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9章 独孤的寿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宇文阐深吸一口气,对眼前这个跟他同姓的将军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跨进了大兴宫。

    宇文阐深知自己的处境,现在他不能轻易跟杨坚边的人交往,否则不仅仅那个人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自己也要倒霉。为亡国之君,如何在已经架在脖子上的刀剑中挣扎着活下去,才是他应该要做的事

    宇文阐在众多的侍卫的簇拥下走到大兴宫的主中,在那高高的龙座之上,正是那个夕还是宇文阐的臣子现在却是掌握对宇文阐生死大权的杨坚,一个被后代溢号为“文帝”的著名皇帝。

    自穿越以来,宇文阐这已经第三次见到杨坚了,但那两次都是在非正式场合,而换了这种正式场合见面,宇文阐原来对杨坚的那种轻视之心不觉得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胆怯,腿一软不由得跪了下去——宇文阐啊,宇文阐,你真是给21世纪的穿越者们丢大人了!

    “臣宇文阐给皇帝请安,恭祝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宇文阐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学着清宫戏里的样子说出这些话。本来他还打算恭惟一下皇后的,结果发现皇后还没有出场,只好将那词留着一会儿再用。

    “是介国公来了吧,怎么行些大礼,快赐座!”杨坚显然对宇文阐的表现很满意,“国公仍是前朝的国宾,与朕不用行如此大礼!”(国宾,一般是对前朝的宗室的称呼。表示现在的皇帝是将他们当客人看待的,不同于其他只是奴才份的臣子)

    “你丫的就是装B,要是真不想让我下跪,干吗我一进来就一副盛势凌人的样子,这纯粹要压我一头,显示给其他人看你多威风!”宇文阐虽然心里的一阵阵的鄙视,但嘴上却连忙谢道。“谢皇上!”

    宇文阐的座位很靠前,直接被放在了后世只有衍圣公才能占据的右席第一位上,来了这么久,宇文阐对隋代那种跪坐还是很不习惯,按道理晋朝就已经有小橙子了,但在正式场合还是要人们用跪坐的方式。宇文阐很担心一会儿起来的时候,根本站不起来了。

    宇文阐的腿还没挨地两分钟,这时候,外侍卫扯着嗓子大喊道“皇后娘娘驾到,诸臣见礼!”——唐代以前负责喊话的是宫卫而不是宋代以后的太监,宫卫们都是武士出,喊起来雄壮有力,不像清剧中的那种太监声令人一听就起鸡皮疙瘩。

    一听皇后驾到,不仅群臣都站了起来,就连皇帝杨坚也亲自率领大臣们到门口迎接独孤迦逻。

    “孙儿给外祖母请安!恭祝外祖母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还没等独孤迦逻坐下,宇文阐上前就把这些早想好的贺词说了出来,直把群臣和皇帝杨坚惊的一楞一楞的。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些金庸小说中韦爵爷早就用烂了的这些贺词呢?!

    本来进来时候还绷着脸的独孤皇后更是笑开了怀:“呀,是介国公吧,瞧哀家这外孙,这几个月不见,嘴上就跟抹了蜜糖一样!”站在独孤皇后旁边的正是现公主杨丽华,她也很高兴“自己的儿子”终于正常起来了。

    独孤皇后摸着宇文阐的小脸,道“介国公又俊了一些,有些像你父皇当年了!”宇文阐听着这话心里一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现在最怕独孤迦逻还记着宇文云的仇。

    “我是不是表现得有点过份了啊!”宇文阐抬头看了看站在独孤边的杨丽华又稍稍放心下来,至少在她女儿面前,应该还不至于对我动手吧。

    现在的独孤皇后虽然才39岁,不过落在宇文阐眼中恐怕跟50的老妇人也没有什么区别,看来他跟杨坚在一起,没享什么福,成天尽勾心斗角了。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到像宇文阐那早已经死去的老祖母,样子很慈祥,摸着宇文阐脸颊的手,亦带着一些丝毫没有作假的怜。

    “难道说,那些史书骗了我?独孤皇后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报复心极强的女人啊!”宇文阐心中嘀咕着,随即又想道:“哼,那些狗史学家,还不都是些孔子门徒,典型的男权主义者,历史上出了一个独孤这样女权主义的皇后,他们当然不会满意了。老天保佑我,希望史书中的独孤只是史官们的污蔑!”

