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12章 给朕找个人头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独孤皇后的寿宴是九月份,这是农历的九月而不是西历的九月,所以天已经很凉了。自从宇文阐回去后,子又过去了七八天,这些子他过得很不舒服,不舒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有人找他麻烦,而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理他。

    石之轩自从那晚上说了那些话之后,还是老样子,天天一脸麻木的样子;

    裴钜似乎已经知道了宇文阐泼在他头上的“米田共”,但似乎毫不受影响,平里除了必不可少的活儿,还是每天只关心他那疯狂外语以及西域地图;

    杨广收了他的礼物,除了让石之轩谢过他之外,也没再到介国公府露过面,估计在杨广心中,宇文阐只不过是个仓库管理员罢了,东西没了就向他要,要完了也就没有他这个人了;

    不仅杨广没再来过,就连杨丽华以及他那个小妹宇文娥英也再也没有来过。也许她是担心自己经常见到宇文阐会睹物思人吧。

    越平静的子,宇文阐越是心里没底,心里越没底,他就越喜欢胡闹来掩盖自己所表现的与现实年龄的差别。

    一个凉的深秋下午,宇文阐继续沿着公府的后花园游玩,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去过的所在。宇文阐看到这一片景,使他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里:这是一个废弃了好久的空房子,只有那六框上已经剥掉的红漆才证明它那已经然无存的昔繁华景象。屋檐下堆满了瓦砾,满目凄凉。

    这本应是一处不下于十间屋的大房子,再加上旁边就是跨院和后花园,想来这才是原来主人居住的地方,如今这屋子的前前后后尽是荒草,窗户被钉得死死的,屋门也由生锈的铁锁锁着。

    宇文阐随手抓过来一个跟随的小太监问他是否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小太监犹豫了一下,告诉宇文阐说:“这是一座凶宅,听说当年大丞相宇文护将这个府里的主人抄家后,结果派来的士兵**了这家的主人的女儿,又把她在这个屋子里都杀掉了。听说这屋子里常闹鬼,没人敢住。”

    晕啊,宇文阐本来就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以前骗人的时候,都要每天祈求一下观世音菩萨呢;晚上过了10点就不敢走夜路;半夜那怕内急再严重也不敢一个人上厕所,有一次实在不行了,大着胆子去,就感觉脖子后面怪怪的,吓得将尿都撒在腿上了。

    “不过石总管经常来这里呆着,听说这家房子的主人原来就是他父亲,那个死的女人好象还是他的姐姐。”小太监似乎为自己知道这么多的内很骄傲所以就不免多说了两句。

    “国公,国公,你醒醒,不好了,国公又晕过去了。快来人啊,国公撞上鬼了!”

    宇文阐晕过去了不假,但并非撞上鬼或者被凶宅给吓晕过去了,毕竟这是白天,他是听了原来这里就石之轩的老家才吓晕了的。

    接下来的几天,宇文阐就是睡觉也要七八个人陪着,尽管他根本就睡不着,成天只要一闭眼就是噩梦连连:满地的尸骨,然后就是那个石之轩提着刀在追杀他,再最后一定是在他大呼小叫声中醒来。刚开始人们还找太医为他诊断,但两次三次之后,根本就没人理他了,最后晚上一过8点,连陪他的人也撤了。

    宇文阐很是愤愤不平,但当他听到这里石大总管吩咐的,说是太监宫女们也要休息。他自动地不再说任何话了。

    原来成天胡闹的宇文阐现在成天是整个睁着个眼睛直直地向前看,直致于连脸都变黄了,眼框也发黑了,才咚地一下子睡着了,不过宇文阐醒来后心里明白,这那是睡着了啊,是长期失眠晕过去了。

    “杨坚你这个死老头儿,你的心也太狠了些吧,要杀动刀子,吃你张口,老子脑袋掉了碗大了巴。没见你这么玩人的,难怪你要遭报应,让儿子掐死不算,还戴顶绿帽子下地狱。”宇文阐现在真是愤怒了,夜越深人越静,他越恐惧就越想骂人。

    “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你狠,看咱俩谁TMD的更狠!”宇文阐是念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大喝一声……

    “石总管,麻烦你一件事,麻烦你去乱坟岗子给朕找个骷髅来。”自从穿越之后,宇文阐为了避嫌还是第一次有这个字。

    咚咚咚,这回轮到别人晕倒了。

    “好,好,好……”宇文阐躲在屋子里盯着摆在桌子上的骷髅终于开心起来,不过那个笑声透着一股亮,特别当它是从一个九岁小孩嘴里出来的时候。“恶人还得恶人治,这办法就是好!”

    “唉呀,石总管,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什么,什么,裴卿昨天晚上病了,满嘴胡话……什么是让我的骷髅给吓的,我这个小孩子都不怕,他一个大老爷们怕个鬼。就这德行,还想学什么班超,切!”自从知道了杨坚要吓死他后,宇文阐开始故意“狂”了起来,既然谨慎被当成了心怀鬼胎,那我捉只鬼放边总可以了吧。更何况,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可以怎么跑出去了……

    ****************

    又过了几,早朝过后,隋帝杨坚似乎突然想起了裴钜,突然将他招到了自己批奏章的偏,了解宇文阐的况。

    “小皇帝现在天天干什么呢?”裴钜一进来,杨坚的脸就沉了下去。

    “启陛下,前些天一直玩得高兴,后来偶尔见到了那个臣特意保留的凶宅,吓得不轻,天天发呆,本来已经奄奄一息了。可是……”裴钜硬着头皮继续道。“前天不知道发了那根神经,让石总管去乱坟岗找来了一个阵年的骷髅,还将它摆在了自己的卧室!”

