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8章 去见独孤迦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送走杨广使宇文阐很怅然,等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国公府的大门外。刚才估计有为晋王的杨广在那里,所以卫士们都没敢阻拦,不过却很紧张。首先最紧张的是裴钜,其次是石之轩,他们不怕被他们看押的“犯人”出了什么事,而是极度担心杨广与宇文阐并排走出介国公府,万一将宇文阐拐带到别的地方,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宇文阐转的一刹那儿,随着大门咣的一声,似乎听到“扑咚、扑咚”一颗心落地的声音。

    “至于这么紧张吗,我不过是个小孩子!”

    宇文阐心里自嘲着,在众人目光的押着下,愉快一天的心却开始咚咚跳了起来:“我今天怎么了啊,为什么别人一穿越,见到那些名人都能够不卑不亢的,而我却显得这么幼稚,难道真是因为占了一个小孩的体,所以智力也下降了吗!”

    “不知道,今天的所作所为会不会传到杨坚老头儿与独孤那只母老虎耳朵里,否则可就惨了。”

    宇文阐还是很幼稚从来没想过杨广会告密。这要怪他太对杨广先入为主了,以为那个当了皇帝的杨广才是真实的杨广,他不知道其实人都是会变的,杨广也不例外。这时的杨广还是一个乖孩子,今天发生的事根本不会瞒着她的父母。

    不过如果宇文阐如果知道杨广在独孤迦逻那里对他的评价,宇文阐恐怕得高兴得抱过杨广的脑袋一顿暴啃,然后挑起大姆指连声说:“真是好兄弟啊,啥也不说了,缘份啊!真是肚子饿了,就有人给送来了粘豆包。”

    “国公爷,晋王毕竟是圣上的下,论辈份还是公主的弟弟,以后还请自重!”后来的裴钜听了某下人的汇报,显然心里慌慌地,生怕今天宇文阐与晋王的称兄道弟,传入杨坚、独孤迦逻耳朵里,会让他们认为自己教导不利。

    裴钜也就是这么提醒一下,而且是在石之轩在场的时候才这么提醒一下,毕竟在他的潜意思里,宇文阐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再胡闹又能闹到那里。

    “不过这糕点的做法,到是跟西域某些食物有共同之处,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说宇文阐小小年纪而且一生下来就长在皇宫里,从小到大除了刚刚被迫搬出来的皇宫就是这个介国公府了,那会知道外面的事呢?难道他真跟他的老爹一样,纯粹是胡闹搞出来的。”裴钜想了想也就不想了,毕竟这事跟他关系不大,他只要看好这个囚徒,等时机一到下手一宰就行了。

    “还有,这个汽水、鸡蛋糕还是不要总给人亮出来的好,免得传到外人耳朵里,给下留下一个无学无术的名声,臣子等实在担当不起。”

    宇文阐对裴钜的淳淳教导是左耳进右耳出,心道:“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明天,哦,不今天,我就派人给皇宫里送,给杨丽华送,最好送得满城风语,名声越臭老子越安全。刘阿斗的经验岂是你们这些书生能懂的。”

    当然,宇文阐心里也就这么想想,他可不敢当着某人的面就直接这么下命令,毕竟这些人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奴才,其实却是看管他的狱卒。小人不可得罪,宇文阐深知他可以跟杨广称兄道弟,但对裴钜、石之轩这样的小人物却要用尽十二份的心来讨好他们,麻痹他们。

    “先生的教导实在是金玉良言,阿阐明白了。请先生放心,今天的事阿阐当引以为戒!”宇文阐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向外崩,感觉今天跟杨广说了那么久都没有现在这么劳心。

    ************

    荒唐的子过得很快,不觉间宇文阐似乎漫不经地那么一问才发现现在已经离穿越到大隋1个多月了,大隋用的是旧历,旧历的一个月正常是29天。

    “也就是说,按正常历史进程,我还能活不到60天了。”宇文阐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再不安的心,宇文阐也不敢表现在脸上。更何况大总管石之轩正在他边汇报今天的程安排。

    “下,今儿个是皇后娘娘39岁大寿,陛下在皇宫大摆宴席,宫里那边已经派来天使前来请下了!”石之轩捧着一大堆新制的朝服,走进来说。几个机灵的宫女立刻接过他手里的朝服,帮着宇文阐更衣。

    宇文阐一阵阵的发晕:“卖糕的,我一直以为独孤迦逻已经是一个老太太了,却连40岁还不到,那杨坚估计也是一个样啊,看来成天尽想着怎么勾心斗角了,老得跟个60的差不多了。”