    “好拉,介国公也是家人就不要客了!”独孤皇后将还在地上跪着的宇文阐拉了起来——让主角跪这么久,足见独孤迦逻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主角真是越来越显得幼稚了!

    独孤皇后从入门到坐在自己的座位,虽然满脸的风,但却一直没理一国之君的杨坚,甚至抛下脸色尴尬的杨坚直接坐在并排的座位上后,反将脸转向了另一边。好在皇家的威严在那里,整个过程,包括宇文阐在内的大臣们都抵着头,谁也不敢向上看,而明白内的杨丽华等独孤迦逻的直系子女也没拿这当回事——父母吵架又不是一两回了,早麻木了。

    杨丽华还有杨广的座位是在宇文阐的对面的,毕竟他们虽然是皇族,但还要低宇文阐这个亡国之君一等,这让宇文阐很不舒服,论道理如果将杨丽华看作是前朝的皇太后的话,她的座位本应该跟宇文阐在一起的,但现在不仅仅放在宇文阐的对面,而且还只是放在了左边第二位。第一位上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子,不用猜那一定是那个比宇文阐还要倒霉的太子杨勇了,被弟弟夺了皇位不说,连老婆都成了弟弟的了!

    ——只看过隋唐演义的宇文阐一直以为杨广的皇后萧皇后原来是杨勇的太子妃呢,这种笑话以后还发生很多次。

    杨广的座位在杨丽华下两位,在杨广与杨丽华之间还有一个十**的男子,生得仪容俊美,举止有度,宇文阐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坐得这么靠前,应该是杨家一个很重要的大人物才对。

    接着是宇文阐已经认识的秦王杨俊,此后还有一个小孩,估计才6、7岁,非常活泼,长的也很可,东顾西看的,给这庄严的国宴,增添了不少欢乐但却令坐他们旁边的杨丽华还要照看他,想来这应该是杨家的老四,至于叫什么,宇文阐才没心去记那个呢。

    虽然名义上是宴会,但谁要是以为可以在这里大吃一顿就大错特错了。来这里的人都不是为了吃饭才来的,在就餐前,是复杂的祝寿仪式。按照传统,各地公侯及在京诸王,纷纷上恭贺皇后39大寿。隋朝才建立不到一个月,这个宴会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就是笼络人心以及检验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员对新王朝的态度。

    “皇德加兮,威伏四夷,圣天子兮……”上,是太子杨勇摇着头在背那几乎跟宇文阐一般无二的祝寿文。

    这些废话虽然都很短,但如果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人都是这样的废话的话那就实在令人难受了。不过为皇帝皇后的杨坚独孤迦逻对此却还是津津有味,毕竟这是他们称帝以来的第一个重大的典礼啊!

    在杨勇之前第一个上贺表的是宇文阐这个政治花瓶,他的贺表是裴钜写的。裴大才子虽然人品很差,但文笔却不是一般的好。不过不认识几个古文的宇文阐是在裴钜昨天一字一句教了一天才记得这些话的,所以虽然还装模作样的拿着贺表,但宇文阐却是背出来的;

    宇文阐的贺表读完了,按道理应该是外国使节的贺表,不过现在的中原总共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隋,另一个是陈,估计杨坚称帝的消息才传到江南,所以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外国使节。至于西域到时有几十个国家,不过据说好几百年没有消息了,不提也罢。

    没有了外国使节,在宇文阐后上贺表的是太子杨勇了,看着那个材魁武但脸色发白的太子,宇文阐只有五个字的评价“可怜滴娃啊”!

    太子过后,是杨广、杨俊兄弟,杨丽华虽然是公主,但这种场合是不上贺表的。

    不过当那个坐在杨丽华下首的那个男子出来上贺表的时候,宇文阐还是脑子一震:“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靠山王杨林的原形杨爽啊,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啧啧!”

