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11章 这仇大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嗯,看来裴长史真是很用心啊!”由于杨坚当时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似褒又是贬的一声,宇文阐的话到底产生了什么影响他也不知道。

    不过,效果就是裴钜似乎没两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既没有来找宇文阐来算账,也没有辩解,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宇文阐此后的好几天都是坠坠不安,毕竟他深知裴钜这个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当然这都是宴会后的事,皇后的寿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简单的是席间上的菜以及歌舞,而程序却一道也不能少。杨爽献完剑舞,下一步是上贺礼,宇文阐的贺礼是什么,由于是裴度给准备的,所以他不清楚,而且由于整个介国公府其实都是杨坚的公产,宇文阐只不过是里面的一个囚徒而已,所以送多少他也不心疼。本来宇文阐为了表示自己对这位外祖母的尊重还打算将自己做的蛋糕以及汽水送上点,结果听了裴钜解说才知道,皇帝皇后的寿宴臣子要送什么是有明确规定的,不是想怎么送就怎么送。特别是这种食物,只能作为私下的小礼物,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这令看过N多穿越小说的宇文阐肚子里很是大骂某批人是骗子。

    独孤迦逻的寿宴是上午开始的,由于一系列程序,所以直到天黑了才散,现在还是八月份,换算成24小时制怎么也得晚上八点多了,宇文阐肚子是咕咕叫:“唉,参加宴会反而被饿成这样,这也太郁闷了!”现在的宇文阐最想立刻回去大吃一顿。

    出了大兴宫,宇文阐赫然发现,由于参加宴会的人太多,宇文阐根本就一时走不了,本来按道理,所有人都是应该给他这个介国公让路的,但现在满街走的都是新朝功臣,只有他这一个旧朝的花瓶,人在屋檐下,根本没有人把他这个介国公当回事,而负责护送他的官员只要将宇文阐平安押回国公府不被人截走就行了,根本不想为了这个朝不保夕的前皇帝去得罪人。

    宇文阐盲目地站在一旁,看着扬长而去的人群,阵阵地失落,这些都是一时人杰啊,为什么自己偏偏就重生了在这个位置呢。如果命运好一些,让他成为杨广,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个功盖秦皇汉武的大征服者,先统一全国,然后打败突厥,然后东灭高丽倭国,西平罗马,全球大一统………

    “就算杨广作不上,要不杨爽也行呀,我也可以将演义中才有的靠山王变成史书的大英雄,先统一天下,然后将李世民、秦琼掐死在襁袍之中!”

    想曹,曹就到。正当宇文阐正无限YY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这不是介国人下吗?”

    这个声音比较大,似乎是给别人听的,但马上跟着传来的一个比较小的声音则是“阿阐,咱们哥们又见面了。昨天还想着能在宴会上见到兄弟你呢,你知道我这份总往你那里跑不合适,阿阐上次给我送的汽水快喝完了,嘿嘿”

    “敲诈啊!”刚刚给老的送了礼,没想到小的就追上门索贿来了。

    宇文阐偷偷在心里对杨广伸出了中指,很是鄙视他:“你这家伙天生就有当亡国之君的天赋,不服不行。”

    虽然同为亡国之君,宇文阐认为他与同时代的杨广还有陈后主还是不同的,那两位是自己将江山玩丢的,而他是为那个便宜老爹买的单,碰上比自己还差的人,宇文阐觉得不是那么自卑了。

    “呵呵,阿摩以后要是想吃,找个太监跟小弟说一声就行了!我那里要多少有多少!”营销专业出的宇文阐没少作过给人点泡儿的事儿,对这种索贿也无所谓,现在保命当先,其他的都是外之物!

