰是这么感觉,茅青云可就不这样感觉了,面前的女鬼那张发白的脸上苍白的瞳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嘴角的那一丝血迹依然不停滴落而下,光看了一眼茅青云已经觉得魂飞魄散,若不是那点求生的本能还在驱使他做最后那点希望,恐怕他比茅平步还不如。

    封与辰呆呆的望着白青,最后低低的叹道:“这个傻女子。”

    白青回头,绝美的容颜挂着两行清泪,缓缓摇头,掩面飞速至封与辰边掠过,空中留下点点泪珠,在月光的映照下,如星光。

    封与辰望着在早已血流满面的茅青云,看着他面前一滩血,**一滩血,冷冷一笑:“这种人,做紫僵都不够格。”

    言毕,缓缓而去,凄冷月光下的街头只余下一个还在不停磕头、嘴里念叨着一些救命之类话语的肥硕躯体。

重要声明:小说《茅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