    “哦,他不害怕那个凶宅了!”杨坚有点失望了,本打算吓死那个小孩或者他自杀呢,毕竟他不想亲自动手或下命令叫人去办。杀死前朝皇帝不吉利啊,南朝宋齐梁的那几个皇帝都遭了报应,如果小皇帝能自杀,他想来就不会担这个因果了。

    “怕,还是不敢见那个凶宅,现在连后花园都不敢去了。不过,他现在将骷髅摆在自己的卧室里,睡得也香了,脸也红了,胃口也好了。昨天臣说放这个不吉利,他居然……”裴钜似乎还对在宇文阐屋里见到那个东西心有余悸,“要么让他死,谁动跟谁急。臣,臣觉得他真是吓疯了!”

    “拍!”裴钜话没说完,杨坚手里的毛笔拍的一声就断了。

    “陛……陛下,臣有罪!”裴钜吓得发抖,没等冲进来的卫士按住他的胳膊,先吓得跪了下去。

    “你们退下!”杨坚甩手打发走了那些卫士。“他毕竟是宇文云的后代啊,那厮儿从小就不正常,他儿子年龄虽小,但也……”

    宇文阐的这种行为是杨坚不能理解的,在他看来恐惧就是恐惧,那有用这种办法来压服恐惧的。

    其实他不知道,这个是宇文阐在大学的时候一个老师曾经用过的一个办法:他有一个老师急着结婚但学校一直没房子分给他,后来女朋友肚子大了,他也急了,公开要学校一据说闹鬼的房子。那是一前校长才有资格住的房子,但这位前校长文革中被打死在家里,特别是连续两位后任都被从这房子里被吓走后,就再也没有人敢住那里了。现在有人敢住进去,校长巴不得将祸水倒出去呢,再说了N多了个出了事不要学校负责的保证之后,那位老师如愿以常住了进去,结果N个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学校不免有人眼红了,一时间什么不符合规定的怪话又出来了。校长也有点心动,打算用小一点的房子给他换回来,结果那位老师什么也没有话,直接将校长同事请他家里吃了一顿饭,校长就再连都没有了一个了,同去的一位老师还连打了几天点滴才缓过气来——那天当他们进了那个老师的家时,才发现那厮儿居然在自己家里摆了一个从医院实验室里弄来的人骨架子。他那个“奉子结婚”的老婆原来是个医生,就是她从自己的实验室里弄来的。这东西不仅把人吓得再没人敢进他家偷东西,以后就连鬼都躲得远远的了。

    “算了,这个种下三流的办法就不要用了!以后常琐事,尽量顺从他的心意吧!”杨坚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子孙万代,看来朕这个恶人不作都不行了。但愿朕的子孙能理解朕今所为,不要真的遭了报应。”

    裴钜怀着不安的心离开了杨坚的皇宫,本来他以为皇帝会为那天小皇帝的胡言乱语处罚他呢,对着他根本就没打算否认,这事越否认越黑,他干脆就打算一口认下,然后再辩解些什么,我这是一心为了皇上,为了江山社稷之类的连篇鬼话。可是现在看他这准备都白费了,他还是低估了杨坚,毕竟一个能够仅靠谋手段就成了皇帝的人心眼可不是一般人的。

    “看来也就这一两个月了,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意思,真不好猜啊。听他的意思好象是要自己动手,但似乎又暗示我这个作臣子的应该主动为皇帝分扰。真是难办啊,弄死了小皇帝,陛下会不会杀人灭口,可是这事儿如果不作那是一定得死了……”裴钜出了宫,镇定了一下心,直回介国公府,无论前途如何他都只能去赌了,赌杨坚的志向,只要他想以后象汉武那样收复西域,那自己的命就保住了。

    “裴公快随我来!”裴钜的腿还没迈进大门,就被石之轩给拉到了一旁。“不好了,小皇帝不见了……”

    “什么,啊!”裴钜的惊叫还没有叫出来,就被早有准备的石之轩给堵住了,这个死太监一定是练过,否则手劲一般人没这么大。“裴公,你可别声张,这事要是让皇帝知道了,我们都得死,我就一个人无所谓,你老少一家可是……”

    石之轩的话虽然传入裴钜耳朵里像打雷似的,但他毕竟是个善玩权术的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既然石之轩这么说,那就说明这家伙已经在府中找过了,还没有,那十有**是让人给救走了,一个小孩子跑出去根本不可能。“那怎么办?这事纸包不住火啊!”

    “真让裴公猜对,现在只有它才能救我们了!”石之轩在手上写了一个火字,然后低声在裴钜声边道。“这事根本没有人知道,是我中午见小皇帝没起叫他吃饭时才发现的。只要小皇帝跑出了府门,那怕只有一步,我们这里的人就都得掉脑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个同样大的小孩,然后伪造火灾……倒是面目全非谁也认不出来了。”

    “可是要是小皇帝以后出现了怎么办!”裴钜毕竟是书生,做事没有石之轩那么狠毒。“那怕什么,假做真是真亦假,我们还可以说死的才是真的,那个是假的呢!”

    “这样也好,今天陛下还跟我暗示要我除掉小皇帝呢,不过,我们最好再拖两天,要不然……”裴钜事到临头也只好下决心了。

    “嗯!这事我快,反正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石之轩的话时透着一股杀气似乎如果刚才裴钜只要敢说半个不字,那死的先是裴钜。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