    “哼,阿摩,注意自己的份,不要什么人都称兄道弟的!”看着威风的小叔杨爽,杨广自动地转道了另一边,而宇文阐则连目光都不敢对视,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上阵阵发凉,还好,这厮正忙着送高颖出所以只瞪了宇文阐一眼就走人了,要不宇文阐将成为第一个被目光杀死的穿越者。

    在大兴宫外,宇文阐又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杨广似乎也没有走的意思,当然他跟宇文阐不一样,宇文阐是走不了,而杨广不走是为了送那些元老重臣们,毕竟他是独孤皇后的儿子,别人给他妈祝寿,作儿子的怎么也得把人送出门。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从头到尾杨广只跟宇文阐说了这一句话,但这已经足够了,至少说明杨广已经认下了宇文阐这个哥们儿。

    “如果小心一点,说不定还能熬到杨广当皇帝,杨广死那年我应该还不到50岁,到时候宇文化及一发动叛乱,说不定自己………”宇文阐心里立刻将自己打得遍体鳞伤,“你也太没出息了,现在才9岁啊,还得再等三四十年,难道你真的就这样混吃等死吗,可惜了你这21世纪的天子骄子了啊!”

    “不行,一定要跑出去!”宇文阐想到大隋虽然是个短命的王朝,但也还有这么多年,他决定还是要跑出去,跑出去后改名换姓,再不叫这个倒霉的宇文阐了。到时候想打江山就打江山,想发财就发财,也算不给穿越的人丢脸。

    “这时候其实是最混乱的时候,要是有机会……”

    宇文阐这个想法只是想想罢了,虽然人多但现场还算井井有条,宇文阐现在想跑跟送死没什么区别,别提边有那么多狱卒,就凭现在晚上8点多了早就宵这一点,他也跑不出去。

    “看来以后要想办法经常出去,最好能让杨广这个倒霉孩子带我出去!”一惯损人利已的宇文阐已经陷害了石之轩、裴钜一次,他不在意再找一个倒霉蛋。

    经过漫长的等待,宇文阐终于走出了大兴宫的宫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直等在外面的石之轩立刻安排宇文阐上车,看得出当奴才真是不容易,恐怕宇文阐不能平安回到国公府,他连口气都不敢松。

    “石总管,听说你原来是服侍宣帝的?”宇文阐在向车上走的时候忽然向石之轩近乎儿。

    “回下,奴婢是在大冢宰的时候入宫的!”石之轩平静地说道。

    “大冢宰?”宇文阐对这个名称很奇怪。

    “就是宇文护,后来因为专权被武帝给除了!”石之轩解释道。

    “哦!”宇文阐听裴钜介绍过这个人,这个人可是极不简单,一生好象杀了好几个皇帝,而且都是自己的侄子。

    “那你是怎么进宫的?”宇文阐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平淡一些,以免在笼络人心的时候给石之轩的自尊造成伤害。按宇文阐的想法,这个石之轩十有**是穷苦人出,属于那种受压迫出的,到时他尽可以发出一些声讨旧社会的感慨,然后大骂这个制度,就算收卖不了人心,也可以博得对方的好感。

    “宇文护的时候,家父与皇后的父亲独孤老爷是好朋友,因为反对宇文护专权,独孤老爷被迫自杀,我的父亲则被处斩,家人也都被充了军,我当时还小,所以……”

    石之轩回答的很平淡,就像这只是两个小孩打架,自己被另一个打倒在地上擦破了点皮似的,但宇文阐听了心却一落千丈。从前,他只知道石之轩是个太监,但没想到他还跟独孤皇后还有这么的密切关系,更重要是跟他们宇文家还有如何大的仇恨。原来宇文阐还想个近乎,现在看来没戏了,真是不是仇家不聚头啊,杨坚老头儿看来将这个仇人放在自己边百分之百是没按好心了。

    “我宇文家对不起你啊!”宇文阐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主动认错,他这个现代人以往就是因为跟主管经常发生点小冲突还死要面子才经常换地方的,但现在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反正他只是一个冒牌的宇文阐,他的道歉说的是宇文家对不起某某,跟他貌似没什么关系。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宇文阐已经踏上了车,他偷偷用眼睛的余光向石之轩扫去,可惜什么也没看到。

    “这仇不好解啊,宇文护啊,宇文护,你要么当初就斩草除根,要么就将他发配到边疆好不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么作践人家还要将他放在边,这不是找死吗!”宇文阐心中大骂那个同族的败类前辈。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