    腹诽的宇文阐在这种大型活动中就像一个令人摆布的木偶,礼服、行路,甚至如何行礼,都让裴钜、石之轩给安排得好好的,根本不用他心,而按裴钜的想法,将宇文阐拉进皇宫,拜见一下帝后,然后再拉回来这已经是一件轻车熟路的事了。所以他将这事完全交给了石之轩,只是过来看了一眼。

    宇文阐伸长了双手,任由宫女们摆弄。老实说,他很不习惯被人伺候。但是,他的份,他的地位,特别是他根本不熟悉这一,决定了他如果没人伺候恐怕他连衣服都不会穿。

    “外祖母的体怎么样了?”自从来到隋代,宇文阐还没见到过这个传说中的母老虎,但心里一直有种渴望的心

    “皇后体非常好,不担帮助皇上处理国事,而且还亲自带着五下!”裴钜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前几天独孤皇后刚刚将一个与杨坚发生关系的尉迟宫女给大卸八块了,气得皇帝杨坚想撞南墙。而事闹这么,这个皇后却一点事儿也没有,反到是今天皇帝一改简朴的习惯大摆宴席,与其说是祝寿,还不如说是向母老虎道歉。当然这事儿是不会进入宇文阐的耳朵里的,裴钜也就敢在心里想想而已。“最好今天皇后看到宇文阐又想起当年的宇文云是如何的荒唐的,那样就不用我费心了!”

    因为没有人对他这其中的内幕,宇文阐只将这个宴会当成是一般的宴会,为了表示配合大家的绪,正在镜前调试衣服的宇文阐的脸上还装出一些笑容,道“如此大善,真乃天佑大隋!”

    表面高兴的宇文阐心里却极度不安,毕竟已经进入更年期的女人是最危险的,想想当年自己老爹要杀杨丽华,是独孤迦逻跪那求,额头都磕出了血,要是她万一一看到自己又想起原来的事,那可不惨了,常言道父债子还,杀掉一个亡国之君对独孤迦逻来说还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的事儿。

    穿好设计十分复杂,花里胡哨的国公礼服。宇文阐没走几步就上了乘坐的车撵,随着石之轩一声:“国公起驾喽!仪仗前行!”宇文阐这才第一次真正踏出了国公府。

    ——天子乘坐的是撵,宇文阐虽然已经退位,但仍然享有天子仪仗,所以坐的也称为撵。特此说明!

    隋文帝是个节俭的皇帝,再加上称帝没几天,所以只是将原来的皇宫改了一个名称而已,就连他现在住的大兴宫也是以前宇文阐曾经住过的宫,在石之轩印象中他还怕“小皇帝”见物思旧,惹出麻烦来呢,结果什么事也没有,宇文阐反而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看来他原来呆在皇宫里的时候也是成天被人侍候着,根本不熟悉这里。”石之轩幸亏不知道这个宇文阐已经换人了,否则准会一下子跌倒在皇宫的石阶上。不过还没等到宫门口,石之轩的份就不许他继续往里走了,宇文阐带来的人直接被拦在了外面,宇文阐乘坐的车子直接被另一批人接管了。

    仪仗来到了大兴宫前才停下,在古老而优雅的乐声中,宇文阐踏着小步,这才缓缓的走下车撵。

    宇文阐刚刚下了车撵,负责大兴宫安全卫戍之事的侍卫头子,便已走上前来,拜道:“臣宇文述,奉天子令,接迎下!”

    这个就是宇文述,宇文阐不由得多看了对方几眼,之所以重视这个人,并非因为他跟自己一样姓宇文,宇文阐这些天听裴钜讲了很多朝臣的况,像宇文述名义上姓宇文,其实跟他还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宇文述鲜卑奴隶出,原姓什么宇文阐一直记不清楚,反正名字很绕口,至于姓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他这个宇文本是周武帝宇文邕所赐,当不得真。不过宇文述有个儿子正是宇文化及,从这方面论,这个宇文家正是末来杨家的掘墓人,不由得宇文阐多看了对方两眼。

    宇文阐连忙道:“宇文将军辛苦了!快快起来吧!”宇文述一向以报答周武帝的知遇之恩而自居,就是杨坚称了皇帝他一家也没有改姓。所以在宇文阐面前还行大礼,要是其他人恐怕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多谢下!”宇文述也不犹豫,少时便站起来,这时候,宇文阐才第一次真正见到了这位因为儿子才被人记得的大隋名人。

    宇文述,现在显得很精神,他约莫四十岁上下的样子,长着一副寻常北方大汉的脸,满脸的胡子,宇文阐甚至在某一刹那儿想起了这个宇文述事实上并不存在的牛人孙子宇文成都。

    “介国公进见皇帝皇后!”大兴宫前的卫士兵的一声齐声高唱这才使宇文阐将他那好奇的目光收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