    隋唐演义中的靠山王杨林,杨广的叔叔,隋唐第八条好汉,总管隋朝兵权,为人正直无私,虽然很赏识秦琼等英雄,但对隋朝忠心耿耿,一心想挽回天下大势,最后被罗成用回马枪刺死。历史原型杨爽,杨坚异母弟,自幼被独孤迦逻抚养长大,因此倍受杨坚与独孤迦逻宠,受封卫王。

    看到又一个偶像被颠覆了,宇文阐不得不提醒自己,这是真实的历史,跟隋唐演义毫无关系,以后千万别再拿小说当历史!

    “下一个是那位啊?”被独孤皇后冷落的杨坚仍然笑着问负责今天拜见顺序的官员,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讨好老婆的味道儿。

    “回禀陛下,下一位乃丞相高颖!”这话一说完,就连独孤迦逻的脸色也一改冰冷,而且坐得更端正了一些。没办法,这高颖前几天刚刚调节了皇帝杨坚、皇后独孤迦逻的家庭茅盾,所以她也不能怠慢。

    独孤迦逻与高颖很早就认识,因为高颖是独孤信的家客,而独孤信正是独孤迦逻的父亲。以致于杨坚与老婆独孤迦逻的冲突只有高颖才能调节得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独孤迦逻曾经对还是一个小人物的杨坚提出一个在当时看来极其过分的要求:杨坚需发誓不亲近独孤迦逻之外别的女人。怕老婆的杨坚居然答应了她,而且将这誓言遵守了一生,即使是他当上了皇帝之后。所以杨坚现在已经是皇帝了,但杨坚的后宫里却少得可怜,不仅没有别的妃子,而且宫女也很少。

    按常理,为天下之主的皇帝都是万人迷,无数佳丽们磕破脑袋也要赢得他的宠信,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才算正常,否则就是不正常了,目前的杨坚就是一个极不正常的人。常言道,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男人毕竟是男人,何况是皇帝,前几天杨坚趁独孤迦逻不注意的时候,还是干出了红杏出墙的事。宫女中有一位叫尉迟嘉华的,不仅年轻貌美,而且才出众,心思敏捷。那天杨坚正好去看宇文阐回来,巧遇尉迟嘉华,便被她吸引走了过去。面对尉迟嘉华这样的可人儿,这一夜杨坚风流快活,早把当初对独孤迦逻发的誓扔在脑后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独孤皇后见杨坚一夜未归,便派宫女多方打探,得知皇上宠幸了尉迟嘉华。本来一个皇帝宠幸一个宫女无可厚非,独孤皇后却是这样想的:有一就有二,这股风不刹了以后还得了。于是独孤皇后亲自带领数百名宫女浩浩地杀了过去,理都不理被当场捉的杨坚,将衣裳不整的尉迟嘉华拖到屋外,一顿棍棒后,打得是血模糊,遍体鳞伤,一命呜呼了。

    看着美人被打死,刚才还被突然攻进来的独孤迦逻吓蒙了的杨坚也难得的大发雷霆,想想自己一国之君竟然保护不了一个自己心的女人,仰天长叹一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据说,这就是汉语“自由”一词的最早出典)。于是杨坚是悲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愤怒一跺脚,一……转就跑出了皇宫,堂堂大隋开国皇帝被老婆给吓跑了。

    最后还是高颖出面,要不然杨坚打死也不敢再回宫了。

    这事说起来丢人,但满朝文武现在没有人不知道的——当然一直躲在介国公府里的宇文阐例外!

    已经麻木的宇文阐到是没注意独孤迦逻的表,毕竟作为一个亡国之君,隋朝的名人越多他越没有复国的希望。

    就在此时,一个瘦弱但却精神百倍的影大步走到中,手持一份贺表,拜道“小臣高颖,拜见吾皇万万岁,皇后千千岁!”

    “这就是高颖啊!”宇文阐的那对小眼睛也亮了一下,不过这个高颖也实在太瘦了,怎么看起来跟那位“老爷子”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